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广东各地抗战简史
2017-05-28 14:46:51  来源:凤凰广州  点击:  复制链接

  惠州:

  1938年10月12日,日军从大亚湾登陆,直逼惠州,国民党淡水守军大部分向龙岗和永湖撤退,惟451旅902团1营2连的全连士兵和一部分红色地方游击队沿着惠淡公路突进,于13日晚抵达惠州近郊的小挂榜山间,扼守数座碉堡。14日早,日军开始了猛烈攻击,前后发动三次冲锋,双方互有伤亡。因弹尽援绝,寡不敌众,二连士兵全体殉国。1939年1月初,惠州光复。惠州名绅张友仁去收拾小挂榜山的这批忠骸,合上别处所拾获的遗骸,约有百具。

  1942年2月3日,日军再次由水陆两路向惠州进犯。2月4日晨,守军独立第九旅六二六、六二七团与敌展开血战,击毙日军酒井部中川联队长,毙伤敌200多人、战马5匹,击沉敌船2艘。5日晨,惠州第三次陷于日军之手。 正是这次中国军民的抗击,日军侵占惠州城后疯狂报复,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连续3天血洗惠州城。

  广州:

  1937年8月31日,日机在广州上空投下了第一颗炸弹,开始了长达14个月的狂轰滥炸,最初的轰炸目标都在粤汉铁路沿线,自华北、华中沿海口岸相继失陷后,粤汉铁路就成了经港澳向全国运送抗日物资的大动脉,因而也成了日军必“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

  1938年10月21日,广州终于陷入日军之手,“繁华都市顿成一片鬼墟”。

  据不完全统计,1937年8月31日至1938年6月8日,日军共出动飞机4986架次,投弹8292枚,炸死2095人,炸伤3055人。日军轰炸之处,几乎全部位于繁华市中心,工业区、物资仓库、商店、民居、学校、医院、幼稚园无一幸免,海珠桥畔和今天的文化公园一带也几乎被夷为平地。中国红十字会广州分会专门致电中国总会,呼吁总会对日机违背国际法的暴行提出交涉。

  佛山:

  1938年10月,日军从惠州大亚湾登陆,10月21日,广州沦陷。富饶的珠江三角洲城镇成为日军觊觎之地。日军继续溯江西进,10月26日上午,澜石镇、佛山镇相继沦陷。

  复盘那场战争,1941年的“西海大捷”是佛山整个战局地图上最好的切入点。这年的9月,南方的天气依然闷热,在顺德西海的游击队却迎来生死存亡的时刻。游击队得到消息:驻扎在番禺的日伪军将全力进攻西海根据地,一举剿灭抗日有生力量。

  清远:

  1940年1月5日上午11时,3000多名日军猛攻清城;下午5时清城沦陷。10日,国民政府军组织反攻,夺回了清城。日军在占领清城的6天时间里,无恶不作,残杀民众300多人,团队政警52人;奸淫杀害妇女35人,强奸妇女250人。其手段之残忍,难以用言语表达。最早报道这一事件的是《中山日报》战地记者黄剑豪,1940年2月7日,他在《清远的浩劫》一文中报道:“沦陷了五天的清远县城,已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屋,也没有街道的存在,有的只是掩鼻欲呕的腥臭气味,和满道的死尸。”“赤裸裸的女人尸体雪白的肚皮上,被刀划了一个十字,肠脏都溢了出来,黏了的血与零砖,小孩子的尸首、没了腿的死猪混成一片,这是浩劫后的清远县城底缩影,也是敌寇所赐与清远县民众残酷的烙印!”

  东莞:

  1938年10月12日,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发动了侵略华南的战争。从这一天起,东莞也拉开了救亡图存的帷幕,正式进入了“二战时间”。

  当时,国民党全县性的地方武装叫社会壮丁训练总队(下简称“社训总队”)。当日军入侵的消息传到东莞县城,“东莞青年抗敌同志会”和“东莞妇女抗敌同志会”的进步青年纷纷涌到力行小学。他们在力行小学校长何与成的带领下到县政府请愿,要求发枪打日本鬼子。何与成受中共东莞中心县委之托,在县国民党上层人物中开展统战工作,还担任社训总队政训员。

  11月20日,日军占领莞城,东莞全面沦陷。壮丁队摆脱日军追击,以大岭山区为基地,坚持抗日游击活动,创建了第一个抗日根据地,后来成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深圳: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8年11月26日,日军攻占南头和深圳镇,宝安县沦陷。

