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日战争时期江阴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
2017-10-25 15:12:05  来源:无锡市史志办公室网站  点击:  复制链接

       1937年8月16日,江阴作为国防工程的重要防线遭到日军飞机轰炸。是日起至9月底,江阴长江海域发生了知名的海空大战,最终以中国海军主力第1、第2舰队覆没、日军毁伤飞机18架而告结束[1]。11月12日上海失守后,日军分兵3路向南京进犯。为了扫清南京外围,打通长江航道,便把江阴作为进攻的主要目标。13日,由北路向西进犯的日军13师团重藤支队从常熟沿江的高浦口等地登陆,19日进占常熟,直逼江阴,21日前锋部队长驱直入江阴境内的杨舍(现张家港区域)、北、顾山。另一路由常州侵入澄西境内的日军则取道申港、夏港,与切断锡澄公路的日军在戴庄会合,12月1日侵入江阴,次日占领要塞。至此,江阴全境沦陷。其间,江阴各路守军及地方武装顽强狙击日军进犯,相继发生了较大规模的花山狙击战、定山狙击战、县城保卫战和要塞守卫战,给予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
EWHBR(3AMYFF8XDVEB]6A09.jpg

  江阴沦陷后,日本侵略军妄图以军事暴力征服江阴人民,铁蹄所至,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使江阴人民生命和财产遭受了极大损失。

       1938年5月,胡山源所著《江阴义民别传》中的一首“莲花落”诗歌,反映了江阴沦陷前后的真实状况。“沦陷前 —— 江阴好,山水气势雄,三十三山罗四境,长江滚滚隐蛟龙,四季景无穷;江阴好,人物冠古今,佛子神仙随代有,畸人侠客不须寻,行事中讴吟;江阴好,风俗最淳良,富贵缙绅崇体让,贩夫走卒重纲常,气节更辉煌;江阴好,雨露四时匀,只有嫩凉添秋艳,时逢轻暖弄春晴,冬夏亦良辰;江阴好,物产羡丰铙,江里河豚紫,机头面布胜鲛绡,衣食两逍遥;江阴好,古迹任遨游,楚国春申雄一世,延陵季子义千秋,一例美名留;江阴好,最好是吾乡,山似连环江似带,桑麻遍野米成仓,到处可徜徉;江阴好,最好是我家,竹外桃花依屋角,篱边杨柳拂檐牙,慈母乐无涯。沦陷后 —— 江阴苦,沦陷已半年,山色沈沈迷雾瘴,水光渺渺锁烽烟,无地不腥 ;江阴苦,不再有良辰,屡屡晴天闻霹雳,时时白书起烟尘,含泪度芳春;江阴苦,景色倍凄凉,芳草天涯人何在,落花无语鸟回翔,劫后变风光;江阴苦,产物酿饥荒,三春虽有蘼芜绿,四月会无大麦黄,不必说分秧;江阴苦,庐舍尽成墟,海燕来时迷故垒,衙蜂到处览新居,人意复何如;江阴苦,最苦是吾乡,一夜群魔施毒手,百家少壮走他方,个个泪千行;江阴苦,最苦是吾家,十载故居遭破败,高年慈母隔天涯,秋与恨交加。”

  (一)抗战时期江阴人口伤亡情况

  据调查统计表明,抗战期间江阴人口伤亡16189人[2],其中直接伤亡9632人(死7955人、伤355人、失踪1322人),间接伤亡6557人(被俘捕伤亡199人、灾民伤亡1320人、劳工伤亡3867人、其他不明伤亡1171人)。此外,被日军奸淫的妇女1877人,收容和逃亡难民达50692人。

  1.日军暴行典型个案

  1937年11月21日,从常熟白茆港登陆的日军冲锋队入侵江阴境内,在过境顾山3天的时间内,惨杀百姓125人,奸淫妇女52人,制造了 “顾山惨案”。

      1937年11月22日,日军冲锋队高田部队从福山方向入侵北 ,经老桥圩时枪杀从鹿苑来避难的男女老幼29人,抵北 后杀害商团团员19人,并将镇上50余名居民押至西街荷花池旁集体枪杀[3]。

