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张发奎:亲临日本投降仪式现场(下)
2017-07-22 16:13:43  来源:《张发奎口述自传》,作者:张发奎  点击:  复制链接

  战争一结束,我就要求中央派我去海南。8月21日,张发奎致军政部部长陈诚电报,要求把他的建议转呈蒋介石与行政院院长宋子文。我建议将海南划为直属中央的特区,就像当年把香山县改组为中山县,直属于中央政府,由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任县长。在芷江时,我抓住机会同何应钦谈及海南,我希望他向蒋先生与宋子文游说,让我去海南。但是中央告诉我,去海南时机尚未成熟,在广州还有重任需要我去执行。陈诚致张发奎电报于9月15日收到。

  9月15日,美国后勤司令奥朗特少将乘专机来南宁护送我去广州,鲍曼、我的参谋长甘丽初等人陪伴我同行。新一军军长孙立人等在机场迎接。鲍曼与我乘坐吉普车进入市区街道,那里挤满了欢呼欣喜的民众,街口搭建了彩牌楼,爆竹不停鸣放。我重回广州成为一件壮观的大事。广州市民以极大的热情迎接我凯旋归来。据张发奎生前亲撰的《抗日战争回忆记》所述:“当我获知受降各部队依次到达指定地点,新一军亦已确定接防广州之后,我于九月十五日上午,率同主要幕僚乘机飞广州主持受降,我与广州别离十五年的悠久岁月,这一次载着胜利之冠荣归故乡,虽无画锦堂记中所描写的心情,但亦不禁感慨万千了。尤其当我的座机翱翔于穗市晴空的时候,俯视白云珠海,念兹一片锦绣山河,和数百万中华儿女们的久受敌人的蹂躏,更令我心头涌起了无限的伤感。飞机在市空盘旋两周才缓缓地降落。我接受了欢迎人员的热烈欢呼,检阅了欢迎行列及仪队后,即率领新一军的部队,举行广州进军的盛大仪式。汽车纵列、骑兵部队和全副美武装备的步兵,以雄壮威武的姿态,通过了庄严而辉煌的凯旋门,巡行了市区的主要街道。当时我和鲍曼将军以同盟国并肩作战的象征,站在吉普车上,沿途受到全市夹道欢迎的民众的欢呼,国旗凌空飘扬,爆竹之声,不但激动了我的情感,而鲍曼将军也在被这东方式的热情所激荡,认为(这是)毕生第一次的愉快和光荣。”

  我们遇见坐着日本兵的卡车,他们停车向我敬礼。他们没有被解除武装,无疑,他们是奉田中久一的命令在街上维持秩序。

  当晚我见到了一些前进指挥所的成员,他们安排我入住日本显要居住的宾馆,这就成了我在广州的官邸。

  翌日,我们在中山纪念堂举行受降仪式。我坐在正中,两旁是鲍曼与甘丽初。田中久一中将没有佩剑,他与其参谋长富田少将,海南岛日军指挥官代表肥后大佐等三人,首先步入礼堂向我鞠躬致敬,挺直地立在我的面前,很沮丧阴沉地聆听我下达命令,继而战栗地签署了降书。站在面前的敌酋,他们的内心是悔悟,抑或是愤恨,我固然无从推知,但我看到的,是玩火者的悲哀,玩火者的收场。作为第二方面军司令官,我向田中下达第一号命令,他签了收条,保证遵守一切命令与指示。

  郑鹤影来看我,他是军统广州站负责人,我认识他,他是郑介民的族人,在军统局很有权势。他告诉我,赶在结束战争状态之前,军统就派他来广州接触汪伪政府与伪军高层,那些家伙正密谋叛乱。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军统局就逮捕了汪精卫之妻陈璧君与伪广东省主席褚民谊,把他们送到一个秘密地点。其他伪府要员,包括省建设厅长李荫南、省府秘书长周应湘、财政厅长汪宗准和何文灿都已被捕。

