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南昌失守
2018-04-23 09:24:08  来源:宪文  点击:  复制链接

       武汉会战后,正面战场上的战事一时陷于沉寂,战争双方各自忙于整理补充及全面性的战略调整。从1938年12月至1939年2月,正面战场上未发生大规模的会战。不过,中日双方都明白,战事的沉寂是暂时的,对南昌或长沙的攻防将是下一次会战的焦点。

  南昌为江西省会,东依鄱阳湖,西傍赣江,它既掩护着联系第3、第9战区的战略运输线——浙赣铁路,又是中国方面集结重兵的战略基地,从而对长江呈一线型展开的日军构成重大威胁。南昌城郊还建有飞机场,中国飞行员经常驾机前往轰炸在长江中航行的日本军舰,使日海军大为苦恼。南昌成为日军所必攻、中方所必守的军事重镇。

  早在武汉会战时,日方就决定攻占南昌,但担负此项任务的第101、第106师团在南浔线上一再受挫,勉强占领德安后,已成强弩之末,与中国军队隔修水河对峙长达半年之久。武汉会战结束后,南昌战略位置更显突出,因而日本华中派遣军选择南昌为第一个进攻目标。根据1939年2月6日华中派遣军颁发的《对南昌作战要领》,日军的作战目的在于割断浙赣铁路,切断皖南及浙江方面中国军队的主要联络线。

 

  第11军奉华中派遣军之命负责攻掠南昌,其司令官为冈村宁次中将,下辖7个师团和1个混成旅团,计20余万人。该军以武汉三镇为主要基地,以中国的第5、第9战区为主要对手。冈村宁次以第3、第13、第16等3个师团对付第5战区,以第6、第9、第101、第106等4个师团对付第9战区。1939年1月31日,冈村宁次制订了攻占南昌的具体作战计划,决定以主力直接突破修水正面阵地,然后经安义、奉新,渡过赣江直取南昌,以避免在南浔线上强攻。他决定以第101、第106师团任主攻,为这两个素质较差的师团配备了第11军所拥有的大部分坦克和大炮,计有1个坦克联队、2个独立山炮联队、3个15厘米榴弹炮联队、2个10厘米加农炮大队,使这两个师团具有了强大突击力。他计划以第6师团在箬溪、武宁一带助攻,这样,参与南昌作战的日军约3个师团。日军并筹划在鄂西和浙江采取有限军事行动分散中方注意力。不过,由于阴雨经旬不绝,道路泥泞,特别是炮兵群集中缓慢,拖到3月中旬才准备完毕。

  

 

  图2.1 在道路崎岖的鄂西山区,日军炮兵行动困难

  1939年2月以后,日军进攻南昌的迹象已日渐明显。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确保南昌,试图以强有力的野战兵团从西南向南浔线之敌主动发起攻势,破坏日军的进攻部署。从3月初至3月26日,重庆方面曾三次指令第9战区“自主的转移攻势”,

 
但该战区一直表示准备不周,并无动作。

 

  第9战区拥有51个半师,40余万人,野战重炮合计139门。战区辖地为鄂南、赣北及湖南全境,其第一线防御阵地夹在中国两个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和洞庭湖之间,战线绵亘400余公里,沿线配置有25个半师,其中以湖南的汨罗江地区与南昌以北的修水南岸阵地兵力配备密度最大。每15公里配备有1个师。这一带湖泊众多,本来是利于防御者的,但兵器的变化已扭转了原先的格局,拥有大量汽艇和浅水军舰的日军控制了湖面,反使这些湖泊成为迂回中国军队的绝好通道,令守军在湖防上耗费了大量精力。不过这些地区除两大湖泊多洼地外,其他地方山地起伏,防守较易,而不利于敌方炮骑兵和机械化部队运动。

  南昌方面及南昌以北地区的防御由罗卓英部第19集团军担任。该集团军拥有12个师,主力布防在修水南岸,西自箬溪,东达修水南岸鄱阳湖西岸,呈一线型展开,从西而东依次是第70军李觉部(辖第19、第107师),第49军刘多荃部(辖10、第329师),第79军夏楚中部(辖第82师、第98师、第104师),第32军宋肯堂部(139师、第141师),另有直辖的预5师等。后方则控制有3个师的预备队,其中,第98师驻滩溪,第193师驻乐化,第118师驻万家埠。

