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卢沟桥的枪声(二)
2018-12-20 09:09:06  来源:萨沙  点击:  复制链接

  卢沟桥事变以今天看来,简直是个莫名其妙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日军驻丰台的驻屯步兵第1联队第3大队的第8中队,于7月7日22时40分在由国军驻扎的宛平城以北的龙王庙附近进行军事演习。

  该中队此时进行的所谓演习项目是:利用黄昏接近敌军主阵地,拂晓发起突然攻击。

  在前一日,也就是7月6日,日军驻扎在丰台的部队要求通过宛平城去长辛店演习,但并没有事前通知中国方面,宛平的中国守军根据中日双方协定,不允许日军通过。双方僵持十几个小时,最终日军在晚上退走。

  到了7月7日,日军再次演习,一样没有通知中方。

  演习期间,第8中队长清水节郎大尉称:演习当日22时40分左右,从演习场不远的龙王庙中国军队第29军阵地向日军连打数枪,随之,清水即令吹号集合停止演习。

  此时又听到 从宛平城方向打来十多枪,当集合好部队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一名士兵。当在就地寻找仍无下落之后,即向驻丰台营区的第3大队长报告,同时要求进入宛平城查 找这名士兵,但遭到中国驻军的拒绝。

  当时29军区宛平调查后确认,当时中国守军也听到城的东方有几声枪响,认为是日军借机挑衅,所以严加戒备。但中国守军根本没有开枪射击过,枪不是中国人开的。

  后来经过战后审判,天津特务机关长茂川秀和少佐和特务头子田中隆吉公认,这些枪击是团他们安排的,为的就是制造中日之间的冲突。

  当时日军以士兵被中国军队绑架为由,态度强硬的要求进入宛平城检查。国军守军坚决不同意,理由是日军演习没有通知中国方面,中国方面不可能去配合。

  当时3营营长金振中回忆道:据日方说,他们的一名演习兵被宛平城内华军捉进城去,他们要进城搜查。在这黑漆漆的雨夜,日军到卢沟桥警戒线内演习,明明是企图偷袭宛平城,只因我守备森严,无隙可乘,便捏造丢失日兵为借口,乘进城搜查之机,诈取我城池。

  第3大队长一木清直少佐接到报告后,一面集合部队准备去卢沟桥地区,一面以电话向在北平城内东交民巷的牟田口联队长请示,联队长的回答是:立即去现地部署部队,准备战斗,在现地与中国驻军的营长进行交涉。一木清直所率的一个中队,于7月8日零时以后,向卢沟桥进发。

  看起来事件好像非常严重,中国军队对日军挑衅开枪,还打死了一个日本士兵。但搞笑的是,这个士兵根本没有死,甚至也没有失踪。

  失踪的二等兵志村菊次郎本人是个无名小卒,在当时不过是个有点呆傻的新兵,却没有想到自己却成为日本二战的导火索,也是让日军在华死伤上百万的关键人物,现在看来正是让人啼笑皆非。

  志村菊次郎在所谓失踪后20分钟已经回到了部队,据他自己说说是因为腹泻而暂时离队去方便,结果当他拉完肚子以后却发现部队已经走远了!

  日本人都是集群活动的动物,一群人的时候非常嚣张,一旦落单就马上成为惊弓之鸟。此时志村菊次郎大便完后,发现四周只剩自己一个人,顿时吓得手足无措,立即拼命奔跑去追赶部队。本来如果追上也就没事了,但却又因为此人有点呆傻又没有什么军事经验,居然跑错了方向,才一时没有追上部队。

  既然这个志村菊次郎一没死二没伤,那还还有什么借口闹事呢?似乎事情就应该这样结束了。

  根据当时中国当事的外交官回忆:疑点主要是三点,一是日军演习本不允许携带实弹,但日军却能够在之后进攻中实弹射击,说明该部早有准备。二是即使日方认为士兵丢失,宛平城内有中国军队开枪,但一失踪士兵已经归队,二并没有任何人伤亡,这算是小事件,完全应该用外交手段解决,从任何角度不应该武力进攻,明显是想以此为借口扩大事件。三日军演习之前必须向中国方面通知,此次演习却没有任何通知,显然是很奇怪的。

