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针锋相对反轰炸 桂林的国民防空
2018-04-27 15:31:35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综合  点击:  复制链接

进入1939年,武汉、广州、长沙已先后失守,大后方的桂林成了西南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和文化城。

  此时,活跃在桂林的进步文化人士多达1000多人,著名的也有200多人;书店、出版社就有220家,出版报纸、杂志260多种,抗战书籍印数占全国出版总量的80%,千人抗战歌曲大合唱、万人火炬歌咏大游行等文化活动此起彼伏。

  1939年元旦,广西无线广播电台于19时在桂林试播成功。接着于1月10日,享誉全国及东南亚的《救亡日报》在桂林复刊。从此桂林多了两个重要的抗日救亡宣传阵地。桂林城虽屡遭日机轰炸,但抗日救亡运动却从未停止。1月25日,为了壮大国际反法西斯阵营,在桂林成立了国际反侵略运动会中国分会广西支会。这都是投向日本帝国主义的重磅炸弹,日寇恨之入骨,企图以狂轰滥炸来扼杀。

  

 

  秧塘机场遍布高射机枪工事,对面是鸡公山指挥所

  1月11日11时7分,18架日机分成两队由东南方向侵入桂林市空,在伏波门、南门外、漓江东岸、湘桂铁路车站等处,投下百余枚炸弹。日机此次空袭的主要目标是高炮阵地与湘桂交通运输线,仅伏波山四周就投下20余枚重磅炸弹,山麓承恩观及附近民房数十栋全毁;山腰亦中弹,碎石飞溅到500米外;北麓临江的还珠洞口落下一枚巨弹,潜在深渊爆炸,溅起的水柱高达10余丈,死鱼不计其数。南门外汽车站附近及火神庙,中烧夷弹起火,毁去民房14栋。桂林火车站附近,落弹数枚,造成路轨扭曲。

  此次日机空袭,造成平民死亡8人、伤及50余人,国家及私人财产损失无法计算。

  翌日11时15分,18架日机分三批编队紧接着再次袭击桂林、北海、衡阳、株洲。敌机在桂林南郊机场一带投弹40余枚,机场未损及,但又再次伤及4名平民,毁去民房10余间。

  是年1月,日军在涠洲岛修建机场,常驻飞机数十架。2月,日军占领海口后又建筑大型机场。日军用这两个机场对桂越、滇越两条国际运输线进行破坏性轰炸。

  2月11日,日机倾巢出动,空袭了桂林、南昌、吉安、北海、衡阳、株洲。翌日,敌机再次轰炸桂林、北海、衡阳、株洲。

  守卫在桂林的高炮官兵,虽然在顽强迎击敌人,但军民吃尽了通讯落后挨重打的苦头。

  到了1939年,通讯设施才有了一些改善。3月,在广西防空司令部下设了桂林防空情报所。阳朔是桂林的南面门户,是敌机从广东来犯的必经之地,4月成立了防空监视队和防空哨;兴坪大源高山还设有桂林防空情报所派出的独立防空监视哨,发现敌情,即向桂林报告。防空情报用电话传递,情报内容包括时间、地点、机种、数量、飞行方向、高度。但为了保密,又以简明代号传出。当年1月,广西当局始在省会桂林设立的广西无线电总台,直属省府,专用于军政通讯,呼号为“桂林广播电台,×GOE”,发射功率10千瓦,周率720千周,波长416米,台长方维正,从这年的7月1日起正式播音。

  空劫迭连,民众企盼制空权。1938年8月,由李宗仁、白崇禧调遣第5路军直属高炮第7队负责的桂林市空防卫,到1939年更是出色。他们装备的是法国造哈气开装架式132口径高射炮6门,布防在象鼻山2门、伏波山1门;另配备6挺护炮高射机枪,分别设在十字街日日安商店楼顶、西门城楼、定桂门和甲山。高射炮射程为3600米,高射机枪射程为1300米。这些装备尽管远远落后于日军的武器,但构成的火力网还是相当严密的,桂林民众已是高兴极了。高炮第7队队长是桂林回族同胞白琦。9月9日,当局又在七星岩、象鼻山等主要避难岩洞安装上电话,以通报空袭消息。

  1939年农历八月十六日上午,阳朔防空监视队向桂林防空情报所发来了紧急简明报告:“011怀集闻机声,敌21,3—12。”片刻,广播电台即以“×GOA”的呼号公开通报桂林市民:“本日11时,敌21架飞机,由广州湾起飞,经怀集由东到北,有到桂林窜扰迹象。”并同时发出了预备警报。

  果然,这21架日机不久便侵入桂林市区。接着,敌机沿漓江东岸向北飞去,片刻杀了一个回马枪,由兴安、灵川折回桂林市空,盘旋一周后,即投下数十枚炸弹,顿时火头多起,一片火海。高炮第7队高射炮手怒不可遏,追踪发炮,连珠炮似的弹光射在了敌机上,击中了一架主机。当时在岩洞口观察到的民众高呼:“打得好!”“打得好!”