  3月8日,蒋介石电令第9战区“为确保南昌及其后方联络线,决即先发制敌,转取攻势,以摧破敌之企图,攻击准备应于3月10日前完毕,预定攻击日期为3月15日”。

时任第9战区代司令官的薛岳对蒋的电令态度消极,以为敌人善于固守,己方则短于攻坚,因而对使用大兵团强攻德安、瑞昌间日军阵地的战略抱有疑虑。由于情报不确,薛岳误认为日军有7个师团在第9战区内,并错误地判断“本战区当面之敌调动频繁,除仍积极加强工事一面整顿外,目下似无若何企图”。3月17日,日军已部署妥当,开始攻击,反攻之议便自然流产了。

 

  赣北春季多雨,3月3日起连日降雨,修水河水瀑涨了3米,第19集团军各部在修水南岸构筑的工事阵地大部被水浸没,破坏很重,日军抓住时机发动攻势。

  3月17日,驻防湖口一带的第116师团1个旅团从湖口乘船横渡鄱阳湖,攻打修水南岸阵地东端的吴城镇,它正位于修水河流入鄱阳湖的入口处。第32军和预5师等屡挫敌锋,第721团坚守至23日,经巷战肉搏后,才于夜间放弃吴城镇,退守二线阵地,使日军无法深入。

 

  图2.2 日军化学部队施放毒气

  日军在吴城镇一带的攻击只是牵制性的佯攻,其主攻方面选择在修水南岸的中间阵地。3月20日下午,日军集中200余门大炮的强大火力,将南岸尚在修复中的中国守军阵地基本摧毁,守军牺牲惨重。同时,日军还“混用毒弹”,“76师师长王凌云、旅长龚清文、团长唐际遇、105师团长于汝源相继中毒”。

 
傍晚,日军第101师团、第106师团借烟幕掩护从永修、虬津、白槎间强渡修水,一举突破由第79、第49军防守的纵深约两公里的3道阵地。守军在强大炮火的猝然打击下陷于混乱之中,尤其是日军施放毒气,引起军心恐惧,部队联系失灵,各自向后溃退。

 

  21日,罗卓英急令预9师、第118师向前方增援,以图堵住缺口,可两部在大雨滂沱的情形下行军缓慢,未能稳住战局,且在慌乱中未能彻底破坏通往南昌的公路。第106师团指向安义,第101师团指向奉新。22日,突破正面阵地的日军沿公路大道疾驰南下,南昌方面仅有第139师在南昌正北的乐化布防,城内只有非正规的保安队,犹如一座空城。

  第9战区长官部见南昌方面已危如累卵,令高荫槐第1集团军(辖第58、第60军)及俞济时第74军火速增援南昌方面,以求挽回局势。22日并令前线各部队“坚守滩溪市东西地区,最低支持7日,候102师、139师、第1集团军三四个师即可到达乐化、安义之线,然后出击,定可获胜”。可事实是滩溪于21日就已弃守,刘多荃第49军、夏楚中第79军已不能组织有效的抵抗,刘军节节向安义以西撤退,夏军则向源河东岸退去。

  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下令,将第3战区鄱阳湖东岸的守备部队以及驻防东乡、进贤地区的第102师拨归罗卓英指挥。令第1集团军第70、第74军迅速展开于南昌西北的高安、奉新、靖安之线。中方增援的主力尚在行军途中,日军机械化部队就冲垮了中国守军在靖安万家埠、安义尚未建成的防线。23日,日军占领安义,次日攻占了万家埠和奉新。到23日夜间,凶猛的日军前锋——石井坦克联队已向南深入120公里。占领奉新后,日军以一联队兵力向高安方向进军,阻击第1集团军等增援部队。而第101、第106师团主力由安义左旋向南昌突进,绕过守军在乐化等构筑好的强固防御阵地,指向南昌背腹部,而对尚未从混乱中过来,并已被日军抛在后面的中国军队,仅留一部分阻击、牵制。本来易守难攻的南昌城,一下子裸露在日军刀锋之下。

