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湘西会战雪峰山战役洞口战况述要
2014-04-09 15:21:38  来源:邵阳文史 作者:刘云中  点击:  复制链接

  1945年春夏,洞口境内的抗日战斗,是整个“抗日战争湘西会战雪峰山战役”正面战场至关重要的战斗。洞口境内抗日战斗的胜利对于重创目军进攻雪峰山地区的主力,打破日军沿邵、榆公路和洞、溆山道西进,占领芷江机场的战略意图,取得整个“湘西会战雪峰山战役”的胜利,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湘西会战雪峄山战役”洞口境内的战斗,从4月20日左右日军攻进高沙、石江地区开始,到5月20日左右江口青岩山战斗结束为止,历时30余天。战斗分为4月20日至5月3日的守势阶段、5月4日至5月19日的攻势转移阶段和5月20日后的追击阶段。其间包括洞口塘、青岩山、马颈骨等数十次小战斗。在洞口境内的抗日战斗中,作为国民党军主力的第四方面军和从印、缅战场归来的新六军,在其侧翼部队--第三方面军部分军、师和第十集团军部分军、师的配合下,在本地各族人民、地方武装的大力支持下,分别给予了入侵日军二十军一一六师团的一○九联队、一二○联叭、中央纵队、一三三联队、一二二联队、二二四联队、辎重一一六联队、十一军团直属部队以毁灭性打击,展现了波澜壮阔的反侵略斗争的历史画卷。现将情况分别叙述如下:

一、洞口境内的抗日战斗概况

  4月9日,日军二十军一一六师团2000余人开始渡资水。以后,沿洞邵榆公路西犯。21日,其先头部队千余人,乘隙至髙沙东侧,与我五十七师十七团接战。另一股日军窜至石下江,22日晚进攻竹篙塘东南之安南山,我方十九师五十七团和五十七师一部,予以痛击。

  4月23日,日军2000余人,由石下江、赛市、白马山3个方向,凭借空军和大炮掩护,猛攻山门。我方十九师五十七团和五十七师一六九团葛道遂营固守阵地,双方伤亡甚重。同日,高沙、竹窝塘战况益烈。25日进入巷战,日军千余人窜至洞口东南。26日,五十七师一七○团何叔良营向洞口阵地猛攻。

  同时,1500余名日军由山门经古路坪窜至大屋之半江峰,受到五十七师一六九团的坚决狙击。山门守军,干敌背后,予以痛击。4月28日晚,日军至上渣坪,30日分犯肝溪、江现,经我方五十七师和暂六师狙击,敌未能再进。

  另外,十九师于26日由洞口、溆浦交界地区的西北向东南紧缩包围;28日晚,攻占桐山塘坎溪附近的青山界(雪峰山两个制高点之一),乘胜突进12华里,毙敌二二四联队大队长以下官兵460人,俘中队长胜步雄旦雅等官兵22人,获山炮2门,轻、重机枪13挺,步枪310支,以及弹药、报话机等,取得了洞口境内抗日战斗第一次重大胜利。

  4月25日,日军一二○联队(儿玉部队)开始攻洞口塘。27日,敌增至4000人。我方五十七师守军在空军配合下,奋力反击毙敌颇多。28日晚至29日晨,日军利用晚上浓雾和强大兵力,疯狂夜袭,虽伤亡惨重,但终于占领洞口塘,沿邵榆公路,向江口进犯。

  与此同时,又一股敌军2000余窜至江口东北之平江,向铁山、肝溪进攻,与我方五十七师激战。

  从27日起,进犯半江峰之敌,与我方鏖战3天,成胶着状态。

  5月5日,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陆军部总司令何应钦电令指出:“湘西进犯之敌,巳经受挫,我军应立即准备反攻。”

  于是,洞口境内的抗战,如同雪峰山战役和其他各战场的抗战一样,迅即进入了攻势转移时期。

  何应钦之电令发出后,刚从印、缅战场归来的新六军二十二师立即向江口推进,协同我方江口附近作战之部队,担任江口正面之防御,以掩护新六军直属部队和十四师迅速向安江附近集结。

  5月8日,新六军(附五十七师)直属部队和十四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进至江口,逐次攻击肝溪、平江、下渣坪和洞口之敌,奏效后,又进出于斜雀塘、夹水江、菱角田之线。

  斯时,一百军(附五十一师)在肃凊放洞之敌后,旋即进入洞口境内,协助新六军,重点保持于右侧,向上渣坪、半江峰一带之敌攻击;奏效后,进出于天台界、拉水冲、月塘山、菱角田之线。

