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驼峰空运,中国人民不该忘却的历史
2022-05-19 15:08:00  来源: 老兵回家Story  点击:  复制链接

  飞机坠毁,1500余人永远留在了中缅印的高山密林之间。

  在昆明的郊野公园内,有一座独特的纪念碑,驼峰飞行纪念碑。

驼峰飞行纪念碑

  在纪念碑前,我曾接触过无数飞越驼峰的飞行员,北京航空联谊会主席华人杰,令我印象深刻。

  那时,我们刚刚发现坠毁在片马的53号飞机,几位老飞行员来到昆明聚会。晚上,华人杰老人和我讲起他们修建驼峰飞行纪念碑的初衷。

  华人杰告诉我,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参加过驼峰空运的一批老飞行员,和美国的同行接触越来越频繁,许多人都在努力寻找,这些消失在茫茫丛林的年轻人。

  当谈及中航53号飞机时,华老遗憾地跟我说:美籍机长吉米·福克斯、副驾驶谭宣和报物务员王国梁,他们三人一直被列入失踪人员。

  尽管几十年过去了,但如果官方没有根据实际情况,宣布他们为阵亡人员,那就不会有记录他们名字的纪念碑。他们的名字,只能放在浩如烟海的档案中封存。

  这一点,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都如此。

  当时飞行员,几乎都是20来岁的孩子,大多都还没有结婚,牺牲时也就没有妻儿。

  如果不赶快他们为建立纪念碑,华老害怕,再过几年,也就是他们这批飞行员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了。

  在许多人的积极推动下,驼峰飞行纪念碑得以落成。此外,北京和南京的航联会还在南京建立了纪念碑,上面刻有,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外飞行员4000多名。

  这些年来,我对驼峰航线的历史,以及遍布在云南、缅甸和印度的驼峰机场和坠机,进行过深入研究和实地考察。

  驼峰空运,是中国人民不该也不能忘却的历史。

  1942年5月的一天,史迪威在印度新德里,当着各国记者宣布:我们确实被日军狠狠揍了一顿,这是奇耻大辱。但是,我们会打回缅甸,收复失地。把作战物资,重新送到中国人手里。

  卢沟桥事件后,日军大规模入侵中国,很快占领了中国的大片领土,中国95%的工业以及和国外联系的沿海港口全部丧失殆尽。即使中国军民有抗战的决心和四万万同胞,没有武器弹药也很难抵御日寇铁蹄。

  云南人民紧急修筑的滇缅公路,一度成为了抗战唯一的对外通道,各国支援中国抗战的所有物资,哪怕是一滴汽油,一粒子弹和一颗螺丝钉,都必须通过这里到达前线。

  因此,日军把破坏滇缅公路,看成是最终征服中国的一件大事。但是,无奈云南山高路远,日军鞭长莫及。但日军如果从缅甸切断滇缅公路,就会容易得多。

滇缅公路路线示意图

  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不仅中国的抗战,陷入重大危急,甚至严重影响了盟军反法西斯战争的全球战略。当时,中国抗击着日军100多万军队,占日军全部军事力量的80%。但是坚持抗战多年的中国,资源已经枯竭,军民已经疲惫。

  反法西斯盟国十分担心,一旦中国战场崩溃,日军将全部投入对美英作战,这是盟军无法承受的。因此,物资援助中国,让中国军民抵抗日军,拖住日军的主力,成了一件十分紧迫的事情。

  因此,远征军第一次出国作战失利后,史迪威说,要重新收复缅甸和滇缅公路,把物资送到中国人手里。

  当然,远在印度的史迪威也许并不知道,罗斯福总统已经决定,紧急开辟一条空中走廊,来代替滇缅公路,继续为中国输送物资。

  这条空中走廊,就是驼峰航线。

  驼峰空运的第一项任务是,火速空运一批航空燃油到中国。

空运汽油

  以备轰炸东京的杜立特航空队返航之用。但由于杜立特行动的飞机,几乎全部在中国东南沿海坠毁。

  这项任务,也就失去了意义。

  几年前,我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看到了一份史迪威签发的电报。他在电报中说道,请中国航空公司总经理夏普,把美国租借给中国航空公司,和该公司正在使用的运输机编号,通过无线电,传给美国陆军航空兵。

