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关于1942年楚雄城里暴发霍乱的访问
2018-04-11 11:29:13  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楚雄彝族自治州委员会网站 作者:王 彬  点击:  复制链接

  据《楚雄市志》(以下简称《志》)(1993年12月第1版)记载,“民国31年(1942年),侵华日军使用细菌武器,疫病沿滇缅公路东下传播。楚雄城乡霍乱流行,死者甚众。有全家相继死亡无人收殓者,惨不忍睹。”“民国29年(1940年)和民国31年(1942年),楚雄县曾两次暴发霍乱大流行,死者数千人。发病急,死亡率高,后一次,仅学桥街就死去300余人,人称‘鬼街’。”

  我记住了这两段文字。我暗下决心,我要拜访这场瘟疫中的幸存者,拜访健在的知情人,让后人知道这场灾难从哪里来,记住这场灾难给人们造成了怎样的痛苦。

  一

  2015年5月31日下午,在楚雄龙江公园江心楼下的迴廊,巧遇李光宗先生,他正在和两位京剧票友唱戏。李光宗拉得一手好京胡,我有时也和他们一起唱戏,知道他是老楚雄人,赶紧拜访他。

  王彬:李老师你好,耽搁你一下。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全国都在纪念抗战胜利,缅怀抗日英雄。我想了解1942年楚雄城里发生霍乱的事,你咯认得?如果认得,请你讲讲。

  李光宗:我家祖居楚雄城外邱家园,就是现在的桃源湖附近,铜牛雕塑西侧,有一个公交车站的旁边。现在住在东门街,就是中大街。我是1944年出生的。我大爹名叫邱文光,他是我父亲的大姐——我姑妈的上门姑爷。我大妈,也就是我姑妈,名叫邱文凤。听我家老人说,大爹大妈的大儿子名叫邱如元,在日本鬼子打中国的细菌战中,传染上霍乱症,不有得钱医,病死了。我这个哥哥葬在现在的楚雄州农校附近,一个叫大路口、又叫小下坡的地方,那点是邱家的祖坟。后来因市政建设,迁葬在楚(雄)双(柏)公路距楚雄城大约13公里处。

  我这个哥哥还算命好的了,虽说是得霍乱症不在掉,总得进了祖坟。有些连棺材都有不起,拿草包包随便哪点就埋掉了。

  王彬:那场瘟疫夺去了一条宝贵的生命,他的亡魂和祖先在一起,这就算是命好?那场瘟疫是咋个来的?1942年,在日寇的铁蹄下,中国人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李光宗:一个国家都被侵略了,一个人的命自己又咋个掌握得了!

  王彬:李老师,你咯还认识这场霍乱的别的受害人,或者知情人?我想请你介绍我认识他们。

  李光宗:明天两点前后,你在桃源湖等我,我给你找几个知情人来讲给你听听。

  二

  6月1日下午,桃源湖广场,彝族建筑风格的青棚式木廊下。大约两点,李光宗来了,他请来了陈永茂老人。

  王彬:陈老先生,谢谢您能来。抗日战争中的1942年,楚雄城头(城里。笔者注)发生了霍乱病,死了好些(不少。笔者注)人。听李老师说您还记得那场霍乱的事,请您说说。

  陈永茂:我今年88岁,是楚雄市鹿城镇罗家队的人。

  李光宗:罗家队在团结路,那一带就是解放前的东门外。

  陈永茂:那年日本飞机炸保山,放细菌弹,“烂病”(霍乱。笔者注)就惹来了。死了多少人,一条街上一天抬几口棺材,城门洞头抬棺材的人忙不赢啊。

  李光宗:东门街尾路口附近就是东城门。

  陈永茂:有几天嚜,一天不下10口棺材。有的人家,人病死了,丧事都无人料理,磕头上服地请人抬出去。

  不有得办法了,家家门头上挂观音掌;家家的大人在手上沾满白泥巴,把白手印按在门头上,想用这种办法把“烂病”挡在门外头,不给它进来。咋个挡得住?我家我爹我妈还有我,三个都得了霍乱病,病翻掉睡着,三亲六戚都不敢来瞧(照看。笔者注),只有我舅舅来瞧,来请草太医,找草药。事后还有个亲戚说我舅舅,“你咋会敢去瞧,惹病掉咋个整?”

