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辽宁 日本盘踞中国内地最久的地点
2020-12-27 10:07:28  来源:辽宁日报  点击:  复制链接

  大连,因其独特的地理以及战略位置,经历了40年屈辱的日本殖民地生活,其命运与多灾多难的祖国息息相关。关东总督府、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和关东军,三者一体,有步骤地对中国东北地区实施政治压迫、经济掠夺以及军事威胁。

  大连市旅顺口区,自建港4年,即遭劫难,甲午年沦陷于日军之手。1897年,复为沙俄租借;1905年,再度被日本占领,并由沙俄转租给日本。直到1954年,苏军全部撤退,并于1955年,中苏两国海军代表分别在《辽东半岛协议地区海军防务交接证书》上签字,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接管旅大地区陆海空三军防务,才真正重回中国人民手中。其多灾多难的命运,今日想起,犹自心恸。

  怎样的“功臣”

  日俄战争期间,1905年1月11日,列宁曾针对日军攻占旅顺发表《旅顺口的陷落》一文。列宁在文中说:“对日本人来说,战争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进步的先进的亚洲给予落后的反动的欧洲以不可挽救的打击。10年以前,以俄国为首的这个反动的欧洲,曾因中国败于年轻的日本而感到不安,并为了从日本手中抢走最好的胜利果实而联合起来。欧洲一直保护着旧世界已经确立的关系和特权,维护着它的优惠的权利,即几世纪以来一直被视为天经地义的剥削亚洲各国人民的权利。日本夺回旅顺口是对整个反动欧洲的一个打击。”

  自欧洲、旧世界、新世界以及日本、新秩序这样的视角,我们可以清晰地观瞻大局,而令人痛苦的是,这样的观瞻,怪异地导致了中国的缺席,在所谓新世界或者旧世界的范围内,人们似乎看不见中国在哪里。原因在于,当列强环伺,古老的中华帝国所拥有的观瞻世界的角度是独特的,其视野并不与列强重叠。当这些不同的视角体现着不同的国家利益时,独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与其并列,而存在于所有那些利益的枝杈与节点,存在于边缘,存在于阴影中。日俄所争,乃日俄在中国所欲野蛮获得的利益,而非中国自己所应具有的利益;甚至在这之后,若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的利益依然是强权所欲巧取豪夺的对象。

  甲午战争之后,三国干涉还辽,俄国是以“还辽功臣”自居而肆无忌惮地攫取其野蛮利益的,而日俄战争之后,日本人再次以这样的“功臣”面貌出现,谋划以此为出发点,长期而有步骤地攫取其野蛮利益。所以,当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欲借此良机,加速推进对中国东北的占领时,日本政府中的侵华稳健派重臣公开向军方发难。比如时任朝鲜统监的伊藤博文于1906年5月22日召开的“满洲问题协议会”上说:“对中国居领导地位,结彼上下之欢心,使彼等益加依赖我,乃我向来对华基本政策,然战后我违背此项政策,无视《东北三省事宜条约》之规定,使中国上下渐疑我诚意,不仅辜负以巨大牺牲为中国收回满洲之善意,而帝国反成为中国之怨府。”随后,在儿玉源太郎提出将满洲主权委于军方某一强人之手并统一指挥一切时,伊藤博文予以反驳,认为儿玉源太郎对日本在满洲的地位有着根本的误解,满洲绝非日本属地,故绝无实施主权之理,满洲的行政责任宜由中国承担。伊藤博文甚至认为:“现在日本政府所采取的策略,无非是与日俄战争期间同情日本并提供军费给日本的友好国家疏远,这是自杀的政策。”

  稳健派的态度是以逐渐渗透的方式行事,军方强硬派的态度是趁战胜俄国之大好时机,以直接而强硬的方式行事,抛开此后事态的发展导致强硬派不断得势这一节,其行事目的是一致的,不曾有丝毫更改,即日本必须强力推行其“大陆政策”:“惟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占领“满蒙”,旅大地区是其坚实的根据地。所以日俄战争之后,日本随即成立了关东总督府,组建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和关东军,三者一体,有步骤地对中国东北地区实施政治压迫、经济掠夺以及军事威胁。

  关东

  日本帝国主义者侵略中国期间,“关东军”三个字极具恐怖色彩以及恶魔味道。如今,作为文物的关东都督府旧址位于大连市旅顺口区友谊路59号,是一座欧式风格的豪华官衙,为大连地区最早设置的殖民统治机构,始建于1899年8月。自明洪武十四年,即1381年,中山王徐达奉命修建山海关之后,其东即以关东名之。衍于此一说的“闯关东”,非常有意味地描述了流民到东三省谋生,过山海关时复杂的心路历程。而关东州一说,则始于俄国人,意指强迫清政府于1898年3月27日签订的《旅大租地条约》中所划定的3200平方公里旅大租借地。强租旅大的第二年,沙俄擅自把租借地改为关东州,实行军政合一的殖民统治。以沙俄的省级建制“州”命名其在中国的租借地,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首任关东州长官沙俄海军中将杜巴索夫同时兼任关东陆军司令官和太平洋海军司令官。1903年8月12日,沙皇发布《暂时远东统治条例》,设远东总督府于旅顺,统辖后贝加尔、阿穆尔、滨海、堪察加、关东5个州和达里尼市、库页岛以及中东铁路沿线俄国附属地。