  1937年11月27日,青阳镇沦陷,日军烧杀淫掠,烧毁房屋1300余间、稻垛500多个,杀害居民160人,蹂躏妇女200余人,流经城区的大塘河里常见浮尸,河水被污染发臭而不能饮用。

  1937年12月1日,日军侵入江阴城内,将躲避在红十字会江阴分会内的52人,先后分两批用机枪集体扫杀,仅有一人幸存;在黄田港口的煤炭码头上,日军将100余人刺杀后,弃尸江中[4]。

  1937年12月3—5日,日军在花山嘴附近的曹鲍村、朱家村、卢家村等9个[U1] 小村庄,灭绝人性地残杀百姓280人,先后制造了“曹鲍村惨案”、“朱家村惨案”、“卢家村惨案”、“胡家村惨案”等[5]。5日,万源布厂留守人员14人,被日军缚在一条绳上,用机枪扫射,仅一学徒闻声扑倒而幸免[6]。

  1938年6月,日军下乡“扫荡”,在璜塘枪杀“大刀会”徒众140余人,伤70余人。

  1941年冬,日军发动大规模“扫荡”,在黄桥乡陈宗祠内集体毒打并枪杀乡民200余人;在月城黄义士祠内、梅家角石家宕、官山乡等枪杀乡民30多人。在胥林村金姓家,将不知姓名的3位壮士以针取去血液,杀害后破腹炒食心肝[7]。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的午夜,日本宪兵队队长永冈春义、曹长斋藤胜句、军曹下田次郎(诨号“江阴之虎”)在其后院将关押的12人刺杀。驻城内虹桥街章宅的日本宪兵队和高巷吴宅的日军警备队部,被老百姓称为两个“杀人公司”,8年间将抓来的男女青壮年打死、刺杀、活埋100多人。

  2.抗战前后江阴人口变化之比较

  据《江阴市志》记载,自民国初至1948年,江阴人口由59.87万人增至76.08万人,年平均递增0.67 %。调研统计表明,1936年江阴总人口为798343人,1945年江阴总人口数为782981人。抗战8年间江阴净减人口15362人[8],主要原因是由日军侵略战争、税负加重和生存条件恶化所致。

  抗战期间,由于遭受日军践踏和蹂躏,江阴人口数量下降曾先后出现过两次高峰期。第一次是1937年至1938年,日军在遭受抵抗后侵入江阴,为了达到报复、巩固侵占后的地位而疯狂残杀江阴人民,造成江阴人口锐减,出现人口下降第一个高峰期。据统计,日军从1937年11月侵入江阴到1938年短短的一年时间内,江阴总户数由160439户锐减到157300户,总人口由752798人锐减到679467人,其中死亡12330人、流亡逃难或失踪61001人。第二次是1944年9月至1945年,这一时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夜,也是日本法西斯黔驴技穷进行疯狂报复的一个阶段。其间,中国共产党领导江阴军民积极展开以小型武装斗争为中心的局部反攻,使江阴成为“破敌、收京、入沪”战略的前沿阵地。但是,日本侵略者与江阴伪包汉生部、章晓光部、张少华部相勾结,以包抄、袭击、暗杀等手段,疯狂镇压抗日组织,使江阴总人口由1944年的806473人减少到1945年的782981人,出现了江阴人口数量下降的第二个高峰期。

