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日战争中的回族(5)
2017-10-29 15:32:41  来源:穆斯林在线  点击:  复制链接

  (4)选派留日官费学生

  日本侵略者为罗致更多为其效命的回汉青年,培植侵略力量和在华代理人,控制"庚子赔款"留学生费为其支配,用以收买中国赴日留学生。中国留日学生凡通过"选拔"和"特选"者,则每年由日本文部省发给前者600元,后者800至1500元作为资助奖励,收买人心,培植效忠日本的中国青年人才。当时在国内伪组织中的上层汉奸,大部分来自昔日接受日本文部省津贴的"特选"和"选拔"生。可见其文化思想侵略程度之深。

  上述几项虽都只是涉及教育,而且在形式上也都是促进回民教育的措施。然而,日本侵略者绝非大发慈悲,而是通过笼络的手段,培植回族中的亲日势力,消弥民族情感,淡化国家意识,以便实现其分化、灭亡中国的迷梦。因而,这只是日寇亲善姿态掩盖下的又一毒计。

  第四,广泛搜集"回教"情报,积极开展反动宣传

  "七七事变"后,日寇对"回教"情报的收集更是不遗余力。他们在天津、北平、张家口、太原、绥远、包头、济南、青岛、南京、安庆、汉口、南昌、广州等地均设立"回教事情调查课",附设于其特务机关内,专事"回教"情报的刺探和搜集。其总机关在东京日本陆军省调查班,每月将各地所得情报进行整理,刊于《回教势态》,作为机密分送各有关高级机关,作为决策参考。同时,日本外务省则通过驻外公使馆及领事,就各国"回教"情况,要求随时电告该省。外务省经整理后,将可以公开者,刊发在《回教事情》季刊上,以供参考。

  日本侵略者为了破坏国共合作,掀起反共情绪,还通过伪"中国回教总联合会"刊印《回教》月刊,每期刊印2000份。该刊文章多有"防共"言论:"防共就是回教徒的使命,若实行防共,我回教民族须与日本紧密提携,共同图谋民族之发展,向堂堂正正的路上迈进。趁此时机,我回教民族团结一致与友邦日本成一个生死线,庶乎东亚安定而礼教不亡也。"又说:"青年啊!赶快觉醒吧!现在我们回教的复兴,是受友邦提携,将灭宗教的共产党替我膺惩了。所以信赖友邦保护,这是我们要知道的"。此类言论不仅充满反共色彩,而且奴性十足。由于其宣传以保护宗教为名,故有很大的煽动性和迷惑性。

  第五,扶持汉奸,奴役分化回族人民

  日寇前述种种阴谋与手段,就是要在中国培植甘为其卖命服务的走狗,建立伪组织,借以欺骗、愚弄和分化回族人民,实现其灭亡中国的迷梦。他们不择手段挑拨回汉关系,说什么"回回本非中国人,来华以后,除遭受欺凌外,无它收获。"并列举自清朝以来西北仇杀之事件,挑拨民族感情,故意扩大回汉矛盾,高唱"抗战是为了汉人",并以"帮助回民自治",成立"回回国"的宣传欺骗回民,妄想使回民感激日本侵略者所谓的"援助复兴回教"。正是在一系列卑劣勾当之下,回族中个别败类便认贼做父,投靠敌人,并在各地组建伪组织,替日寇控制、奴役回族同胞。这些组织除前面提到的以外,尚有以下一些:

  1938年天津成立伪"中国回教联合会华北联合总部天津区本部"。该部每日举行"圣战祈祷",用宗教形式进行法西斯宣传,让回奸张春荣充当鹰犬。日寇还组织"牛业协会"、"牛皮协会"等垄断组织,分别由回奸石竹林和王竹轩任会长,从经济上进行剥削与搜刮。

  河北安国县回奸刘东星是刘锦标的侄子,原为马本斋回民支队的敌工科长,后经不住敌伪引诱,叛变投敌,当了伪警察所长兼日寇的翻译官,他为虎作伥,残害抗日家属,后被回民支队处决。