  

 

  遭到日机轰炸毁坏的乐群路乐群社宾馆

  紧接着,当天又有28架日机分三路闯入桂林市空。敌机来势汹汹,目标是各地面的高炮阵地。这次敌机投下了烧夷弹,发射了穿甲弹,造成了数十处火头。一个编队敌机盯住象鼻山高炮阵地,轮番俯冲投弹并以机枪扫射,大有将象鼻山炸平之势。高炮手临危不惧,将满腔仇恨聚在扫射镜上,击中一架敌人副机,这架敌机拖着浓烟,冲到阳朔杨堤坠下。机上一名飞行员弃机跳伞逃生,后在阳朔装聋作哑乞讨,终被识破抓获,送到广西防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李筠处审讯。这名日本飞行员叫三井一郎,是个报务员,他供认说,当天的空袭目标是要炸毁地面高炮阵地,为今后的轰炸扫除障碍。

  这天,高炮第7队与敌机苦战了3小时,可歌可泣:叠彩山风洞的防空司令部全部被炸,电话线被炸断,电话机被炸毁;西门城楼上的高射机枪,由于难于掩护,被敌机击中,战士张庆功中弹后倒在电线上,又因触电而被全身烧焦;伏波山高坡刘桂华、陈宏等战士阵亡,另有战士龚必佳双耳被震聋致残;象鼻山高炮阵地受到重创,山麓的云峰寺中弹燃烧,附近被炸死不少群众。经此恶战,炮手也都满面红肿,双手流血,疲劳不堪。

  但是,这天的来犯日机有两架被击落,地面上有成千上万的民众为之欢呼鼓舞。桂林防空司令部司令陈桂特派员到象鼻山向队长白琦再三祝贺表彰。炮手们说,可惜他们只有发光弹,要是有烧夷弹,那打下的敌机就会更多。原来,敌机中了发光弹,如不在油箱、发动机等要害部位还不会着火,而只有中烧夷弹就立即着火,机身粉碎,敌人也就来不及跳伞逃命了。

  但是恼怒的敌人更加紧了大轰炸。

  一天,6架日机侵入桂林市空,盘旋一阵后即西去临桂县宛田乡至五通镇,盘旋了三圈后认为找到了目标,径直向义宁县高等小学投下6枚重磅炸弹。巨响之后,小学旋被炸毁,火海冲起,其中3枚偏离学校落到刘公祠旁的稻田里,炸出三个巨大的弹坑。原来,日军获得一个过时的情报,说义宁县高等小学内是国军无线电军事通讯学校的所在地。谁知,此时的义宁县高等小学已是桂林女中迁此,正好学生下课离开了学校。

  1939年8月28日,日机轰炸兴安西山乡和道冠乡,投下炸弹47枚。10月9日至12月2日,日机三次轰炸战略要地的兴安溶江镇、道冠乡和兴安火车站附近,投弹74枚,炸死7人,炸伤11人,炸毁房屋9间及一台火车发动机,损失13万元(国币)。

