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功败垂成的南昌反击战——南昌会战(下)
2019-01-05 10:06:45  来源:萨沙  点击:  复制链接

  日军12万大军使用装甲闪电战配属大量重炮,于3月27日攻陷南昌。此时武汉地区中日均衡态势被打破,日军将中日两军在江西的对峙线,向南推进了100多公里。这样一来,日军的九江基地和这一线的长江航运,相对比较安全。在攻打南昌期间,冈村宁次向右边的第五战区也发动了牵制性进攻,通过此次进攻,冈村宁次感觉第五战区实力并不弱,仍然有10多万富有战斗经验的部队,尤其是中央军汤恩伯的31集团军对日军造成很大的威胁。所以南昌会战刚刚停止,冈村宁次就急忙回头发动了随枣会战。日军出动10多万大军试图仿效南昌会战闪击第五战区,妄图将第五战区主力歼灭,尤其需要歼灭31集团军。

  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立即做出战略部署,同时向蒋介石求援希望薛岳的第九战区立即在江西反攻南昌,减少第五战区的压力。于是在1938年4月到5月,南昌反击战和随枣会战几乎同时开始了。

  反攻南昌的计划

  日军101师团和106师团攻占南昌虽然只用了2周时间,伤亡却也相当巨大,有1万多人。

  当时101师团和106师团都是特设师团,特设师团总兵力不到2万人,一般在1万6000到1万8000。也就是两个师团总兵力大约3万多人,加上配属重武器部队不过才4万多人。

  之前战斗伤亡1万多人,已经占参战部队的四分之一了,这个数字可不低

  在27日占领南昌以后,留下3个师团又一个旅团驻守赣北地区。日军以101师团分驻南昌及南昌以西重镇高安;第106师团驻守安义、奉新、靖安一带三角地区;第6师团驻守武宁、箬溪;而日军后方从德安到永修之间的公路,则以第14混成旅团据守要点维持交通。

  原本配属给赣北日军的第6重炮旅团,由于随枣会战的需要,已经调往湖北省,战车大队的100多辆坦克也一同调走。

  可见,赣北日军的力量有所减少,尤其攻坚能力削弱百分六十以上。

  当时冈村宁次已经回头准备击中第3师团,第13师团,第16师团,第33师团加上两个骑兵旅团共10多万大军进攻湖北境内的第五战区,所以江西一线短时间内不可能有日军大部队增援,南昌附近的日军兵力总体比较空虚的。

  武宁的日军第6师团同川军30集团军3个军隔河相对,恐怕无法随便抽到兵力南下。

  而后方公路上的第14混成旅团驻守长达近100公里的公路线,现有兵力尚且不足,根本无力增援南昌。

  显然,南昌地区实际可以作战的,仅仅为两个师团。这两个师团以3万多人防守南昌,而薛岳第九战区目前可以使用部队约有7,8万,加上第三战区顾祝同可以增援的部队,总兵力在10万左右。

  另外,众所周知101师团和106师团战斗力并不太强,至少跟第1师团和第6师团相差很远。

  在蒋介石看来,南昌地区的国军必须立即反攻南昌。

  一则,此时南昌日军很少,伤亡又大,应该乘机进攻。

  二则,日军一向傲慢自大,此时绝对不会想到刚刚败退的国军敢于进攻攻打南昌这样的城市,可以打他个突然袭击,出奇兵。

  三则,马上第五战区的随枣会战就要打响,第九战区进攻南昌,就算打不下来也至少可以保证分散日军的兵力,策应随枣会战。

  四则,此时第九战区虽然丢了南昌,但我们是有组织撤退,并非被击溃,所以兵力非遭受很大损失,战斗力尚且不弱,还能战斗。而我们恢复能力又慢于日军,如果长期拖下去,怕是 日军很快就会恢复战力,反攻南昌也就不可能获胜了。

  可以说,站在当时的立场上,蒋介石反攻南昌还是有一定把握的,这个决定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蒋介石毕竟不是直接带兵的人,他同白崇禧商量,白也表示赞成。

  当时蒋介石将自己的《攻略南昌计划》电告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并征求意见。

  蒋介石的作战方针是:先以主力进攻南浔沿线之敌,确实断敌联络,再以一部直取南昌。攻击开始之时机,预定4月24日。

  其兵力部署的主要内容是:

  令滇军第1集团军(总司令高荫槐)、第19集团军及第74军(军长俞济时)分别经奉新、大城地区向修水至南昌间南浔铁路挺进,彻底破坏交通,断敌增援,并协力攻略南昌;

  令第19集团军东北军第49军(军长刘多荃)逐次推进至高安,为总预备队;

  令中央军第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以3个师的兵力由赣江以东进攻南昌,并组织1个团的部队,以奇袭手段袭取南昌;

  令川军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进攻武宁。

  4月18日,白崇禧复电蒋介石,对反攻南昌表示赞同,只是对兵力部署提出自己的建议,稍有变动。

  白崇禧认为不可小视日军的防御能力,最好不要正面强攻,而务必要进行奇袭,同时必须切断南昌日军和九江的联系,阻止日军增援。

  小诸葛还是有两下的,他认为目前日军由于补充能力强,迅速恢复实力,务必立即进攻,不能等日军完成休整以后再打。

  白崇禧特别强调进行奇袭及“破坏、扰乱敌之交通及后方”,“切断敌之联络线”,并认为“攻击时间应提前,从速实施,至迟须在22日左右”。

  虽然蒋介石和白崇禧都认为南昌可以打,而且有很大取胜的把握,但第九战区的司令官却的人却不这么看!

  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是赣北地区最高指挥官,他却认为,不应该反攻南昌,这是得不偿失的。

  为什么第九战区在短短2周内丢掉南昌,除了日军使用了新战法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第九战区经过武汉会战的巨大损失,目前尚没有恢复实力,物资补充也远远没有完成,战斗力大减。

  当时第九战区官兵回忆,南昌会战之前,新兵刚刚补充到部队尚且不足2个月。中日的兵役制度不同,日军新兵在投入战场之前要完成1年的新兵训练,成绩合格以后才允许进入部队。

  而国军由于没有完善的兵役制度,新兵从各种途径召集来,经过短短1到3个月的新兵训练,往往刚学会正步走就送到一线部队。

  到了部队以后,进行短期强化,就进入实战。

  此时第九战区很多新兵刚刚学会放枪!本来如果让一个老兵带一个新兵,这样一场战役下来,新兵也就成了老兵,还是可以作战的。而部队里面由于武汉会战伤亡很大,新兵最少的部队也占到五分之二,老兵不生多少了,所以新老结合也就无从谈起。

  这样的新兵是单独不能打仗的,如果强行让他们去打,就是一种非人道的行为。

  所以各部战斗力都有很大减弱。


-----------------------------日军轻重机枪很多,国军就算比机枪,也不是日军对手。

 

  薛岳认为,虽然日军攻占南昌以后只留下两个师团固守,但并不代表南昌可以随意被攻打下来,原因主要有这几个。

  第一, 日军损失虽大,但补充迅速,从3月27日攻陷南昌以后,到4月中旬这20天时间内,日军通过南浔铁路和沿线公路的运输,经过大规模人员和弹药补充,损失的战斗力已经大大弥补。日军一卡车物资就几吨,相当于国军马拉的大车七八车的。反而国军恢复能力很慢,之前损失的官兵和武器弹药,现在基本没有任何补充。目前来看,国军虽然有10万人,但都是残兵败将,相对南昌日军4万多人,并没有绝对优势。在薛岳看来,目前如果101师团和106师团继续进攻,第九战区是否能够防守住赣北还有疑问,想要进攻获胜,是极不容易的。

