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一幅照片,引出两个老北京的抗战故事
2017-10-10 08:52:17  来源:铁血社区  点击:  复制链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仍从刘峰的抗战老照片谈起。

  这张老照片中的右数第二个人“白帽子”,老人说他的名字叫董友芳,一个起了女人名字的“爷们”。如果不算后来升格为“科”的青年股,不算后来短暂成立过的摄影股,一分区政治部下设两个股,一个是万一当股长的文印股,另一个就是董友芳当股长的石印股。

  文印股的职能是为分区首长的讲话、决议、决定打印成文件下发各部队,搞得是文字打印;石印股的职能是宣传科编排的小报、杂志、画册用石板印刷出来,装订成册,以图画为主要内容。所以眼前照片上的这几个人正在干的这摊子活,将白报纸装订成册,这应该是在1944年初的一分区整风运动中,文印股和石印股的职权范围所接受的本职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曹振峰1941石板印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曹振峰1942石板印刷

  还有一个人物要说一下,照片中左手的第一人,低头掩饰自己笑意的那一位,是当时十九岁的干事赵保华。赵保华是当地人,不在我们要谈的“老北京人”范围之内。

  这两位股长,文印股长万一和石印股长董友芳都是老北京人,抗战爆发前那些年北京改成了北平,所以一分区的干部都知道这两个“京片子”是从北平出来的。

  先讲一下文印股股长万一。

  1937年抗战爆发的时候,老北京人万一在燕京大学的图书馆打杂,杂役工,也搞得是文字打印的一摊事情。日军进北平的时候他窜出了北平城,到平西参加了抗战。那时平西是一分区的地盘,他自然就成为一分区干部。而且由于他的特长,一开始就留在了一分区政治部搞文印工作。

  1942年初,抗战的形势日益紧张,当时由晋察冀敌工部出面,许建国的社会部统管,征集了各军分区家在敌占区,特别是北平、天津、保定这几个地方的政工干部,在阜平加以培训,学习特务活动的必备知识,然后被派往敌后从事地下工作。

  那一次一分区政治部先后走了有十来个人,万一、徐正冲、薛世聪、孙玖龄因为平时与人们交往较多,所以乍消失后大家都觉得缺了点什么。其实一分区锄奸科走的人最多,但那个科的人平时都不大与人交往,做什么事都神神秘秘的,所以那个科的人失踪再多,大家也没有察觉到什么。直到1943年的某一天,一分区锄奸科在保定的情报站全部被日军破获,于是大家这才知道,锄奸科在保定情报站的负责人蜕化变质,叛变投敌,于是一干人等全部被抓获杀害。

  解放后,万一长时间在北京市政府任劳动局局长,与昔日的一分区军队干部交往甚多,六十年代提升为北京市计委副主任。那时,反映北平地下党的电影《地下尖兵》刚刚上映,万一出钱,邀请他过去在一分区的老同事及其子女,一起观看“他们是怎样在敌后进行斗争的”。电影看完,那时的孩子们童言无忌,一个个都追问他:哪一个电影中的人物是他当时在北平搞地下工作的“原型”?

  万一当时指着电影中安振江饰演的地下党人物说:那就是我。我当时是打小鼓的小贩,在胡同里窜来窜去收旧衣裳的。

  战争年代过来的人都很正派,万一晚年是北京市副部级待遇的老干部,可他的几个孩子还都是工人,没有经历“被下岗”就已经很不错了。万一没有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把他的孩子都变成干部,尤其没有成为家财亿万贯的领导干部和大商人。

  再回到1942年的年初,万一走,一分区政治部文印股与石印股合并在一起,由董友芳统一负责。万一的手下,文印股有一个十五六岁的通讯员赵保华,解放后成为六十五军队副政委。

  有人看到这里会问:万一是从北平出来的,那位董友芳不也是北平出来的吗?他为什么没有回去搞地下工作?

  来说说董友芳。

  原因是董友芳太老实了,他做什么,首先在脸上就藏不住,一定会暴露出来。原本也是让他去晋察冀学习,准备回去搞地下工作。可到了晋察冀敌工部没几天,就让人家给退回来了,晋察冀军区组织部说他无论干什么都十分投入,“脸上挂着像呢”。

  董友芳是北平人,家里开着个石印小店,据说在靠近鼓楼的北新桥一带,只有一间门脸。北平抗战之初,董友芳十分投入,利用他的家庭小店免费为抗战学生们印传单和宣传画。到后来他干脆跟着学生们一起上街游行,捐钱买慰问品去南苑劳军,成为了人们所说的“抗战名人”。没想到二十九军的抗战是虎头蛇尾,开始时轰轰烈烈,到后来悄悄溜出了北平城区,北平城区被日军和汉奸接管。

  当年北平胡同里的“小脚侦缉队”也十分厉害,二十九军抗战高潮时,“小脚侦缉队”们怀疑这个是汉奸,那个抗战不积极,搞得四邻不安;等日军一进城,宣布捉拿抗战分子,“小脚侦缉队”马上变脸,向汉奸侦缉队举报董友芳是抗战分子。董友芳在北平城里站不住脚,于是背着自己家混饭吃的那套家当——整套石印工具,从平西进入了抗日根据地。他后来在一分区整风运动中自己说,他当年是被“逼上梁山”的。

