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傅国斌
2019-03-21 14:22:26  来源:我们爱老兵网  点击:  复制链接

  (采访人员及时间:天津志愿者大朵,2013年5月)

  姓名及出生年月:傅国斌(傅国彬),男,1914年农历2月25

  部队番号:第二十九军132师109旅217团独立迫击炮连

  地址:天津察哈尔路养老院

  一、民国三年出生的逊清官吏后裔

  傅国斌老人生于1914年农历二月二十五,祖籍为镶黄旗满族,从母亲那里听说,父亲曾任镶黄旗掌旗,官居四品,老人出生时家境早已败落不堪。如同大多数沦为平民百姓的旗人早已改称汉族,在解放后的户籍登记注明是汉族,民国时期的身份证上则无“民族”这一项目——。我曾向老人叩询逊清遗闻,他淡淡一笑:“我是民国三年出生的,没吃过‘老米籽儿’(钱粮的俗称)”。

  母亲吴氏为续娶,生养了六个子女:大姊(即我的外祖母,因此老人是我的舅姥爷)长他12岁,属虎;长兄长老人7岁,尚有两个姐姐。一小妹16岁早夭,故老人在家中最小。一家人棲居在北郊关庄村(今日亚运村迤北)被族人盗卖一空的家庙中,日后讲起孤独悲苦的一生,老人总爱说自己生在庙里,是“和尚命”。

  大姊下嫁给距此不远的姜庄村一位忠厚老成的农民(即我的外祖父),三十年后(1947年),少小离家重返故里,老人凭藉自己五岁时,刚刚出嫁的大姊在姜庄村口抱着他的些许印象,找到了大姊的家。我的外祖母望着这个大个子中年人惊呆了,而蹲在一旁闷声闷气吸烟的外祖父站了起来:“没错儿,你看那对大耳朵……”外祖母这才依稀辨认出失散二十年的小弟弟。又二十年后(1967年),我去内蒙插队前夕,父亲带我去外祖父家辞行,指望岳丈能帮助说服我。这位从未离开过姜庄这块贫瘠土地的老人,再一次显示了他的睿智:“让孩子出去历练历练有什么不好?”然后点燃了旱烟袋,不再言语。

  二、当兵吃粮

  舅姥爷五岁时,因父亲病故举家迁往天津,去投靠远嫁在那里的两个姐姐。姐姐家境也拮据,母亲携两幼子寄人篱下,遍尝世间炎凉。兄长做小生意,惨淡经营;老人未成年即入纱厂做工,不堪重负,又曾在饭馆、鞋店学徒,始终未能改变贫困境地。

  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因素,数十年来对,我仅仅从长辈那里隐约地听说,他曾在汉阳兵工厂做工。老人闲谈时更喜讲古,无论距今数千年的殷商旧典,还是百年前的清代逸闻,随意拈来,蔓衍成章。老人仅粗识字,但博闻强记,他的历史知识明显地来自说书人,并且颇得其真传。

  随着社会环境逐渐宽松,十年前我已记不得缘由,老人一反常态,气哼哼地骂道:“刚解放时,天津纱厂那个臭娘儿们扮演宋美龄,她也配!”那时,我虽年逾“知天命”,但我的史实知识仍囿于教科书和有限的阅读。此后的年月,他的闲谈扩充了我的认知,同时他那讳莫如深的从军经历也在不经意间袒露给我。

  其实,真正认真地询问,仅仅一次,所幸我还录了音,是以他的一声长叹“难哪!”开始的。其实他的从军动机并无新意,如同无数的贫家子弟的“当兵吃粮”。时隔多年,他依然记得当年所在部队的番号:第二十九军132师109旅217团独立迫击炮连,连长赵四海以及三位排长的名字,十年后面对“寻找抗战老兵”志愿者记忆如前,并且还加上了3排6班。

  那次交谈我得到的一个重要信息是:在战场上,团长以下一律不许穿军装,只穿着农民的小褂……这似乎可以印证:当时民国政府为争取国际社会的舆论支持,避免给敌方造成与正规军队冲突的口实。当然,这需要更准确的史料,但作为参战士兵的回忆也是很难得的。