  此外,面对日军的滔天罪行,江阴各种地方武装蜂起,纷纷开展以血还血、以暴抗暴的武装斗争,特别是在反日伪“清乡”与控制的斗争期间,江阴军民付出了巨大代价,抗日志士被俘、被捕、被杀不计其数。据江阴文史资料记载,抗战胜利后,县政府派员在城区挖掘遭日军杀害的抗战志士忠骨,仅在西门外就挖得尸骨20多具,在西大街日军宪兵队驻地(章问雩宅内)后院和日军警备队驻地征存中学操场两处共挖出尸骨136具,使对日斗争中的人员伤亡数不断增加,这也是8年间江阴人口下降的一个重要因素。

  (二)抗战时期江阴的财产损失情况

  抗战期间,日军侵略不仅给江阴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而且也造成了巨大财产损失,江阴人民承受了重大的战争灾难和损失负担。据调研统计,抗战期间江阴社会财产损失总计46495.63万元,居民财产损失总计1976.13万元,共计损失总值48471.76万元[9]。其中,被日军烧毁的机关团体、中小学校、居民房屋共34149间,被日伪强行征收的田赋、飞机捐等3900万元(法币),被日伪掠夺运走的物资约计米600万石、麦200万包、棉花100万担、蚕丝200万担、布匹100万匹。各大小工厂机器或毁或拆走或充作军用,沿江仓库、煤栈、油库均被劫掠一空[10]。

  1.江阴沦陷前日机轰炸情况

  1937年7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从8月16日到12月3日,日本飞机对江阴县城和重要镇区轰炸达103次,投弹800多枚。每次出动飞机少则二三架,多则十余架,最多的一天有96架次,给江阴人民生命财产带来了沉重灾难,造成工厂店铺被毁,交通运输中断,人民颠沛流离,经济陷于瘫痪状态。

  2.日军暴行典型个案

  1937年11月21日至23日,日军从顾山入侵江阴,三天过境烧毁房屋338间,因烧毁稻垛和用作马饲料等损失稻谷25万余公斤[11]。

  1937年11月27日,青阳镇沦陷,被焚烧房屋200余间,中心桥闹市区、东街至石皮弄、南街至洪家弄等地化为一片灰烬[12]。

  1937年12月1日,日军占领县城后奸淫杀掠,并有计划地纵火3天,江阴城厢内外浓烟冲天,燃烧绵延半个月。东大街从方桥到高巷,变成一片瓦砾场;北外从定波桥到黄田港,街市化为废墟。华澄布厂5个分厂、南菁中学5幢楼房及从书院时代起积存的3万多册藏书和刊刻《皇清经解续编》全部木版、县中新建礼堂及41间校舍、整个寿山小学均被付之一炬。日军占领西郊后,烧毁房屋1120间、稻麦1500担,抢走耕牛24头、猪300头、家禽2000多只[13]。

  1937年12月3日至5日,日军在花山嘴附近的9个小村庄烧杀抢掠,共烧毁房屋420多间。年底,利用纱厂被日军强占,一直到1942年才被迫以日军用票70万元赎回;县立医院被毁停办,私立江阴医院尽遭毁坏,澄江镇城隍庙、文昌庙、火神庙被炸或烧毁[14]。

  1938年,江阴沦陷后公路汽车运输均沦为日商经营;澄江镇“高庆瑞”、“日新恒”两家大烟号被烧毁后,改由日商控制;张源兴旅社、银春军旅社、江阴旅社、江南大旅社均毁于兵燹,招商旅社被日伪霸占。