  伪中国回教联合会华北联合会总部会刊--山东的马良是河北保阳人,从军后长期担任济南卫戍司令官、济南镇守使等职。在五四运动期间曾血腥屠杀过回族爱国领导人,是军阀余孽。后又经国民政府允许参予组织回教公会。抗战爆发后,媚敌叛国,在济南主持出卖祖国的维持会,成为臭名昭著的回奸。他假冒中国回教领袖的头衔,参予组织伪"中国回教总联合会"并担任要职,同时任日伪山东省主席、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等职。马良投靠敌人之举,激起广大回民的公愤。中国回教青年会通电全国:"查我回教精神,在促进人类和平,发扬人类正义,回教同胞均以主持公理、爱护国家,为世人所共知。今日本帝国主义者挟其蹂躏与破坏,与吾人夙所信仰之伊斯兰教有不能并存之趋势。吾人现正积极准备以爱祖国之热忱,牺牲一切,救我具有五千年光荣历史之大中华民族。乃马良竟利令智昏,背叛国家,为贼作伥,不但为国人所同耻,抑且为全国教友所共弃。为此电请全国同胞、全国教亲,一致加以声讨。削除其教籍"。抗战后期,败类马良病死。

  河北沧州人刘佩臣,回族,1936年投靠大汉奸殷汝耕,组织伪军为日寇效命。"七七"事变后历任伪"华北自治联军"副总司令、伪沧(州)盐(山)新(海)剿共军司令,伪皇协护民军司令等职。在津南鲁北一带作恶多端,当地30余县人民屡遭其屠杀蹂躏。日本投降后,被国民党委以要职,1947年沧县解放后被正法。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日寇为巩固其在伪"满洲国"的统治地位,消弥东北各族人民的抗日情绪,在"以华治华"、"以回治回"方面不遗余力,苦心经营。早在1933年8月,在日本关东军的直接策划下,由日本侵略分子川村狂堂直接主持,在长春成立"新京伊斯兰教协会筹备会",次年2月该会正式成立,并以长春为基地迅速向东北各市县及农村扩散,五个月后的1934年7月3日,又成立全东北的"满洲伊斯兰教协会",川村狂堂为总裁,丁一青(又名丁兰青)为会长,韩集斋为理事长。至1935年7月在长春召开的"协会"成立一周年庆祝会议时,该会在东北已拥有146个分会,10个办事处,总会和分会共有职员3382人。

  这一伪组织在东北各重要城市设立支部,在各市县镇有清真寺的地方设立分会,将"所有回族统统作为会员"。1936年11月,该会又改名为"满洲回教协会",辖各省省会所在地的10个支部,各市县的182个分会。当时吉林省境内分会38个,通化省境内13个,"间岛"省境内3个。由于川村狂堂出任总裁,其侵略性和御用性过于显露,1938年5月,日本关东军决定改组"协会",取消总裁,改设总监,由伪"满洲国"军人王殿忠担任。伪政府治安部拨给经费,于1939年创办《回光月刊》作为"协会"的机关刊物。在沈阳特务机关和协和会的操纵下,连篇累牍发表反动言论,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张目。为了在文化知识界宣传"日满协和"精神,他们又控制了《醒时报》。1940年5月《回光月刊》停刊后,由《醒时报》取代其位置,到1942年,各地分会增至192个。1943年"协会"再一次改组,王殿忠任总监,于少斋为会长,韩寿山为副会长,金钟深等12人为理事。

  据1936年公布的伪《满洲国回教协会章程》、伪《满洲国回教协会分会章程》和伪《满洲国回教协会支部章程》等文件,可知其活动宗旨在于"宣扬大东亚精神,实现民旅协和"。这个组织的出现和一再改组以及其宗旨,都充分表明它是为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和长期统治中国东北而服务的。至于其所标榜的"普及回民教育,改善回民生活,努力达到阐明教义"等词句和推举东北伊斯兰教上层人士及阿訇为领袖和分会长,只不过是为了不过分"刺激民族意识"和增加欺骗性而已。