  没想到的是,在明明得知该士兵已经归队的情况下,日军驻扎北平的中国驻屯旅团的代理指挥官 驻屯步兵第1联队长牟田口 廉也大佐却下令进行军事部署,准备武装冲突。

  他派联队附森田彻中佐率有关人员与1个步兵中队、1个机枪小队到现地调 查和进入宛平城进行交涉;第3大队则在宛平城外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第3大队长一木清直到达现地后,向其联队部报告:在8日3时25分,又遭到中国军队在龙王庙方向的3枪射击,但无人伤亡,是否需要还击?

  此时牟田口大佐居然马上下令进攻:你们被敌人攻击,当然要还击?

  一木清直深知一旦进攻后果严重,他还特地追问了一句:那么,我们能开枪射击吗?没有关系?

  牟田口大佐几乎不假思索的肯定回答:当然可以!

  于是一木清直的第3大队迅速进行进攻部署,并且在7月8日5时30分对驻于龙王庙和宛平城的中国第29军部队进行了攻击,还用迫击炮向城内轰击。

  显然,牟田口大佐和一木清直少佐只是这个命令的执行者,他们作为中级军官,不可能敢于决定如此重要的事情,他们是执行日本军方的既定计划。

  显然,在当时的日军看来,中国军队肯定不敢应战,这不过是丰台事件的重演。

  所谓丰台事件就是1936年9月18日下午,29军丰台驻军的第5连孙香亭部在 营房外铁道附近演习,回营途中与穗积大尉指挥日军中队相遇,日军小队长岩井带领两名日本骑兵,冲入孙香亭连行进的队列中冲撞中国士兵,孙部士兵以枪托打马。

  穗积大尉以 此为借口,将孙香亭连包围,并要解除其武器。孙香亭交涉,遭日军扣押。中国士兵列阵以待,准备还击。此时,日军牟田口廉联队闻讯驰援,与中国 守军展开枪战,日军趁机将丰台通北平的电话线切断,强占丰台重要地点,威逼29军,双方对峙一整夜,此为第二次丰台事件。

  宋哲元为避免战事发生,再一次让 步。19日后,29军丰台驻军移防赵王庄,军事重镇丰台陷于日军之手。

  但宛平城和丰台不同,是绝对不能丢的。而且丰台事件发生在西安事变之前,日本政府当时还没有下决心全面侵华,各方面都不同的。

  而此时宛平城和卢沟桥对于国军方面非常重要,绝对不可以丢掉。

  卢沟桥位于北平城西南约15公里的永定河上,既是南下的要冲,又是北京的咽喉要道,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和货物集散地。

  而卢沟桥背后的宛平城建于1640年,是捍卫北京城的重要军事要塞。

  此时日军和其扶持的伪军已经控制了北平城的东西北三面,只剩下南面还在国军手中。如果卢沟桥和宛平城一丢,北平城就等于被日军四面合围,不战也就自跨了,必然会丢掉。

  北平一丢,河北省也就保不住,河北是华北的核心省份,一旦丢了立即就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所以宛平城和卢沟桥无论如何不能丢。

  驻守宛平城和长辛店地区的为29军所属冯治安的37师何基沣第110旅219团,团长是吉星文上校。驻扎卢沟桥的为该团第3营,营长金振中少校。

  当时由于日军在宛平附近活动频繁,国军方面已经有所警觉。卢沟桥事变爆发前,国军增加了宛平和长辛店附近的驻军,由整整一个团防御。

  其中防守卢沟桥和宛平城的金振中第3营兵力增加到1400多人,包括4个步兵连,轻重迫击炮各1个连,还有1个重机枪连,是一个加强营编制。

  在77事变爆发之前,该营已经得到日军演习配有实弹的情况,随即谨慎的做了战前部属,将迫击炮和重机枪都进行重新部署,4个连也都做防御准备。

  如果不是这样,怕是守不住宛平城,更守不住卢沟桥。

  该营之前遭到日军百般挑衅,始终忍住不发作,但师长何基沣命令:第219团(一)不同意日军进城;(二)日军武力侵犯则坚决回击;(三)我军守土有责,决绝不退让;放弃阵地,军法从事。