  国难当前,同仇敌忾。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深圳人秉持民族大义,担负起民族救亡的历史重任,以抵抗日寇侵略、驱逐日寇出中国。面对日本侵略者的野蛮侵略,各党派、各社会团体、各界爱国人士、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团结一心,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义无反顾投身到这场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伟大斗争中。

  深圳人组建人民抗日游击队,开辟抗日根据地,以广九铁路为主要战场,打击敌人,营救文化人士、民主人士和国际友人,配合盟军对日作战,成为广东人民解放的一面旗帜,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江门:

  1939年3月28日,日军2000多人分水陆两路进犯江会,占领猪头山。29日凌晨,日军在北街登陆,守卫东炮台的江门义勇壮丁阻击日军约两小时后撤回市区。日军即进犯水南,包围新顺特务大队阵地。翌日,日军攻陷江门。守军遂撤守都会。

  中山:

  1937年8月9日,日军侵占中山七区荷包岛,是为侵犯中山县境之始。1938年2月16日,日军占领七区三灶岛(现属于珠海),在岛的南部修建飞机场,把三灶作为侵略华南桥头堡。

  1939年7月—9月,日军两次从横门水道入侵中山。“两次横门保卫战打得最为惨烈,国民党守军死了100多人,几乎没了一半。”郭昉凌说,当时中共中山县委也以“抗日先锋队”名义组成横门前线支前指挥部,并组建武装和国民党守备总队并肩作战。在国共两党联合抗击下,日军的两次入侵均被击退。横门保卫战两度告捷,大大鼓舞了中山人民的抗战信心。

  1945年日军对五桂山地区进行扫荡,攻入游击队指挥部的日军驻扎槟榔山,对五桂山人民实行“三光”政策,日寇还放火烧了槟榔村的珠纵司令部以及侨眷谢嫂的房子。敌人扫荡期间,珠纵一支队16位战士来不及转移,藏在大托山腰的炭窑内,7天7夜未进半点食物,后被扫山的敌人抓获。

  日军将16位战士拉到石莹桥后山的一块大石旁,游击队员们宁死不降,残暴的日军就将他们推倒在大石上进行碎尸,战士的鲜血染红了山溪。1993年,当地政府在这块大石头旁修建了抗日烈士纪念碑。

  珠海:

  据珠海地方志记载,日军曾于1937年10月24日、11月1日,1938年3月18日(农历二月十七日)三次入侵三灶岛,并制造了惨无人道的三灶惨案。面对日军惨无人道的屠杀政策,三灶居民不断发起抗争,令日军寝食难安。遗憾的是,由于缺乏统一组织,这些抗争只是民众自发的小规模战斗,且未见诸国内现有史料,倒是三灶日军对此记录颇为详细。

  珠海地方志记载,日军曾于1937年10月24日、11月1日,1938年3月18日(农历二月十七日)三次入侵三灶岛。但前两次系侦察。

  《珠海历史回眸》一文称,随后,400多名日军分乘3艘舰艇登陆三灶,但不久又撤出,直到1938年3月18日,日军才正式以600余兵力在三灶莲塘湾登陆,把三灶岛作为日本侵略中国华南的一个重要海、空军基地。 南方都市报

  汕尾:

  1937年10月至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为截断同盟国对重庆政府的海上物资供应线,出动海陆空部队封锁红海湾,三次登陆汕尾港入侵海丰县境,实行疯狂的“烧光、抢光、杀光”政策,多次派出飞机到处轰炸,开抢扫射,肆意杀害汕尾人民,抢劫国际援华物资,掠夺当地矿物资源和民间财物,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1938年2月27日晨,日机俯冲长沙村,投下3枚炸弹,炸毁3座民房、伤3人。8月18日,七架日机轮番轰炸甲子港,击中民房两处,炸死6人。1938年底至翌年初,日机连续地轰炸海城、汕尾和陆丰等地。其中轰炸汕尾7轮32架次,炸毁楼房15座,炸死300人,炸毁和烧毁渔船370多艘。登陆的日军,在抢走渔船500多艘的同时,还抓走渔民1000多人,然后强押这些渔民驾驶渔船运载日本军用物资至鲘门、平海、海城等处。同时将坎下城粤军制弹厂遗留下来的机器材料等100多吨钢铁,搬运到海滩用军舰运走。

  潮州:

  1939年,日军佔领了汕头后,潮汕的经济被严重扭曲。《汕头市金平区大事记》记载,1940年,汕头的日本洋行林立,整个汕头商业金融被日军垄断,最大的企业福大公司和百兴公司,都是日军长官和其国内资本家投资的。那时,输入的货物要经过日本洋行,转到华商手中,再转到零售店去,这样下来日用品贵了三四倍。

