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蓟县抗日实录:辛庄子惨案
2017-08-15 15:31:44  来源:天津人民广播电台  点击:  复制链接

  播音员:辛庄子村是坐落在蓟县城关镇的一座小村庄。如今,这里已经城镇化,人们都住进高楼过上了舒心的日子。但在幸福生活的背后,却有着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抗日战争期间,日军为了找到共产党员,曾强行逼供,活埋了12个村民,制造了著名的“辛庄子惨案”。来听记者张亦弛、赵征的报道。

  1942年上半年是日本鬼子在天津蓟县山区实行第四次“治安强化”时期。为了彻底摧毁抗日根据地、切断八路军与人民群众的联系,鬼子集中了优势兵力大规模扫荡,还用小股人马突袭、清乡,凡与共产党“有关系”都要斩草除根。

  当时,辛庄子村有一个28岁的青年,名叫王学敏,是蓟县、三河县、宝坻县三地的联合县县长,也是县大队的领头人物。王学敏的父亲、叔伯曾是张作霖的部下,这样的家庭环境也给了他一手好枪法,1934年,王学敏加入共产党,他带领着县大队在蓟县下仓山区一带打死的日本人不胜其数,人送外号“抬手响”。今年64岁的辛庄子村民邹海说:

  (录音:过去在蓟县东太河那边打日本人,提王学敏那是首屈一指,他打日本人,出名,作战恶呀,狠呐,打日本人打得多呀。)

  在王学敏的武装队伍里,有一个人叫焦德志,日本人占领蓟县后,焦德志就投敌叛变成了一名特务。王学敏打鬼子的英勇事迹本就让日本人恨之入骨,为了立功,焦德志时刻关注着王学敏的动向。1942年旧历5月25号这天,焦德志得知王学敏回到了老家辛庄子村,于是就带着日本人山本队长和另外7个特务悄悄摸进了辛庄子村……

  早上5点多,天刚蒙蒙亮,10岁的村民王庆云还在被窝中熟睡,母亲已在大锅里煮上玉米面粥,等孩子们醒来后吃上几碗。这时,宁静的小村庄被一阵嘈杂声打破,特务们端着枪挨户砸门,叫各家人到村中的武道庙前“开会”。今年83岁的王庆云当时只是个学生,幸免于难,目睹了全过程,他回忆说:

  (录音:我妈就喊,起来起来!外面集合呢!这就出去了,武道庙有一个石台阶,那边一个碾子,周围都是人,这有个十字路(口),一瞅都在当街跪着呢,分三摊:青壮年、妇女、儿童。日本人在当中间讲话,我有个这么大牌子,蓝底白字写着蓟县城关辛庄子小学,证明我就是学生。)

  幸好,在日本人摸进村之前,放哨的哨兵便把消息告知了王学敏和其他6个队员,他们逃到了辛庄子村边的坟地里藏了起来。

  山本的人马扑了个空,很不甘心,他命令焦德志找人。村里面谁是积极分子、谁是地下党、谁帮共产党办过事,焦德志草草知道几个。全村一百多个村民集合后,山本首先叫鬼子和特务把焦德志点名的村民:邹堂、修文阁、王学孟、黄振海等人赶到武道庙斜对门的小学校里,一边打,一边审问他们八路军和武器在哪,但没有一个人吭声。

  见此情形,鬼子和特务开始把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倒淹在水缸里,等人快要瘪死了,又拉出来,再审问,再淹……鬼子们的嚎叫和受刑乡亲的呻吟混在一起,凄惨恐怖。84岁的王金生说:

  (录音:灌水缸了,这么深的水,扎一下,再提拉上来,不让你死也,就是让你说,谁是地下党。)

  山本在人群面前走来走去,一双贼眼打量着每一个人。鬼子和特务手持枪、棍,看着哪个人不顺眼就打,还有的拿着叉草的大爬犁往人群中横着乱打一通。王庆云回忆说:

  (录音:就到那脑瓜子上划拉,就这么横划拉,管你?个高的多挨一下子,眼快的,就低头躲一下,打不着。谁个高就打谁脑袋,王玉顺脑瓜子给打一个大窟窿。)

