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怒江1942:中央军反击作战失败,是滇造武器太坏?
2020-06-28 10:08:48  来源:冯杰  点击:  复制链接

  怒江阻敌,把鬼子赶回东岸

  1942年5月5日,入缅作战失败的中国远征军为了阻止日军追击,不得已炸毁了沟通怒江两岸的惠通桥。混过桥东的日军便衣200余人一下露出狰狞面目,拿出长短武器对桥头国军猛烈射击。进占怒江西岸松山的日军也架起山炮,火力封锁东岸老农田一段公路,掩护步兵乘橡皮船强渡怒江。

  关键时刻,第36师第106团第1营两个连及时赶到。下午,第36师山炮营加入战斗,掩护陆续赶来的第106团主力进入防御阵地。傍晚时分,熊正诗团长手下的勇士们基本控制了公路两侧的最高山峰,迫使过江日军集中黑崖山固守待援。

  惠通桥今貌

  黑夜降临,老农田公路上被日军炮兵击中的汽车火光冲天,第106团不明敌情,也不敢冒然出击,熊团长清点人数,三个营差不多都到齐了。5月6日拂晓调整攻击部署,第1营守大山头、第2营攻黑崖山、第3营负责策应。7时,2营前进至日军数10米处,突遭机枪扫射,伤亡营长以下100余人。

  师长李志鹏下令转攻为守,等待第107、第108团上来一起攻。5月7日晨,第106团第1营由黑崖山正面及右侧背干沟发起攻击,第107团一个连附重机枪2挺、迫击炮2门,于黑崖山右侧高地向日军左侧攻击。10时左右,第1营受敌左右机枪侧射,难以进展,易睿华营长分兵包抄,第1连班长吴玉堂潜入敌后,猛甩出几个手榴弹,才使正面攻击略有起色,不过200余日军据守的黑崖山主阵地上仍飘扬着一面刺目的膏药旗。

  抗战时期的惠通桥

  中午,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赶至指挥所视察,决定集中使用迫击炮,务求8日歼灭东岸残敌。第108团当日从保山赶到太平,奉命到东蚌、兴华沿江阻击日军偷渡。宋希濂返回保山总部,顺道会晤了军事委员会驻滇参谋团团长林蔚。林蔚判断滇西日军的目标是突进昆明,最少也将以大理为目标,提出“歼敌之地以下关、漾濞之间为宜”,调集预2师及第71军第87、第88师,预先在隘路布置口袋阵,第36师节节抵抗后留在敌后扎口袋,到时四面围歼日寇。

  林蔚的方案听起来有些像薛岳的“天炉战”,但宋希濂并不赞同,退到下关、漾濞,意味着放弃险要的怒江和澜沧江,万一歼敌不成,滇西国土势必大片沦丧。蒋介石也不同意,致电“云南王”龙云:“保山应竭力固守,增调88师增强兵力,当可解决战局”。又要求林蔚从预2师“派一个营,另令李师(36师)派一个加强连并选一勇敢善战营长或团附带领袭击芒市,又腾冲亦应速派一个营占领”。

  宋希濂通过电话了解战况

  5月8日,李志鹏师长并不急于攻击,除了加强封锁江面外,命令第106团休整,第107团和第108团加紧修筑工事,同时派出小股精悍部队袭击骚扰日军。入夜,全师迫击炮集中轰击黑崖山日军及惠通桥东端,步兵随即三面围攻黑崖山。10日0时,日军开始退却。据宋希濂回忆,最后只有数10名敌军泗水逃回西岸,其余全被消灭,共计缴获轻重机枪、步枪共80余枝。

  李志鹏很想扩大战果,第106团一度试图渡江追敌,无奈遭到怒江西岸日军机枪密集射击,只好退回黑崖山、乌木榔沿江阵地加强固守。此后,日军虽几次偷渡想要突破怒江防线,均被第36师击退。宋希濂后来觉得怒江一战不仅保住了保山要地,还造成一个长期隔江对峙的形势,争得了远征军准备反攻的时间。

