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汕头潮南)郑世发
2019-03-11 14:51:30  来源:我们爱老兵网  点击:  复制链接


 

  (采访人员及时间:深圳汕头志愿者,2012年11月8日)

  姓名及出生年月:郑世发,男,1920年

  部队番号:六十五军一五八团三营

  地址:广东汕头潮南区

  我们的先祖曾是潮阳首富,到民国时,村里还算比较富裕,公田很多。所以当年像我这样到了启蒙年龄的,都会由村里出钱,送到私塾去念书。我9岁念私塾,后到思成学校入读,一共念了9年书。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老师天天在讲堂上给大家讲日本仔侵华的事情,教育我们国难当头要肩负抗日救国之责任。我虽在家排行老二,但家里的农活全由我做。每天除了读书还要下地里干活,我知道假如跟父母说要去参军抗日,他们肯定不答应。所以就瞒着他们,偷偷跑去乡公所找保长报名,由保长带着去和平镇师管区当兵。当时同村去的还有好几个青年,我们由老兵带着,从和平行军到揭阳,后往兴宁、五华、连平、韶关。

  这一路全都是走路去的,我们一共走了10多天,然后在韶关集结训练4个月,每天在山沟里打靶、用步枪射击,练习爬行和使用迫击炮。

  “因为识字常与营长结伴侦察”

  集训结束后,我被分到六十五军一五八师473团第三营警卫排。当时我们的司令长官是余汉谋,军长是黄国梁,团长陆刚。营长叶鼎欧,是惠州淡水人。副营长李天民,是南海人,据说他是从军官学校毕业的。排长叫黎桂荣,也是南海西樵人。

  记得我打的第一个仗是随部队行军到湖南衡阳参战。回来后,我们驻扎在粤北一带。那时候广州已经沦陷了,日本仔时常从花县等地方出来抢掠。我因为读了9念书,识字,也会记录,还懂得画简单的地形图。

  副营长李天民很喜欢我,待我很好,他常常出去侦察敌情。每次去,都拉上我作陪。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即把敌人所设据点,周围山路等情况用小本子及时记下来,有时还画上一些地形图,方便于辨识。很多时候半夜三更被李营副拉起来就出去侦察,爬山过岭,一两天才回来,将侦察到的情况集中汇报营长。排长黎桂荣对我也很好,常给我留饭。

  “日军在驻地周围插竹签涂药”

  日本仔很会伪装他们的营地。他们在兵营周围遍插上锋利的竹签,并涂上了剧毒药,而这些竹签是埋藏在草丛中的,不留意根本看不出来。我们事先侦察中发现了,汇报给营长。当连队要去偷袭时,会先砍下大树制作木板,将这些木板悄悄架上草丛。攻打日军时,战友们一定要走在木板上,撤回时也走木板,有谁找不着木板路,踩上竹签,中了那些剧毒,回来就没救了。

  即使这么艰难,我们还是时常去偷袭。日本兵放哨不站岗的,而是在岗哨前端着枪来回走。我们悄悄摸上去,用套马的套子从他后面猛的一套、一拉,再用力勒死,然后夺走他的枪,将尸体扔进河沟里。

  “乔装侦察被抓幸得阿姆相救”

  有一次,我接到任务,一个人装扮成挑夫混在一群挑柴的妇女中,去花县侦察敌情。这是因为日军占领广州后很嚣张,不单蹂躏市区内的人民,更时时出来抢掠,奸淫妇女。我们部队准备抓住机会袭击他们。我到了花县大埔岭,在路上遇着日军盘查。他们很快就把我从女人堆里抓了出来,危急之际,一个阿姆勇敢走出来跟日军说,我是她的儿子,随她一起挑柴进城的。日军问“他为什么不说话?”,阿姆回答“我这个儿子是哑巴”。

  我终得以蒙混过关。真是好险!那次侦察我获得了很多重要的情况。回来后我们部队组织截击日军的行动,在半山腰,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万丈深渊,我们把日本仔打得七零八落,有骑马要逃跑的,被我们的战友直接用大刀砍掉马脚,马翻倒,人摔下了深渊。袭击他们的时候,我已经是副班长,记得当时死了13只日军战马,饿坏的乡亲们拉去宰了吃了。

  随后,日军回来报复。找不到我们,竟将56名乡亲赶进一间草屋,用毒气活活把他们喷死!

  “粤北大战打得很惨烈很勇敢”

  参与粤北大战是在年底,那次战役使我终生难忘。我们打得很惨烈,很勇敢,死伤的战友也非常多,几乎满山遍野啊!

  日军前来包围我们,我所在的一五八师负责守卫潖江口。记得我们在银盏坳被日军包围了,我们团部有高炮,营部有重机枪,连部有配备轻机枪,但这样的火力还是抵挡不了日军的重围。日机经常飞来轰炸,有时候飞得很低,我们就用轻机枪打他们,偶尔有被我们打落的。

  整场战役持续了一个多月,日本仔很恶毒,攻不下阵地,竟放毒气弹。我在警卫排,配备有防毒面具,而前方部队许多兄弟还来不及戴上防毒面具,一闻到毒气,人即刻扑倒,就这样牺牲了。我们一次次打退日军的进攻死伤的战友太多了,我那时候常想:这次肯定不能活着回家了。就在我们快撑不住的时候,外面的兄弟部队及时赶来解围,使我们得以获救。郑老现住在老房子里,离小儿子家不远,属于同一栋,拐个弯就到了。小儿子收入不高,二子和四子在广州,子孙也大多在广州,做点小生意,每个月给老人几百元。爷爷身体较健康,只是肠胃不是很舒服,而且听力下降,需要旁人大声说话才能听得到。当我们为爷爷别上纪念章送上毛巾后,爷爷赶紧掏钱要买,我们说送给他的,他坚持要掏钱出来给我们,经过我们再三解释,爷爷才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感谢深圳汕头志愿者采访并提供稿件)

责任编辑:振中 最后更新:2019-03-11 15:21:1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www.ailaobing.com.cn/archives_detail.php?id=1638

上一篇:(汕头潮阳)胡茂强

下一篇:(汕头市区)邓仕进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