  伪"协会"为了替日伪服务,在各地曾成立"回教青年会"、"回教妇女会"、"宣传班"等小团体,致力于"陶冶青年精神",宣传奴化思想。日本侵略者通过御用团体"协和会"与"协会"保持着"管理和精神上的联系"。1937年冬,日伪"新京体育协会"张世安,以"满洲国回教协会代表"身份,被派往日本,与日本"回协"若林丰、日本外务省、日本参谋本部"嘱托"铃木刚等人一起活动。张安世曾承认,其活动名义上是"朝圣",实际却是一次政治旅行,为日本在中东阴谋组织"回教团"、建立"中东伊斯兰国"奔走游说,试探各国的态度,同时向中东各国替日本宣传"日满亲善的政迹(绩)"。

  1939年11月10日,伪政府指派洪启溶为团长,奉天"回协"分会长杨进之、"回协"总会总务科长韩鹄洲、伪民生部宗教股长栗厚敏、协和会本部张世安、奈鲁等6人组成的"满洲国回教代表团",前往日本参加日本"回协"举办的《日本东京回教协会回教圈展览会》。在"展览会"期间,代表团与中国的汪伪集团代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等国的所谓代表团,频频接触会谈。1943年,日伪政府再次派代表团前往日本活动。这两次亲日活动都披上了伊斯兰教外衣,但其政治目的和为日本侵略亚洲进行粉饰则是毫无疑问的。

  日本侵略者为了达到欺骗广大回族群众的目的,竞将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溥仪的兄嫂溥光夫妇二人拉出,主持对于伪"中国回教联合总会"代表的招待,授意溥光夫妇向伪"中国回教联合总会"代表表示自己对回教极信仰,一切礼节及把斋等均尊重回民习惯,要求伪"中国回教联合总会"代表返北平后代向总会领取回教证明书二张,以便他们夫妇可到北京进行游览活动。显然这是要在所谓"溥光殿下也是虔诚的回教徒"的宣传之下,欺骗回族人民。

  日寇在东北盘踞时间最久,对回族人民的分化、奴役及欺骗活动可谓登峰造极,"以回治回"的丑恶嘴脸也表现得最为充分。日寇在华北等地培植回奸,结织伪回教组织网络,其目的与在东北组织的伪"满洲伊斯兰教协会"一样,就是要实现其奴役、分化回族人民,进而肢解和灭亡中国的目的。

  纵观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回教"政策,不难看出侵略者通过调查、联络、亲近笼络和建立伪组织、拉拢青年、搜集情报,制造民族仇杀等手段,进行广泛、深入和全方位的"回教"阴谋活动,企图以分化和实施建立"回回国"的步骤,配合军事上对中国的征服。

  (二)"回回国"阴谋的炮制

  日本"回教"政策是其灭亡中国、称霸亚洲这一侵略总目标的组成部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实施"回教"政策,是其征服、灭亡中国之先期步骤--分化阴谋的进一步扩展。日本侵略者曾阴谋策划、组建"回回国",正是它为实现在华"回教"政策的具体目标。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一开始就实施分化、分治策略。他们企图首先在中国北方长城线外,将统一的中国,分割成若干小块,建立傀儡政权,以便分而治之。伪"满洲国"与伪"蒙古自治政府"的组建,即是其分化阴谋的产物。继此之后,日本华北军与 有关伪"满洲伊斯兰教协会"的内容,参考了关东军又积极策划在中国西北成立伪"回回国",尤以关东军为急先锋。