  1904年2月,日俄两国为争夺我国东北领土而开战。日本为统一指挥对俄作战,于同年6月20日专门组成满洲军总司令部,派驻我国东北,由日本天皇特任原日军部参谋总长大山岩为总司令官。同年9月,日本又在金州设立直属满洲军总司令部的辽东守备军司令部及军政署,负责指挥日军在辽东半岛对俄军作战事宜及对占领区的管制。1905年5月,日军占领辽东半岛后,将辽东半岛更名为“关东州”,并废止辽东守备军司令部与军政署,在大连设立关东州民政署。日俄战争后,为加强对新占领区的殖民统治,日本于1905年10月废除了关东州民政署,在辽阳设置了关东总督府,直属满洲军总司令部。关东总督负有掌管旅大地区及东北其他地区所有日本军事和民政要务以及保护和监督南满铁路、监督满铁各项事务之权,并配备两个师团的兵力驻扎在铁路沿线及旅大地区,以保证总督上述职权的充分实施。关东总督府于1906年5月迁至旅顺。同年9月,日本取消关东总督府,仿照治理台湾的模式,建立关东都督府,以强化民政职能。表面上看,关东都督府是一个政府监督下的行政机构而非军事机构。实际上,关东都督由现役陆军大将或中将担任,拥有军事指挥权,管辖旅大租借地,统管满铁附属地司法、警察等事务。且随着时间推移,都督权力不断膨胀。1911年,日本陆军大臣训令关东都督:“南满洲我国侨民需要保护或发生我国权益遇到分割而必须加以保护等情况时,关东都督都可使用兵力。”1917年,为进一步提高关东都督的地位,日本天皇颁布关东都督府管制修改条例,规定都督直接接受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指挥和监督,只有其外交事务仍由外务大臣监督办理。

  至1919年4月12日,日本政府撤销关东都督府,实行军政分治制,将原都督府下设之民政部、陆军部改为关东厅及关东军司令部。关东厅依然于关东都督府办公。1934年12月26日,日本政府废止关东厅,改设关东州厅。1937年5月,关东州厅迁入新厅舍,即今大连市政府办公楼。

  日俄监狱旧址回望

  九一八事变纪念日前夕,大连市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周祥令在接受媒体记者集体采访时,自日本侵略者占领旅顺,制造惨绝人寰的旅顺大屠杀,讲到九一八事变爆发,白山黑水,大好河山,惨遭凌虐,止不住泣不成声。

  周祥令说,这座监狱由俄国人始建于1902年,日本人于1907年扩建,是列强侵华以及犯下反人类罪的铁证,其野蛮与残忍的程度在世界历史上是罕见的,其纪念意义、史料意义及其所体现出的教育意义,非同一般。比如,我们现在有时会因“伪满洲国”这样一个概念而淡化辽宁地区沦陷期间的抗日活动,但是这里有鲜血写就的故事,向我们无声地诉说。

  “抗日放火团”的故事,即其一。这是“一个针对日本军事目标进行破坏活动的国际特工组织”,从1935年6月至1940年6月,成功地在大连放火57次,在丹东爆破铁路1次,在天津放火10次,爆破铁路6次,在北平爆破铁路1次,在青岛放火3次,总计78次。仅在大连,即给日军造成3000万日元的损失。其成员分别在沈阳、天津、上海等地被捕后,多被关押在旅顺监狱,最后被判处死刑以及徒刑。

  还可以说一说安重根烈士。就是1909年10月26日在哈尔滨火车站成功刺杀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被俄国宪兵拘捕时以俄语振臂高呼“大韩独立万岁”的韩国义兵参谋中将安重根。安重根生命中的最后144天就是在这里度过的。临刑前,安重根镇静自若,穿好母亲亲手做的朝鲜族服装,并让两个弟弟记下自己最后的遗言,说自己“到天国后仍会为国家的独立而努力”。而其从容就死之义勇,我们可以在其撰写于狱中的自传《安应七历史》中寻得端倪,“伊藤已经走下火车,列队的俄军官兵向他致敬,军乐之声响彻天空,震耳欲聋。顿时,我火冒三丈,怒不可遏。想道:世界为什么如此不公道?呜呼,强夺邻邦,残害人命者,竟然如此得意忘形,肆无忌惮,善良而弱小的无辜民族,却反倒陷入这样的困境?我默不作声,大步走进站内,站在俄军队列之后。”随后,几声枪响,日本明治维新之后的元老级重臣伊藤博文应声倒地,一命呜呼。