  1939年夏秋起,日寇欲发动桂南战事,加紧空袭广西省城桂林,并日趋频繁升级。

  9月27日午后,又有22架日机空袭桂林,对近郊的机场投弹数十枚,欲摧毁留守的广西空军和苏联航空志愿队,至下午2时左右,才向南方返回。

  是年11月间,蒋介石再度来桂,视察李家村黄埔军校第六分校,宋美龄也来到广西桂北慰劳伤病军人;桂南会战爆发,日机不时肆虐桂林,以牵制省会。

  日军入侵桂南触动了中国的生命线,蒋介石调集30万军队反攻南宁,以图一举歼灭入侵之敌。中国空军奉命参加桂南会战,调集110架战斗机、轰炸机秘密进驻桂林、柳州、零陵机场,给敌以突然打击。他们诱敌机到柳州上空伏击,用轻轰炸机轰炸南宁、钦州敌占区,用重轰炸机轰炸海口和钦州湾日舰等,并派航委主任周至柔和苏联顾问阿尼西莫夫到战区指挥。由于天气影响和协调不良,至12月20日,到达桂林的苏制轻轰炸机仅有12架,E15、E16驱逐机18架,其余飞机陆续进驻。进驻桂林的是中国空军第4、第6、第11、第18大队以及苏联志愿空军两个驱逐机大队和一个轻轰炸机大队。当时第3大队副大队长陈锐钿、第32中队长韦一青、飞行员唐光绪到桂林接收修好的各式战机,因为这些战机原属两广空军,熟悉地形,便留驻柳州机场配合作战。

  12月2日11时22分,21架敌机窜入桂林市空,在城西南投下烧夷弹70余枚,义仓街、白果巷、湾塘边、西门外、南门外、汽车站等十数处顷刻间大火并起,其中崇善路清真寺受到重创,炸死炸伤回民20余人。

  不久,敌机再次空袭桂林,在西南城商业区及居民区投下爆破弹和烧夷弹70余枚,临桂、西城、交通、崇善等路段及义仓街、白果巷、西门外、南门城脚一带顿时一片火海,火光冲天。这一天日机的两次大轰炸,共投下140余枚炸弹,有50余名平民死伤,600余栋房屋被毁。西门桥外一座颇具规模的明建清真寺全毁于敌弹。

  

 

  遭到日军轰炸毁坏的西外街明建清真古寺

  七七事变爆发后,防空就成了全国上下的急务。所谓防空,就是组织民众如何藏,如何跑,如何对空防御。

  桂林是广西省会所在地,因而曾有省、市级众多的国民防空机构:

  桂林空袭紧急救济联合办事处1937年6月17日成立,由广西赈济会邀请桂林城各机关团体参加,负责办理被炸遇难同胞救济事宜,设问事处供民众咨询。

  广西省防空协会1937年8月在桂林成立,无专职人员,逢会议事,由国民党省党部负责召集省民政局长、电讯局长和省会工商各团体负责人出席。至1941年,该协会由桂林防空协导委员会取代。

  广西省防空司令部1937年11月在桂林风洞山(叠彩山)成立,下设国防科、情报科、民防科、防空情报所、电台(设在白鹤洞),负责对空射击、空情监视、发布警报、城防救护、空情通信联络等项工作。隶属省政府军事委员会。司令夏威,副司令陈桂、唐纪。

  广西省防空指挥部1938年4月由原广西省防空司令部改称,由原广西省防空司令部的3个科,增设防毒科,共4个科,任务不变。夏威任指挥长,陈桂、刘春先、邓光伦任副指挥长。1943年,广西省防空指挥部设司令、副司令,仍系原班人马。

  广西省战时民众教育委员会1938年12月由广西省政府负责组织成立,设委员8人(万民一、黄同仇、李任仁、雷沛鸿、邱昌渭、董润之、杨国玉、陈仁),办公地点设在桂林中山纪念学校(今中山中学)。该委员会负责动员市民进入岩洞,不准商店悬挂红白色招牌;次年1月,公布全市灯火管制办法,并通过《救亡日报》刊登《改善悬挂警报球办法》,决定将电信机关和电力厂迁往郊外;警备司令部对空袭时的汽车行驶、疏散路线亦作了规定。市政府向党政军司法机关发出通知,要求紧急警报发出后,各机关公务人员,非持有通行证者,只准向郊外疏散及就近进岩洞躲避,不得自由行走,并服从防护团及宪警指挥。故违规定者,应即拘解防空司令部依法处理。

  1939年8月9日,桂林疏散委员会规划民众疏散区,并由督察处组织巡查队分赴各疏散区巡逻;便衣探警经常到各疏散区侦察盗匪与奸细。1942年4月4日,桂林防护团通过的《桂林市空袭避难证实施办法》规定:“(一)凡在本市居留之居民,均需请领避难证,凭证入所(12岁以下儿童不在此限);(二)请领避难证应填具申请书,由街、甲长证明,到防护团具领;(三)四方民众因事来市,遇警报时,应即向郊区疏散;(四)敌机临市空,停留所外无证市民,仍准暂入所内避难,警备解除后,由该管区团处10元以下罚金,或3日以下拘留。”

