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历史不容抹煞——日本战犯战后的审判(三)
2017-08-31 14:36:01  来源:360图书馆  点击:  复制链接

  另外还有16个人被判了无期徒刑,其中主要是军人,但同时也有一些大臣,还有当时日本天皇的顾问,虽然是文官,但是也对战争的策划,以及推动日本走向战争或者法西斯化负有重大的责任。另外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曾经担任日本外相的东乡茂德,还有就是当时的外相重光葵,均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一个判了20年,一个判了7年。1954年,重光葵出狱之后又出任了日本外相,所以这也显示出了当时审判战犯工作的不彻底。后来,很多战犯重新进入日本政界,当然,这和美国对日占领政策发生变化是有重大关系的。总之,这25个人都受到了正义的审判,多多少少虽然审判的程度不一样,但是都进行了审判。

  这个审判和当时的国际形势有一定的关系。1948年审判就结束了,但实际上在1947年后半年,美国的对日占领政策就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一点一点地倾斜,所谓的倾斜就是本来当时按照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考虑,是希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中国能够作为美国的盟国在东亚起到主要的平衡和主导作用,但是很多事情不是美国人可以决定的。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不久,1946年中国大陆就发生了内战,内战的爆发导致战犯审判工作在1947年下半年开始发生一些重大的变化。比如在这之前,美国人一直援助国民党消灭共产党,但是国民党不但没有消灭共产党,反而在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中国内战从此发生了一个质的变化,也就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共产党开始处于主导地位,开始反攻。所以美国人感觉到中国已经靠不住了,所以对日政策也开始发生急剧的变化。真正的变化是在1948年,正好是在审判的过程中。1948年,美国开始把削弱日本变为扶植日本,过去本来想让中国承担的这个角色,后来准备让日本来承担,要把日本建成一个在东亚地区能够抵抗共产主义的堡垒。这个重大的政策转变给审判带来了非常非常大的影响,也就是说美国人过去想严厉惩罚日本,现在对日本的态度开始变得缓和。因为当时对美国人来说,美国人对共产主义的恐惧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恐惧,而且经过一定时期的改造,包括民主化的改造,美国人认为日本已经不是他的最大威胁,反而共产主义、苏联是他的最大威胁,而且在中国内战中,他觉得共产党有可能执政也是一个威胁。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多审判工作不了了之。

  审判的过程中虽然对战犯进行了正义的惩罚,但总体上,应该说对日本的这些战犯还是比较宽容的,能不惩罚就不惩罚,能不追究就不追究。当时中国的法官梅汝璈后来在回忆录中写到,他对审判结果有很多很多的不满,因为在中国人看来,很多罪行就应该受到惩罚,但美国人就把它放过去了,因为他在审判过程中占主导作用,所以也没有办法。

  就像现在为什么要谈战后审判的问题?并不是说我们想要继续仇视日本,实际上我们70周年的纪念,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不忘历史,要恢复到过去,比如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历史不要重演,所以就是要正视历史,不但我们自己要正视历史,同时也要让日本方面正视历史。为什么要这么强调呢?因为战后日本社会对历史的实际发展,对战争的认识确实不够深刻。由于美国改造的不彻底以及冷战的爆发,当时日本很多,包括战犯在内的这些保守势力重新进入日本政界,所以他们又统治了日本政治几十年,所以造成相当一部分人不能正视历史,甚至还美化历史,所以我们就更需要去强调正视历史,而且要还原史实。

  另外我们现在之所以要强调一定要让日本人正视历史,日本政府有一部分人确实不能正视历史,一般都体现在很多很多历史认识问题上。比如说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修改历史教科书的问题、慰安妇的问题等等就很多了,尤其是靖国神社的问题。我们都知道靖国神社是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明治政府对外战略战争的主要的一个象征。一般来说为天皇而死的人,为明治政府而死的军人,才能够进靖国神社。因此,在战争时期他们把靖国神社作为非常神圣的地方,甚至很多军人在出发的时候和家人就说靖国神社见,一直到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日本人去参拜靖国神社?一方面是他们很多家人都在这场战争中死掉了,因此走的时候他们就说在靖国神社见,所以他们要去。另外就是日本的政治家们想通过参拜靖国神社来重新唤起日本民众所谓的爱国主义或者说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情绪。我们都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日本社会经过民主化改造,军国主义基本上被消除,所以靖国神社也作为一个军国主义的一个象征,从日本政府政教分离,成为一个民间的神社。