  当然,日本帝国主义者为侵略战争所做的铺垫、所有围绕战争而展开的阴谋诡计以及随后悍然发动的战争,其最终目的只能是无耻的掠夺。

  辽宁省档案馆保存有一份1931年11月24日北陵公园的损失报告:“北陵别墅内有物品、花木、梅花鹿50余只,于日前均经日本官兵用数辆汽车运载一空。刻仍有日人入园收拾零碎,不敢阻止。”不止东北边防长官公署、东三省兵工厂、航空处、东三省官银号、边业银行等去处被洗劫一空,即公共游乐场所、一般商号、手工作坊及平民百姓皆不能幸免。据不完全统计,只在九一八事变到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期间,短短5个月,辽宁地区所遭受之经济损失,以当时现大洋价格计,即达200亿元以上。

  而至于日本帝国主义者侵略中国的整个时期,中国所遭到的经济掠夺,有铁证如山的资料与数据在,是无法诋毁的。

  大连市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副馆长王珍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到旅顺“万忠墓”,非常感慨并纠结于一件事,即同胞死难,为什么并未警醒国人,而令无辜同胞“枉死”,以至于43年之后,再次发生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甲午战败,中国割地赔款,而知其事者或仅限于掀起“公车上书”事件的那些书生,为什么不能敌忾同仇?国家贫弱,苦难频仍,今日的我们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王珍仁副馆长说,爱国主义教育一定要落到实处,长抓不懈,万不能因今日之富强而忘记曾经苦难的历史。

  大事记

  1880年清政府在旅顺口兴办北洋水师。

  1894年11月21日甲午中日战争中,日军攻破旅顺口,屠杀当地居民2万多人。

  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后日本占领整个辽东半岛。

  1895年清政府花巨额白银赎回辽东。

  1904年2月8日日俄战争爆发。战后,辽宁旅顺、大连成为日本殖民地。

  1898年3月沙俄强租旅顺口、大连湾。

  1899年沙俄建大连港,大连建市。

  1905年日俄战争后,旅顺、大连成为日本殖民地。

  1945年日军投降,大连光复。

  1955年苏军撤离大连。

  辽宁籍著名抗日英雄

赵一曼

杨靖宇

  国家民政部近日公布的首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中,有14人出自辽宁,还有13人在辽宁战场参与抗战,共27人。

  这27人包括:

  孙铭武(1889-1932)辽宁清原人,辽东血盟抗日救国军总司令;

  刘三春(1911-1933)东北人民革命军南满第1游击大队政治委员;

  邓铁梅(1892-1934)出生于辽宁本溪,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第28路军司令;

  童长荣(1907-1934)曾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中共东满特委书记;

  李红光(1910-1935)东北人民革命军第1军参谋长兼第1师师长,在辽宁新宾牺牲;

  王德泰(1907-1936)辽宁大石桥博洛铺镇人,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副总司令兼第2军军长;

  张敬文(1902-1936) 1934年1月受党派遣到大连发展党组织,后被任命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

  李世超(1904-1936)中共满洲省委代理秘书长,1936年5月,在辽宁丹东不幸被敌人逮捕后秘密杀害;

  赵一曼(1905-1936)东北人民革命军第3军1师2团政治委员,九一八事变后在沈阳工厂中领导工人斗争;

  王仁斋(1906-1937)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3师师长,曾受党组织派遣到抚顺煤矿从事工人运动,后在沈阳坚持党的地下活动;

  邓玉琢(1903-1937)辽宁东港前阳镇石门村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7军107师参谋长;

  宋铁岩(1909-1937)东北抗日联军第1军政治部主任,1937年2月11日,在辽宁本溪、凤城交界和尚帽子山遭日伪军包围不幸中弹牺牲;

  李兰池(1898-1937)辽宁锦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7军112师副师长;

  高志航(1908-1937)在沈阳参加东北军空军,后任空军驱逐机部队司令兼第4航空大队大队长;

  阎海文(1916-1937)辽宁北镇人,空军第5航空大队飞行员;

  王锡山(1902-1938)辽宁凤城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3军91师副师长;

  刘桂五(1902-1938)辽宁朝阳人,国民革命军陆军骑兵第2军6师师长;

  刘震东(1893-1938) 1932年成立抗日义勇军第五军团,转战辽北一带,后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战区司令部高级参谋兼第2路游击军司令;

  杨靖远(1902-1938)辽宁省沈阳市人,八路军冀鲁边军区津南军分区司令员;

  唐聚五(1899-1939)九一八事变后,在辽宁桓仁举起了抗日的旗帜,与敌相持8个月,后任国民革命军陆军东北游击军司令;

  王溥(1908-1940)辽宁兴城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司令员;

  杨靖宇(1905-1940) 1929年任中共抚顺特别支部书记领导工人运动,后任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

  白乙化(1911-1941)辽宁辽阳人,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10团团长;

  许亨植(1909-1942) 1923年举家迁居辽宁开原,后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总参谋长兼第3军军长;

  赵尚志(1908-1942)辽宁朝阳人,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副总指挥兼第3军军长;

  卢广伟(1903-1944)辽宁凤城人,国民革命军陆军骑兵第5军8师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才山(1911-1945)辽宁省黑山县人,八路军冀热辽军区副参谋长。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12-27 10:09:3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liaoning.nen.com.cn/system/2014/09/17/012840324.shtml

上一篇:辽宁 日本三次侵华战争的焦点

下一篇:辽宁 抗日战争终点后的终点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