  广西战时民众服务团1937年8月成立,国民党广西党部袁石三任团长,团员包括城区工、农、商、学各界1000余人,按团员住址分编30个组,任务是协导防空事宜。

  广西省防空宣传委员会1939年9月由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广西省政府、广西省抗敌后援会、桂林行营政治部、广西绥靖公署政治部、桂林县政府、妇女抗敌后援会等机关组成,任务是商讨扩大防空宣传事宜。

  桂林民众疏散委员会1937年成立,设总务、警卫、宣传、卫生、工程、交通、调查等组,每组设正副主任各一人。主任委员为邱昌渭,委员有阳叔葆等10人。任务是承办桂林城居民的疏散及防空工事构筑。1940年2月撤销,其任务移交给市政府。

  桂林市防空设计委员会1941年12月成立,任务是按计划领导市区增辟防空岩洞。市长陈恩元兼主任,委员23人。

  广西防空协导委员会1941年12月成立,取代广西省防空协会,隶属广西省防空处。设专职总干事1人,干事3至5人,由地方有声望的绅士任主任委员,任务是承接广西省防空协会的一切事宜。

  桂林防空处1941年由广西省防空司令部改称,归中央航空委员会防空总监部领导,业务由原各科接办。另设司令部办公室,配有秘书、参谋、副官、军需、电务员,处长陈桂。

  防空疏散委员会1942年5月1日由军委会桂林办公厅与广西绥靖公署、省政府、国民党省党部、防空司令部、警备司令部、市政府组成。主任李济深,副主任黄旭初,办公地点设在广西省防空司令部。

  防空工程1940年,桂林市人口剧增,原有的160多个防空岩洞不够使用,乃拨款修建扩大七星岩,可容纳3万人。1942年,广西省防空司令部实行官办、民办开挖岩洞相结合的办法,共开挖、修整岩洞94处,可容纳市民104052人。

  通信指挥1937年省防空司令部成立后,将桂林市划分为东、南、西、北、中五个防空区,并规定警报信号、疏散办法和紧急疏散区域,通过邮电局与周围的各县、区建立情报指挥网络。抗日战争期间,省防空司令部在市中心区的独秀峰顶设置电动报警器一台,并在各防空区域安装手摇警报器,同时辅以悬挂警报球及汽笛、警钟等器械发放和传递防空警报。以后随着空袭的逐渐频繁,乃不断增设加强防空警报。

  对空防御1937年,广西省政府曾颁布《对敌机翼下有红太阳者在我境内降落时之处置》的政令,指出:“敌机被我击伤竟在我机场或其他处所降落时,应立即将该机驾驶人员扣留,并解除其武装。如彼拒捕射击,则我亦可还击。倘已明确有红太阳图之敌机在我境内低飞时,各地民众如有武器者,可以开枪射击。”为加强市区防空袭火力,1938年8月,广西第5路军总司令部直属高炮第7队奉命调防桂林,负责对空防务。1943年,实施反空袭分区指挥制,全国共分五个区指挥部,第三区指挥部设在桂林,负责指挥粤汉、湘桂两路和闽赣两省高射炮部队。桂林有三个飞机场即二塘机场、李家村机场和秧塘机场。1938年11月至1944年7月,驻桂空军配合地面高炮部队,击落侵犯市空日机32架,击伤10余架。

  对于抗战八年里国民防空的那段往事,桂林的老人们都是记忆犹新。

  中山中学梁光义老师忆述道:

  当时的警报表示,又鸣汽笛,又挂红灯,都在紫金山(独秀峰)山顶进行。

  挂上一个红灯是“预备警报”,表示日本鬼子的飞机已进入省境,告诉民众快去躲、快点跑。

  挂上两个红灯是“紧急警报”,说时迟,来时快,敌机已是临空市境,在寻找目标了。

  取下红灯笼,那就是“空袭警报”,敌机已在头顶,随时投弹、扫射了。

  当第一个红灯笼挂起之时,在省城桂林的广西广播电台里,就会有防空司令部的通告,以“XGOA”的呼号紧急宣布:“敌机××架由广州湾(今湛江)起飞,有到我省窜扰迹象,请各有关部门、当地县市,做好防空警报。”

  黄照熹先生也忆述说:

