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2017-10-10 09:40:59  来源:铁血社区  点击:  复制链接

  1928年,国民党南京政府将北京改为北平特别市。1930年7月,又把北平划归河北省管理。北平在全国政治地位的变化使其经济更加萧条。随着日寇铁蹄的逐步侵入,北平满族人民奋起汇入了中华民族抗日爱国斗争的洪流。在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北平市的满族人民与汉族和其它民族一起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对敌斗争。残酷的民族压迫,艰难的贫困生活,许多人在沦陷期间丧失了宝贵的生命。由放当时的广大满族人民的姓名多已汉化,一般人又为生活所迫隐瞒了自己“旗人”的身世,造成识别一些爱国人士民族成份的困难,下面只能就目前所收集到的一些资料对抗日战争前后北平满族人民的情况进行综述,为关心这方而情况的族胞和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同志提供线索。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一

  首都南迁后,原来依靠在北京市各机关、各私人工商业、中外公馆中谋生的满族下级职员、工人、车夫、茶役、店员以及家庭雇工等又一次大量失业,有的投奔他乡谋生,有的投入军阀军队,有的人不知下落。最悲惨的是满族妇女,她们是天足,一双天然的大脚使人一看就知是旗人,倍受欺凌。当时的北平市,到处可以看到收破烂的大脚妇女,更有些青年妇女为生活所迫沦为婚妓。据当时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编辑的《社会学界》(七卷),“北平一千二百贫户之研究”中说“平内暗娟颇多,东北域一带尤甚。且操斯业者,类皆青年貌美、态度大方。其营业情形,约分二种,有以酬应商行经理及青年混子者,有供普通人士寻乐者。此项人口、以满族……为多。至放四郊僻处,竟有以雏妓幼女,供人作泄之机械,籍求些微之收入。”当了工人的满族人,与汉族工人同命运,共呼吸,不甘压迫,一次次地向反动势力进行抗争。1929年10月下旬,北平人力车满汉工人暴发了捣毁电车的大示威,被军警武装镇压,捕去一千二百余人,其中四人被杀害,人力车工会被解散。1933年3月丹华火柴厂爆发反对强扣“爱国捐”的斗争。财政部印刷局满汉工人爆发反对拖欠工资的斗争。

  北平的政治地位降低了,但仍是全国重要的文化中心。许多满族人在文化艺术界显示了才华,受到了社会的敬重,如京剧旦角演员程砚秋排演大量新剧,通过舞台实践与创新,创树了有独特艺术风格的程派表演体系,创办了学习文化及艺术理论的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培养出大批优秀的京剧人才。1932年他赴法游学,研究法日戏曲音乐艺术,成为当时轰动北平城的大事。又如著名书画家溥心舍,他以诗、书、画闻世,其画与张大千齐名,有“南张北溥”之美誉。他与溥毅斋、溥庸斋、溥松窗、关松房、祁井西、启元白、叶仰曦等满族书画家组成“松风画会”,被画坛誉为“松风九友”。在文学界有金受申、傅芸子和芙萍。芙萍在1934年主办《现代日报》兼主编,他曾写过“旗族旧俗志”在《世界日报》连载,把满族掌故、习俗做了真实介绍,引起社会反响,在教育界有陶磁专家叶锡暇教授和语言学专家罗常培教授、文学史专家董鲁安教授等。

  一些王府由放当局以“交价升课”的政策将其在京津的土地收归国有,断绝了他们剥削农民的经济收入而破产,一些贵族执挎子弟由于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挥霍无度而家财散尽。有的有一技之长,如被逊弟溥仪封为顺承郡王的文仰辰先生,虽有王爷称号,一但因祖业无存,只好以卖画为生。有的无一技之长,只能沦为乞丐。如1931年3月14日平市当局逮捕盗掘睿王府第一代赫赫有名的多尔衰王爷墓的22名罪犯中,竟有多尔衰十二世孙中铃,法院以盗墓罪判其七年徒刑。1931年9月北京报刊上刊出“铁帽子王拉洋车”的新闻,报导的是清初所定的世袭周替的八家铁帽之一的克勤邵王晏森,因生活无度而破产,只好到街上拉洋车的情况。1932年3月1日,傅仪在东北“新京”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当时北平的一些旧王公子弟如庄王府溥绍之子毓愁、怡亲王后代恒枢等应召去了长春。他们的行动受到全国各族人民的唾弃,也受到正直的满族上层人士的鄙视。“满洲国”三周年时,日本华北派遗军司令打算找溥心舍、齐白石、陈半丁、俞陛云四人分画一幅春、夏、秋、冬四季堂屏送给溥仪,受到溥心舍的坚辞拒绝,使携贵重礼金而来的王揖唐和清朝遗老原内务府大臣金梁无可奈何空手而回。为了表明自己决心,溥心舍自书条幅:“富贵不能淫、贫溅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挂放书房之内。戏曲研究家金寄平怒斥伪满诱劝他去:“新京”承袭“睿亲王”世爵的来人,表示:“金某人纵然俄死长街,也不能向石敬塘辈称臣。”拒绝去长春的宗人还有宝熙之孙华粹深、允秘之四世孙载鑫等人。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在民族危机日益加深的形式下,华北再大也安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北平学生放1935年12月9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国示威游行,喊出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等口号。当时参加这个运动的满族学生有白乙化、何宜之、何迟、端木蒸良等人。其中白乙化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是中国大学学生会主席,做为学生运动的组织者,他被国民党特务逮捕了,但是,他在监狱中曰结难友,继续斗争,在狱内外同志们的斗争下,当局被迫将他们释放。1936年年初,在党的领导下,白乙化、何宜之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的领导工作,他们在香山樱桃沟组织民先队员野营,白乙化任夏令营总队长,做军事报告,举行游击战演习,为抗日战争培养了骨干力量。