  七十四军以五十八师攻击桥当头之敌。一九三师主力协助五十八师左翼之攻击,一部攻击茅溪、大湾一带之敌,策应五十七师之作战。5月10日,七十四军各部队,攻占桥当头。敌且战且走,七十四军各部跟踪猛追。七十四军右翼之九十四军进至高沙、黄桥铺一带。二十六军之四十四师进至桃花坪西南地区,与一九三师将敌合围于髙沙北侧地区。敌军受到巨大创伤后,于12日晨向荆竹铺方向突围,一九三师跟踪急追,于当日进至高沙东北,接着向黄板桥、石下江之间挺进。

  江口东侧之敌--敌一一六师团主力和十一军团直属部队,经我五十七师、十九师、五十一师、暂六师各一部猛力围攻,9000余人伤亡过半,残部于9日东溃。五十七师、暂六师奉令急造。五十七师之一七○团当日进占江现。12日,暂六师和一九三师一部,协同攻击日军据点。敌凭借有利地形,负隅顽抗。在我军凌厉的攻势下,龟缩于茅铺东北地区继续顽抗。暂六师对其予以围歼。五十七师一七○团则肃清洞口附近零散敌军。

  窜至放洞附近之敌,与我方五十一师反复争夺23昼夜,双方伤亡均大,形成对峙状态。5月8日,由山门驰援放洞之敌的一三三联队(联队长加川大佐)第二大队,被我方十九师完全击溃。5月9日,放洞之敌孤立无援,有如惊弓之鸟,趁黑夜向东南逃窜。正好我方十八军十一师三十一团赶到山门西北一线,占领着敌进路上的要点,对敌予以截阻。十一师主力10日攻占山门,并在“马颈骨--山门”的关隘内层层设防,彻底截断了向东南逃窜的日军之后路。日军冒死向东南突围,企图冲破“乌颈骨--山门”的关隘,夺路脱逃,但在十一师(附暂十三师三十八团)的强大火力下,被迫折回。一百军十九师和六十三师(附蓝春达的瑶族自卫队)分头追击。14日,六十三师将敌一○九联队长泷寺保三郎大佐击毙,敌军顿时片混乱,零散藏匿于深山丛林中。五十一师、六十三师和蓝春达的瑶族自卫队继续扫荡,至此,敌一○九联队被全歼。横卧在这一带的人马尸体,至少有1600余具;枪支、弹药、报话机等,遍地皆是。

  七十四军由龙潭铺、德州、竹篙塘、茅铺一带,攻击石下江北侧东西一带之敌,并以一部协助十八军截击东窜之敌。

  新六军以一部扫荡月塘山之敌,主力控制于江口附近,并整理邵榆公路。

  十八军于16日拂晓,开始猛攻菱角田、东田、岩山、金龙寨、

  黄土寨之敌而歼灭之。

  七十三军肃清当面之敌。

  暂十三师主力,推进至老庵堂、春竹溪之间地区集结。

  一百军清扫马颈骨战场后,控制于山门西北至龙潭司一带地区待命。

  16日,七十四军、十八军同时向敌发起攻击。暂六师右翼进占竹篙塘,迫近金龙寨;左翼攻占菱角田。十一师攻占红庙和周德桥西端高地。一一八师攻占庆子桥以北高地。七十三军克复南山寨附近各要点,残敌南溃茅坪。17日,暂六师攻占岩山;十一师攻克大黄丘、破塘。当日,龙潭铺敌一股600余窜向西北,与茅坪之敌会合。七十三军于是以十五师由南山寨南侧向南,协同十八军由罗洪、黄山坳向东,七十七师由苍溪山向西南,合力围歼。

  18日,为迎击由新宁北援的敌三十四师团(1万余人),协同九十四军及二十六军之四十四师作战,第四方面军除继续攻击当面残敌外,并令七十四军主力集结于武冈西北地区,一百军(附五十一师仍据龙潭司)向高沙、洞口附近推进。当日,暂六师占领上桥;20日,克复茅坪,残敌南逃。

