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一对“特工夫妇”的红色家风故事
2022-08-29 11:12:55  来源:《铁军》 2018年第7期 文/胡遵远  点击:  复制链接

  故事的主人公叫文媛,是一位金寨籍的老红军,她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女“特工”,但是,她却和一些著名的革命人物在一起工作过、战斗过。文媛的丈夫叫陈一新,也是一位老红军,中共早期的地下工作者、隐蔽战线的忠诚战士,新中国成立后任湖北省副省长。陈一新、文媛夫妇一生为了革命事业,与子女们离多聚少。1949年以前,三个孩子就像孤儿一样被寄养在不同的人家中。他们不知道父母在哪儿,也不知道父母长的是什么模样。1949年,陈一新夫妇随部队从东北南下到湖北工作时,他俩通过当地的驻军领导王树声,才从大别山深处找回三个孩子。当时,三个孩子的身体极度营养不良,甚至水肿,而且没有文化。陈一新心疼地说,我们一定要将你们培养成拥有健康体魄、有文化、有道德的人。此后,陈一新夫妇便一直坚守着他们的承诺。

  要让孩子们知道革命胜利来之不易

  陈一新夫妇经常向子女们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让他们从小就知道革命胜利来之不易。陈一新常说:“人活着总要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一定要符合人民群众和社会发展的需要。这样生活才有动力,人生才有价值。”陈一新参加革命后,主要在上海协助潘汉年等同志的工作。在白色恐怖时期,生活艰苦、环境险恶,陈一新得了肺结核病。他说,虽然多次被汉奸、特务监视和跟踪,但是我心中有坚定的信念,死都不怕,还有什么闲难不可克服呢?因此,每当遇到敌情时,他都能沉着勇敢地应对、敏锐机智地周旋,从而一次又一次地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开始长征,陈一新、文媛所在的部队被组织安排留守江西坚持斗争。这支留守部队中有许多老、弱、病、残。陈一新是主要负责人之一,还有毛泽覃(毛泽东的弟弟)、陈丕显、胡耀邦等同志。他们没有吃的,就去攻打财主、土豪;没有住的,就在荒山野岭露宿。有一次,在打击土豪的过程中,陈一新带领的小分队被敌人包围了。为了掩护同志们撤退,陈一新留在最后与土匪进行巷战。突然,敌人从背后抓住了他的背包,他立即甩掉包袱,迅速翻墙逃脱。土匪们翻遍他的背包,只找到一双草鞋和几件破旧的衣物。长征胜利后,党组织找到了他们这支与乞丐差不多的队伍。陈一新说,在最艰苦的时候,我从未流过泪,可是,见到党组织时,却止不住地落下了泪……

  要像包拯那样秉公执法

  陈一新除担任副省长一职外,还兼任湖北省公安厅厅长。他平时告诫子女,公安人员担负着保卫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要任务。公安人员除了要具备敏锐、机智、勇敢的战斗技能和精神外,更要具备人品正直、心无邪念、秉公执法,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走一个坏人的道德品质。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民党及其反动残余势力作最后挣扎,企图颠覆新中国。为了维护祖国的安全,公安部门的工作十分艰巨。陈一新夜以继日地工作,严格审查上报材料、核实证据,严惩一些不法分子,狠狠打击他们的反动气焰。

  上世纪60年代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国民党扬言要反攻大陆,大陆也有一些不法分子充当台湾的间谍,出卖国家利益,为台湾提供大陆的军事、政治等情报。湖北省一位高级干部的儿子就是其中一员。经多方查证,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陈一新将这一情况如实上报省委。经中央有关部门批准后,将其逮捕,并绳之以法。事后陈一新对子女们说:“‘在其位,谋其政’,得罪人也是不得已的事。我们不能以一己之私,误了国家大事。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要像包拯那样秉公执法。”

