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北平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往事(下)
2017-08-24 14:29:07  来源:参谋网  点击:  复制链接

  我的父亲任钟垿,字节丞(1910-1975),山西汾阳人,山西政法学堂毕业,长期从事法律工作,任职于地方法院,抗战前曾任山西河津和大同地方法院院长、县长等职。抗战初期日本侵犯山西,他在国军第二战区从事了一年多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山西沦陷以后,因受日军通缉,父亲只身逃出山西参加国军,任职五战区、十一战区、汉中行营,转战大半个中国。抗战胜利后,汉中行营改为北平行辕,接收北平。1945年到1948年间,父亲任职北平行辕军法处和十一战区长官部军事法庭审理战犯军事法庭,任首席检察官、军阶上校,负责起诉和审判华北地区的日本战犯和军事汉奸。直到1948年6月北平审理日本战犯结束,退役成为执业律师。

  根据当年我父母的口述材料和我搜集到的一些线索,我了解到当年审理战犯中父亲曾承办三件比较重要的案件:一是北平的汾阳同乡会的乡亲向我父亲控告日据时期山西汾阳日本宪兵队长石上保和翻译白天瑞带兵制造多起惨案,在汾阳县的仁岩、南马庄、头道川,文水县的中庄等地杀人放火,烧了十几个村子,杀了上百人。当时有汾阳人在天津看到石上保已经在塘沽港口等候遣返回国,赶快到北平报案。山西汾阳是我父亲的家乡,他非常重视,亲自带证人到天津,指挥当地的宪兵到塘沽港口将石上保等人抓获。可是当时山西内战激烈,汾阳已不在政府的控制区域内,无法进行实地侦查,没有物证很难定罪,他于是请平津的山西同乡寻找人证物证。两犯终被判处极刑,分别于1947年3月21日和9月16日在北京天桥法场执行。

  第二件事是1937年8月15日,北平市卫生局局长谢振平被日本宪兵队在北新桥大头条二号抓走,以后就失踪了,直到抗战胜利后也没有音信。1946年5月谢的儿子谢培英直接控告当年抓人的日本宪兵警察队:“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夜,日本宪兵队在北新桥大头条二号将民父谢振平非法捕去,时民父正奉命照顾东四六条卫戍医院在卢沟桥作战受伤官兵八百余人。捕去后拘于煤渣胡同宪兵队,每日非刑拷打,追逼口供,气绝而复苏者不计若干次,终致内脏受损而咯血,全身皮肉臃肿溃烂,而残虐之敌非但不予治疗,反日给些许干腐食物果腹,卒因苦病交迫,卧病不起。直至十月中旬,竞于病中被暴敌杀害并掩尸灭迹。”我父亲承办这个案子,是因为谢振平是为救援卢沟桥29军的伤员而被害,是抗战英雄。父亲一直念念不忘,曾经多次向我提起过,为其难过,所以一定要伸张正义。经过多方侦查,寻找罪证,起诉了日本警务班长汐海茂和韩籍翻译朴青山,后经审判,汐海茂和朴青山均被判处死刑,于1947年6月12日执行,新闻报道见1946年12月8日《北平时报》和1947年6月13日《前线日报》。

  第三件事是1947年6月有举报人间接听说石家庄的日本宪兵曹长加藤辰年在河北栾城将中国百姓两人枭首处死。当时栾城是内战交错地区,军事法庭在报纸上刊登消息,希望有人提供直接证据,但始终没有得到有力的人证物证,使得这个案子没法审理,战犯逃脱了审判,父亲始终不能忘怀,直到晚年还伤感无法尽到责任。

  十一战区长官部军事法庭是中国国内10个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中成立最早的,1945年12月16日成立,1946年4月10日正式开庭,要比东京远东国际国际军事法庭开庭还早了近一个月(1946年5月3日)。北平日本战犯军事审判主要是针对直接迫害民众,有“屠杀,灭绝,奴役,放逐和其他迫害、危害人类的罪行”之战犯,其中日本宪兵、特务和警察居多。

  就目前我所找到的资料来看,北平军事法庭成立不到两月,就逮捕战犯六十多名。1946年1月22日第一批就起诉了日本战犯34名。从1946年4月10日开庭,到1946年6月15日,两个月就开庭九次,判决了九批战犯,整个审判的周期从立案侦查到宣判只有4-5个月,效率是10个军事法庭中最高的。北平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共判处36名日本战犯死刑,批准执行31名,改判其他徒刑的5名。其执行死刑的数量在国内10个战犯法庭中仅次于广州军事法庭(45名死刑)。

  日军侵占华北的政策不同于其他地区,一直试图依靠北洋军阀的残余势力造成华北独立。国民政府北伐之前,华北一直是军阀割据的地区,派系林立。七七事变前,在华北的东北军、西北军和北洋遗老依然有很强的势力,他们依靠地方势力同国民政府中央若即若离。有些亲日将领迫于形势屈服于日军,有些则是主动参与,成为“华北独立”的投降军人。凡是投降日军、参与伪政权的中国军事人员都被国民政府定为军事汉奸,和日本战犯不同,由中国的军事法庭按照中华民国的军法审判,不涉及国际法,统归北平行辕(全称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行辕)军法处审理。当时北平行辕下辖第十一和第十二战区,是负责华北五省(河北、山东、察哈尔、绥远、热河)和三个特别市(北平、天津、青岛)的最高军事机构,在中南海办公。华北的军事汉奸由北平行辕军法处直接逮捕、起诉和审判。我父亲任钟垿作为北平行辕的军法官也参加了这项工作。

  1946年8月2日下午2时,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在中南海怀仁堂主持审理了日伪河南省主席邵文凯,审判官为黄敬修、任钟垿、张傑一、李幼谦、黄公觉,书记官易作帧。邵是东北军将领,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夕,张学良任命邵为东北宪兵副司令兼北平戒严司令,中将衔。七七事变后,邵逆投敌,1944年任日伪河南省长。同时被审判的还有黄南鹏、荣臻、田文炳、程希贤、赵普三、文大可、王斌、齐荣、崔健初、马文起、程广通、姜恩溥、李士昌、王德裕、罗宝泰、夏守康、关增伦、梁栋、王子明、葛振海、秦华等23名军事汉奸。邵文凯被军法判处死刑。当时北平各报都有报道,南京的中央摄影场曾拍成新闻纪录片公开放映。

  1948年6月北平城已在内战中风雨飘摇,审理日本战犯军事法庭仓促结束,未审判的日本战犯送往南京国防部军事法庭审理,已经判刑的战犯送交上海的战犯拘留所服刑。1949年1月国共内战形势急剧变化,蒋介石引退,1月26日国防部南京审理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宣布于2月底闭庭,民国最后的一个审判日本战犯的军事法庭就这样结束了。2月5日,251名在中国服刑的日本战犯送交日本本土的巢鸭盟军监狱服刑,一场持续三年多中国对侵略者的审判就这样有始无终地结束了。中国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是以辉煌开始,匆匆忙忙地谢幕。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8-24 14:41:3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北平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往事(上)

下一篇:武汉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概述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