  1937年9月,参加淞沪会战的第36师官兵

  渡江反攻,战力不济形成对峙

  陆陆续续投入的一个师就把鬼子堵住了,重庆判断滇西日军最多不过二三千人,孤军深入,必定不能持久。5月13日,蒋介石命令林蔚、宋希濂:“腾冲情况无论如何,我军务于17日前设法占领,如果敌军负隅固守,则我军攻城武器未到以前,不必攻紧,亦可派一有力部队监视城敌,而我之主力,应直向腾冲西北西南地区,确实占领以后,即兵力向莲山、盈江、梁河、泸水各县道路,每路派一至两连兵力,另派一营兵力,向密支那、八莫间星夜挺进,迎接第5军主力为要。”

  宋希濂比较乐观,预2师、第88师到达后,加上第36师共有三个师,对日军占绝对优势,5月15日下令“我军以收复滇西边疆,接迎我远征军归国之目的,即以主力迅速由惠通桥下游渡过怒江,先歼灭惠通桥西岸之敌,再进出腾冲、龙陵之线。”起初,国军的攻势打得日军陷入苦战,据品野实《中日拉孟决战揭秘》一书披露,首任松山守备队长——野战重炮联队长田村中佐于5月24日战死,第146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松本治中佐接任守备队长。

  宋希濂在沙盘前思考战斗部署

  但随着日军援兵源源不断到达,第71军的压力越来越大,魏珍贤当时是36师108团3营9连班长,他回忆说:“日本人在对岸,攻过去后我班只剩3人,班长也死了。对岸刘营长叫号兵吹‘死不退’,我们靠着重机枪终于顶住了敌人的三次反攻。开始要打仗时,心咚咚地直跳,可是一打起来,看着死了那么多的兄弟,眼睛红了,也就不晓得怕了。记得当时我背着背包往前冲,敌人机枪一梭子打在我背包上,打得我扑倒在地。是背包救了我。”

  宋希濂极为气愤的是,新领用的一批武器质量奇差,“昆明造捷克式轻机枪,膛径与新领子弹多有不合;木柄手榴弹十之八、九皆不爆发;迫击炮弹底火钢质脆弱,每于炮弹击发出膛后,其底火留着于撞尖上,必须将炮倾倒取出底火重新瞄准始能发射。此种械弹故障发生,常使逸失杀敌良机,而更遭受敌之损害”。

  林蔚,浙江黄岩人

  林蔚觉得这样不行,即使能攻下腾冲、龙陵,估计伤亡也得在二分之一以上,如果日军增援反扑,势必无力继续作战,保山到楚雄一线没有预备队,到时恐怕整个滇西战局都无法收拾。林蔚久居中枢,知道委员长正在反攻兴头上,没有直接表达自己的看法,而是建议军令部“转攻为守”,保有实力,巩固怒江防线。

  林蔚“转攻为守”方案十分符合当时滇西战场敌我双方战力对比,比起当日的“滇西天炉战”设想现实、成熟很多。军令部持赞同立场,认为“现我滇西兵力仅有此三师,如我继续攻击,因无攻坚武器,损失必大。如敌再集中相当兵力乘虚东犯,则滇西防务实属堪虑”。正当忙于研究部署之时,第88师第264团在龙陵、松山公路上缴获一份日军作战计划,得知日军第56师团已全部集结在滇西,判断总兵力在15000人至20000人左右。

  抗战时期的蒋介石

  5月31日,蒋介石下令停止攻击,“关于滇西部署,希遵照以下指示:预2师及刘伯龙部在怒江西岸游击,并破坏龙陵、腾冲、惠通桥间公路。36师主力守备惠通桥及攀枝花两渡口。88师一部守备惠仁桥,主力控置于保山”。宋希濂后来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随着蒋介石于31日下令停止攻击,将主力部队撤回,固守怒江,留置一部分在西岸及腾北地区从事游击,遂演变成为怒江对峙的局面,一直相持到1944年5月反攻时为止。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6-28 10:29:2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6763990171030389256/

上一篇: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天险 42天全歼腾冲城日军

下一篇:强渡怒江的部队是哪支?战役的背景是什么?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