  那时的紫金山(独秀峰)山顶竖了根高杆,上悬红色警报球用的。球形近似灯笼,桂林民众也就习称红灯笼了。

  其广播电台的宣告里,也有云:“敌机××架,由唐家湾(广东某地)起飞,向某方向飞行。”这时的独秀峰即发出强力扩音,几乎城中心均可听悉。这时的市民即开始跑岩洞避空袭。当敌机进入空袭警报圈时(以桂林城区为中心,500公里为半径的距离),即发出空袭警报。汽笛一叫,其声呜咽凌厉,全城骚动,商店关门,学校停课,机关关闭,人流汇入各个岩洞。当敌机进入紧急警报圈时(以桂林城区为中心,250公里为半径的距离),即挂上两个红色警报球,亦谓“两个灯笼”后,市民就会在岩洞内惊议炸弹会落在了哪一方,紧接着轰炸开始了。

  待敌机飞出空袭警报圈后,即升起长形警报球,随即发出一声悠扬的长鸣,报告警报解除。

  黄照熹先生还回忆说,桂林人口增至50万时,来桂人士选择住处,均在郊外,如东郊七星岩附近麇集甚多,六合路、建干路、施家园、桂花园一带菜地,曾一度成了繁荣市街;老君洞附近的丽狮路、丽君村均为富人住宅区;北门为冷街;机关多在城郊,且多是占山洞办公,风洞山为防空司令部占用,七星岩为省府占用,龙隐岩先为桂林县府后为市府占用。

  当年的桂林《大公报》也有许多有关桂林防空的报道,如今读来却成了花絮:

  [民国三十年八月二十三日]防空岩洞将添设油灯

  从九月一日起,由防护团进行购置植物油灯数百盏代替从前岩内的汽油灯,七星岩内已装满。

  [民国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防空岩洞加强管理工作招考管理人员

  市防护团为改善防空洞管理工作,招考二百七十人,分派各岩洞专责管理。本市划为九个避难所,每所设所长一人、洞长若干人,每个岩洞又分若干段,每段设段长一人,负责一切事务。工作人员为无薪待遇,惟在战争期间享受缓役优待。

  [民国三十二年二月十三日]桂林市防空,加强救护工作

  桂市空袭紧急联合办事处,昨(十二日)午在省府民政厅召开会议,决定:(一)增加救护人员;(二)指定救护人员地点为象鼻山、紫金山等地;(三)关于救护队及救护车分配事宜,由市府防护团及该处救护组负责拟具计划,呈送省府批示。

  [民国三十二年三月二十二日]警报未解除前,严禁进入市区防空司令部布告周知

  防空司令部有规定,以敌机来袭击桂林发出紧急警报时,即将红球卸下,迨敌机离去市区周围七十公里后,再将红球挂上,此项决定,原是给各界民众适时出岩换取新鲜空气,并非准许民众进入市区回家,因在此期间,敌机尚在危险区内活动,随时可折返轰炸,或是第二批接踵再袭。近有市民未明此旨,每于紧急警报后挂起红球,而尚未解除警报时即强行回家,不受军警制止,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嗣后凡未放出解除警报前,除佩有防空通行证、指挥证外,无论军民人等,一律不准进入市区,倘敢故违,即按照《桂林市居民于警报后不避难处罚办法》办理,由防护团严加执行,以防奸特破坏、市民意外受损。

  [民国三十二年七月二日]安全第一岩库保管箱出租地点安全存取简易保险干燥取价低廉

  本行鉴于战时各界人士珍贵物品及文件保存困难,爰拨巨资于行后岩建造坚固库房,内设保管箱柜,即日开始出租,并有原封保管办法……

  地址:桂北路一三五号

  电话:二一六六号

  桂林市银行启

  [民国三十二年七月六日]各省防空司令部将改组为防空处

  这样军事当局,为加强陆空作战与防空机构的联系效能,决定改组各省防空司令部为防空处,大部组织大致仍旧,经费由各省拨给,八月一日实现。

  【相关链接】

  时任广西省防空科科长周继文先生忆述广西防空

  1937年,原广西绥靖主任公署设防空处,兼处长为中将副参谋长吕竞存,专任副处长为少将陈桂、少将唐纪;下设三科,第一科主管军防,主办高射部队人事训练,对空作战部署,科长为上校刘春先;二科主管防空情报、联络通讯,防情人员训练,包括无线电台班、有线电话排、对空监视队哨之设置,专用线路之架设,普通线路临时运用之规定,空袭警报之发放、解除,科长为上校周志一;三科主管民众防空和各地防护团队人员之组训,避难壕洞之配备,防护医疗抢救设施,科长为上校陈俊鹏;并设有防空情报所,直接专管与各地电台班、监视队、哨所通讯联络,收集情报,并与邻省防空情报机关联络,交换空中及沿海敌机活动情况,严加判断,适时悬挂预报警球,及时发出各级空袭警报,所长初为上校黄欣培,后为上校海万青,副所长为少校吴谨芳,所辖有防空无线电台,直接与派驻邻省及沿海之无线电十余个班日夜不断守听联系,台长为中校黄贞麟,副台长为少校谢达伟、白应中。