  1939年6月21日,约万名日军在飞机、军舰的掩护下,攻佔了国际口岸汕头市,开始了在潮汕地区长达六年的血腥统治。日军统治期间,潮汕地区渔民被禁止出海捕鱼,商业被日资公司垄断,物资奇缺。1943年,因长时间的乾旱天气,广东大部分地区水稻无法插秧。旱情加上日军的畸形统治,致使粮价飙升,食物奇缺,进而导致历史上罕见的大饥荒。该年,广东全省饿死和逃荒的达300万人,约佔全省人口的十分之一。大饥荒尤以潮汕地区最为严重。严重时,潮汕地区每天有几百人饿死。死亡率最高的是汕头达濠镇,共饿死近一万人,佔全镇人口三分之一。

  汕头:

  1939年6月21日凌晨,日军出动飞机44架次,对当时的中国东南沿海重要通商港口城市汕头进行了大规模轰炸。随后,日本海陆部队从海上大举进攻汕头。是日,汕头沦陷。“汕头沦陷日”是汕头历史上唯一遭外敌入侵而沦陷的“市耻日”,也是历史上遭敌空袭最严重的一日。在此之前的两年时间里(1937年9月至1939年6月),日军共空袭汕头地区397批次,出动飞机803架次,投弹789枚,炸死炸伤中国同胞1300多人。

  刘庆英在文章中写道,最令人难以忘却的是1939年6月21日这天,当时适逢农历端午。拂晓时分,全市防空系统突响空袭警报。市民从梦中惊醒,纷纷涌向街头。敌人向海防线上我军的进攻已经开始,战斗十分惨烈。

  不一会,东方发白,敌机群露出了凶相。在市区的人们看到,高空有重型轰炸机,低空有小型机。它们肆无忌惮地向这个小小的城市轰炸和扫射。

  揭阳:

  1944年12月4日,驻潮安、澄海的日军田中部队及伪军由两架飞机掩护,分两路进犯揭阳城。12月9日,日军主力直逼县城,守军和县城的党政机关闻风撤往汤坑丰顺。日军未遇抵抗从容进城。占领县政府后,田中部队在城楼竖起日本旗,揭阳城遂告陷落。

  1945年1月24日晨,日军步骑兵千余人,从潮阳溪内乡进至揭阳南河、下尾,是晚,分左右两翼包抄东仓桥的中国守军和新亨的揭阳自卫大队。25日攻陷锡场、玉浦等村。26日凌晨4时,日军再陷揭阳城。29日午夜撤出县城,守白水、梅岗和炮台。

  1945年春,随着太平洋战事一再败落,侵华日军为挽其灭亡的命运,施行“焦土华南,蹂躏华中,固守华北”的计划,驻汕头日军与密侦队联手,从汕头直扑揭阳县城。此次陷落揭阳后,日军作久驻之状,其扶植成立的由汉奸张允全任“县长”的伪揭阳县政府也从地都南陇乡移至县城。像之前对待登岗、地都和官硕乡一样,日寇也在揭阳县城施行烧抢杀“三光”政策,手段残忍,罪恶深重,激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反抗。

  梅州: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经过两次粤北战役,日军始终无法霸占广东全境,而在广东境内不断轰炸。家住广东梅州兴宁的93岁抗战老兵李载渊回忆说,1939年至1940年间,曾数次遭遇飞临兴宁上空的轰炸,有一次飞机引擎声刚传来,当时在兴宁一中读书的李载渊就和同学们一起从校内疏散到田间地头。扑倒在田里的他,眼看一枚炸弹从头顶的飞机上滑出,在前方不到500米的地方爆炸,附近染坊的三名师傅被当场炸死。

  河源:

  从1937年至1945年,日军共出动飞机64架次,对河源县进行了12次轰炸,投弹253枚,炸死120人,炸伤116人,炸毁房屋978间,损失价值156937309元。

  从1938年开始到1945年,日军多次轰炸连平县城、忠信镇及附近村庄,共炸死41人,炸伤43人,炸毁房屋241间、店铺177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213822元(法币,未折算),间接经济损失1208908元(法币,未折算)。据不完全统计,整个抗战期间,连平全县因战争造成人口伤亡一共为2777人,其中,死亡103人,受伤80人,失踪26人,难民2568人。