  4月20日,暂六师、一一八师进占石下江、黄板桥,追击东逃之敌。21日,一百军以一个师进至黄桥铺,接着向金秤市、塘渡口之线追击;以一个师集结于洞口。

  5月16日,由淑浦南进的十八军(军长胡琏)经与敌激战数次,其前锋打进并完全占领山门,将敌方设备全部捣毁,俘敌和缴获器材甚多。

  5月17日,敌军咽喉--部榆公路被胡琏军完全截断、封锁。至此,深入雪峰山地区之日本侵略者完全被我包围。

  从5月15日开始,中美空军混合团使用凝固汽油弹,对雪峰山地区之敌,进行“地毯式反复轰炸”,清扫森林。

  5月19日,洞口、江口敌军,有部分向我缴械投降。俘虏兵供称:被围后,粮弹无法补给,兵无斗志,连日遭空幸轰炸,死伤甚重。

  6月19日,七十四军五十七师在洞口和江口青岩山阵地又打了一场漂亮仗,全歼日军一个联队(等于一个团的兵力),战果辉煌。

  至此,洞口境内的战斗基本结束。

二、三次有代表性的小战斗概况

  日军一二○联队(儿玉部队4月25日开始攻洞口塘。其第二大队为右第一线,攻洞口塘公路北侧之会龙山;第三大队为左第一线,攻洞口塘公路南侧之狗扒岩。当吋,五十七师守军用险峻地形,构筑了犹如货架子似的“掩盖枪座和鹿寨”,并在飞机的掩护下,以炽烈的迫击炮射击日军,日军伤亡慘重。敌第三大队的第十二中队和第九中队虽然在25日晚的夜袭中分别夺取我方狗扒岩第一线阵地和第二线的迫击炮、重机枪阵地,但因五十七师守军顽强狙击,敌再也不能越雷池一步。敌第三大队于26日黄昏再度发起攻击,企图夜袭我方第二线阵地,但仍遭惨重失败。27日,敌第二大队进行夜袭,左中队虽夺取了山麓的第一线阵地,但右中队却始终未能前进半步。迂回的六中队虽干28日晨到达会龙山顶,接着沿棱线南下,但五十七师守军却利用隧道阵地奋力狙击,多次粉碎敌人的进攻,28日晚至29日(敌之“万寿节”)晨,因浓雾过大,敌终干突破我方防线,占领洞口塘。

  这次战斗,敌军虽然凭借优势的装备和数倍于我的兵力,攻占了洞口塘,但时间却延续了4昼夜之久。其战况之烈,令人惊心怵目!战斗结束后,日军第九中队兵员仅剩24名,其他中队兵员也骤减到30-40名。这次战斗,不仅为我方充分做好青岩山狙击准备赢得了时间,而且严重损耗了日军一二○联队的有生力量,使日军企图越过雪峰山、抢战芷江机场的图谋举步维艰。

  继洞口塘狙击战之后,我方又进行了青岩山阻击战。始于5月4日,终于5月19日,持续时间达一个多月。

  青岩山,位于江口东南侧邵榆公路旁,高约2华里,是日军主力翻越雪峰山、抢战芷江机场的必经之地,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从5月4日来自铁山的一股千余人的日军首攻失败,至6月19日,战斗一直没有止息过日军一一个师团主力,先后增至6000余人,在此反复冲杀,战斗激烈异常。据守在此的我一百军十九师五十七团和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七一团轮番狙击,粉碎了两倍于我之敌的多次进攻。特别是五十七师一七一团5月上旬防守以后,全团官兵在团长杜鼎的率领下,打得非常出色。其中二营营长李中亮、二营五连连长周北辰,机关枪二连连长肖峥,誓“以破釜沉舟之决心,夺取扫穴犁庭之战果”,在中美空军混合团的配合下,率领本部在一个晚上打退了敌人的8次进攻,并化消极防御为积极防御,主动出击,甚至与敌发生残酷的肉搏战,直杀得日军一败涂地。美国对空联络官,目睹现状,伸出拇指,高:“○K!”5月19日,七十四军五十七师又在青岩山打了一次漂亮仗,歼敌甚多。20日,当何应钦、麦克鲁、王耀武、巴特鲁、魏德迈、金武德、邱维达、莫德惠、邓文仪、马崇六、施中诚,以及中外新闻记者20余人前来青岩山阵地视察时,竟清点出阵地上有敌尸1900多具,其中有大校衔军官1名。仅周北辰的二连阵地前,就有敌尸300余具和机枪8挺、步枪40多支。巴特鲁连连说:“真不了起!真了不起!”美国顾问魏德迈代表盟国,当即授予五连连长周北辰一枚银星奖章。战斗结束后,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七一团团长杜鼎、二营营长李中亮、副营长XXX、二营五连连长周北辰、机关枪二连连长肖峥和4位排长以及一百军十九师五十七团团长钟雄飞,都被国民党政府授予勋章国民党《中央日报》,曾对青岩山狙击战,进行了多次报道,给予了极高评价。抗战胜利后,七十四军在雪峰山麓建立了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高沙名士曾光炎先生撰联云战绩念艰维,九距九攻,尽有威声破敌胆;沙场留吊望,寸土寸血,长留浩气壮名山。