  第二, 日军在南昌地区虽然只有3个师团又1个旅团6万人左右,却控制着南浔铁路和从九江到南昌的公路。南昌离日军九江基地不过100多公里,卡车运输的话只需要几个小时。日军在九江基地附近驻扎大批海军陆战队,还有116师团,总数不下2万多。如果开战以后日军援军迅速赶到,日军总数就是8万,国军10万,按照火力来算,10万国军火力尚且不到7万日军的一半,敌我力量就逆转了。

  第三, 薛岳认为如果是第1师团和第6师团防御南昌还好一点。因为这两个师团面对国军没有吃过太大苦头,会疏于防御,甚至不修筑防御工事。但101师团和106师团都是吃过国军极大亏的,其中101师团前师团长大腿被打穿,被迫回国养病。106师团干脆几乎被全歼在万家岭。薛岳估计101师团和106师团必然会恐惧国军反攻,大规模修建防御工事,完成南昌附近整体防御。以第九战区的重武器,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入南昌,还会有相当的伤亡。

  薛岳虽然往往敢于同蒋介石正面顶撞,但前提是之前薛岳打仗都打赢了,胜利的将军是没人指责的。

  就比如林彪,林彪在辽沈战役期间基本不同任何人商量,而是深思熟虑以后直接下命令。刘亚楼是他的记录员,罗荣桓是他的执行人,林彪甚至能精确使用一个营的兵力。

  这对于普通作战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一个人怎么能指挥100万大军呢。但最终结果是林彪胜利了,胜利的将军没人说不。

  此时,薛岳却没有胜利,而是丢了南昌,打了败仗。

  这时候,他就不敢公然违抗上面的命令。

  既然蒋介石下令了,薛岳就只好部署反攻。

  好在当时兵力还是蛮多的,打南昌确实有一定的把握。

  蒋介石为了怕薛岳的第九战区赣北部队刚刚被打败,损失较重,战斗力有限,特别从浙江顾祝同的第三战区调来了一支劲旅支援他们。

  这支劲旅就是上官云相的第32集团军!

  第32集团军原本起也就是一个29军,下辖3个师,第26师,第79师,预5师,军长为陈安保。

  上官云相这个名字大家肯定很熟悉,对!在皖南歼灭新四军军部9000多人,活捉叶挺的就是他。

  上官云相是国军中一个著名的悍将,是个能打硬仗的人。

  这个人的经历很奇特,他是山东济南市商河县人,也是保定军校出身的职业军人,与新四军军长叶挺和此时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都是同学。不过,上官云相却并非蒋介石麾下的军人,而却是北洋系军人。

  上官云相是个能力很强的军人,他从军校毕业以后,很快效力于新直系军阀孙传芳麾下。

  进入孙部的时候,也就是1919年,他仅仅是一个卫队排排长,6年以后因为战功爬到暂编第七混成旅第一团团长的位置。

  自从成为团长这种高级军官以后,上官云相的军事能力很快显露无疑。

  1925年,施从滨在张宗昌的支持下南下攻打孙传芳,施部兵力强大,还有一支战斗力强悍的白俄雇佣军。

  孙传芳部在张宗昌部的打击下步步后退,就在危急时刻,上官率一团迂回至敌后,重创白俄雇佣军,切断了施的退路,一举擒获施从滨。

  花絮:孙传芳此战后将施从滨处死,10年后,孙传芳被施从滨的养女施剑翘刺杀身亡。

  此战功劳极大,上官云相也深受孙传芳赏识,很快因功升任第七师第十三旅旅长。孙传芳此战胜利后,占据了华中几省,宣布就任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成为北洋军阀中第一流人物。

  只是好景不长,仅仅1年后的1926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孙传芳部在江西等地被蒋介石的北伐军大败,狼狈退到长江以北。

  1927年4月,孙传芳利用国民党宁汉对立,蒋介石下野之机,举兵反攻江南。

  上官云相被任命为任孙传芳军第四十一师师长,率部渡江作战。

  上官云相曾经试图阻止渡江进攻,因为这样危险太大,不过孙传芳一意孤行,也就是只能全力帮他取胜。

  上官云相能力很强,新直军一路高歌猛进,一度攻打到南京近郊的青龙山附近,差点就杀入南京城了。这也是北伐战争中,最危险的时刻。

  结果,白崇禧,何应钦等人拼尽全力发动龙潭战役,力挽狂澜。此战孙军大败,几乎全军覆没,稍后孙传芳宣布下野。

  上官云相无奈,也流亡到日本,稍后回国指挥残部向蒋介石投降。

  蒋介石虽然知道上官云相是反对他们10多年的北洋系军人,不过自古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加上有心腹顾祝同的大力推荐,蒋就不计前嫌,将上官云相收归麾下。

  从此以后,上官云相为中央军效力,算是尽心尽力。

  之后军阀混战和剿共战争中,上官云相相当厉害,他治军非常严格,部队颇有战斗力,很少打败仗。

  军阀混战期间的1929年3月,上官云相升任陆军第四十七师师长。7月升任第九军军长。

  剿共期间,1931年后,上官云相任第九军军长兼第四十七师师长,1932年夏,任豫鄂皖三省“剿匪”中路军第五纵队指挥官。上官云相部不但进攻了江西中央苏区的红军,还围剿过鄂豫皖苏区的红四方面军。

  红军长征期间,1935年1月,中央红军进入贵州。蒋介石任命上官云相为湘鄂川边区“剿匪” 总部第一路军总指挥,追堵红军,4月晋陆军中将。

  可惜,上官云相在1936年遇到倒霉事,由于率部筑路时期,军中账目不清,被媒体抨击贪污军费。

  上官云相相当狼狈的被解除军职,安排去欧洲访问。

  抗战爆发以后,上官云相紧急被召回国内,在1937年被奉命为第三战区江防军第11军团军团长。

  11军团参加了残酷的淞沪会战,伤亡很大,但极为顽强,给日军造成很大损伤,当时陈安保是他麾下79师副师长。

  淞沪会战以后,上官云相率部归入第三战区麾下,在浙江省北部作战。上官云相部颇有战斗力,而且熟悉浙北地形人情,经常突袭和破袭日军,并且组织民众进行游击战,屡立战功。

  由于战果辉煌,上官云相在1938年被升任为第32集团军司令,陈宝安也被升任为79师师长。

  1938年底,规模空前的武汉会战爆发,上官云相率部北上攻克江苏境内的宜兴、溧阳,进出镇江,威逼南京和长江水运,造成日军极大压力,迫使日军调动大量部队围剿,减缓了对武汉地区的支持。

