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热河战役
2018-10-01 16:11:56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点击:  复制链接

  热河战役,又叫热河事变,热河抗战。发生于热河省,时间为1933年2月21日至3月10日。 [1] 由于伪满洲国成立时,所谓的“《满洲国建国宣言》”中即曾表达过凡长城以北关外东北四省均为所谓的“满洲国”法理领土,热河为满洲一部分。于是日本方面即根据《日满议定书》,积极侵略热河。因为中国国内舆论普遍不愿意承认伪满洲国,2月11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至北平,与包括张学良、宋哲元等27名将领一起发表“保卫”热河通电。2月21日,热河战役爆发。装备不良,士气低落的东北军节节败退,3月4日省会承德失守,热河全境沦陷,至此东北全境沦入伪满统治之下,东北军关外余部部分转入游击战参加东北抗日义勇军,继续与日军及伪满斗争,另一部分转入长城沿线参加长城抗战,之后撤入关内,与之前撤入关内的东北军继续活跃在抗日战场,期盼有朝一日“打回东北去”。承德沦陷后几日之后古北口沦陷,热河抗战结束,长城抗战开始。

  战役背景

  热河战役发生之前热河为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所名义控制,实为奉系军阀(东北易帜后改称东北边防军)所控制的热河省。 [1] 热河省地处长城以北,与辽宁、河北、察哈尔等省接壤,九一八事变后,热河省成为东北军残部以及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后方基地。由于伪满洲国成立时,所谓的“《满洲国建国宣言》”中即曾表达过凡长城以北关外东北四省均为所谓的“满洲国”法理领土,热河为满洲一部分。日本军队驻守长城外,占领热河直取北平态势相当明显,只要占领热河,日军便可选择除山海关外更近的路南下直取北平。

  战役起因

  热河本身南有长城可为屏障,西有苏克斜鲁山脉;东南隔松岭山脉与辽西重镇锦州相接。1931年满洲国成立时, 《建国宣言》中即曾表达过热河为满洲国法理领土的一部分。

  1932年7月11日下午七时,关东军特派员石本权四郎被捕。日方乃借口此事,大举侵热,比为第二个中村事件。热河省主席汤玉麟允诺速救出石本。7月13日,辽西义勇军一部及东北边防军十九、二十旅与日军二十师团部少田一旅交战,东北军方面不敌撤入热河境内阜新新邱附近。日军窥探新邱煤矿资源已久,因奉系东北当局一直没允许所以没能开采,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方屡图强筑新立屯镇至新邱的铁路。

  1932年7月14日,朝阳县城忽遭蒙族匪军围攻,据悉此伙匪军拟定引导锦州日军进入热河,后被驻热河东北边防军两支骑兵旅会合痛剿;同一天,日军分驻天津塘沽的日军七十七联队两连开到榆关,中午由南满铁路运往锦朝线(现锦承线一部分)参加作战。7月29日,石本被觅得,由义勇军赴北票交与日军,后日军对此事张大其词。同时日本陆军省荒木贞夫大臣则表示“热河省归属满洲,为国际调查团所熟知”。

  1932年冬,日军以伪满洲国的名义通知热河省主席汤玉麟派代表赴北票开会,会上日方提出三点要求,诱逼汤玉麟叛变,汤玉麟为保住对热河的统治,企图投敌,张学良复电汤玉麟派去的代表命令断然拒绝日方要求,迫使汤玉麟死心抗战。

  1933年1月爆发榆关战斗。张学良退至山海关之内,积极谋求抵抗。1月3日山海关沦陷。1月12日,日军占领长城要隘九门口,为侵犯热河解除了后顾之忧。1月21日,外相内田康哉于贵族院发表演说,表示“热河省为满洲国一部分,征之《建国宣言》即可明白……《日满议定书》,规定满洲国领土由两帼共同负责维持治安。故所谓‘热河问题’,为满洲国内部问题,同时日本因有条约上的义务,对此抱重大关心。