  按说日本神社在日本社会到处都有,它是日本民众的一个生活习惯,是不可缺少的东西,但是靖国神社和一般的神社不一样,他只是利用日本国民对神道教的这种信仰,然后和政治相结合,和当时的天皇制相结合,和战争相结合,所以我们说靖国神社和一般的神社也就不一样,它已经有了很强烈的政治意味。尤其日本在70年代又把东条英机等这些甲级战犯的牌位挪进去,因此参拜靖国神社就更有了一些不同的意味。因为通过东京审判,已经对这些罪犯进行了定性,如果现在参拜他们,到底意味着什么?肯定是在价值判断上为这些人歌功颂德,或者说至少不认为他们是罪犯,如果这样的话,可能就会对今天的日本社会有重大的影响。他们对那场战争的反思可能就不会很深刻。当然,我们又很担心在这种情况之下,历史是不是就会重演,所以这种担忧是有理由的。

  后来到日本恢复独立之后,虽然很多战犯原本是被判处的无期徒刑,应该终身监禁,但实际上从1952年日本就已经完全成为美国的盟国。1958年4月,所有不管是出狱的,还是没出狱的战犯都被赦免了,有些人甚至重新进入了日本政界。本来一开始惩处战犯,一方面是要严厉,再一方面就是严格规定这些战犯不能进入政界、新闻界、教育界,但是这个时候这些限制都没有了。比如说,安倍晋三的姥爷就是一个战犯,比如岸信介,尽管他是文官,但是他当时也被定为战犯,只不过是没有受到审判。1957年,岸信介又重新进入政界,而且当选为日本首相,所以这对今天的日本政治,以及战后整个日本社会的影响都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我们现在经常说日本没有反省历史,其实和这是有极大关系的,对审判战犯的不彻底,对日本的民主化改造,很多都是不彻底的。日本一些和战争有关的人重新进入政界主导日本的政治,他们自己怎么可能否定自己呢?所以这个也有一定的关系。总体上说,我们对东京审判应该做一个正面的评价,同时也应该认识到审判很不彻底。

  另外,由于有很多很多的战犯,除了在东京建立国际军事法庭之外,当时还规定乙级战犯以及丙级战犯都交给各个盟国自己来审判,所以当时除了在东京有国际法庭之外,在中国的南京、菲律宾的马尼拉,还有新加坡、缅甸的仰光、越南的西贡、苏联的伯力等远东地区也设立了一系列的特别军事法庭对B级和C级的战犯进行审判。据统计,这些国家的法庭总计对5420多人进行了起诉,都被认定为战犯,最后被判刑的包括死刑、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在这么惨烈的一场战争中,战胜国建立法庭一共审判了5000多人,被判刑的有4220多个人,其中被判死刑的是940多个人,不到1000人。这是对日本战犯进行国际性审判的总体情况。

  东京审判和纽伦堡审判一样,我刚才谈到是世界史上第一次,所以意义非常非常重大。因为过去即使是在国际法上,针对个人进行刑事审判,没有任何有关的条文和先例,但是通过东京审判以及德国纽伦堡审判,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确定了国家和个人都需要承担国际刑事责任的国际法规则。理论上我们确立了很多很多具体的规则。比如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还有《纽伦堡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是有效的,都是重要的国际法文件。同时在实践过程中,通过这两个法庭也对日本和德国战犯实际进行了审判,尽管在审判的过程中,也有律师为他们进行辩护,辩护当然有很多很多的狡辩,认为他们是在为国家出力,所以即使是犯罪那也应该是国家犯罪的,作为个人来说是不应该承担国际刑事责任的。但是最后审判结果宣判他们有罪,他们应当承担国际刑事责任。虽然种种罪行都和国家有关,但是他们这些人本身也是有罪的,并不是说这个国家有罪随便找几个人,也就说必须是对战争负有策划、实施、推动,或者有具体的一些犯罪行为,这不完全是国家行为,和他们个人的品性,或者说是人性也是有关系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国际法一个巨大的进步。通过这两个审判,从理论和实践上都确立了个人在某些国家行为中也应该承担刑事责任。