  这在当时来说,是极为难得的,毕竟沪宁杭一带,是日军重兵集结,力量最强的区域,而溧阳,镇江距离南京不过几十公里,如此拥兵需要很大的勇气。

  同时上官云相麾下一部,还在赣北参加了对101师团的狙击战,他们同王敬久,叶肇部配合,把101师团歼灭了二分之一,彻底阻挡在鄱阳湖星子一线。

  此战后,指挥有方的陈安保被任命为29军军长(二十九军本来是宋哲元部队番号。七七以后,兵力高达10万人的宋哲元部各师全部升级为军,二十九军番号就空出来了)。

  武汉会战结束后,32集团军回到第三战区浙北继续作战。

  此次,蒋介石将第32集团军3个师调入第九战区,就是用于主攻南昌的。

----------------------防御作战中,火炮也相当重要。日军的火炮可以 形成一个完整的弹网,对国军造成很大的杀伤。一战中防御作战主要消灭进攻敌人的是重机枪,但二战中,就算是防御作战,主要消灭敌人的也是各种火炮。此次作战中,32集团军战斗力较弱的预10师,预5师,黔军102师基本都没有任何重武器,导致他们攻打仅有日军几百人驻守的小据点也相当困难。还曾经被一个中队100多日军固守一个据点,国军前后伤亡300多人也没有攻下。

 

  进攻南昌的部署

  薛岳得了第32集团军以后,心里相对比较有底,他手上共动用了4个集团军、8个军、22个师。

  表面上很强大,其实其中3个集团军都是刚刚经历过南昌会战的,伤亡不轻,战斗力大减,只有32集团军兵力充足,战斗力比较强。

  薛岳的部署主要分为三路

  1.主攻的为上官云相的第32集团军,该集团军出动3个满员师从南向北进攻南昌。因为害怕兵力不足,薛岳逐步给他增加了3个师,总兵力最终为6个师。

  其中第26师,第79师,预5师都是32集团军的原有部队,其中79师是29军的看家部队,它本来是浙军第6师,战斗力很强,也特别熟悉华东地区的地形地貌,战斗力颇强,当时的师长是段朗如。

  26师则原本不属于29军,他是一支川军部队。川军一般战斗力不强,26师却不弱。该师在淞沪会战中,坚守阵地,拼到最后一个人,最终全师仅有100多人突围,几乎全军覆没,却杀伤了数千日军。

  战后蒋介石对26师非常赞赏,特别拨款给人帮助他重建。重建后的26师又在武汉会战的马当战役中死守湖口,最终伤亡超过三分之一,所以也是能打硬仗的。

  剩下的预5师就弱了,他本来是江西保安团,一直负责在鄱阳湖边负责水面警戒。之前该部队没有参加过正规作战,由于此次进入江西作战,需要熟悉本地的部队,就将该部队扩编为师,担任引路前导。

  虽然不是正规军,但预5师基本都是江西人,目睹日寇在赣北老家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全师上下充满仇恨,要为乡亲们报仇,所以该师士气很高,战斗意志也强烈。

  需要说明的是,预5师的装备居然相当不错,这要感谢49军军长刘多荃了。刘多荃在淞沪会战以后,因为伤亡过大,申请预5师归入麾下补充损失,当时蒋介石同意了。刘多荃的49军原本是张学良的卫队师,装备最为精良,而且有很多存货。预5师全体官兵几乎空着手来了以后,刘多荃立即拿出私下的存货武装了该师。结果该师步兵全是精良的捷克式步枪,每连六挺捷克式轻机枪,每营配有重机枪连,团有迫击炮。稍后蒋介石杠上开花,将预5师调到第三战区堵缺口,刘多荃就这样吃了一个哑巴亏。

  原属29军的3个师就已经很乱了,新增给32集团军的3个师就更乱了。具体为16师,102师,预10师,他们来自各个系统,战斗力有高有低。

  16师是老湘军部队,属于何健麾下,颇有战斗力,但装备较差,而且作为军阀部队往往不服从上级命令。在淞沪会战中,16师在战斗中伤亡惨重,战功也不错,只是最后期间,16师没有能到上级下令撤退就擅自开拔,放弃现有阵地后撤,最终被蒋介石下令将师长撤职。

  预10师同预5师一样,只是他们是浙江省保安团编组的,没有参加过正规作战。预10师的优势是全师都是浙江人,所以对浙赣一带地形比较熟悉,是地头蛇部队。

  102师则更有问题,他是原来的黔军王家烈部。黔军是国军中战斗力最弱的部队,又是著名的双枪兵,装备更是最低劣的。该师战斗力一向很弱,师长为原来王家烈的大将柏辉章。之前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中,徐州会战中,102师也是拼了命打了,但战斗力确实太弱,1个团只能顶得住日军1个营。全师参战只有有7000多人,退到南京时候仅剩3000多人,徐州会战之前补充到7000多人,战后又仅剩2000多人,连柏辉章的弟弟柏宪章也在战斗中牺牲了。所以102师在后来的战斗中,上官云相只敢让他们作为预备队,不敢放在第一线使用。

  花絮:遵义会议就是在柏辉章的别墅召开的,柏辉章本人在1949年率部起义投靠解放军。但1952年被定为反革命,随后被枪毙!

  可以看到虽然编号有6个师之多,但真正比较有战斗力的为79师,26师和16师,其它3个师不是没经验,就是没战斗力。

  这样整个32集团军所属部队虽然不少,真正可用的不多。

  侧翼攻击为二个集团军又一个军,滇军第1集团军高荫槐部(下辖2个军共5个师),中央军第31集团军第74军俞济时部(该集团军只有1个军,下辖3个师),他们从西往东进攻。

  第1集团军负责占领靖安,奉新,击溃106师团,然后务必同时务必切断永修,乐化的南浔铁路,阻挡九江地区的日军援军。

  而74军则务必短时间内占领南昌西面重镇高安,然后立即逼近南昌,和32集团军左右夹击。

  之前伤亡较大的东北军刘多荃49军担任总预备队,负责随时支援74军或者第1集团军,该军下辖2个师。

  第三路是川军王陵基集团军,下辖3个军6个师,负责反攻离南昌较远的武宁县城,牵制战斗力强大的第6师团,让其无力增援南昌。老萨语:第6师团在后来无心增援南昌,同川军对峙了2个多月,互相只有小规模冲突,川军也算完成了人物。

  当时薛岳曾经仔细研究过如何反攻南昌,并且派出大量侦察兵渗透进入南昌城内和附近日军阵地。

  果然不出他所料,日军101师团和106师团都是吃过国军大亏的部队,他们同之前的日军师团都不同。

  一般来说,日军甲种师团作战比较狂妄,他们很少做防御部署。

  用林彪的话来说:敌人轻视中国军队,成了习惯,便由骄矜而疏忽,不注意侦察警戒,不爱做工事。打 起仗来,先让飞机和大炮显神通。来到猛攻时,他们步兵连阵地也不爱占领,只隐蔽在沟里休息。

  之前国军多次偷袭轻敌的日军,比如武汉会战的第6师团因为傲慢,开始没有做防御部署,就被国军各种突袭打的人仰马翻,每作战一周必须休整一个月,以蜗牛速度前进。到了后期,第6师团没到一个地方立即就修建简易工事,也是被打怕了。

  但此次101师团和106师团刚刚站住脚,就深恐国军反攻,立即修建了相当完整的防御工事体系,这在日军侵华之前的历史上也是极少有的。

  当时101师团,106师团固守南昌,奉新,安义,靖安,高安以及南浔铁路上几个要点,兵力收缩很厉害,并不分散。在这些据点上,日军除了利用原有国军部分阵地以外,修建了大量土木工事,而且外围全部拉上铁丝网。

  其中尤以南昌城外的工事最为完善,并且在城中布置大量重武器。

  日军前进机场也推进到南昌机场,可以给予及时又准备的地面援助。

  薛岳知道按照日军这样的准备,国军能够占领南昌的难度很大,那么目前无非两种方法作战。

  第一就是强攻,薛岳认为可以将第九战区全部火炮集中起来使用,交给74军或者上官云相的32集团军,一举攻破南昌城。

  但这个显然不切合实际,第九战区本来在赣北只有两个炮兵部队,一个是机动炮兵团,有各种乱七八糟火炮30多门,放在后方 奉新准备决战使用。没想到日军利用坦克部队高速突进,仅仅一天时间就攻入奉新。而机动炮兵团的火炮基本都是用马拉的,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无处可逃,只得将 火炮全部炸毁。这样机动炮兵团也就不存在了!