  文化大革命期间,陈一新、文媛夫妇都被反复地批斗过。陈一新因有周恩来总理的批示少受了很多罪,而夫人文媛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有一次,造反派给她脖子上挂上个牌子游街。沉重的牌子上细细的铁丝深深地勒进她的颈部,鲜血都隐隐渗了出来。即使这样,文嫒仍说:“我相信党、相信群众,相信这些都是暂时现象。”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也从没有怨恨过谁,就连那些曾经批斗过她的人来看望她时,她也从来不提此事,只当一切从未发生过。夫妻俩为了革命事业,为了国家利益,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和个人恩怨。

  用实际行动教育和引导孩子们

  由于陈一新长期从事地下工作,因此,新中国成立后组织上安排他分管公安。他长期以来养成了原则性强、坚守机密、严格执法、胆大心细的工作态度和工作作风,因此在任期内,他虽然处理了大量案件,但没有冤假错案,更未错杀一人。有一位名为任馨的死囚犯,是何应钦的随身军医,经过查证,他并无血债。被捕后,有人建议处他死刑。陈一新坚决反对,将其死罪改为长期监禁,让他发挥特长,为狱中的犯人治病。他在监狱中表现很好,后来改为有期徒刑。期满释放后继续行医,为群众做了不少好事。

  上个世纪60年代,毛主席多次到武汉视察,陈一新总是事先亲自做好安全工作;毛主席畅游长江时,他随同左右,从未出现过差错,曾得到毛主席的赞赏。

  陈一新的文化程度并不高,但他非常勤奋IH非常重视学习,常去大学听课。他的文章i得很好,钢笔字、毛笔字写得也很漂亮。他常对子女们说:“困破家亡的条件下,想读书都没有条件你们现很幸福,你们要好好读书。”有一次,陈一新从北京会回来,对子女们说:“现在,我们的阂家很需要科技人才,你们要努力学习,将来才能报效祖国,国家强大了才不会被外敌欺侮,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在他教育下,儿女们分别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现国防大学)和武汉医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毕业后分别在国防、部队和卫生部门工作,而且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显著的成绩。

  陈一新夫妇的工作态度和责任心对儿女们也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1969年陈圣海(陈一新儿子)在浙江嘉兴高炮部队(现为火箭军)服役。9月8日那一天,美蒋U2高空侦察机第五次窜犯大陆领空。陈圣海所领导的高频排是导弹部队的眼睛,接到敌机进入防区的通知后,全排全神贯注地搜索,捕捉到U2飞机的行踪,精确地确定方位,来犯的敌机被我军导弹部队成功击落。自那以后,美蒋飞机再也不敢窜扰大陆了。陈圣海所在的排也因此荣立集体一等功、他个人立三等功。

  坚决不能让孩子们搞“特殊化”

  陈家兄妹回忆道,在小学阶段,他们读书是供给制,一切都由学校安排。上中学后,家离学校约有站多路程(那时无公交车)。陈一新夫妇从不让他们坐公家配给的公车,要求孩子们步行上学、放学。有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陈一新的司机有空,就自作主张地去学校接孩子。陈一新知道后,狠狠地批评了司机,并说:“不能让孩子们搞‘特殊化’,小孩子吃点苦有好处,更何况比起长征时期的小战士,这简直不算什么。”

  陈一新夫妻的生活非常简朴,无论是吃还是穿.从不挑剔。凡是有好吃的,他们总是让孩子们先吃。他们每天除上班外,其余时间多是看报、读书、写字,或在屋前屋后植树、锄草、栽花,有时也打打太极拳或下下棋。陈一新去世后,子女们在清点他的遗物时,除了发现几套旧西装、中山装及换洗的衣物外,别无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陈一新、文媛夫妇虽然已去世多年,但是他们慈祥的笑容、谆谆的教诲、殷切的希望,永远铭刻在儿女们的脑海中。

责任编辑:石庆慧 最后更新:2022-08-29 11:21:2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一群没有勋章,没有墓碑的无名英雄

下一篇:国共联手斩凶顽——开封刺杀日军特工案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