  老人身高体壮,迫击炮要频繁转移阵地,“一百多斤重的炮筒子要俩人扛,我一人夹起来就走”。最后离开战场是因为敌机扫射引燃弹药包,将老人双腿烧伤,送至后方救治。恰逢宋美龄去医院慰问,问及士兵困难及需求,得知数月未发军饷,遂当即补发。老人感念终身。

  三、从未面对日本鬼子的抗战老兵

  有时我和老人开玩笑,“您从来没和日本鬼子见过面吧”?也难怪,老人是炮兵,每打一炮就得赶紧换地儿隐蔽。伤愈后,与部队失散,派往汉阳兵工厂,随厂迁往湖北四川等偏僻深山,做警备押运工作。是绝对要避免与敌军接触的。后来去的华中水泥厂已是奉命迁往湖南辰溪,因老人工作克尽职责,至抗战结束获准回津探亲,老人持有厂方发放的沿途通行证并保存至今。

  四、巨金散尽一贫如洗

  老人在华中水泥厂工作时正值年富力壮,单身职工无牵无挂,经常加班加点,甚或身兼二职领取双薪,厂方酬劳优渥,至请假回津时,积蓄颇丰,行前将款项寄回家中。不想被在津的两个姐姐从母亲那里瓜分殆尽,老人抵津时,连娶亲的钱也没给剩下。年逾三十岁时,曾与一金姓女子成婚,但女方拒绝侍奉婆母,老人一气之下携老母返回北京。后由法院判决离婚。

  五、个体经营养老送终

  因战乱老人已无法返回华中水泥厂复工,又须侍奉老母,老人遂在京城做起小生意养家糊口。尽管因连年战乱市面萧条,但老人凭借多年在外闯荡的技艺,不再靠卖苦力生存。他会做鞋、制帽、制袜、印染,自行出售制成品即可维持家用。两年后,老母辞世。

  六、重返天津险走包头

  老人与天津似有不解之缘,尽管这个城市给他留下太多的磨难和痛苦的记忆,但老母辞世,他的生养之地北京除了在农村辛苦劳作的大姐(我的外祖母),已无亲人。重返伤心之地又回复到二十年前的窘况:无钱、无房,继续寄人篱下。两个姐姐用骗取他的血汗钱买房置地,却险些给自家带来厄运。我跟他开玩笑说“您用钱培养地主,让人家倒霉”,老人仍坚持说自己是“和尚命”,留不住钱。

  解放后的经济管制已不允许个体经营,老人的技艺无用武之地,只好去建筑公司做壮工。不想被以“支边”的名义骗往包头做工,一年后老人据理力争,得以返津。(缘由是老人无家室无住房,按照大都市一条不成文的条例(待考),以各种理由疏散的边远地区。我幼时记忆在北京东四七条地区,有一推车卖菜五十来岁的孤寡老人被披红戴花开大会欢送去新疆“支边”)。

  七、喜结良缘安度晚年

  1960年7月经友人介绍,与刑慧敏女士结婚。新居在南开区南门外小马路张家大院56号,与前总理温家宝的故居达摩庵相邻。前年老人去养老院,我为他整理旧物,发现在六十年代的房屋供电登记册上,原房主的名字是吴伯雅先生,并存有印章。我询问老人,方知吴先生是我这位舅姥姥的亡夫。

  老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尽管这间小屋不足10平米,但家具及日常用品一应俱全。我八十年代第一次去他家时,还有一株高大的昙花。老人讲:每年开花都在夜间,老人沏上一杯清茶,静静观赏。

  八、依恋京城大姐

  老人尽管有了自己的家,仍对北京农村长他12岁的大姐(我的外祖母)有着母子般的依恋。每年春节大年初一,他登上开往北京的空荡荡的火车,倒换公交车后还要步行一小时,到大姐家住上半个月。我母亲就经常抱怨他:“您把舅妈一个人扔在天津”!老人在八十岁前身体康健,每次都是独来独往。我在外插队十二年,1987年我的外祖母去世,我开始每年数次接送老人往返京津。第一次去他天津的家,我那舅姥姥已去世多年,我竟从未见过面。