  9月17日,我接见田中久一。不像何应钦,田中进门时我没有动弹,只是叫他坐下。他看上去尊严犹存。从他的外表、举止与谈吐,我立刻察觉到这是一个和气、有修养、温文尔雅的人,一点儿也不残忍。但由于日军的残暴,广州市民自然痛恨他,然而此时市民没机会见到他。

  田中久一是个好人。我用“好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别担心,说他是一个佛教徒,他能向我明确保证,不会逃跑也不会做任何出轨的事,

  陈宝仓意即不会自杀。他保证服从我的命令,尽到责任约束他的部下。

  9月28日,我下令禁止流通伪中央储备银行发行的储备券,我必须在中央厘定伪币与国家货币法币之间的换算比率前采取这一措施。让伪币保持流通,那毕竟是不合理的,没有一个国家会允许战败的敌人或傀儡政权的货币继续流通。我的行动是正确的,但是人们,甚至人力车夫都反对我。对已经连续使用伪币好几年的市民来说,那确实是一个难受的时刻。他们很不高兴,迁怒于我。我听到他们说:“点错炮仗鼓错掌!我们不应该欢迎张发奎!”但我别无选择。几天后,中央决定了兑换比率。二百伪币兑换一元法币,我感到政府在接收敌占城市之前,没有谨慎地研究经济状况,太过低估了伪币。

  我没有为广州行营设立单独的机关。行营一切事务都由第二方面军司令部代行。甘丽初留任参谋长,陈诚调我的副参谋长陈宝仓去负责华北一个兵站抗战胜利后,陈宝仓奉命接收胶济区,任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在兵站结束时被控贪污,就此成了无职军官。1947年由潜伏在四战区任军法总监的中共地下党员吴仲禧策反,1949年奉命赴台潜伏,因吴石案而暴露,于1950年6月10日在台北被杀害。,华振中接任副参谋长。他是我的同学,也是始兴同乡,曾在十九路军服务,后来在

  十二集团军,隶属余汉谋。而后在薛岳的九战区,当薛岳不再想留他时,我让他来广州。缪培南任我辖区的联勤总司令部第三补给区司令。黄埔一期的黄珍吾任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

  10月2日,国府主席蒋中正与行政院院长宋子文签署了我晋升二级上将的授衔令。我在柳州时就获悉此事。同时晋升二级上将的有薛岳,余汉谋则是加上将衔,至1946年6月才实授二级上将。

  我们迁回广州后,鲍曼将军参加了我们一些会议,但不再起积极作用。1945年10月他离开广州。他把他的双筒望远镜与左轮手枪送给我留作纪念,我送他一些象牙作为告别礼物。

  我的首要任务是解除日军武装。正如田中久一所说,他已对士兵保持严格的管控,所以缴械过程十分顺利与迅速。解除日军武装自9月24日开始,月底结束。事实上他们自己遵从田中的命令缴出武器,再把装备移交给我们。自此,我们就视日军官兵为战俘了,他们被押入集中营。所谓集中营就是普通的房屋。我们简单地把日军战俘集中到一个地区,然后围上铁丝网。原居民暂时迁离。原来的营房,譬如黄埔军校旧址,当然可以暂时使用一下。

  我任命廖鸣欧为战俘管理委员会主任。他是东江地区兴宁的客家人,曾在第四军薛岳部任职。【当薛岳不要他时,】我收留他在百色的司令部充任参议。

  日本战俘保留他们的军事组织。由于我们没有适当的营房供他们居住,就不得不准许他们如此。有时五个或十个战俘合住一间普通的房舍。他们服从田中的命令,严守纪律,这一习惯源于良好的军事训练。然而,不久前他们还是穷凶极恶伤天害理,以征服者的姿态胡作非为。政治部每周一次派人向他们训话,这类“精神讲话”就是政训。日俘们为了显示他们的诚意,自愿在我的司令部修建了一座礼堂。每天我目睹他们整列走过,看上去行为良好,彬彬有礼,其中有些人是工兵专家,他们干得很出色。