  电报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落款日期:1942年6月21日。

  这是极端耐人寻味的日期。当时,第五军杜聿明部正在野人山煎熬,非常急需食物。

  后来,我通过史迪威外孙,约翰·伊斯特布鲁克先生,查到了一份盟军空投物资给第五军的文件。

  资料显示,英国皇家空军、美军空运队和中国航空公司,于1942年6~7月,向在缅北空投粮食,共计空投粮食382吨,救护第五军军部、新22师和第96师。

  按照C-47运输机运载量4吨计算,大约出动飞机近100架次。如果按照每人每天半公斤的食物计算,勉强可让4万远征军维持一月,这和进入野人山士兵人数相符合。

驼峰空运中的C-47运输机

  1942年5月1日,中国远征军从曼德勒开始战略撤退,6月初雨季来临,进入野人山地区。大批人员出现饿死病死的情况,远征军面临灭顶之灾。

  6月下旬开始,英美中三家航空单位,紧急为他们空投食物。

  空投统计表还显示:在7月10日之前一直都是英国和美国军方飞机空投。7月11日以后,中国航空公司开始空投食物救援远征军。而且,每次空投数量,都是英美空投的数倍。

  再回到史迪威的这份电报的内容和日期:史迪威要求中航公司上报飞机编号,时间是6月21日。以此基本可以分析:英美准备开始空投时,中航并没有动静,于是史迪威出面干预。

  后来,中航参加空投,空投吨位骤然上升。

  但由于史料的缺失,驼峰空运拯救在野人山的中国远征军,成为了一项鲜为人知的前期任务。

  中航是一家中美合资中方控股的公司,1929年成立,总部是上海虹桥机场,在中国大多数航线进行商业飞行。

  战争爆发以后,大批国土的丧失,航线也龟缩在中国西南一隅,并开辟了昆明到印度加尔各答航线,为资源委员会空运美国急需物资,如锡矿、乌沙、桐油、猪鬃等。后来,从印度运往中国的抗战物资也逐渐增多。这条航线,也成为了中美人员频繁交往的主要通道。

  1940年7月,英国宣布关闭滇缅公路三个月,结果昆明—加尔各答的中转备用机场腊戍机场随之关闭。

  中国航空公司不得不重新修建一座机场来代替腊戍机场,密支那机场由此诞生。

  这些年来,我多次光顾密支那机场,其中一次,还极为幸运地独自在光秃秃的跑道上走来走去,内心感慨万千。

  正是由于中航在驼峰空运之前,已经开辟了中印航线,此外还修建了密支那机场,罗斯福才在滇缅公路被切断的同时,宣布紧急开辟空中走廊,也就是驼峰航线。

在驼峰空运中不可或缺的中国航空公司

  当时,曾有美国高层曾经提出,让中航来领导这条航线的空运。而史迪威认为,由“老百姓”来领导美国军人,从事史无前例的军事空运不合适,否定了这一提议。随后,史迪威提出,中航仅有的20多架飞机,必须加入空运,并承诺损失一架补充一架。

  史迪威的否定也不无道理,因为驼峰空运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航线最长、自然条件最恶劣,运作也最为复杂的系统工程,远远不是中航可以胜任的。

  尽管从飞行员的情况看,中航都是职业飞行员,机长一般为美国现役飞行员,副驾驶、报务员为中国人,他们大多经验丰富,技术娴熟。

  但令人遗憾的是,1942年5月,密支那机场被日军占领。日本第5飞行师团战斗机队进驻缅甸密支那,专门拦截这条航线的美军运输机群。

  航线被迫向北绕行,飞越“世界屋脊”喜玛拉雅山脉。山峰高度超过5千米,飞行高度最高7千多米。由于有的山峰太高,飞机不得不随之升降,路线好似驼峰,故称“驼峰”。

  1942年7月,飞虎队改编为美军时,由于美军驻印度航空兵司令比塞尔态度恶劣,他命令,飞虎队飞行员必须全部入伍,否则他们回国也要被起诉拒绝服兵役。

  许多飞虎队飞行员没有参军,也不敢回国,而是选择加入了中航公司,参与驼峰空运。

C-46重型运输机到达昆明机场附近的农场

  当时,美军飞行员有法定休假时间,而中航则没有。中航和美军在单机运载量,也有显著的差距。中航一架C-47可以运载27桶汽油,而美军只运25桶。所以,尽管中航飞机总数常常只有美军的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而在70多万吨的物资中,有9万多吨是中航飞机运输的。

  在美国相关史料中,几乎所有资料,都对中航赞誉有加。而在中国,知道中航在驼峰空运中的突出贡献的人却很少。

  为此,中航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据统计,中航在驼峰空运中,损失飞机46架,机组人员150多人,损失率大大高于美军。

  被寄于厚望的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失利,滇缅公路被切断,对于云南来说是猝不及防的。

  因此,紧急修筑供驼峰空运使用的机场,几乎是一夜之间,在云南几十个地方同时展开,而在印度的阿萨姆邦也是如此。

驼峰空运飞机C-46飞越印泰姬陵

  但是由于印度的宗教和习俗,以及对英国统治的不满,印度民工的能力,大大低于云南民工,而且短时间根本无法解决。

  美国不得不在国内,迅速组织工程兵部队两万多人,空运阿萨姆邦,并带来了大批机械化设备,整体更换了印度民工。

  原来阿萨姆邦的一个机场,这就是中航专用的汀江机场。空运初期,英国皇家空军、美国军方、中国航空公司,全部都来使用这个简略狭小的机场,后来被美国人形容是,如同鱼塘中的鲑鱼,拥挤不堪,四处跳动。