  以上为绥靖防空处之组成机构并兼办桂林区市业务。至各地区如邕、柳、梧、百色等地都设有防空指挥部,由当地行政专员兼任指挥官。各县设防空监视队,由县长兼队长,副队长专任,队以下视情况需要,设普通或独立对空监视哨所,及至1941年全国各省改设防空司令部,广西省防部业务由防空处兼办,处长陈桂,副处长唐纪。省防空司令改为总参谋长夏威兼任,兼副司令为陈桂、唐纪,刘春先专任少将参谋长,增设秘书、参谋、副官、军需等人员,其余三科及情报所业务,仍由原有人员兼办。

  1944年秋,省防空司令又改由省府主席黄旭初兼任。直到抗日战争胜利,省防部及各地区指挥部奉令裁撤,组成防空科及情报所,划归省保安司令部直属管辖,由周继文任中校科长,刘惠民任少校所长。

  防空机构与各地空军机构场站及高射部队有密切联系,协同对敌作战任务。当时驻桂林为第二路空军司令部,司令谢莽,参谋长丁普明,指挥空军使用秧塘、二塘等机场,派有参谋李凌云、陈兆机常驻省防部,负责联络工作。中央高射部队驻桂炮团(团长岑铿、营长磨作璋)等单位,派在桂防部联系工作的有白琦队、黄明队、李旭如队等单位。

  在武汉、长沙相继沦陷后,桂垣成为后方重镇,人口密集,遭受日机轰炸更为频繁。首次袭桂敌机,来自台湾新竹机场,队形分批九架、二十七架不等,群众伤亡惨重。只有不断加强防护团队组织,增辟防空岩洞,如七星后岩、雉山岩等,并架设电灯照明,以利群众避难。预备警球挂起,空袭警报未发出,三科人员即分头出动,到各岩洞指导疏散。市防护团长由市长、宪兵团长、警察局长兼任,当时为陈恩元、邓光伦、谢凤年等,并设总干事负专责,先后有徐君虎、吴国仁、陶洪干等在警报中指导避难,救死扶伤,遇火警抢救消防,以达到伤亡减少、民众安全目的。

  迨桂、柳相继沦陷,省防部亦沿金城江、宜山、河池、东兰、凤山转移到百色工作。当时防部人员分批行动,一科科长梁仲芳留驻三江,二科科长周继文随绥署参谋长张任民、副参谋长吕竞存联系,途次于宜山、河池间都有逗留,最后到百色。副司令唐纪时已调任二支队游击司令,由副司令陈桂、参谋长刘春先率同三科科长余思、四科科长林卡尼、情报所长吴谨芳等全部人员前往百色。

  时敌机在我省地区活动减少,美空军十四航空队力量强大,南宁虽沦陷,敌机场未敢使用,沿海一带敌舰,美空军亦常出击,派有联络参谋海门少校、克莱门中尉经常与防部二科联系工作,并使用百色机场对日作战,驻有无线电台与各地联系。省内机场已陷落的有桂林、柳州、南宁、平南、丹竹等地。美十四航空队曾使用丹竹机场为前沿基地,当时为加强联系,省防部增设丹竹防空情报分所,所长为少校刘惠民,后亦撤退至百色,与省防情报所合并,吴谨芳为所长,刘惠民为副所长。在百色期间主要业务偏重情报通讯,以配合美空军作战要求。时第四战区长官部亦驻百色,中将参谋长吴石经常主持召开情报通讯会议,随时指导加强工作,防部由二科科长周继文出席。

  桂林石山岩洞较多,民众避难设施较易,首创采用预先悬挂警球,再施放各种警报,争取安全时间充裕。为加强工作效率,曾建议中央召开过福建、江西、广东、湖南、广西五省防空情报通讯会议。在抗日战争结束时,美空军十四航空队陈纳德将军曾赠给我省防空人员襟翼章以作纪念。

责任编辑:张世昌 最后更新:2018-04-27 15:32:3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空劫深重的1938年

下一篇:桂林民众抗轰炸 桂林人民期盼空军捍卫领空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