  另外一个是苏联援助的76毫米野战炮兵营,仅有10多门苏制火炮。此次南昌会战中,由于苏制炮兵营在修水河一线,阵地被突破以后,日军坦克和骑兵长驱直入,将国军炮兵远远甩在后面。苏制火炮相当笨重,根本无法有效撤退,最终被迫炸毁了几门,将其他几门推入山区躲避,目前可以作战的仅剩几门火炮。

  日军两个师团自己的100门火炮,足以轻松压制国军集中起来的全部炮兵。

  况且,薛岳认为目前日军完全掌握赣北制空权,炮兵部队一旦集中起来,怕是只有几十分钟就会被日军空军定位消灭,很难有效作战。

  第一种方法不行,看来只有第二种了。

  所谓第二种,就是突袭。

  显然,国军10多万人想要避过日军耳目偷袭根本不可能。

  所谓突袭是以一部正面强攻,由32集团军秘密度过抚河,然后以闪电战术猛击南昌附近的日军,造成其混乱,然后高速突进。

  当时抚河距离南昌还不到20公里,如果日军一乱,32集团军急行军只需要1个小时就可以杀到。但当然想要日军彻底混乱,光靠上官云相部正面强攻,是不可能的。

  薛岳提出,同时派出一部化装成平民混入南昌城,然后里应外合一起夹击,这样事半功倍。

  混入的部队至少要有1个团,而且必须是精锐团。

  本来1000多人国军想要混入南昌城内谈何容易,更别说还要带着武器。

  但南昌的老百姓都是支持国军的,同时南昌城内还有一些潜伏的抗日组织,有的还混入维持会伪政府,他们都可以帮忙,估计不可能穿帮。

  薛岳兴奋的认为,南昌日军目前部署根本没有考虑城中被突袭这种情况,城内基本是极为空虚的,日军全部防御在南昌城外工事里面。

  这个团一旦从南昌城内攻击,加上上官云相部从正面强攻,日军必然张皇失措,城内的重炮和飞机也会被全部击毁,巨大的弹药库也被毁坏,这样日军重武器就全失,打下南昌是非常有把握的。

  只是这种打法的前提是首先要打到南昌城附近,如果上官云相部远离南昌城,一切就免谈,那个团如果过早起兵,在日军上万部队夹击下,估计也很难幸存。

  所以一旦开战,务必短时间内逼近南昌。

  显然,第一种方法不可取,第二种方法虽然有可能获胜,但是有一定风险。

  不过,此时蒋介石 既然下达命令,也就无法多考虑了,最终薛岳决定使用第二种方法,并且在4月22日发动全面的进攻。

  虽然101师团和106师团已经做了完整的防御部署,但客观来说,他们也根本没有想到过军敢于大规模全线进攻他们。

----------------------上官云相也是我们最仇视的人,因为他消灭了新四军军部。但他的32集团军很有战斗力,虽然很多都是标准的杂牌部队。



 

  西路进攻的74军和滇军

  日本军部对国内民众的宣传是武汉会战已经歼灭蒋介石军全部主力,蒋军剩下一点部队只能苟延残喘,被消灭只是时间问题。

  而日本军官和士兵则对国军的认识深刻得多,这都是来源于实战的经验。他们认为国军远没有被消灭,仍然有强大的战斗力。但他们也绝没有想到,国军能够以10万大军主动进攻日军重兵固守的大城市,这在侵华战争到1939年4月来说,还没有这种先例。

  之前台儿庄战役打的是个大庄子而已,兰封战役攻击的兰封城不过是个县城。

  所以,此次日军并没有提放,在22日被攻击以后,日军一开始乱了阵脚,但很快就稳定下来。

  三路国军中,西路推进的相对比较顺利。

  西路国军第1集团军以第60军第184师和第58军新10师进攻奉新,以第58军新11师监视靖安日军;以第74军主力进攻高安,以第74军及第49军各一部北渡锦江,进攻大城、生米街。

  其中战斗力最强的自然是抗日铁军74军。74军负责攻打南昌西部军事要地高安,接着从西边夹攻南昌,同时切断南昌以北的铁路和公路运输。

  高安,位于锦江北岸,距南昌约60公里,为赣北丘陵之间一小冲积平原,在军事上极为重要;高安附近的锦江为赣江支流,发源于宜春市慈化山区,流经高安境内约78公里。

  锦江流域在高安形成一个通道,形势上与南昌正面相接。

  所以,高安扼守南昌西边门户,是兵家必争之地。

  在南昌会战的第一阶段,74军就曾经同日军反复争夺高安,两次易手。

  最后由于南昌被日军攻占,74军处于高安过于靠前,怕被日军合围歼灭,才被迫放弃高安后撤。

  74军自从建军以来,几乎每一场仗都是硬仗,所以该军神经数百场战斗,早就千锤百炼,不怕任何对手。

  21日,74军已经将51师,57师,58师都推到进攻位置,当面的敌人是日军101师团一个旅团1万人,下辖103和157联队。

  103联队和157联队占领高安以后,立即在高安附近修筑了坚固的工事,前后花费了近1个月时间,一共修筑了4个碉堡群。

  但这难不倒身经百战的74军,该军以51师正面突击,58师侧翼夹击,57师则绕道敌后切断敌军退路和增援。另外已经被打残的东北军刘多荃49军负责协助。

  两军从21日晚上开始激烈交战,74军官兵对高安一带地形非常熟悉,他们巧妙的以机枪火力吸引日军,然后以一部绕道日军侧翼攻击。一旦摸进日军阵地附近,就投掷大量手榴弹,继而冲锋,以集束手榴弹炸毁日军碉堡。

  激战到22日中午,103联队固守的4个碉堡群被74军51师炸毁3个,剩下1个也摇摇欲坠。

  日军见势不妙,立即调动高安附近仅仅几公里处的157联队火速开往高安支援,夹击进攻的74军51师。

  157联队先锋3000多人在22日上午赶到,随即同51师杀在一起。

  俞济时军长见日军增加到1万兵力,深怕只有几千人的51师吃亏,立即调动58师从侧翼猛击157联队。58师以山地作为隐蔽偷偷接近日军,然后突然发动冲锋。

  58师冲锋非常猛烈,营长连长都是冲在最前面。

  面对如猛虎下山的58师官兵,日军157联队官兵猝不及防,张皇失措,遭受很大伤亡,被迫向后溃败。

  激战到24日,日军在高安外围据点被扫清大半,51师和58师在49军一部协助下,将高安外围的103联队合围,157联队不顾一切的增援103联队,两军一度混战在一起,展开激烈的肉搏战。