  二

  1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炮轰宛平城和芦沟桥,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官兵奋起抵抗,中国人民英勇的八年抗日战争从此爆发。7月28日,侵华日军又疯狂地扑向南苑,二十九军的满族副军长、南苑驻地指挥官佟麟阁率众坚决反击,由放当时中国军队没有空战能力和缺乏防空武器,佟麟阁副军长在日机轰炸时不幸阵亡。佟麟阁是河北省高阳县渡口乡边家务村人,字捷三,行伍出身,曾任冯玉祥部国民军第一师师长,陇南镇守使,张家口警备司令等职,终年45岁。佟麟阁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牺牲的最高将领之一,他身先士卒,以血捍卫祖国工地的爱国精神受到全国人民的景仰。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把复兴门内的一条大街命名为佟麟阁路,此名在“十年动乱”中被撤消,八十年代初期又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恢复。该街位放西长安街民族文化宫对面,人们只要走到这里,就会想起这位满族抗日英雄。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伶麟阁牺牲了,南苑失守了,1937年7月29日,日本侵略军的铁蹄踏进了古老的北平城。1900年,八国联军曾经洗劫北京城,不到四十年,日寇又进了北平城,饱经灾难北平人民又一次陷入了苦难的深渊。日本兵持枪带刀横冲直闯,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随时都有可能被盘查,稍有可疑之处立即被宪兵带走,拷打监禁,丧命者屡见不鲜。破门入室,侮辱妇女,时有所闻。北平陷淤一片恐布之中,多少妇女受辱后溺井上吊,多少无辜青年残道杀害暴尸街头。亡国奴,多么可耻的称呼;亡国奴,多么悲惨的处境。著名满族画家胡絮青在《沦陷之后》一文中谈到她曾饱尝庚子年间当过亡国奴之苦的老母亲时说:老母亲料到又要受到非人的折磨蹂病,痛苦和焦虑使她急患了脑血栓,半身不遂,不能言语。兄嫂们急佗请来医生抢救,打针服药。但老人执拗拒绝,决心绝食,虽经兄嫂跪求,仍执意将药碗摔在地上,不几天就与世长辞了。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残暴的统治并没有吓倒北平市各族人民,觉醒的年青一代以各种方式参加抗日斗争。清华大学地质系满族青年何宜之是抗日组织“自学社”领导人之一,1938年因当时中共地下工作人员被捕而离开北京。他经天津转往翼东抗日根据地,在游击队政治部作宣传工作。后来,何宜之在抗日游击队十二团任总支书记,在遵化县一次对敌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4岁。东城区东罗圈胡同的满族女学生阎文兰也冲破敌人封锁线奔赴了延安。最令人兴奋的,是满族抗日英雄白乙化率领的翼热察挺进军十团在语河城一仗歼灭了曾获得“功臣”称号的日寇过村中队,击毙了日本中队长过村,还缴获了桑木师团长发给过村的奖状以及大批枪枝弹药。沿河城战斗以后,白己化又率领所属部队攻占了距北平广安门仅20公里的门头沟,使敌伪军惊慌失措,城门昼夜紧闭,草木皆兵。大家称白乙化叫“平东洋”、“小白龙”,他的名字传遍北平城。