  我家三个,上吐下泻,鼻子出血,发高烧。我妈鼻子淌血一天一夜,又发高烧,人都昏了。开头嚜拿棉花塞在鼻子头止血,句气又透不通,忍不住了,又挨棉花拽出来。一拽,那种血砣砣、血条子,拽出来一尺长。(老人说着,伸出双手比划着大约一尺的长度)

  我爹扎挣地去耶稣堂(据《志》载,此耶稣堂即楚雄滇中伯利特福音堂,为基督教堂。笔者注)求晏先生(据《志》载“楚雄民国时期西医诊所统计表”称,福音堂西药房医生名晏光普。笔者注),晏先生来挨我爹我妈每人打了一针盘尼西林,价格是那阵的花钱8块5角一针。后头嚜有不起钱,就不有打了,去找东门街的草太医张义(音)抓草药来吃。张医生忙得不可开交,他家几天都不起火煮饭,去哪家瞧病就在哪家高低吃点。

  王彬:当时的政府和卫生部门给有出面管管?

  陈永茂:伪政府管什么啦,他管个屁,不有得人管。我家嚜,老牛屎都吃了多少呀,听说是牛屎医霍乱病,不有得药嚜就吃老牛屎。到处去找牛屎,要黑牛屙的,才屙出来的黑牛的屎,赶紧捧回来,拿开水烫化掉,澄清掉吃。有些人嚜去陈家槽子,就是现今的楚雄市自来水厂那些上找,到处找。

  大象屎也吃过。老辈子的人说大象屎做得药的。有一年东门城门洞有大象过路,好些人尾着去接象屎。霍乱病那年,家头收着的象屎都吃完了。

  有的人家人手单薄,家头又有病人,死了人请人抬去埋,连跟着去望望的人都不有得,最后连埋在哪点都认不得。帮忙的人嚜哪点埋得下去就埋在哪点了,乱了。东门外甘家园有一个女的,她小我两岁,她叫徐某某(为了不让这位女士的情感再次受到伤害,模糊她的姓名。笔者注),她爹病死后无人抬,请人料理,最后连葬在哪点都认不得。给可怜?

  好在四川会馆还行点善事,会馆出钱买了义地。

  王彬:义地在哪点?

  陈永茂:在如今的师院新校区那些上(那一带。笔者注)。会馆还有施棺会,他们救济穷人,因霍乱病人不在掉的人家,去会馆请求,四川会馆会施舍棺木,让死者葬在义地

  王彬:四川会馆行善是专门为了这场霍乱病吗?

  陈永茂:霍乱病以前四川会馆就做善事的。有的人家挨病亡人装殓后,无钱请人安埋,停在会馆寄柩所的停灵堂寄着,等到哪天有钱哪天去抬(出殡。笔者注)。听说有的棺材板都停散了,拿篾箍着。

  王彬:寄柩所在哪点?

  陈永茂:在如今的西山脚,州法院隔壁,挨(和。笔者注)州公安局一平排(房子坐向相同,是同一排房子。笔者注)。

  不说了。就是这些了。我要去玩去了。

  王彬:陈大爹,你悠悠地走,你多保重。多谢你了!

  (王彬的感慨:老人拎着小巧的折叠式凳子走了。望着老人的背影,我不知道,楚雄城乡还有多少那场霍乱的幸存者?他们在哪里?他们生活得怎样?)

  王彬:李老师,当年得病的、不在掉的人很多,知情的人却越来越少,再不访问,就来不及了!

  李光宗:信义街有一个姓车的老人,90多岁了,他也认得那场霍乱的事,小王你去找他,再问问。

  王彬:李老师,辛苦你,一起去。

  (王彬的感慨:终于找到了车老的孙子媳妇开的铺子,得知耄耋之年的车老先生不慎跌伤,不便打扰,只好遗憾地离开。真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这场瘟疫给楚雄人民造成的伤害,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三