  整个抗战期间,河源五县一区都遭到了日军空袭。其中,龙川与连平遭空袭次数最多,均超过20次。空袭中,龙川有125人死亡,81人受伤;连平41人死亡,43人受伤;紫金县城遭空袭4次,死10人,伤7人;和平县城遭空袭2次,死24人,伤34人。

  而1945年5月23日至6月6日,日军从广东撤往江西途中,侵占河源县城,沿途各地及县城均遭烧杀抢掠。据《河源县志》记载,1945年5月19日夜,日军夜袭驻守河源县的国民党军营地,营长被俘,其妻被奸杀并辱尸。

  韶关: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一心想要拿下韶关,打通粤汉铁路。然而,装备精良的日本侵略军却低估了韶关军民抗战卫国的信念和决心。在日军的狂轰滥炸,及切断了物资补给的艰苦条件下,韶关军民齐心合力,一直坚守到抗日战争后期的1945年1月才沦陷。

  在此期间,日军在韶关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关帝楼惨案”。

  1941年9月6日,日本侵略军派遣战斗机突然轰炸韶关市区。空袭来得猝不及防,令许多正在街市的群众惊慌失措,男女老幼数百人躲入“关帝楼”内避难。日军发现后,仍然丧心病狂地向该处投下重型炸弹,导致100多人当场惨死、数十人受伤,从而酿成了这起震惊中外的“关帝楼惨案”。

  1938年10月底,日军占领广州后,国民党广东省政府、省党部、第四战区长官司令部北迁韶关,韶关成为广东战时省会,一举成为抗战时期广东的抗战中心。

  1938年12月,日本侵略军向粤北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爆发了第一次粤北战役。这次战役是广东战区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打得最激烈的战斗,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月,以日军败退告终。

  肇庆:

  从1938年1月15日开始,到1944年9月16日肇庆沦陷,日机先后200多次空袭肇庆,平均每年轰炸30多次,“肇庆无处不受炸,是全国受日机轰炸最重的地区之一……”

  由于中国空军和防空力量的薄弱,肇庆变成了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在日机的200多次狂轰滥炸下,肇庆共有1150多人丧生、1822人受伤,其中绝大部分是老百姓。日机惨无人道的空袭致使肇庆变成人间地狱,给肇庆长者留下许多惨痛的记忆。

  1938年5月12日,日机再次空袭肇庆,在端州区正东路、城中路等多个繁华路段扔下炸弹,炸毁30多间房屋,炸死十几名无辜百姓。

  1939年至1943年,省立肇庆中学先后5次遭到日机轰炸,学校教室、图书馆、学生宿舍等建筑物全部被炸毁,肇庆中学最后变成废墟。与此同时,日机多次轰炸七星岩景区,炸死十几人,炸伤26人,炸毁了七星岩景区的许多景点。

  云浮:

  1944年9月,云浮沦陷,入侵云浮的日军扼守猫山,控制西江交通,直到抗战胜利,日军才撤走。 当年,日军来临前,鸡村、旧村、江尾、都老、冲坑、布里、周村、大坑、罗力等村庄的群众,拖儿带女,牵着部分牲畜,纷纷逃到附近的深山中躲避。很多人躲了半个多月才敢回家。不少躲避不及的百姓被日军抓去挑担、做苦力、挖工事,很多人从此走上不归路。其中不到100人的罗岗村,就有9人被日军抓走。

  1944年9月初,日军飞机再次轰炸云浮中学,炸伤多名师生,炸毁了部分校舍。为躲避敌机轰炸,云浮中学再次搬迁。因为担心日军可能进犯县城,不敢再搬迁到太空岩,而是搬迁到较为偏僻的南区横岗乡(今南盛镇)上课,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

  阳江:

  一九三八年春,阳江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发展。先后筹备建立的抗日救亡团体有“大中文化社”、“青年抗敌同志会”、“广东青年群文化研究社阳江分社”(简称“青年群社”),原属教会组织的“基督教青年社”(简称“基青社”)也参加了抗日救亡活动。各个团体都有一批妇女同志参加。“大中社”有陈玉华、曾素筠、梁树馨等,“青年群社”的女同志更多,其中骨干有赖慧媛、曾素伟、陈佩瑜、林惠芳、林素娴、杜世文、梁嗣和、梁文坚、刘贻惠等,“基青社”有岑觉凡、杨蔚华、吴宗理等。