  有人认为,由朴有个日本人炮制的“满洲国”,满族人在沦陷期间会受到照顾。据我所知,这是根本没有的事。我也问过东北的满族人,他们也说没有。日本人对这个问题有过记载,满洲弘报协会发行的《满洲国的现任民族》(日文)一书中明确写道:“在满洲国内,满洲民族并没有像蒙古民族那样享受特殊的保护政策。”日本人打人、杀人从不问是否满族,各项供应也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八年沦陷期间,北平满族人是和其它民族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日寇侵占北平后,首先在海淀区强行拆除兰靛厂外火器营正白、正红、镶黄、镶红的营房建造西郊飞机场。该机场放1938年7月旧建成,原在该地居住的满族人民大多流离失所,外出谋生。正白旗的赵秉义就是在祖居被拆后被迫去张家口贩粮食途中被日寇杀害的。著名满族莲花落演员赵星垣(抓髻赵)曾因技艺超群而名噪中华,1939年8月也因贫困潦倒而死,当时报纸曾以“昔年极一时之荣盛,而今凋零”的哀感标题,报导了这一事情。

  北平沦陷期间,在日本人持原武孝的参与下,一些清代显宦及达官贵人的后代放1939年冬季成立了满族联合会。成立会在醇王府正院东配楼下举行,会址设在麒麟碑胡同。会长为载涛、副会长为载润和关铃林。聘请持原武彦和载伴、载振、载询等遗老为顾问。参加成立会者约百人,制做了铜质圆形会章,入会者要填写申请书。此会未办什么事就销声匿迹了。在宗室贵族中也有不少有民族气节的人,如金寄水一家当时只能靠典当过日,在那“水过房顶玉米面窝头金不换”的灾难日子里,人们首先是吃饱肚子能活下来,珠宝玉器能换几斤面?全寄水家的生活也很贫困,有人愿帮他在伪“临时政府”中谋个职务,他拒而不就,说;“我怎能为五斗米向非我族类的外国人折腰。”日寇为了加强对市民的控制,伪市警察局制定了《特别调查户口法》,从城区到郊区,日伪可以不分昼夜入户查看。他们又把每户编为一邻,内外城共建1095个公益会,每会设正、副会长各一人,按每30户设一干事,各会没干辜3至9人不等。日伪用这种办法监视北平市人民,`镇压各族人民的抗日活动。人民的爱国之火反抗之火是扑不灭的,辅仁大学文学院秘书长,著名满族爱国人士英华之子英千里与其它师生一起,借研究明末忠贞爱国学者顾炎武的学说为名,秘密组织了“炎社”,激发师生爱国家、爱人民、不附连、不投降的热情,以人心不死、国家不亡相号召,鼓舞全校师生奋发图强,斗争到底。1939年“炎社”组织逐步扩大,遂成立以辅仁大学师生为中心的地下爱国组织“华北文教协会”,他们向后方输送青年,收集敌伪情报,宣传不当亡国奴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坚持着地下抗敌工作。北平市人民的抗日活动,受到日寇的残酷镇压,1940年8月,北平市各族青年自发组织的“北平抗日杀奸团”被日伪特务机关侦破,50多人被捕。1941年2月4日(伪军窜犯我平北抗日根据地,白乙化指挥挺进军十团在密云县鹿皮关设伏迎敌,不幸在战斗中英勇牺牲,3月1日,丰(宁)滦(平)密(云)边区为白乙化召开六千人的追悼会,为白乙化树立了纪念碑,并把白河以西定名为乙化县。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三