  6月2日早上8点半,我和姚运兰女士如约在龙江公园江心楼下见面。

  王彬:姚姐姐你早,二胡都背着来了。

  姚运兰:今早上要练新歌,挨你说说我就要过去了。

  王彬:谢谢你。听你说过你的老父亲在1942年那场霍乱中去世,你的三个哥哥被抓去当兵,抗日战争中你们家遭受了很多苦难。请你讲讲详细的情况。

  姚运兰:我老家是东门街的,现在住在东兴路向阳小区。我是楚雄市修配厂退休的电工,我会修电机。我出生于1942年冬天,听我妈说是大年初三,也记不准,今年72岁。我出生前,我爹打铁,我妈织布、做衣线,就是丝线,还打棉线。我爹还在世时,我大哥姚运昌、二哥姚运兴就着国民党抓去当兵去了。原本我大哥在楚雄城头读着中学,抓去当兵,家头的人只认得他战死在松山战役。我想着他年龄大概24、25岁。当时的政府给过两年的抚恤金,后头就一分都不有给过了。二哥在滇西抗战,说是受了伤,不有得路费回来,流落到了越南,在越南安家了。1959年左右回来过一回,后来音信就断了。我还有个老五哥,1944年14岁抓去当兵,一去就音信全无。

  我妈说,她48岁生我,我爹不在掉时,我才有半个月。我爹咋会不在掉?就是日本飞机炸保山,撒细菌弹,那些去打仗的兵染上了霍乱病,伤兵一路下来,挨“烂病”传到我们这些上。东门街我家有个亲戚,姓丁,媳妇得霍乱死掉,那早辰我爹去帮忙,晌午回来我爹就不行了,又吐又拉肚子,药都忙不赢吃,也认不得是什么病、要吃什么药,人就不在了。那天,东门街就死了18个人,棺材都卖绝掉。我父亲过世后,我妈领着我和几个七大八小的娃娃,断了生活来源,原本就穷的日子更难过了。我三哥和几个姐姐学着在织布机上“倒位子”,学织布;学着做衣线、打棉线,相帮我妈挣钱度日,那种日子之难过,不消说了,说着心酸。

  小姑英(在如今的东兴路。笔者注)那点有一个美国人开的药房,有不起钱的人去那点领药,每个人发两小包白粉粉药,是什么药认不得,说是吃了那种药不会传染上霍乱病。

  这些都是我妈款(说。笔者注)给我听的。我妈1993年过世,99岁。我妈最可怜了,到死都见不着我二哥一眼,连他的音信都认不得。我五哥也死活不知。

  我认得的就是这些了。民乐团那边人也来齐了,我要练乐去了。

  王彬:姚大姐,你的母亲是99岁的老寿星,如果把人世间的苦难分分类,劳累的贫穷的饥荒的疾病的屈辱的丧夫失子的,最残忍的战争的,你母亲都经历了承受了。好在她也在新中国生活了44年,也和你们兄妹几个过了一些欢乐日子。

  姚运兰:是的。现在要好好的活,好好的乐。

  (王彬手记:写到这里又搁置数日。7月7号早晨,我再次走进州图书馆,想去《志》中找到姚运昌的名字。《志》载有“抗日战争期间楚雄籍阵亡将士英名录”,从821页至830页共293个英名,我一个一个地找。直到最后一页了,没有,我的心一下子高吊起来:是我的信息有错?还是记载遗漏?再找。找到了!最后一页倒数第五个名字赫然入目:姓名,姚运昌;级别,少尉;部队番号,新88师112团机8连;年龄,23岁。牺牲年月,1943,8;牺牲地点,缅甸。

  几天以后,我把这个信息写在纸上递给姚运兰,告诉了她。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愿英灵安息,愿生者安慰。)

  四

  《志》载:“民国34年(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消息传到时,鹿城鞭炮齐鸣,一片欢腾。……”

  毛泽东同志曾自豪地说: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中华民族抱定了血战到底、抗战到底的信念,以牺牲3500万人的代价,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楚雄人民也牺牲了293位英雄儿女,还承受了因日本侵略者使用细菌武器而死去数千人的苦难与屈辱。

  饱受战争之苦的中国人民,更能深刻理解和平的可贵。纪念抗战胜利,弘扬抗战精神,实现每个人心中的美好梦想,建设美好生活。

  (作者单位:牟定县文体广电旅游局)

责任编辑:王广建 最后更新:2018-04-11 11:31:0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寇空袭下的滇越铁路“2·1”惨案

下一篇:日军对云南的空袭惨案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