  此时遭到日军全面攻击以后,起先219团3营并没有还击。但日军随后开始全面攻城,并且加大炮击力度,其中几炮炸倒营指挥部房屋6间,炸死士兵2人,伤5人。如此219团官兵实在是忍无可忍,总不可能伸着头让敌人去砍。该营国军官兵随即奋力还击,由此抗战的第一枪打响了。

  双方激战一场,各自伤亡数十人,金振中在稍后的战斗中负伤。日军没有能够攻进宛平城,他们的进攻被击退。

  没想到,这件事情传到日军高层,却引起了一阵轰动。一些日军高层非常高兴,认为终于引起了中国军队的武装冲突,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应该立即发动全面的进攻,一举消灭中国在华北五省的军事力量,将华北控制在日本手中。

  由此日军开始疯狂的增兵,在华北的兵力迅速从5000多人增加到6万人,由此中日全面抗战终于开始了。

  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日方为了掩盖真相,将志村菊次郎遣送国内,并且让其退役。这个小兵由此安静了生活7年之久!不过在1944年的时候,日军在盟国打击下已经日薄西山,面临着土崩瓦解。志村菊次郎作为适龄老兵再次服役,加入日本在东南亚作战的南方军。该年10月,志村菊次郎在缅北作战中,被中国远征军孙立人的新一军击毙。

  而打响第一枪的日军大队长一木清直则以此为荣,宣称他是为帝国强盛进程打响了信号枪。一木清直在1938年晋升中佐,回国任陆军步兵学校教官兼户山学校教官。因为七七事变对日本有功,他还获得了天皇授予的金鹰三级勋章。

  1941年3月,一木清直升任大佐,同年7月就任关东军第7师团步兵第28联队联队长。该联队随后南下参加了瓜达尔卡纳尔战役,该联队在进攻亨德森机场的战役中被美军陆战师全歼。一木清直率领残部在丛林中被美军合围,在美军坦克炮击下,一木清直身负重伤,随后决定自杀。他用军刀刺入腹部后尚未断气,就被一发美军炮弹炸得粉碎,他率领的联队2000多人除了少量被俘以外,其余全军覆没。

  下令开枪的联队长牟田口廉也的下场比一木清直要好些。七七事变以后,天皇裕仁表彰其挑起战争有功,亲授其金鹰三级勋章,晋升为少将。

  1940年8月,牟田口晋升为中将。1941年4月牟田口成为第18师团师团长,该师团编入南方军,参加太平洋作战。

  1943年5月,牟田口廉也升任日军驻缅甸的第15军司令官,成为日军首屈一指的人物。但是之后的英帕尔战役中,牟田口廉也率领的日军在盟军攻击下全线溃败,所部15万人伤亡殆尽。这场战役败得非常之惨,因为牟田口廉也轻视后勤补给,导致饿死的日军和战死的差不多。日军官兵对其恨之入骨,骂起是畜生长官。

  因为英帕尔战役的惨败,牟田口廉也在44年12月被解除所有职务,还被侮辱性的编入预备役,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这是极大的羞辱。牟田口廉也羞怒之下自杀,但由于他自己不想真的死,所以并没有死掉。牟田口廉也从此脱离军界,日军战败的时候,他也没有自杀,而是灰溜溜的在1945年12月被逮捕,1946年9月被移送至新加坡受审,1948年3月被释放回国,随后以开饭店为生,最后死于1966年,算是唯一一个寿终正寝的七七事变发动者。

  牟田口廉也余生一直为七七事变所懊悔,他说:大东亚战争(日本军人认为的二战),要说起来的话,是我的责任,因为在卢沟桥射击第一颗子弹引起战争的就是我,所以我认为我对此必须承担责任。我挑起了卢沟桥事件,后来事件进一步扩大,导致卢沟桥事变,终于发展成这次大东亚战争。”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8-12-20 09:10:0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idalin.blog.hexun.com/69970057_d.html

上一篇:卢沟桥的枪声(一)

下一篇:七七事变82周年:珍贵文物亮相卢沟桥畔 再现抗战文化与文化抗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