  董友芳在抗战初期的北平“十分出名”,受到过群众举报,在日伪侦缉队留下了“案底”,这也是他后来未能被派回北平从事地下工作的原因之一。

  1939年初在平西成立挺进军以前,平西是一分区的地盘。一分区发展如此快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利用自己的优势地理位置,抢先接收了一大批来自平津经平西进入抗日根据地的抗战学生。万一、董友芳不过是其中的几个,当然,杨浩也是其中的一个。

  以后的董友芳像上次讲到的邢程光一样,在一分区政治部,以后到冀察军区政治部,察哈尔军区政治部,北岳军区政治部,直到解放。

  董友芳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天子脚下的臣民,这些老北京的最大缺陷是不识庄稼,不会种地。1942年开展的大生产运动,可苦了这些人了。当年的一分区干部,基本上都是农村人出身。即使家里成分不好的、从小在外面上学的、在国外留学的、在国民党县衙做事的,多少也接触过庄稼,干过农活,只不过南方与北方的庄稼有所区别罢了,无非是稻麦、谷黍的不同。真正没接触过庄稼的,属极个别,董友芳,还有一位北大英语系的毕业生,屈指可数。

  那位北大英语系的毕业生原本是阜平县县长,布置农村生产时因分不清麦苗与稗草的区别,闹了笑话,被撤职分配到一分区所在地的三专区行政公署任主任秘书。大生产的时候,与同样不会种庄稼的董友芳分在一起,搞搞后勤、管管农具、烧烧开水什么的。那位北大毕业生属地方干部,我不知道名字,只知道解放后在外交部工作,是一分区(王栋)和一地委(王国权)、三专区(谷茹香和这个人)在外交部工作的四个干部之一。

  刘峰“大生产”的几张照片,都是取自开荒种地的主力一些镜头,如果拍照到来送开水的两个人,常常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董友芳。

  董友芳是七十年代末退下来的,因为干部“级别不够”(师级干部),他未能进北京(按总政规定军以上干部才能申请进北京休养),也就是说,没能回到他参加八路军以前的城市。这使他这个祖辈的“老北京”十分的懊恼,他晚年多次来到(不是回到)他的出生地和青少年时代的生活地北京,找老战友倾诉他的苦恼。他不就是想“落叶归根”,回到童年时代的皇城根脚下吗?

  董友芳说到激情之处,手拍着大腿:小鬼子当年进中国,咱不当亡国奴,不当顺民,更不当汉奸,投奔了八路军抗日。现在退下来了,当兵的还有个“哪来哪去”的政策呢,咱一个老八路,咋就享受不了这个“哪来哪去”的政策了?你说,咱还不如没有离开家参加抗战的那些北京市民了?连家都回不了了?

  看看脸上,董友芳老泪纵横。

  其实即使是军一级干部,进北京休养也要在总政干部部排队等候,等三军干休所有了空额才能进来。像上面刚提到的那位六十五军副政委赵保华,就是退下来后依旧住在六十五军的军部所在地张家口的。按规定,他看病的地方在石家庄,河北省的省会城市。退下来的干部,用车不容易,他每次到石家庄看病,都要坐火车,然后挤公交车(以后照顾他,才进了石家庄的干休所)。

  即使幸运的人,比如一分区出来的另一个六十五军的副政委靳甲夫,当年在一分区的名字靳家福,终于等到了能进北京,住进了北京军区政治部八里庄干休所的大院。但只能他个人进来,夫人进不来,于是又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最后进北京了没有?我不知道,但我看见了八宝山的靳甲夫的墓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关于赵保华,再讲一点。

  许多年前,两个一分区政治部子弟,为什么要强调是“政治部子弟”?是因为他们的父亲跟赵保华在一起工作多年。这两个“子弟”,手持父亲的一纸书信去张家口的六十五军的军部找赵保华,目的很明确,要“走后门当兵”。

  当时正担任六十五军副政委的赵保华,把这两位几乎同岁的“子弟”安排进了晋察冀一分区组建的六十五军一九三师,而且安排进了一分区三团发展而来的五七七团。

  这两位“子弟”,秉性不一,但都活脱脱一个父辈的转世,也就是说,其二人秉性乃如其父。一位老实巴交,为人低调到极点。另一位“子弟”才华横溢,主意不断,结果参军后第一年入党,第二年提干,第三年当上了侦察连的副连长……(略去若干字)

  退下来的赵保华每次从张家口去石家庄都要途经北京。有时候,这位一分区老人会停下来,像“回到北京”的董友芳一样,找过去一起抗战八年的老战友们聊聊,聊聊打小日本、打老蒋。去年,2015年的一天,一位居住在八里庄的老人告诉我,赵保华也去世了。

  我今天讲这些往事,也算是对这些当年参加抗战的老八路们的一个追忆吧。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10-10 09:37:4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日战争时期,北京损失了多少人口和财产?(之三)

下一篇:抗日名将路:北京城的独特记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