  九、劫后余灰文物捐赠

  经多次询问及与旧物对照,得知我这位舅姥姥原是天津富商吴伯雅先生的遗孀,她长我舅姥爷六岁,66岁因病去世时,我舅姥爷尚未退休。但他们共同生活的这十三年(1960——1973年),正是政治环境最为严酷的时代,他们是如何带着各自不合时宜的历史陈迹避过时代的风风雨雨,我对此一无所知。如有能力去调阅他们的档案,或许能得知些蛛丝马迹。这老两口平日为人通达,邻里关系又处得不错,也许能不招致是非恩怨。

  文革初始,老人见到妻子的哥哥正在焚毁一批字画,他便抢过来自己保存,由此可见他的处境还是不错的。这批文物应是劫后余灰了,除了在八十年代初,因外甥孙女(我姨的孩子)病重,以30元卖给天津大学某教授一幅齐白石的单条,余下的在九十年代初送给我。我除欣赏外,不事收藏,又无条件妥善保存,已于2010年随同一批文史资料捐赠给香港城市大学图书馆,其中包括:武侯祠“前、后出师表”碑刻的全部拓片、书法、收藏家徐世章(民国总统徐世昌堂弟)临明代宋克草书(建安七子之一刘桢《公讌诗》)、清末最后一任新疆总督袁大华对联。以上据网上估价值十余万元。

  十、旧城拆迁的最年老的“钉子户”

  世纪初,天津旧城改造时,老人年近九旬,但仍康健,生活全自理。开发公司劝他拿几万块钱去养老院,这是老人最不愿接受的。但开发公司许以最后解决,在断水断电的夏季,老人坚守了两个月,每天有开发公司送来馒头咸菜充饥。最后,开发公司竟把老人当作招牌,送至某处公寓让电视台摄像报道宣传,事后又送回原处。老人继续力争,分得现在的三潭路约20平米没有暖气的独单(近年改装)。

  十一、养老院里欢庆百岁寿诞

  老人在这简陋的楼宇内又独立生活了十年。一年半前,平日照看他的邻居朱大娘,紧急召唤我赴津,我进屋后看到满屋都是他自己弄的带血的便纸,老人神志已不清醒。我用家用灌肠器助他排便后仍不见效,便叫救护车送至南开医院急诊。医生很快诊断是尿潴留,导尿管后立见效。但老人极虚弱,体质大不如前,我滞留在津约一周,家中尚有九旬老父亲,无奈之际,在请护工照看的同时,寻找他最不乐意去的地方——养老院。

  经京津两地朋友斡旋,终于住进了劝业场社区一家条件优越的养老院。这家养老院是劝业场社区与某单位合资兴办的,它的管理人员过去是民政局的干部和医院的专业护理人士,并且收费极低,在劝业场社区这寸土寸金之地、在今日经济大潮之冲击下真是难得,出乎意料地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去年清明节后,我们在京的二十余位亲属专程来津,按照民俗:过九不过十,在老人九十九周岁寿诞之日为他庆贺百岁生日,养老院的领导在楼下宽敞的饭厅内安排了全体人员参加的演唱会。

  十二、各地“寻找抗战老兵”志愿者的深切关注

  三年前,为在老人有生之日抚慰他心中郁结多年的创伤,我在互联网上向我看到的河南《大河报》记者朱长振先生发送信息,介绍老人状况,后经天津的志愿者夏女士多方奔走,提前为老人获取了抗战老兵的殊荣,并联络到北京杭州等地的诸多不知名志愿者的多方关照。

  (感谢天津志愿者大朵采访并提供稿件)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9-03-21 14:23:5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www.ailaobing.com.cn/archives_detail.php?id=1852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周玉清

天津抗战老兵名录阅读排行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