  对于筹划中的"回回国",日本关东军中对于其地域范围有不同的看法,主要是以酒井少将和关东军干部派为代表的两派。酒井少将曾任日本兴亚院蒙疆联络部长官和驻华大使馆武官。以酒井为代表的一派认为,"回回国"地域应包括新疆南疆塔里木河流域至祁连山以北河西走廊,其东之大夏河流域,经兰州之西。北沿一条山,直达贺兰山东麓,包括整个河套及五原、临河、绥西一带。蒙古西部除二特别旗--阿拉善与额济纳属伪"蒙古自治政府"管辖外,其余之西北地区均为"回回国"地域。酒井派认为这一计划如果成功,将来即可以"反共"为名训练回民,让其发挥"防苏"、"防共"之责。而且,这一计划将配合日本的"西进"政策,利用回民为其先锋。同时,在实施此计划之前,将对西北诸马将领的武力给予彻底打击,迫使其势力从宁夏、青海地区退出,然后施以种种离间挑拨的手段,造成西北各方的彼此猜疑,以便日军乘机进兵占领西北各地,组建伪"回回国"。

  另一派以关东军中的干部派为代表,主张仅以当时的宁夏、绥西为伪"回回国"之地域,先行组建伪"回回国",然后逐渐扩展。这一派也将贺兰山之西的蒙古二特别旗划出,仍属伪"蒙古自治政府"辖区。他们认为要加速伪"回回国"的建立,必要时对于宁夏可予以彻底打击,使其不能自存;而对西北其余地区,则可在进兵之先,积极开展政治与军事的准备工作。

  日本侵略者计划建立伪"回回国"后,在政治上仍循伪满、伪蒙旧制,准备扶持一傀儡,而实权由日本人操纵;在其境内尽量排斥非"回教"人进入,在政治上严加封锁。同时,要将所有"回教"人士的企业工厂集中统制,造成回民失业破产,再逼迫他们不是走上逃亡之路,便只有屈服于敌、成为鹰犬。

  上述两派虽然意见相左,但其目标和意图如出一辙。只是在建立伪"回回国"的时间早晚与实施步骤上略有差异而已。日寇为加紧实现其阴谋,曾不断派调查队与特务向西蒙、宁夏和青海等地推进。归绥、包头特务机关长恒井松田派马选三到甘肃、青海、新疆各地煽动各族穆斯林,大批汉奸特务亦受其指使深人回族聚居区,阴谋策划"四马"(马步芳、马步青、马鸿逵、马鸿宾)成立"回回国"。宁夏民政厅长李翰园曾截获日本文件和地图,清楚地表明日本的战略意图是由青海直抵成都,撒成一大包围圈,以最终灭亡中国。为了实现"回回国"的迷梦,日寇曾让马鸿逵胞弟马鸿炳与蒋辉若拉拢马鸿逵。绥、包沦陷后,日本特务机关找到马鸿炳,并邀其出任伪职,被马鸿逵发现后叫回宁夏。1938年初,伪"西北回教总联合会"成立,只有一位副会长,会长一职一直虚悬,日寇声称至少须一回教有力军事领袖方可担任此职,这实际是向马鸿逵暗示。日寇亦让蒋辉若凭旧关系来拉拢马鸿逵。1938年底,日军又物色了一个回族阿訇,来宁夏作说客,要马鸿逵拥护"满洲国"。此人一到包头就被马鸿逵阻止。此后,日军向宁夏省城空投"满洲国"信袋、宣传单,劝马投降合作,但未奏效。两月后,日军派8架飞机轰炸宁夏省城,以示威胁。不久,日本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再次飞抵阿拉善旗,邀请马鸿逵前往会谈。马派党部书记长周百隍前去,板垣很不高兴地问周,马鸿逵为何不来,并说马家是清室历代忠良,现在满清帝国在满洲复国,马应继续为清室效力。周代表气愤地回答:"你们无故占领了中国土地,杀害中国同胞。八国联军时,你们出兵最多,很多回回军人在正阳门下,被你们日军杀死。如今家仇未报,国仇未雪,势不两立!"日军的劝降终以失败告终。板垣返回后即派飞机40余架,又一次轰炸宁夏省城。