  1940年12月12日,日伪袭击匡家店、金家店(现新汤村),烧毁匡家店房屋80间、金家店房屋78间,烧毁物资价值约20万元,百姓无家可归逃亡他乡。

  1941年6月8日,日军进驻习礼桥,焚烧民房80余间,掠夺粮食近百担、金银首饰和银元200多枚。

  1943年11月23日,日军火烧河塘金巷,烧毁房屋70余间、稻萝200多亩,溺死马匹3匹,全村鸡鸭被掳掠一空。

  3.日军掠夺地方资源情况

  江阴本是鱼米之乡,物产丰富。日军占领江阴8年间,大肆掠夺地方资源,残酷剥削工人农民,给江阴造成了巨大损失。其间,日伪设立“米粮统制委员会”控制粮食进出,并大批收购军粮,仅1945年5月至8月间,全县派购军粮计大米就达7047.44石,向汪伪京沪卫戍绥靖工作督导团缴捐款997万元,致使全县粮源枯竭,米业衰落,人民生活拮据,大多粮行因经营困难而关闭,钱庄典当也全部歇业。此外,日伪政权将全部财政支出及维持费转嫁到老百姓身上,仅1937年12月江阴刚被日军占领,就支出维持费16.43万元;1940年县预算支出达51.06万元,比上年增长2.1倍,为抗战前的3倍。1941年规定的地方自治税有屠宰税、牌照营业税、使用牌照税、房捐筵席捐、娱乐税5种,并开征茶类统税;1942年3月又开征桐油、茶叶、猪鬃、禽毛临时特税,其他还有保甲税、壮丁捐、柴草捐、猪只捐、戒烟牌照费等等,警察局另向工商业户摊派月规、节规等,使百姓苦不堪言。其间,田赋征收也不断增加,从1939年至1941年每年实征数分别为35.28万元、49.44万元和100.87万元;1942年两期征收850万元;1943年上期征1179.81万元、下期征757.38万元,外加抵补金838.01万元、飞机捐193.7万元、滞纳罚金544.95万元;1944年又征收田赋3.9万石。众多的苛捐杂税,使江阴百业萧条,民生凋敝。

  [1] 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03页。

  [2] 此数据为2006年统计口径,属现辖行政区域范围,剔除了现张家港辖区内原江阴县的第二区1个镇3个乡、第三区17个乡、第四区1个镇8个乡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数;军队系统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不列入此次统计范围,因此江阴海空大战、县城保卫战以及长泾、华士、花山、定山等阻击战的军队重大伤亡未列其中。

       [3] 北人民政府编:《北志》,1988年印行,第57页,资料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10页;北公社提供《北 公社党史征集情况汇报》、北乡提供《江阴市志(北乡)》·《日本侵略军暴行》,资料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文献号:05052006001SZD20148-75, 05051992SZF20159-143-144。

  [4] 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09页;国民党江阴县政府:《为敌寇入城间江阴红十字会救济队员章星白等十七人壮烈殉难拟请附祀忠烈希》《江阴红十字会被敌杀害员伕名单》,江阴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6-3-735、6-3-736。

  [5] 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10-911页;桐岐乡修志办提供资料:《日军暴行录》,资料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文献号:05052006001SZD20144-140。

  [6] 青阳镇提供资料:《江阴市志(青阳乡)》·《万源布厂惨案》,资料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文献号:05051992SZF2149。

  [7] 江阴民国时期档案,记载日本宪兵队在江阴的罪行,江阴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4-1-534,第201页-217页。

  [8] 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江阴县(市)抗战时期及其前后人口变化统计表》,2006年7月,资料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9] 社会财产和居民财产数据为1937年7月法币价值。详见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江阴县(市)抗战时期财产损失统计表》,2007年。

  [10] 武锋汉声联合刊《敌寇侵占后全县损失数量骇人》,江阴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7-3-46。

  [11] 《1937年日寇进入顾山境内的烧杀掳掠惨状》(1983年4月,时任江阴市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田柳采访吴志谦、程敏、杨锡生而形成的口述资料),资料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文献号:05052006001SZD20148-90。

  [12] 江阴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编:《江阴文史资料集粹》,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第867页。

  [13] 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10-911页。

  [14] 江阴市史志办公室编:《江阴市志》军事卷(原稿)《日寇暴行》, 资料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文献号:5051992SZF20037-206-218。

  [U1]《江苏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第428页为10多个,经查《江阴市志》第910页为9个。

责任编辑:陈茜 最后更新:2017-10-25 15:14:0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日战争时期无锡县商业损失情况

下一篇:抗日战争时期宜兴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