  结果,74军的英勇压倒了日军,157联队实在挡不住国军的进攻,向后方溃败。

  这边,被合围的103联队还是非常顽强的,他们拼死固守高安城,利用炮火优势向外猛烈射击拦截。

  在南昌驻守的101师团得知高安危机,立即调动部队乘坐汽车增援 。

  此时74军57师已经包抄到日军后方,切断了公路。冯圣法师长的343团迎面痛击日军汽车部队,击毁汽车十几辆,日军无奈只得下车作战。

  在57师的阻击下,101师团这个大队几乎无法前进,完全被阻挡,无法增援。

  双方又打了整整一天一夜,74军305团在25日午夜突破日军103联队防线,占领了城外制高点。

  占领这个制高点以后,74军立即用轻重机枪和所有迫击炮向城内猛烈射击。

  103联队经过多日苦战,伤亡很大,疲惫不堪,已经到达极限。他们之前能够守住4天时间,主要依靠火力的优势。现在国军已经控制制高点,日军火炮和机枪都打不到这个区域,只能被动挨打。

  103联队顿时出现溃败的势头,一部军官开始要求联队长立即组织突围,不然只能全军死在高安城里面。

  得知日军阵脚松动以后,主攻的51师师长王耀武非常高兴,他亲自赶到第一线督战,并且要直接去城门组织攻城。当时双方战斗激励,战场到处都是日军炮弹的落点,51师副师长李天霞费劲全力把王耀武师长拦下,自己则率领警卫连冲到高安城门附近组织攻城。

  经过2小时的猛烈冲击,日军103联队力不能及,城防被突破,李天霞副师长率领305团一举冲入城内。

  当然,日军也不是软柿子,103联队还有战斗力的第1大队和305团展开激烈的巷战,305团毫不示弱,挥舞刺刀大刀给予迎头痛击。

  期间日军眼见就要全军覆没,居然无耻的释放毒气,一度阻止了305团的进攻。激战到午夜2点,103联队全线崩溃,余部在毒气的掩护下分散突围,向后方南昌溃败。

  4月26日,74军占领高安城,歼灭日军数千人,也攻破了日军南昌西面的防御体系。

  蒋介石知道收复高安以后,非常高兴,他亲电嘉勉第七十四军军长俞济时:此次高安三失三得,不仅表现我军战力之精良而使敌寇畏慑,且能暴露其既不能战又不能守之弱点,使我全体官兵精神因之份外振奋,殊为快慰。

  74军随后趁胜追击,连续占领高安附近的茅柴山,陇鸡岭,并且将溃败到这里 ,又被57师切断退路的日军103联队和157联队余部合围在西山万寿宫一线。

  日军被合围以后,已经无力逃出,只能在原地死守,期望离他们仅有25公里的南昌日军给予救援。但此时南昌日军被上官云相32集团军强攻,自顾不暇,根本无法出兵。

------------------------上图的74军是国军中装备最好的,有一些小口径机关炮,但火炮上面也极少,只有一些迫击炮。下图是头戴法国式钢盔的滇军,此战滇军的行动有些问题。虽然攻坚能力不足,但滇军显然并没有用尽全力,事后薛岳对滇军作战不利非常愤怒,一再要求追究责任。与此同时,云南王龙云护送汪精卫到达越南,并且暗中许诺同汪精卫一起干。此时显然是龙云对滇军有什么嘱托,让他们不要过于消耗自己实力。所以说,老萨早就说了,对于军阀一定要斩尽杀绝,什么狗屁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你不消灭它,将来他就要消灭你。此战如果滇军切断交通线,南昌就十有八九被收复了。

  74军的进军貌似很成功,他们北面的滇军第1集团军却出了问题。

  大家都知道滇军虽然勇敢,战斗力却有限,在国军中属于弱旅。

  而且,经过武汉会战,滇军损失极大,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武汉会战之后的11月的崇阳战斗,滇军60军184师扼守黄莲洞、画石砭。虽然官兵英勇奋战,屡挫敌锋,也造成日军很大伤亡,参战部队却几乎全军覆没,全师没有受伤的官兵仅剩下90余人。

  战后经过4个月的补充,滇军兵力上倒是补充了大部分,只是新兵太多,老兵太少,形同一支新军。大家都知道,新编部队的战斗力并不可靠,有可能一战以后很强,也有可以一触即溃。

  除了兵员以外,滇军武器装备损失更大。

  本来滇军的装备是不错的,清一色的法制轻武器,法制迫击炮,甚至有德制山炮,经过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的消耗,这些武器所剩无几。

  本来滇军战斗力不强,比较强调火力的使用。

  云南王龙云和越南的法国人关系很好,滇军有一些法国教官,所以继承了欧洲步兵火力搭配的理论:以机枪火力为主(重机枪),机动步枪火力辅(轻机枪),步枪火力只是补充。

  本来滇军有不少大口径的法式重机枪,现在基本不剩几挺了,火力也就大幅度减弱,战斗力自然也就一落千丈了。

  此次在攻打奉新的滇军,在奉新外围和日军一个联队在野外交火。这种山地作战滇军并不怕,他们很快发挥了兵力优势,大败日军这个联队。

  日军赶忙逃回奉新,闭城死守。

  滇军官兵是非常英勇,无奈实在能力不及,无法攻打下这种坚固的城市。连续几日进攻,全部奉新和靖安城内的日军多次击退,几乎没有进展。

  实际上,以滇军的战斗力和武器,确实很难攻占固守阵地的日军部队。

  但当时第九战区已经无兵可用,滇军和74军必须一个负责切断南昌通往九江的交通线,一个负责夹击南昌。

  显然滇军的战斗力去强攻南昌是不可能的,只能负责切断交通线。

  只是没想到,即使是切断交通线也相当困难,对于滇军几乎无法完成。

  奉新,靖安扼守着第1集团军通往南昌北边南浔公路和铁路的交通,由于无法占领这两个地方,滇军第1集团军无奈,除了一部强攻以外,另一部只得绕过奉新,靖安前进,试图切断日军交通线。

  这样一来,就花费了巨大的时间。

  大家知道江西多山,赣北虽然地形相对平坦,山也众多。

  赣北山区交通并不发达,往往山间只有一条公路,其它都是小路。现在公路被日军固守的据点切断,国军转而走小路的话就是极慢的。

  滇军云南官兵善于爬山,但终究也是上万人的大部队,光是骡马就上千匹,前进速度不可能很快。

  所以,到了26日,第1集团军还在山间小路艰难前进,离南浔公路铁路还很远,根本无法将其切断。

  与此同时,冈村宁次的反应还是很快的,虽然又随枣会战牵制他的绝大部分兵力,他仍然命令九江的日军海陆军战队同116师团立即南下增援南昌,同时命令空军给予全面空中支持。

  空军还是其次的,海军陆战队和116师团立即乘坐卡车向南昌地区增援,一部很快到达奉新。

  74军本来攻势猛烈,此时由于北部侧翼为增援日军威胁,只得暂停攻击,在28日全部调整部署,先稳住阵脚。

  稳住阵脚以后,74军分出一部对付侧翼日军,余部在东北军49军配合下继续向南昌猛攻,并且在29日一举占领了生米街。生米街距离南昌只有10公里距离!