  日寇建立伪"回回国"的第一步,是扶持奸民蒋辉若任伪"回军总司令"驻包头,积极进行西进准备。蒋辉若是甘肃回族,原为军阀残渣,曾任清末副将、统领等职,北洋军阀时期,又一度出任张北守备军总指挥及骑兵司令。在任时大肆搜括民脂民膏,以至民间怨声载道。北伐之后,蒋辉若失势并贫困潦倒,曾向马鸿逵借300元维持生计,蒋遂与马成至交。但是靠借贷度日的蒋辉若,无奈经不住寂寞和诱惑,最终甘心附逆、认贼作父,成了民族败类。1939年冬,日寇以为中国西北国防空虚,乘机实施其阴谋的条件成熟,乃命蒋辉若首先进兵占领五原,然后再向西进攻,即可实现建立伪"回回国"的计划。但是,日伪过高地估计了自身的力量,来犯之敌如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傅作义将军仅以两旅之众前往反击,奋勇夺回五原。蒋辉若死里逃生,仅以身免。此后,宁马部队继续在绥西作战,抗敌长达4年之久。日寇绞尽脑汁、苦心经营与策划的伪"回回国"的美梦.未及实行即以胎死腹中而幻灭!

  日本侵略者建立伪"回回国"的阴谋,是一个未曾实现的计划,因而,敌人上述的计划与活动,虽然若明若暗,似乎缺乏详尽周密的部署与措施。实际上这一阴谋已经预谋已久,并进行了大量直接或间接的准备和策动工作,前述种种"回教"政策之施行当足资说明;而且,1938年,额济纳日本特务机关被破获时,发现不少日寇阴谋利用伊斯兰教建立"回回国"的文件.更是铁证如山。这一阴谋之所以畜谋已久而难以实行,正是由于同生共长于这块土地上的中国人民,不死的民族精神和国家意识支撑他们在敌人的威逼利诱和种种阴谋面前,不为所动,致使敌人一切伎俩难收其效。正是回汉人民特别是回族同胞对敌人"回教"政策的拒绝与打击,使敌人的阴谋计划常常受挫,其计划难以按既定目标实施,因而也就无法进入实质计划和全面展开阶段。

  (三)日本侵略者对回族人民的侵略与残害

  日本侵略者标榜自己"尊崇回教",以"援助复兴回教","帮助回民自治"和成立"回回国"为幌子,进行离间活动,到处扬言对于"回教"不加杀害,实则阴谋荼毒,极为残酷。当日寇挑起全面侵华战争后,散居各地的回族同胞与全国其他民族同胞一样,都遭到日寇的血腥屠杀和野蛮蹂躏,而侵略者蓄意侮辱欺凌回族的行径,更是令人发指。

  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初期,前后被敌占领的各地回民,就遭到日寇的各种非人暴行。在河北唐官屯清真寺,因回民作礼拜未向敌人预先报告,以致教长及回民300余人,在礼拜的时候竟被敌人包围,用机关抢扫射,一时血肉横飞,惨不忍睹。扫射之后,又纵火焚烧大殿,连回胞尸体也被烧成焦炭。1937年秋,日寇在河北献县血洗回民聚居地东辛村和西辛村,枪杀清真寺阿訇和群众多人,马本斋的大哥也在这次洗劫中被害。在藁无县较大的回民村九门,日寇一次抓走20名青壮年,除底小凭等两名年龄较小的被村里花钱赎回外,其余18名被敌人全部活埋。1937年秋末,疯狂的日本侵略者闯到文安县回回营村,见人就杀,遇房就烧,村里的清真寺和民房全被烧光。回民群众家家遭难,最惨的是辛树芳一家,他的两个姐姐被敌人糟蹋后扔进水井活活淹死,他的父亲被敌人用刺刀挑死,仅辛树芳一人侥幸逃出。1937年11月,敌人侵占丘县县城,凶残地杀害800多名回汉百姓。1938年初,敌人又窜扰文安县回民村善来营,挨家抢劫,杀人作戏,当天杀死无辜群众10余人,其中回民4人。残无人道的敌人离村时又纵火将全村所有民房烧成灰烬。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10-30 16:06:0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日战争中的回族(4)

下一篇:抗日战争中的回族(6)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