  1941年,日伪在华北先后三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在北平城外加强扫荡,疯狂反共;在城内出动大批军警宪兵清查户口,检查居民证。日伪除强化保甲、清查、清剿外,并着重经济控制、掠夺和封锁。在日寇占领下的北平,每25。人中就有一名妇女沦为蝎妓,仅次于当时世界各大城市中最为严重的上海。伪币贬值,物价暴涨,粮荒严重,人心惶惶,白面涨到50元一袋(当时一个家庭教师月工资为10元),白菜40枚铜元一斤,市民不顾伪警打骂抢购粮食。12月8日,珍珠港事件爆发,日美开战。日伪连日在北平西郊满族聚居区进行大搜捕,以思想不稳,鼓动伪军逃亡罪逮捕伪保长47人。其中11人被杀害。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伪强迫北平各族人民为日军进行“献金运动”,大肆对人民搜刮。日伪勒令老百姓把饭锅、铁盆都交了出来,连大门上的铜环子、铁扣子却不放过,强行为“大东亚圣战”做奉献。在这个时期,北平各族人民生活极其困苦,满族人尤其艰难。全市人口160万人中约有50万成年人失业,许多人沦为乞丐、唱妓、或被逼挺而走险流为盗贼,社会黑暗混乱,吸毒成风。满族京剧表演艺术家慈端全是与萧长华、郭春山并称“丑行三大士”的名演员,由放贫病放1941年9月14日逝世。广大人民更是饥寒交迫,朝不保夕,只能吃款皮、米糠、橡子等磨合混成的混合面为生。1942年1月l日,全市实行面粉配给制度,至2月25日,全市30万户(清末满族约10万户)平均每人存粮不足4斤。12月份入冬后,据当时报纸记载,粮价暴潮,玉米面每斤一元零五分,较1959年初高涨达11倍,并且常常买不到粮合,天气寒冷,市内每日冻饿而死者百人以上。市民惶恐愤怒,为了活命,爆发饥民抢粮大暴动,西直门外粮库被一抢而空。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北平满族人民不堪忍受日寇压迫,许多人千方百计逃出敌占区奔赴抗日斗争第一线。其中有著名学者董鲁安。董鲁安幼年承袭世职银蓝旗管带的权利,七岁时入朝甄见过光绪皇帝。辛亥革命后,入北京高等师范学院读书,1919年“五四”运动时亲身参与了火烧赵家楼的斗争。日本帝国主义者侵占北平期间,董鲁安正在燕京大学任教,多方掩护进步青东的革命活动。日美战争爆发,燕京大学被日本占领当局封闭。并要求该校教授去登记,重新分派到敌伪管辖的学校去工作。董鲁安坚决不去登记,横遭日伪软禁两个月,后来,他同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建立联系,毅然放1942年6月逃离北平,进入晋察冀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在灵寿一带受到中共晋察冀分局书记、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和他在师大附中任教时教过的学生,当时是城市工作委员会书记刘仁同志的接待。他在边区写下了揭露日寇暴行的报告文学“人鬼杂居的北平市”在《晋察冀日报》和《解放日报》上连载和选载,写下了诗集“游击草”。董鲁安投奔解放区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政治影响,他当选为边区参议会副议长,并任华北大学教育学院院长。不久,他的儿子于治成也来到了边区工作。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当时,还有不少知识分子逃离了北平后到达了国民党统治的后方。如镶蓝旗的华忱之,当时是北平辅仁大学附属中学教师,现在是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还有,作家老舍先生的夫人胡絮青。1942年,老舍的母亲在北平病逝,胡絮青带孩子逃出北平碾转50余夭历尽艰险放1943年抵达重庆与老舍团聚。经胡絮青向老舍讲述日寇占领下的北平人民的痛苦生活,为老舍创作长篇小说《四世同堂》提供了生动的素材。与此同时,爱新觉罗?载鑫也渡过黄河到达西北,以后参加公路建设,现为新任老年书画学会会员。北平当时是日寇盘踞中原大地的中心,也是日寇占领区人民对敌斗争的重点,许多爱国志士来到北平对敌袭击,其中也有不少满族人。据当时中共北平市民支部宣传委员冯纲同志所写的“敌伪监狱见闻”一文中所述,1938年12月他因叛徒告密而被捕,他在狱中服刑时遇到了在北平东四电料行做事的地下党员范立魁和与其同时被捕的一位姓关的就是东北满族人,“因破坏过北平的铁路,由日本的华北多田部队军法部判无期徒刑。关的活动在东北,所以不久被解往“满洲国”。

抗日战争前后的北京满族人

  日寇的暴行,引起北平各界人士的愤怒。1943年春,满族著名京剧演员程砚秋无视日本宪兵和汉奸的威逼以至武力迫害,毫无惧色地拒绝为侵略者演出,甚至毅然呼出“宁死枪下也不从命”的誓言,弃伶为农,归隐西山,在青龙桥以耕田为生,不登台唱戏。著名满族相声演员常宝堃编演了相声《牙粉袋》,讽刺日伪统治物价飞涨,《耍猴儿》讽刺日伪丧心病狂搜刮百姓铜铁的罪行,这些段子在电台上播出后,表达了人民的心声,他却遭到了日伪拘捕,受尽艰辛。1944年2月,日寇逮捕了辅仁大学西洋语言文学系主任满族教授英千里,因其是该授抗日组织华北文教协会的书记长,在狱中受尽苦刑后,判处十五年徒刑,关在日本陆军监狱。6月,梅花大鼓满族名演员金万昌逝世,因贫困如洗,无力治丧,北京著名满汉族曲艺演员白风鸣、白风麟、常连安、高德明、刘连元等组织“洽丧后援会”联名义演,为金万昌募捐,表现了满汉人民团结互助的不屈精神。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为控诉8年受辱的痛苦,满族正黄旗籍人景孤血自费创办《中新日报》,发起了一次“回忆吃混合面的苦”的征文活动,得到了广大读者的支持。程砚秋满怀喜悦从乡间回城,在北平广播电台作广播演说,愤怒控诉日本侵略者在我沦陷区所犯下的屠杀、掠夺、奸污、酷刑、纵火等滔天罪行。日寇投降了,国家党的中央军来了,谁知“中央来了更遭殃”。北平人民重新沦入水火之中。人民失望了,对国民党的腐朽统治进行反抗。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10-10 09:43:0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寻访那些仍然留存在北京的抗战遗迹

下一篇:抗日战争时期日本的这个部队打到了北京城,但是后来下场很惨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