  南昌城防空虚,而第32军及预5师与日军相持于万家埠至吴城镇一线,已成孤立之势。24日,罗卓英令第32军等回调南昌。第32军军部奉命星夜迁至南昌坐镇。因军主力尚未到,遂紧急动员南昌的保安队、宪兵和警察布防。

  26日清晨,日军由奉新进抵大城,与刚抵达的第32军一部遭遇,展开激战。日军骑兵百余、战车4辆突入,抵达赣江,欲渡过中正桥冲向南昌城。当此危急之际,第32军所部不顾一切将中正桥炸毁,阻止了日军渡江。不过第32军也仅有两营士兵渡过赣江,其余均被隔在两岸与日军背水苦战。

  当此之际,由第3战区来援的第16、第79师尚停留在东乡、进贤一线,离南昌尚有数日路程。而第1集团军与第74军强行东进,但远水救不了近火。

  

 

  图2.3 日军搭建浮桥渡江

  3月26日傍晚,日军主力陆续乘坐民船,由生米街等处渡过宽达1000米的赣江口。次日晨,日军从北、西、南三面会攻南昌城。守城部队约两团在狭窄的街道上与日军逐屋巷战,直到深夜,始放弃南昌。南昌城的重要建筑及民房大部被炮火夷为废墟。同日,日军一部南下切断了浙赣铁路。

  南昌攻防战激烈进行之时,在南昌西北、修水上游地武宁也发生剧烈战事。此处依傍九宫山,山地崎岖,易守难攻。

  3月20日,日军第6师团为配合南昌方面进攻,由箬溪渡过修河进犯武宁。武宁一带的守军为彭位仁第73军,李玉堂第8军和第30集团军(辖第78、第72军),由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统一指挥。

  20日拂晓,日军攻击第73、第8军的上滩头、麦加王等阵地(均在修水北岸)。21日更以一部渡过修水攻打第78军阵地。王陵基于23日督师反攻,正逢日军也在进攻,一时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中国军队稳住了阵脚,第15、第3师还击退了当面之敌,克复了棺材山、望人脑等地。

  次日,日军全力反扑,第73军伤亡过重,奉命调到后方整补,由第72军接替73军及第8军的防御阵地。交防中,第73、第8军撤离过早,阵地出现缺口,日军乘第72军接防立足未稳,挥兵猛进,同时拼命打击第78军的侧翼阵地,迫使这两个军从修水北岸的望人脑、棺材山及南岸的洞口、罗坪等阵地后撤。日军连日苦战后,于29日拂晓占领武宁。第30集团军等部退至武宁以西的烟港街南北之线与日军对峙。

  南昌会战是正面战场进入相持阶段后中日军队的首次大战。它也是武汉会战的自然延伸。第9战区防守的地区是正面战场上最为适合双方展开战略行动的地区,军事委员会调集精锐主力军守卫,但从3月17日至3月27日,日军仅用了10天时间便占领了南昌,切断了浙赣铁路,使得第3战区与大后方的联络陷于困难,军事补给只能依赖浙赣两省的公路线了,东南各省未沦陷地区的处境更加困难。日方成功地达成了进攻意图,这得力于其炮兵集中使用,火力强大;机械化部队突击力强;善于把握战机,战术部署得当。中方的一系列失误也促使日军顺利进展。战前,第9战区未能正确判断敌情,不能知己知彼、先发制人。战事开始后罗卓英等指挥无方是轻失南昌的直接原因,如修水南岸至南昌间缺乏纵深阵地,主力在第一线呈一字形展开,预备队也使用过早等。而第3战区未能有效配合南昌方面第19集团军作战,而且没有奉命早日在东乡、进贤一带集结3个师,以致南昌空虚时,未能迅速派兵前往填防,这也是致命的过失。

  南昌保卫战中,中国守军丢失了大量武器装备,而且人员伤亡十分严重,战死14354名,受伤17033名,失踪10565名。

 
    宣布日军战死约500名,负伤约1700名,显然,日方数字有缩小之嫌。

责任编辑:张世昌 最后更新:2018-04-23 09:25:2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武宁民间抗战史迹

下一篇:我亲历的齐会战斗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