  民众对待日俘态度极好。有时我们派他们外出扫街,民众都不敢碰他们一下。

  日本军民被安置到单独的集中营,我们对待他们像战俘一样。朝鲜人与台湾人——无论是平民抑或军人——都没有被关入封闭式集中营。当我奉命受降时,我决定不视他们为战俘。虽然台湾、朝鲜士兵违反军纪时比日本兵更加凶残,我还是决定对他们宽大。台湾人毕竟是我们的同胞。朝鲜人固然不是同胞,但他们已经被日本人奴役了好几十年。

  在日军中,台湾人与朝鲜人多数充任低级军官——中尉,日本人不会让他们晋升较高职位。我对待朝鲜人台湾人与对待日本人就有此基本差别。日本人进中国是侵略,而朝鲜人台湾人是被日本人奴役,所以值得我们同情。日本人待朝鲜人台湾人像对待中国人一样,摆出征服者的架势。无论他们作什么罪孽,他们都不知道反思。虽然日本人对中国犯下弥天大罪,我们仍要原宥他们。虽然有些民众咒骂日本人,甚至凶过日本人,这是日本人咎由自取。

  我执行宽大政策是我自己决定并报告中央,请求批准,中央同意了。我把所有的朝鲜人——平民与军人——都集中在一起。我把新一军的朝鲜族军官崔德新调出来,专门负责集中营的朝鲜人。换言之,我允许他们自治,从未派人去监视他们,也没有用铁丝网封闭他们,崔氏近年担任韩国外交部长,刻正出使联邦德国。我以同样方式对待台湾人,我指定一位台湾人负责,他的名字不记得了。台湾人与朝鲜人不多,各几百人。我们把财产归还给他们,但在广东,数量并不太大。

  我们怎样处置战争罪犯?当民众向司令部检举某些日本士兵、军官或部队长在当地犯下暴行时,我们立即执行逮捕。在某些案例,没有人举报我们就执行逮捕。例如,我们逮捕了肥后大佐,但没人控告他,于是他获释,被当作战俘而非战犯。

  事实上我们逮捕的战犯很少,他们被关押在一个地方。田中久一得到特殊待遇,我们确实优待他。他是中将军衔,我们让他住在河(今珠江)南集中营的一座房屋,由宪兵看守,一名来自台湾的客家人充当翻译,陪伴着他。

  我见过田中好多次,有时我想问他一些事或者要他做某些事。10月下半月何应钦到广州时,他想在我的司令部见田中,他俩会面时我在场。田中进门时,何应钦起立。田中是个好人,但他的部下军纪很坏,积案甚多,例如日本兵向中国无辜民众鼻孔灌水致死,这些暴行都有照片为证。广州开庭审讯田中时,他辩称并未下令作恶。田中不是一个残忍无道的人,不像酒井隆在香港下令集体屠杀。然而,田中必须为他下属的灭绝人性行径负责,死有余辜。军队的事是很难说的。当统率许多官兵时,你不能保证无人违反军纪。田中统领十几万人,包括日军驻香港部队,他控制不了部下杀人强奸。几名日本将领因日军滔天暴行而被处决。1947年5月12日,日寇陆军少将旅团长平野仪一与驻市桥分队长五十岗孙三郎在广州被处决。

  田中久一上法庭受审许多次,最终判处死刑。然后他作为国际战犯被押送到上海。美国人要求把他押到上海由美国军法官与中央指派的法官组成合议庭审讯。结果,再度被判死刑,送回广州执行,因为他是侵占广东的日军首领。他被处决时我在南京。后来我听说,他处决前被五花大绑站在敞篷卡车上游街示众。为此,我训斥了我的参谋长甘丽初。如果我在广州,我一定将他关在密闭囚车中押往刑场。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7-22 16:20:1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张发奎:亲临日本投降仪式现场(上)

下一篇:独自一人向2000日本兵传达受降令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