  突然,鬼子狠狠地打起村民修云祥,告诉他只要咬出谁与共产党有染,他就可以去日本人的炮楼里当差。修云祥胡乱地说出十几个乡亲,山本立刻点名叫这些人出来,站在一边,稍慢一点,就是几棍子。叫到潘瑞,潘瑞当时抱着5岁的儿子,山本上前夺过哇哇大哭的孩子摔在碾盘上,孩子被摔得成了痴呆。

  即便这样,也没人说出王学敏的行踪。其实,躲在坟地里的共产党员们曾一度想打回辛庄子村,但是距离辛庄子一华里的西庄子聚集了100多个鬼子,这边枪声一响,恐怕两个村子都会被杀的一个人也不剩。

  山本又想出了更狠毒的审问办法,他叫出人群里的青壮年挖了三个大坑。日本人先拉出头一排的修树荣,问他八路军的武器在哪。修树荣说没有。山本两棍子,把修树荣打倒在坑里,随后叫来几个村民填土。铁锨翻飞,沙土劈头盖脸的铲下来,很快就要没过修树荣的胸口。随后,特务们抄起棍子,往青壮年们大腿上就是好几下,打得人生疼,再狠狠地用脚或刺刀把他们戳进坑里,一个坑里平均埋四个人,整个过程将近2个小时,更加残忍的是,山本命令“一家人埋一家人”,不交待王学敏的具体位置就别想上来。王庆云回忆说:(录音:埋的时候不是特务埋,是庄亲埋,爹埋儿子,儿子埋爹,这样!叔埋侄,你得干呢,你不干还不中。人家日本人在边上瞅着。)

  当年31岁的邹福禄曾协助县大队攻打过鬼子的炮楼,他和村民王学书是最后两个下坑的。被埋的时候,王学书用身上的衣物蒙住头,留了一定的呼吸空间。十分钟后,日本人下令可以扒开沙土,然后离开了村子。乡亲们哭喊着发疯似的地扑上去,用手扒、用工具挖,抢救自己的亲人。但最后,只有邹福禄和王学书活了下来。王庆云说:

  (录音:王学书呛得,鼻子耳朵都是沙子,他嫂子就喊他,给他鼻子、耳朵眼掏沙子,拿井水,往脑瓜子上,让使凉水激,活了。)

  在《侵华日军在蓟县暴行》一书中,幸存者邹福禄这样写道:“连耳朵眼儿都灌满了沙子,我挣扎着呼吸,还清楚地听到鬼子和特务叫人往他头上埋土,可是埋土的乡亲却往我的后脖颈上填,我胸口堵得很难受,拼命挣扎。渐渐昏昏沉沉。突然,人群喧闹起来,鬼子走了。乡亲们争抢着挖自己的亲人。我的老伴把他头上的土扒掉,一会,我就清醒了。”

  邹福禄已于十年前去世,他的儿子邹海说:

  (录音:扒出来以后啊都走不了道,我妈那时候也年轻,连背着带拽着,往东连爬带拽,怕跟日本人再碰着哇,那小高粱才一米高,往东奔高粱地里了,连抠土带啥的,眼睛里耳朵里都得抠出来呀,就不敢回家,日头刚落这才走的。)

  辛庄子共计20多户人家,100多口人,其中青壮年只有不到30人,而在这次惨案中,就有12人被埋,10人被活活闷死。今年83岁的王庆云说,那天之后,村子里有一半青壮年都陆续参加了八路军,冲锋陷阵、保家卫国:

  (录音:他埋那么多人,都是亲人,恨他们,也不管事呀,你一个老百姓也没啥辙呀,两手空空,没权呐,没枪啊,后来都当八路军去了。一说有招八路就都说我当去!我参加!参加革命报仇。)

  如今,辛庄子村的村民们即将住上楼房,曾经的武道庙已不复存在,曾经的沙土也已随历史的长河慢慢消散,但这段故事一直流传至今,告诫着现代人铭记先人、勿忘国耻。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5 15:32:2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蓟县二十九起惨案之一:史各庄惨案 伤痛永铭记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