  1941年3月3日,日军侵占阳江县城,时称“三三”事变,6天后日军撤走。日军侵占期间,阳江县城商店被抢掠一空,所抢物资用汽艇向北津港口运去。据广东省政府秘书处统计室统计,“三三”事变中百姓被害222人,受伤56人;据各县(市、区)此次调研不完全统计,被毁房屋41间,财产损失共252558元(法币,1937年7月价值),其中直接损失243648元,间接损失8910元。

  1945年7月14日(农历六月初六)至7月28日,日军第二次侵占阳江县,这就是“六六”事变。日军从电白进入阳江县,经儒洞乡、蒲牌乡、织镇、程村乡(以上4个乡镇现属阳西县)、县城(现属江城区)、北惯乡、合山乡、那龙乡(以上3个乡现属阳东县。下同)向恩平窜去。日军践踏阳江境内期间,沿途进行烧杀抢掠。据各县(市、区)这次调研的不完全统计,“六六”事变造成阳江县人口伤亡共188人,其中死亡133人,受伤46人,失踪9人;造成财产损失共404230元(法币,1937年7月价值),其中直接损失399774元,间接损失4456元。

  茂名:

  1939年7月,广东电白县电城镇海面打响了茂名抗日第一枪。

  1938年10月12日,日军登陆深圳大亚湾后迅速占领珠三角地区。次年,日军军舰经常出没在电白沿海一带,并配以飞机不间断实施轰击。1939年7月晚,一股日寇开着橡皮艇窜到电白县电城镇白蕉海尾,用机枪扫射海边渔船和村庄。时任中共电白县中心支部书记黄秋耘(当时公开身份是国民兵常备队中尉政治指导员),带领一个加强排40多人及时赶到,借助海滩礁石作掩护向敌人猛烈射击,受到阻击的日军仓皇逃窜。

  1939年7月至1945年7月5月间,日本侵略者先后4次在电白境内登陆,大肆烧杀掳掠,给当地民众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湛江:

  1943年2月16日至21日,日军2000余人分别在雷州半岛和广州湾(湛江旧称广州湾)登陆,一小股日本兵入侵黄坡、吴阳部分村庄。危难时刻,中共南路特委组织吴川人民开展武装抗日斗争,建立武装联防自卫队抗击日寇。全县建三个联防区,区下设联防抗日大队,各村组织联防小分队。三个联防大队400多人和400余支枪。同时南路特委派陈信材、黄景文等共产党员与张炎联系,推动张炎组织十九路军旧部起来抗日。张炎通过李济深推荐,由广东省任命詹式邦为吴川县长兼任电、吴、梅沿海警备司令,加强民族统一战线,壮大抗日武装力量,狠狠打击日寇侵略者。

  广州湾沦陷后,日军对周边沿海地区特别是吴川西南区的石门、陇水、龙头及坡头南二、南三频繁进行轰炸,袭击和骚扰村庄。1944年11月23日拂晓,日寇纠集四、五十人袭击吴廉边区湍流村,开枪扫射,打家劫舍,拉牛捉猪,抢夺财物。中共吴廉边工委书记黄景文接报后,召集泮北、白鸽巷的抗日联防队有力抗击,追到吴川石门海附近的钩镰岭把逃跑的敌人堵住。吴联边区抗日联防大队长陈汉雄带领石门、高岭、大垌、石窝等村联防队100多人到来支援。日军退到钩镰岭一侧负隅顽抗。张炎闻讯,立即通知驻廉江岐岭寨詹式邦警备大队带领300多人赶来增援。战斗到晚上8时,驻赤坎日军派气艇从海上把敌人接走。此役共打死日军中村分队长及士兵10多人,打伤20多人,我方也死伤10多人。

  河源:

  1937年,日军大举侵华。次年,广州沦陷。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原本地处偏僻山区的连平县城,成为官汕线上的咽喉,曾先后遇日军空袭20多次。

  据不完全统计,从1938年农历九月初四至1940年,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日军在连平县城及附近区域投下的炸弹不少于600枚。频繁的空袭中,当时的连平县政府几乎被夷为平地,县城里的机关单位、商铺、民房亦被炸得“体无完肤”,整个县城内,断墙残垣随处可见。

  《连平县志》记载,连平县国民政府建筑面积4000余平方米,在1938年11月被日机炸毁,无法重建,直至1949年都靠租借场所来办公。

  从1937年至1945年,日军共出动飞机64架次,对河源县进行了12次轰炸,投弹253枚,炸死120人,炸伤116人,炸毁房屋978间,损失价值156937309元。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5-28 15:06:1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日战争时期广州缘何迅速沦陷

下一篇:1938年广州战役与广州沦陷经过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