  当年紧急扩建了30多个机场,许多沿用至今。

  这些年,我多次前往印度阿萨姆邦,机场就是我最希望考察的目标,但是这些机场现在大多数变成了印度的军用机场,只能隔着铁丝网瞭望。

  加布尔机场大门口,耸立着一架报废的米格21战斗机直冲云霄。

  迪布鲁格机场,可供民航使用,但属于军民两用。民用飞机刚一降落到机场,荷枪持弹的士兵,立即从四面八方围拢飞机,武装直升机也在上空盘旋,门口还放着大量的沙袋和机关枪。

  雷多机场已被废弃,无人看管。他们的命运,如同废弃的云南驿、羊街、呈贡机场一般。

  我最想去的是汀江机场,远征军基本都是从这里抵达印度的。但汀江机场,也是把手最为严密的机场。

  有一次,还有4公里我们就要到达汀江机场。但突然发现,公路上卫兵盘查极为严格,为了免遭麻烦,我们不得不及时改道离开。

  我们说“驼峰航线”仅是个宽泛的描述,细说起来稍微有些复杂。

  比如,从阿萨姆邦汀江机场飞到昆明机场这条航线,如果在空中飞行时,又有不同的路线,如同我们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到达同一个目的地一样。这就是“航线(LINES)”和“路线(ROUTES)”的区分。

驼峰航线上不同的飞行路线

  在驼峰航线的阿萨姆和云南两端,各有20至30个机场的飞机,同时飞向对方。

  飞机起飞前,空中管制部门都会根据敌情、气候和路线繁忙程度,合理地为飞机提供具体的飞行路线。

  途中飞行员也可以根据突发情况,改变飞行路线并向空管人员报告。由于昆明是驼峰航线的主要目的地,在此降落的飞机特别多。飞往昆明机场的不同路线,就多达十多条。

  初期空运的飞机,就是原本用于载人的C-47的改进型C-53共计50多架。而运输的物资主要是燃料、武器弹药、各种机械和部件、药品和医疗设备、军用被服和人员。

  但统一的机舱,很难合理地装卸不同的物品。于是很快发展了各种类型,便于运输。比如专用运输油料的是C-87、大型设备的是C-54、载重量大,机舱宽大的的是C-46等等。

  飞机的维修,也从每个车间“包治百病”,改为一个车间,甚至一个基地专门维修某类型飞机。维修需要的部件,由固定的飞机“快捷空运”。

  此外,还建立宪兵对人员和货物的稽查制度,清查违禁货物。战后,我常常听中美老飞行员笑谈,他们在飞机的什么部分,偷偷藏匿物品,到昆明黑市变卖。但从他们的描述可以看出,当时宪兵稽查之严密,连飞行员也不会放过。

  经过一系列改进措施,驼峰空运有了显著提高。昆明机场,高峰时,平均每一分半钟,就有一架运输机起降。每架飞机在昆明装卸货物,加油时间最快为半个小时。

战争的昆明机场

  昆明机场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繁忙的国际机场,可以和美国纽约纽瓦克自由机场、拉瓜地亚机场媲美。

  那是一个情绪高昂、热血沸腾的时期。在空运司令部里,吨位数变成了判定每个中队所完成任务的唯一尺度,机组人员也有了竞争。

  飞行员每天就像在家里看棒球海报那样,看着航线图。

  每天的飞行架次和吨位记录不断被打破,司令部和各机场飞行员休息室的小黑板上常常骄傲地宣布:“今天,我们又创造记录了。”

  有个中队,以一只挥舞着鞭子的拳头,作为他们的徽章。下面写着,飞越驼峰。而另一个中队,画一个含情脉脉的白痴,手指玩弄着流口水的嘴唇,下面写着,再多一点,再快一点。

  从1942年紧急开辟驼峰航线,到1943年底,驼峰航线的物资运输吨位提高了两倍。并超过了滇缅公路中断时,罗斯福给蒋介石的承诺:每月空运1.5万吨物资到中国。

  为此,罗斯福总统给予空运总队嘉奖。当国防部通报总统命令时,反复说明这样的嘉奖,一般只给予前线战斗部队,而此次破例,是根据总统的命令。

  1942年至1945年,中美两国在驼峰空运中,动用了近千架飞机及上万名航空和地勤人员,往来运送的战略物资70余万吨,人员3万余名,其中有赴印度驻印军补充兵力,另有千余架作战飞机,经此航线投入中国战场。

驼峰航线飞行以及日军战斗机拦截

  中美健儿赴危蹈险,血洒长空,用生命写下了抗日战争悲壮的一页。

作者:戈叔亚

编辑:普珍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2-05-19 15:21:4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那些年,青年流行“上延安”

下一篇:真正打响“抗战第一枪”:115师阻击援军,击毙日军300余人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