  同时我们也一再地说,这个审判也留有一些遗憾。之所以遗憾,主要就是和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的国际形势有关。审判主要体现了美国的意志,也就说美国和当时占有主导地位的一些西方国家,在审判后期为了对付共产主义,对日本战犯应该说是比较宽容的。虽然也审判、惩罚了一部分人,但是总体上好像显得不够。比如说保留了天皇制度、天皇免受惩罚、对一些战犯能不审的尽量不审。这么大的一场战争,这些判决实际上是比较轻的,而且日本实际上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就不断地进行侵略、扩张,罪行应该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最后实际上只有7个人受到了绞刑的处分,其他人虽然判了无期,但是实际上也就坐了十几年牢就出狱了,在日本社会也没有受到严重的惩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正义虽然得到了伸张,但是是远远不够的。

  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国家因为利益不同,对审判日本战犯的态度也不同。比如印度一直很同情日本,甚至在最后的宣判书上投票时投的是否决票。正因为如此,一直到现在,日本一说起来对印度都非常感激。总之,对日本战犯的审判虽然有积极意义,但确实也有一些遗憾,有一些不足。这是第一大问题,东京审判。

  二、国民政府审判日本战犯

  再一个就涉及到我们中国。中国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的主要国家,尤其作为在二战东方战场中做出重大牺牲、遭受最大损失的国家,中国当然也应该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因为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不久就爆发了内战,1949年政权更替,所以实际上涉及到两个政权下的战犯审判问题,一个是国民政府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再一个就是新中国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我们先来看国民政府对日本战犯的审判。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随着东京国际法庭的建立,1946年2月15号,中国也建立了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时,国民党在中国各个地方一共抓捕了2350多名日本战犯,也就是要对这2000多人进行审判。同时,除了在南京建立军事法庭之外,国民政府国防部还在中国的很多城市,比如上海、海口、广州、太原、徐州、济南、沈阳,还有台湾的台北,都建立了军事法庭,这都是被日本占领过的地方,因此战犯也被关押在各地。

  最后经过审判,也就是到1947年5月,实际上国民政府的审判要比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结束得还早、还快。从这个当然也能看出来,中国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也是比较浮皮潦草的,不是特别得认真,这和当时内战爆发有一定的关系。我们都知道1946年内战爆发,所以审判战犯的时候正好是国共爆发内战的时期,所以也影响到对战犯的审判,各地的审判都不是特别认真。比如说,当时国民政府为了对抗共产党,所以就接收了一部分日本军队,甚至包括为了让日本战犯能够有所谓的“立功”,就让他们训练国民党军队,或者参加国民党军队,然后和共产党作战,这也是有历史事实依据的。

  当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实际上和当时中国国内的政治有非常深刻的关系。抗战结束之后,国民党接收了很多日本军人,甚至包括当时的一些战犯。有一本书叫《白团》,当时有一个日本校级军官,姓白,所以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也就是当时抗战结束之后,日本的很多战犯就受到宽大处理。当时日本驻华总司令叫冈村宁次,但是冈村宁次最后被无罪释放,而且是蒋介石亲自接见他,然后认为他没罪。为什么会这样?实际上就和刚才提到的“白团”有一定关系。当时抗战结束之后,国民党已经准备和共产党发生内战,所以就利用日本军队中的一些军人,为了报答蒋介石对他们的宽容,他们就留下来成立了一个白团,这个白团后来一直帮助国民军队打仗。比如,1949年有一个著名的金门之战,据说金门之战就是白团设计和指挥的,最后实际结果金门之战是共产党的军队失败了,据说白团直到60年代才被撤销。

  同时我们现在也看到一些曾经当过八路军的日本人的回忆,披露的历史越来越多。当时不仅仅是国民党军队,实际上在抗战结束之后,共产党也接收了很多日本军人,尤其是一些技术人员、医务人员、炮兵,还有一些搞无线电的,因为当时共产党的军队里边这些技术人员很少,所以也接收了很多日本人参加八路军,后来叫解放军。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8-31 14:38:2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历史不容抹煞——日本战犯战后的审判(二)

下一篇:历史不容抹煞——日本战犯战后的审判(四)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