  此时情况突然发现扭转,由于滇军第1集团军作战不利,奉新和靖安地区原驻守的106师团1个旅团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此时九江开来的日军赶到奉新靖安,接过106师团的防御阵地,106师团这个旅团立即从侧翼开始向74军发动猛攻。

  日军106师团攻击还是很猛烈的,他们攻击点选择的也很好,是第1集团军60军安恩溥部和74军58师的结合部。

  106师团以两个步兵联队配合大量坦克疯狂冲击,正面的滇军60军184师不敌,放弃阵地向南边撤退。

  鉴于184师被一冲击就崩溃,58师阵脚也被冲动,一部放弃阵地向南方撤退。

  冯圣法师长知道侧翼被攻击以后,立即亲自赶到阵地,下令枪决了两个擅自放弃阵地的连长,稳住了不稳的情绪。

  58师以山地作为掩护同106师团发生对攻战,这种山地作战是日军并不擅长的,加上坦克也无法爬山,106师团伤亡很大,又没有任何进展,最终被迫放弃进攻,返回奉新。

  但是,经过第1集团军随便放弃阵地这一搅合,74军的进攻就这样被耽搁了。

  全军虽然距离南昌仅仅有10公里,却因为一半主力在侧翼作战,只能有一半主力进攻南昌。

  而南昌近郊又有日军强固的防御工事,74军兵力不足,进攻屡屡受阻。

  到了5月7日(蒋介石本来限5月5日占领南昌),74军仍然在生米街一线和日军拉锯作战,没有什么大的进展。

  可以看到,74军虽然作战勇猛,战果卓著,但并没有在5月5日总共直接杀到南昌城下。就这一点来说,74军并没有完成薛岳布置的人物,而南昌城下就只有上官云相的32集团军孤军奋战了。

  至于第1集团军更差,他们明显故意不全力进攻,试图保存实力,不但没有占领奉新靖安,连日军南昌通往九江的交通线也没有切断。

  这样一来,薛岳预定的计划就被打破了,所有的重任就落在上官云相第32集团军身上了。

---------------二战某种意义上是运输战,作战首先需要切断敌人的公路和铁路运输线。此次南昌作战的日军可以得到铁路公路运输支援,这才是他们能够不败的重要原因。

  段朗如掉脑袋

  可怜32集团军的官兵们,挑上了一个千斤重担。

  自然32集团军的战斗力不能和74军相比,而他们面对则是101师团一个旅团又一个联队,也就是四分之三个师团兵力,比74军面对的101师团1个旅团兵力还要多出一半。

  而74军有3个师,32集团军有6个师,但这6个师战斗力层次不齐,装备有好有坏。一般认为6个师战斗力,还不如74军3个师的战斗力。

  根据薛岳的部署,第三战区的第32集团军以第29军第16师、第79师、预备第5师及预备第10师之一部于4月23日秘密渡过抚河。

  由于预5师是当地江西人,对地形十分熟悉,在他们的带领下,这几个师巧妙的绕过日军阵地,仅仅用了几个小时时间就开到离南昌不到20公里的近郊附近。

  沿途很多中国老百姓都发现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去报告日军。江西人性格相当强硬,日军占领南昌以后四面拉夫抢掠,甚至奸淫,搞的天怒人怨。很多江西老百姓自发起来组织抗日武装打击日寇,此次他们全力同国军进攻部队配合,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鉴于101师团尚且没有发现国军进攻部队,上官云相司令官认为机会难得,随即命令各部全线进攻南昌,同时命令预5师本地的江西籍士兵抽调1个团,立即混入南昌城。

  预5师的江西官兵非常厉害,他们换上各种各样的衣服,将步枪,手榴弹藏在米袋里,木材里,甚至棺材里,乘着战争还没有打响前的混乱中,在当地老百姓的沿途下将整整一个团士兵潜入了南昌。

  当一线打响以后,该团官兵立即在城中老百姓帮助下,在南昌城内放火,并且四处袭击,破坏,甚至出兵攻击南昌日军司令部。

  日军101师团被这一袭击搞的全军大乱,留守在南昌城内的日军伤亡很大,到处挨打。

  城外的日军也深感惊恐,一度放弃外围阵地后撤,32集团军立即尾随追击。

  但101师团也是经历过淞沪会战,南京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的老部队。他们在开始的惊慌中很快稳定下来,他们由一部向南昌城内那个团发动进攻,同时以主力顽强阻击32集团军突前的79师。

  日军凭借这一线的水网地形,加上各种土木工事,利用重武器全面拦截。79师因为重武器缺乏,兵力又不占绝对优势,前进的异常艰难。

  激战到26日,32集团军勉强攻占了在南昌南部仅有10公里的市汊街,逼近南昌城,但再往北前进就更为艰难。

  与此同时,城中的预5师的那个团同101师团经过一日一夜残酷巷战,一度把日军司令部都打垮了,却始终得不到外面国军的支持,只好向上官云相司令汇报。

  上官云相鉴于城外攻击怕是几天内无法成功,只得让他们先撤出来,于是这个团再次巧妙的从南昌城城墙很多缺口撤出,伤亡并不大。

  里应外合失败了,但也不是说32集团军就占领不了南昌。因为潜伏进入南昌的通道并没有被日军发现,下面国军再派部队一样可以潜入南昌,到时候再里应外合就是了。后来又有1个团也潜入了南昌城!

  却因为第1集团军没有切断南昌同九江的公路,日军立即给予南昌增援。

  鉴于后方援兵就要赶到,27日,固守南昌的101师团集中1个旅团全线反攻32集团军。

  两军在南昌东南、正南郊区展开激战,反复争夺该地区内的各村庄据点,当时在最前的79师和26师伤亡都很大,苦苦支撑,市汊街再被日军占领。

  战之28日,32集团军仍在南昌郊区艰难前进,却又得知日军援军会在数日后赶到的消息。

  32集团军司令官上官云相极为着急,命令最前方的79师段朗如务必立即在短期内占领南昌,他会给予79师全力支持。

  师长段朗如却认为这个任务完成不了,由此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变故。

  段朗如是湖北英山土门坛人,自幼家贫,立志从军,在1924年进入黄埔2期。

  这个段朗如是一个还算出色的中央军军官,他从黄埔毕业以后打拼了10年,参加了很多战斗,最终成为第79师副师长,当时师长是陈安保。

  武汉会战时候,陈安保升任29军军长,段朗如就成为79师师长。

  段朗如当时的处境并不好,因为他是第一线指挥官,又是29军的最主力部队,自然是进攻的主要力量。

  在他看来目前79师被日军阻挡在南昌城外,经过数日进攻,伤亡不轻。如果继续进攻,必然遭受更大伤亡,能否拿下南昌城并不可预知,就算能够打下也是惨胜。

  上官云相命令他立即全面进攻,段朗如就不同意,反而想撤退。他说:南昌外围日军已经发现我们的企图,兵力又有1个旅团,就兵力,敌我战斗力,以及敌军工事的强度来说,我军根本不可能打下南昌。

  上官云相听到这句话非常不高兴,因为在他看来南昌还是很有把握打下的,他大声说道:段师长,你要按照命令坚决进攻。

  段也怒了:进攻是进攻,但仗不是这种打法。

  上官云相大怒,质问:段师长,你说什么?完不成任务就让你负责。

  鉴于这种情况,一般军官也只能勉强去打了,毕竟32集团军后面4个师也陆续赶到南昌近郊,兵力上还是国军占优的。此时的段朗如却自作聪明的玩了一个把戏,这让他送了命。

  段朗如在通完电话之后,怒气难消,召集部下几个团长开会。

  段朗如把手上的文件夹重重摔在桌上,把目前情况说了一下,然后说: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大家都是本师的老人,大家想想看怎么才能又完成任务又保证本师的生存。

  显然,段的意思就是想办法糊弄上级,不要发动强攻了。

  几个团长面面相觑,半天没有人说话。

  过了半响,235团团长王永树建议:不如组织一个突击队,冲入南昌市区放火袭击,然后我们就上报已经占领南昌。这样我们损失小,也算完成了任务,毕竟我们部队也进入了南昌。

  段朗如觉得这个意见很好,点头同意,又问:那么这个突击队谁来带呢?