  战役经过

  战前准备

  1932年,张学良严令汤玉麟不准投敌的同时,将东北军缪澄流旅、孙德荃旅和黑龙江省第二十九旅、三十旅调往热河,加强防守,并从10月开始构筑工事,经三个月于年末基本完成。1933年初,张学良调四十一军孙殿英部(西北军旧部,非奉系)进驻赤峰,并以东北民众抗日后援会的名义,收编进入热北林东、开鲁,热东下洼、阜新等地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前后共收编七个团。2月初,日军加紧准备进攻热河,张学良决定成立两个集团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由他自己自兼,主要指挥东北军王以哲、丁喜春、缪澄流、孙德荃等旅和黑龙江省军第二十九旅、第三十旅,约3.5万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由张作相担任,副总司令为汤玉麟,指挥孙殿英第四十一军、汤玉麟第三十六师两个旅和张廷枢第十二旅,以及热河境内的东北义勇军,约7万多人。两集团军的作战地界限划分是:以朝阳、建昌、凌源、平泉至承德的公路为界,以南为第一集团军作战地,以北为第二集团军作战地。中方合东北军各部及东北义勇军共20多万人。1933年1月28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在新京下达466号作战准备令,完成了军事部署。 2月17日,武藤信义下达了473号攻击令,决定2月23日开始军事进攻。2月18日,张学良、张作相、汤玉麟、万福麟、宋哲元等27名将领在承德发出热河抗日通电。2月21日,日军开始攻入热河,企图逼迫中国守军投降。武藤信义于22日下达最后通牒,要求驻热河的中国军队全部撤出。2月23日,日本要求中国撤出热河军队遭拒。2月24日,日军兵分三路开始大规模进攻。

  战役爆发

  1933年2月21日,在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指挥下,以张景惠为“满洲国讨热军总司令”,大本营设在锦州,日伪军总共达10万余人,兵分三路:北路以日军第六师团和伪满洲国军张海鹏、程国瑞部组成,由通辽出发,攻开鲁、新惠、建平,目标赤峰,之后南下承德;东路以日军第八师团和伪满洲国军李寿山部组成,由锦州出发,沿锦朝线(现锦承线)进攻北票、朝阳、叶柏寿,最后向承德进犯;南路由日军第七师团、第十四师团、骑兵第四旅团和第八师团一部,另有伪军丁强(李际春)部,从绥中出发,向建昌、凌源、平泉进攻,再向承德进犯。此外,侵占长城沿线的日军第八师团一部和驻山海关守备队组成一个支队,由古北口出发北上,直犯承德。

  针对日伪军三路侵犯热河,东北军也分三路应战:北路开鲁至赤峰一线,由孙殿英部和热河省军骑兵第十七旅崔兴五部防守,东北义勇军冯占海、李海青、刘振东等部协助战斗;东路北票至朝阳、建昌一线,有黑龙江省军第十三旅于兆麟部、热河省军步兵第三十八旅董福亭部和退入该地区的东北义勇军李春华、唐聚五部;南路凌源至平泉、承德一线,由东北军第十六旅缪澄流、第八旅丁喜春、第十九旅孙德荃和黑龙江省军第十九旅王永盛等部防守。

  战役过程

  1933年2月21日,日军北路第六师团主力及第十一旅团一部,配以蒙族匪军骑兵500多人,在师团长坂本政右卫门指挥下,向热北重镇开鲁进攻。守军主力是汤玉麟所部崔兴五所部骑兵第17旅,崔兴五寻找种种理由不予抵抗,也不准其他抗日军进城休整补充。当晚,日伪军向大树营子抗日义勇军刘振东部偷袭,被刘部击退。22日,日军复以飞机10余架轮番轰炸,并不断进行炮击,义勇军刘振东、李海青、张玉廷等部奋起反抗,但因无高射炮,各部均受重大损失,余部2000余人被迫退出阵地,向开鲁以南转移到赤峰街内划入孙殿英部序列。23日,伪满洲国军张海鹏部伙同日军,向开鲁发起进攻,崔兴五借口义勇军出击不力,竟率全旅临阵脱逃至林东,开鲁遂陷敌手。日军第六师团占领开鲁后,分兵两路进犯,一路沿西拉木伦河、老哈河经白音套海直攻赤峰;一路经大沁他拉、下洼、新惠攻占建平镇,与东线第八师团会合。东路热河省军董福亭旅驻北票及朝阳南岭,22日,日军第八师团第四旅团在飞机、铁甲车配合下,发动数次进攻,战斗极为激烈。东北义勇军耿继周率部迎敌,阻击日军不能前进。23日,董福亭旅第五十八团团长邵本良被敌人收买,在前线投敌,致使北票、南岭两地相继失守。董部主力退守朝阳西郊大平房防线,又有一营叛变,引敌深入,董旅死伤惨重。最后,董旅在张郁文旅掩护下,率残部逃往凌源。25日,朝阳沦陷,另有一部日军攻陷八仙筒。26日,日军南部主力第八师团进朝阳。