  马颈骨歼灭战始于5月8日,终于5月14日,是一百军六十三师、十九师,十八军十一师,七十四军五十一师,以及蓝春达的瑶族自卫队,联合歼灭日军一一六师团一○九联队(联队长为泷寺保三郎大佐)的战斗。

  窜至放洞附近地区之日军一一六师团一○九联队,与我方五十一师反复争夺23昼夜,双方伤亡俱大,一直成胶着状态。5月8日,由山门驰援放洞之敌的一三三联队(联队长加川大佐)第二大队,被我方十九师完全击溃。5月9日,一○九联队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有如惊弓之鸟,于是乘着黑夜向东南逃窜,企图冲破“马颈骨--山门”一线关隘,寻找一条生路。但我方十八军十一师三十一团早已捷足先登,预先抢战了敌逃窜时必经之要隘,对敌予以狙击。十一师主力,则于10日攻占山门,断敌后路。敌沿“马颈骨--山门”一线关隘,冒死突围,夺路而逃,但在我方十一师(附暂十三师三十八团)的强大火力下,被迫折回。我方一百军六十三师(附蓝春达的瑶族自卫队)和十九师分别从青山界方向和椒林方向对敌进行追击。由赵尧团长率领的六十三师一八七团与当地蓝春达的瑶族自卫队30余人密切配合,在青山界、塘坎溪、鱼子溪、镰刀湾等地联合作战,打了不少漂亮的小战斗。日军对蓝春达的“嗔枪(鸟铳)队”(即自卫队)感到十分恼火。一是因为日本兵中了鸟铳的铁砂后无法剥出,疼痛难忍;二是因为蓝春达采取的是游击战术,常出奇制胜,扰得日军昼夜不安。

  13日,我方占据了沿途所有有利地形,对日军的饭岛大队、末水大队(第一三三联队第二大队)、宇梶大队、杉田大队、平原山炮兵大队全面展开进攻。饭岛大尉在当日黎明的激战中,被迫击炮击中腹部,只好在担架上指挥。十九师的一个团截住望乡亭,进至这里的杉田大队700余人陷入苦战,当即被分割,失去与主力的联络,死亡者达400余人。最后,杉田大队长向一○九联队长泷寺保三郎发出告别电报,准备全体“玉碎”,随即烧掉密码。由担架护送的一部份伤员,为了减轻部队负担,也纷纷自杀。

  14日,尽管一一六师团长官岩永旺在全力营救泷寺部队无

  效的情况下,电令泷寺部队“立刻突破敌之重围,强行向山门挺进”,但龟缩在马颈骨这块弹丸之地的一○九联队主力已处于我方地、空部队的重重包围之中,早成瓮中之鳖。六十三师将敌一○九联队长泷寺保三郎大佐击毙后,敌军顿时一片混乱,零散地藏匿于深山丛林中。加之敌军自12日以来缺乏主食,以杂草和水充饥,因而军力骤衰。五十一师、六十三师在中美空军混合团20架飞机和蓝春达瑶族自卫队的配合下,继续向敌扫荡。至此,日军一○九联队全部被歼。这一带敌尸至少有1300余具,马尸至少有300余具,枪支、弹药、报话机等,俯拾皆是。

  附:以上资料根据调查和下列著作、文章综合、整理而成:

  1、国民党中央党史委员会编著的《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实编对日抗战时期》第二编“作鸪经过(二)”;

  2、l982年9月中华书局翻译的日本防卫研究所战史研究室编著的《昭和二十(1945)年的中国派遣军》第二卷第一分册;

  3、原第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的《我对湘西“雪峰山会战”回忆》;

  4、原第四方面军司令部第一处处长吴鸢的《湘西会战纪实》;

  5、原74军57师171团机关枪二连连长肖睁的《抗日战争后期参加江口战役的回忆》。

责任编辑:李祖琨 最后更新:2014-04-09 15:27:3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国军奋勇战顽敌——高平、罗洪阻击日军战况纪实

下一篇:山门战役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