  显然,这个突击队非常危险,进入日军控制的南昌,稍后疏忽可能就死在里面。

  几个团长再次不啃声,过了很久一会,王永树只好又说:突击队由每个团抽一部分人组成,至于带队我看交给本团的副团长徐进之中校负责。师长可以找徐进之来,鼓励一番。

  段朗如说很好,于是就散会了,他从各部抽掉了一部分兵力,大约有1加强营,准备作为突击队。

  稍后,段朗如把徐进之中校找来,跟他说了一通,并且许诺:能完成这个任务,一定让你当上上校团长。

  徐进之当时无法不同意,只好接受了。

  段朗如见徐接受了任务,很高兴,立即亲笔写了一份电报稿,交给徐进之。

  电报稿上面写道:本师已经攻到南昌,正在扫荡焚毁中。

  段朗如让徐进之:务必一进城就用电台发出,发给陈安保军长,上官云相司令,顾祝同总司令。

  显然,这是想办法糊弄上面,属于弄虚作假了。


-------------------------实事求是的说,日军如果固守坚固工事,想要攻下来并不容易。大家看看在太平洋岛屿上美军的作战,就可以知道。美军掌握绝对火力优势,还如此困难,更不要说国军。

 

  徐进之是黄埔四期生,林彪的同学,资历仅仅比段朗如稍逊。

  只是这个人做事马虎,又不会拍马屁,所以一直被上级压制,直到从军10几年后的今天仍然是区区一个副团长。

  在当时黄埔四期生里面,比如张灵甫,谢晋元,胡琏,李弥等人不是旅长就是师长,最次的也至少也是一个团长,徐进之只是区区一个副团长,可谓混的最差的一个人。

  平时徐进之在师里面受到百般排挤,本来就是一肚子气,现在这么危险的任务大家都不愿意去,却让他去,真是火上浇油。

  他回到宿舍以后越想越气,平时上面对他这么差,给了他这么多闲气受,现在都推选他去担任这个任务,不就是借刀杀人吗?

  徐进之也是聪明人,他不愿意被人算计,骂道:妈的,平时升官没有老子的份,送死就找老子去,还搞鬼糊弄上面,老子告你们去。

  说完,徐进之就拿着段朗如亲笔写的电报稿,去找陈安保军长告状了。

  陈安保军长是浙江黄岩人,保定军校毕业,戎马20多年,大小数百战才有今天的地位。

  陈安保是个很忠厚和善的军官,打起仗来沉着稳定,却又非常勇敢善战,平时对下属非常好,一心一意为下属着想,颇受部下爱戴。

  所以此次徐进之第一个就找到他,把段朗如的亲笔电报稿送给他。

  陈安保看了大吃一惊,要知道攻打南昌并不仅仅是上官云相的命令,更是蒋介石的命令。

  作为军人,首先必须服从命令,就算明知道前面是火坑,让你跳就得跳,更别说打南昌还是有一定把我的。

  如果段朗如只是进攻不利,最终的处罚估计就是之前49军军长刘多荃一样,被降为上校军衔,但还是军长职务。

  不过,此时他确实弄虚作假,违背命令,糊弄上级,就完全不同了。

  虽然是天大的事情,但陈安保军长对下属很好,还是想保段朗如一下,毕竟共事多年。

  但他的参谋长徐志勋却认为此事严重,如果他们知情不报,事后被蒋介石发现,恐怕一起掉脑袋。

  况且段朗如此次弄虚作假,也是死有余辜,放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都要被处死的。

  于是,参谋长徐志勋就汇报给了上官云相,果然上官勃然大怒。

  不过,段朗如毕竟是32集团军的自己人,上官云相只是将他诱捕,押回后方,并且撤掉师长职务,由副师长张性白接替,没有更进一步的处罚。

  没想到,这件事很快就被蒋介石知道了。

  蒋介石认为此刻正是南昌反击战最关键的时刻,段朗如身为中央军师长,居然临阵耍花样,违背军令,弄虚作假,实在是死路一条。如果这种人不杀,将来军令还有谁会遵守?

  他与5月1日下令: 段朗如贻误战机,军前正法。何平戴罪图功。限于5月5日以前攻下南昌。上官总司令应亲到前方督战。

  于是,段朗如就这样被枪毙了。

  这是韩复榘,李服膺,龙慕寒以后第四个被枪决的国军高级军官!

  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擅自指挥部队停止进攻或者逃跑,不听从上面的调遣。

  日军反攻,32集团军被迫撤退

  而此次攻击南昌不利,打一个仅有101师团1个大队固守的小据点,就花费一周多时间(有消极避战的嫌疑),但私下没有搞鬼的第16师师长何平,被蒋介石下令戴罪图功,没有处分。

  枪毙段朗如以后,上官云相也深感恐惧,将自己的指挥部推到前线距离南昌仅仅几公里处,渡过抚河。

  陈安保军长见总司令都把指挥部放到一线,自己干脆到第一线进攻部队指挥作战,同26师在一起。

  在总司令和军长的督战下,各部奋力向南昌进攻。

  由于临阵换帅和伤亡较大,上官云相将79师调到二线作为预备队,由26师接替他们继续进攻。

  由于段郎如这一折腾,宝贵的2天时间就这样没有了。

  5月2日开始,国军各部都开始有所斩获,黔军第102师收复向塘,再克市汊街。

  湘军第16师何平师长更是不敢懈怠,他将进攻不利的前卫营长彭立衡枪决,所部在预10师的协同下,迅速攻占南昌侧翼的沙潭埠。

  上官云相此时已经破釜沉舟,将仅剩的全部部队,包括预5师,预10师和第102师全部投入战斗。

  5月4日,第32集团军各师再度发起进攻。在蒋介石的命令下,空军第一大队龚颖澄大队长亲率一大队的苏制SB-2轰炸机群,由成都起飞轰炸南昌,这大大打击了南昌守军101师团的士气。

  战至5日黄昏,预备第5师攻至南昌城墙下,并破坏了铁丝网,但日军火力密集,日军飞机在铁丝网一线来回俯冲扫射轰炸,该师伤亡很重,无力继续攻击,只得暂时停下。

  第26师第152团于5日拂晓突入南昌附近的新龙机场。日军飞机慌乱之下纷纷起飞,来不及起飞3架日机被国军用手榴弹炸毁。

  第26师第155团于5日9时突进至南昌火车站,击溃日军守军。

  鉴于国军已经杀到南昌城下,上官云相再次命令派一部潜入南昌,预备第5师再次调动有1个团化妆混入了南昌城,这也是薛岳之前下的命令。

  此时74军也攻打到南昌近郊的牛行车站,如果继续进攻1天恐怕就可以同32集团军回合了。

  眼看似乎南昌城就要到手了,其实当时32集团军已经用尽了全力,而城内101师团也无力再战,双方就像打到12回合的两个拳击手,都摇摇晃晃的,无力击倒对方。

  不过,显然国军比日军要强得多,再有几天时间,南昌肯定就是国军的了。

  就在这个时刻,5月6日从九江增援而来的海军陆战队6000多人,已经击退沿途国军游击队的骚扰,赶到南昌附近。

  在海军陆战队开入城以后,得到增援的101师团战斗力大增。他们立即出动整整1个旅团1万人,在坦克部队掩护下全力攻击南昌城下的国军,第32集团军29军的突前的2个师,也就是29师和预5师。