  日军攻占北票和朝阳后,27日又做出新的侵略部署:第十六旅团长川原劲率部沿朝阳、凌源、平泉公路快速前进,直攻承德,这是中路;北路派一个支队经建平镇直攻赤峰,与第六师团配合行动;南路派一个支队直攻建昌。1933年2月27日,下洼镇沦陷,日军进抵老哈河畔,热东防线崩溃,孙殿英率领107旅一部驰援赤峰,赤峰县县长孙廷弼率领绅商各界代表和中小学生列队到西门外迎候。28日上午,日军进逼赤峰东郊山水坡一线,与孙殿英部交火,赤峰保卫战打响,赤峰政界及绅商各界代表在赤峰中学(现赤峰三中)礼堂外召开欢迎大会,孙殿英登上礼堂外检阅台作抗战演讲,表示决心和赤峰父老共同抗日。誓师大会结束之后,107旅第二团以两个营的兵力开赴赤峰街东郊水地乡山水坡和红庙子镇沙坨梁底制高点布防,以前五二道防线抗击日军的进攻。31日,日军猛攻天山,东北军石文华旅全线溃逃。3月2日,日军进攻林东,东北军崔兴五旅率部投降,3月6日,日军攻占林西。中国守军热北防线全线崩溃。

  1933年3月1日,日军第八师团主力开始进攻叶柏寿,遭到守军黑龙江省军于兆麟旅的抵抗,日军约5000多人,有飞机9架、坦克30余辆与陆军配合向中国守军阵地猛烈攻击,激战六、七个小时。于兆麟旅伤亡很大,六八八团第一连连长以下全部阵亡。但是,朱碌科阵地在二十九旅六八四团增援下,始终没被攻下,日军只好绕过叶柏寿直取凌源。

  日军第八师团在攻打凌源时,与第七师团混成第十四旅团的米山先遣队会合,一同发起进攻。东北军丁喜春、缪澄流、孙德荃等三个旅在此防守,但这些军官贪生怕死,没有抗日的决心,在日军进攻面前纷纷退却。2日午前,凌源失守,全线动摇。3日,平泉也被日军占领。日军南北三线一齐突破防线,攻入热河腹地。东北军虽然退走,却遭到义勇军各部的顽强抵抗,义勇军第三军团在凌源牛河梁与日军激战一夜,击毙日伪军百余名。翌日晨,日军在飞机、铁甲车配合下发起进攻,义勇军被迫退入山中,辗转退至宁城境内。承德以东各地相继失守,北部赤峰也不断告急。1933年3月1日,日军逼近赤峰街城区,以飞机、重炮狂轰滥炸,市区大火弥漫,混乱到了极点。孙殿英部117旅第三团在红庙子炮手营子展开激战,下午3时,敌骑兵约两个联队攻入建昌营(老哈河西岸城镇,非建昌)、山水坡等地,当夜,117旅第二团第一第二两个营增援山水坡,在东沙陀子梁底与敌人遭遇,展开激战,孙殿英部利用夜袭优势与敌展开搏杀,杀敌数百,打退了日军进攻,老百姓烙饼送往前线,民众踊跃支援,双方呈胶着状态。冯占海率六十三军以大炮、迫击炮封锁各城门,孙殿英四十一军官兵也在城内向敌军猛烈射击,战斗处于胶着状态。3月2日黎明,日军第18师团长小矶国昭中将见进攻赤峰受阻,率快速部队及骑兵源源而来,炮声隆隆,在众寡悬殊情况下,凌晨3时,敌人占领城东沙陀子,以猛烈炮火向城内轰击,中午12时,孙军各部退回赤峰市内,整编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日军兵临赤峰城下,向东门、北门、西门的中国守军进攻,把大炮架在城东门外,向三道街轰击,而孙军炮火仍未到达,守军处于劣势,孙殿英亲自登上东门督战,直到下午4时许,赤峰城区仍然牢牢地控制在中国守军手中。日军只好调整进攻部署,迂回到头道街大和洋行(今赤峰制药厂),将房舍炸开冲入头道街,此时孙殿英正在东门指挥战斗,见城区已破立即组织守军在头道街、三道街开展巷战,他登上东门城楼,发誓与赤峰共存亡。县长孙廷弼眼见城区即将毁于炮火之中,出于保护城区居民的安危考虑,派赤峰农会会长宋子安恳求孙殿英撤军,孙殿英洒泪率军向西屯突围,东北义勇军并未撤出。下午5时许,日军攻入城内,东北义勇军各部与日军展开巷战,经一番苦战,守军弹尽粮绝,相继退出,赤峰沦陷。孙殿英部在赤峰退却之后,在二道河子一线构筑工事与日军继续激战,直到3月8日下午防线被日军突破,中国守军向围场转移。