  当时其实国军知道日军有可能进攻,但已经无兵可用。在101师团1万人全力南下的时候,第32集团军抽调16师和预10师一部拦截,很快被日军击退。

  101师团猛烈冲击国军,国军本来已经筋疲力尽,这一冲就乱了。

  激战至17时,攻到南昌城下的26师已经被切断后路。

  日军以优势兵力猛攻26师,两军激烈混战,到处都是一片混乱。

  激战中,亲赴第一线指挥的师长刘雨卿左腿中弹负重伤,最前方的76旅在日军冲击下几乎不能抵抗,他的237团很快失去组织,发生溃散,仅剩156团谢北亭团苦苦支撑。

  当时陈安保军长的军部在第一线,同26师在一起,也被日军包围。

  陈安保军长见势不好,亲自率领仅存的特务排向26师师部靠拢,准备接替受伤的师长刘雨卿的职务,然后率领26师76旅突围。

  就在此时,日军已经开始细碎分割76旅,从四处突破。

  当陈安保军长带着特务排前进到姚庄附近,突然遭遇一股日军突袭。

  混战中,日军发现陈安保是个高级军官就击中火力向他开火,在密集的弹雨中,陈军长腹部连中数弹负重伤。

  当时陈的麾下几十人都已经被打散,仅剩4个卫士拼死抬着军长突围。

  陈安保军长受伤极重,鲜血沿着担架躺了一地,很快就不幸殉国。

  卫士们抬着军长遗体,拼死向后方突去。

  结果一串机枪子弹打过来,四个卫士2死2伤,受伤的卫士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将陈安保军长遗体从藏在田间一个树丛里面,自己突围出去报讯。

  没想到此次日军攻击猛烈,炮弹非常密集,一发炮弹就打在这个树丛里面,将陈军长遗体炸碎。

  战后卫兵们回到寻找陈军长遗体的时候,仅仅找到一条腿。

  陈安保军长当时是中将军衔(殉国后追授上将军衔),他也是短短1年多之内,国军殉国的3个军长之一,在之前的是吴克仁军长,郝梦麟军长。

  当时中国有200个师,军长不过几十人。换句话说,200多万国军中,只有这几十个精英人物才是军长。

  在抗战中,这么短的时间内,国军连军长这样的最高级军官都殉国了3个人,足可见国军抗战打的多么艰苦,多么努力,也算用尽了全力。

---------------------------南昌会战中,国军伤亡5万多人,日军伤亡2万多人,这已经抵得上百团大战歼灭日军数量了。殉国的国军官兵永垂不朽。

 

  在陈安宝军长殉国的同时,75旅在旅长周志群率领下勉强突围成功。但156团谢北亭团长也在混战中牺牲,全旅损失惨重,156团最终仅有蔡大为团附率残部百余人突围成功。

  鉴于26师崩溃,79师被打残,16师也伤亡不轻,余下3个师战斗力较弱,更不足以正面对抗日军。

  同时日军116师团援军还在大量开入南昌,日军力量迅速增强。

  幸存的第29军参谋长徐志勋及负伤的刘雨卿师长根据战场实际情况,见已不可能完成攻占南昌的任务。

  此时如果32集团军各部还不肯后撤退过抚河,一旦抚河被日军切断,32集团军就要全军覆没。

  为避免部队被歼,徐志勋上校和刘雨卿师长冒被蒋介石杀头的危险,决定放弃进攻南昌,向中洲尾、市汊街突围。

  预5师化装便衣潜入城中的1个团因无后续部队接应,被迫撤出。

  与此同时,薛岳也接到日军援军赶到的情报,也决定立即放弃进攻后撤。

  其实早在蒋介石限期于5月5日攻下南昌的命令下达后,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认为:以南昌防御战后尚未得到补充而武器装备又远逊于敌人的部队,对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而又依托防御工事的敌人进行攻坚作战,不可能按主观决定的时间攻下南昌。

  但薛岳不敢直接向蒋介石报告,而是通过陈诚转告给蒋介石。

  此次薛岳再次向蒋介石说明必须撤退的原因,蒋介石分析大局,认为战机已失,战场转为对日军有利,南昌确实打不下来,只得同意撤退。

  于是,蒋介石在5月9日下令各部做总撤退,南昌反击战就这样结束了。

  此次南昌会战,包括之前日军占领南昌的进攻作战,以及国军反攻南昌的作战,国军出动4个集团军20万大军,日军则出动12万大军,最终的结果是国军伤亡5万1000人,日军伤亡2400人,伤亡比约是2:1。

  但对于日军来说,2万4000人的伤亡已经不是一个小数字,毕竟台儿庄战役也不过损失1万7000多人。

  此战从战术上来说,国军自然没有成功,没有反攻占领南昌。

  从战略上来说,反攻南昌也不符合持久抗战,不争夺一城一地,保留有生力量的大战略。

  所以说,南昌反击战,是一场败仗。

  事实证明,在缺乏足够重武器的情况下,国军以单纯的步兵轻武器部队想要占领,拥有重武器的日军大城市,是极为困难,甚至不可能的。

  百团大战关家脑战斗中,八路军以十几个团番号,2万人兵力围攻日军冈崎大队日军500多人。

  这股日军尚且没有重武器,只有少量重机枪和轻型掷弹筒,仅仅以关家脑较为险峻的地形和一些窑洞死守,居然支持了整整二天时间,造成八路军至少2000多人的伤亡,最终也没有被歼灭。

  日军仅仅伤亡200多人,可见日军固守起来之难打,可见一斑!

  南昌反击战,国军失败的根本愿意在于缺乏攻坚能力,如果能够装备日军哪怕二分之一的重武器,加上兵力的优势,滇军就能够占领奉新,靖安,切断南昌到九江的交通,阻挡日军援军。

  74军和第32集团军联手,是完全可以占领南昌,甚至可以全歼101师团和106师团的。

  但相比日军300多门重炮,几十架飞机和上百辆坦克,国军重武器尚且不到日军一成,攻坚力量也就无从谈起。

  老萨这里感慨一句,在中越战争中,解放军重炮压制的越军重炮找不到北,为什么?在于解放军重炮全部自产炮弹充足,又有西方提供的先进炮瞄雷达,各方面都远远强于虚弱的越军。而越军虽然也有重炮,但本国工业力量衰弱,科技力量也不存在,军火物资基本都靠苏联援助,不可能像解放军这样要多少有多少,更由于技术落后,没有炮瞄雷达那种先进技术,最终被大量杀伤,曾经一场战斗伤亡数千人。

  一场战争的落后,往往起源于几十年前。满清的起点其实比日本还好,我们洋务运动并不比日军要迟,但最终的结果如何呢?是我们由于统治者的倒行逆施,被日本人远远甩在身后,最终在近百年后,由子孙后代买单。就这一点来说,慈禧太后被人掘墓毁尸也是不算过分。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9-01-05 10:28:1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冈村宁次的闪电战——南昌会战(上)

下一篇:国军庐山保卫战:敢死队深夜闯敌营手刃300人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