  战役结果

  汤玉麟听闻赤峰沦陷后惊慌失措,从北平、天津征集大批汽车,并扣留前方军用载重汽车240余辆,装载私产和鸦片等运往天津租界。1933年3月3日,张作相的第二集团军司令部从承德移驻古北口;4日清晨,汤玉麟还未见日军踪影,便放弃承德逃往丰宁。4日中午,日军川原旅团派128人,兵不血刃占领热河省会承德。3月10日攻占了乌丹和围场,中国军队撤至半截塔、丰宁地区,日军撤回赤峰集结待命,热河沦陷。至此,鼓噪一时的热河抗战,不到10天彻底失败,东北全境沦陷。

  战役影响

  日军侵占热河后,继续向长城沿线冷口、界岭口、喜峰口、罗文峪、古北口各口发动进攻。日本向南京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难保战局不及于华北方面”。

  1933年3月8日,张学良因东北全境沦陷,被迫引咎辞职,蒋介石任命何应钦为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之后长城沿线相继沦陷。 其中古北口战斗中,中央军第二十五师一四五团一个远离主力的军事哨所的7位勇士在大部队撤防后,坚守阵地,独立作战,先后毙伤日军100余人,最后壮烈牺牲。日军钦佩其勇,把这7人掩埋起来,并题“支那七勇士之墓”。

  到1933年5月下旬,日军已侵占秦皇岛、北戴河、抚宁、迁安、密云、蓟县、唐山等22县,进逼平津,对北平形成三面包围之势,迫使南京政府缔结城下之盟。5月22日,何应钦与驻北平日本大使馆代办回见。几经周折,中国代表熊斌与日本关东军代表冈村宁次在塘沽会谈。5月31日,中日签订了《塘沽协定》。

  热河陷落后,东北各地义勇军失去了赖以回旋的大后方,断绝了一切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来源。《塘沽协定》签订后,蒋介石下令“侈言抗日者杀无赦”。接着,命令何应钦解散东北及冀东各地义勇军、救国军。1933年7月16日,何应钦正式通知救国会负责人应根据《塘沽协定》规定速予取消救国会。东北各地抗日活动走向低潮。

  战役评价

  热河省是旧奉系军阀之地,东北事发之前虽张作霖之子张学良已宣布东北易帜,服从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管理,但实际上奉吉黑热四省主政之人仍为张作霖旧部,此时的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便是张作霖的拜把子兄弟。东北事发前东北地区主帅张学良将东北军主力开进关内,参与中原军阀纷争,使奉天吉林黑龙江三省轻易沦陷,东北此时只剩热河没有沦陷,汤玉麟此时是热河省名副其实的“热河王”。汤氏主政热河八年,以其子汤佐辅之言是从。卖官种烟、苛捐杂税,甚至摧残教育、破坏司法,以致于民怨沸腾,欢迎日满联军。其军队四师,号称三万,实则二万,欠饷10月。东北军主帅张学良虽派东北军重要人物张作相前往热河前线领导东北军作战,但其主力并没有开往热河支援留守的东北军,所以除去留守热河的东北军以外,只有中央政府调去的西北军孙殿英部,吉林义勇军的冯占海部,黑龙江抗日义勇军这几支力量薄弱的援军参与了战斗。加上中军军事失败,都是败战原因。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8-10-01 16:13:2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军进占热河和长城抗战

下一篇:日军侵略热河暴行和热河人民的抗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