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百人斩"杀人赛恶魔的下场
2016-08-22 11:00:50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综合北京日报、南京日报、新华网报道 2015-05-26   点击:  复制链接

  南京大屠杀期间,侵华日军第十六师团第九联队第三大队少尉炮兵小队长向井敏明(左)与同在第三大队任职的另一名日军少尉军官野田岩(右)展开“百人斩”杀人竞赛,分别残忍杀害我无辜平民106名和105名,两人又继续比赛以先杀150人为胜。1937年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以“百人斩,超纪录”为题报道,并刊出两人持刀而立的照片(如图),其冷酷、凶残的形象成为日本侵略者的罪证。

  (解放军报记者 李三红整理)


野田毅(左)和向井敏明(右)被国际宪兵抓获后拍摄的标准照。

被押赴刑场时的向井敏明

  ■相关阅读

  中国检察官秘书揪出“百人斩”凶手

  在从淞沪战场向南京进攻途中,有两名日本军官,展开了一场“百人斩杀人竞赛”。到攻入南京时,他们中一个杀了105名中国人,另一个杀了106人。

  这两个杀人狂魔,一个叫野田毅(编者注:判决资料上称其为野田岩,与其本名野田毅在日语发音中相同),一个叫向井敏明。野田毅是侵华日军第16师团片桐联队富山营副官,向井敏明是同一部队炮兵排长,两人都是少尉军衔。1937年,野田毅25岁,向井敏明26岁。

  当时的日本媒体对这场“竞赛”大肆宣扬,并留下了一张著名的合影。两人并肩跨立,军刀拄地。这张照片冷酷残忍的形象,成了日本侵略者最典型的标志,也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深植在中国人的心头。

  “百人斩”血色凝结十年之后的1947年,这张让人不寒而栗的合影被时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检察官秘书的高文彬发现,随即传回国内。

  中国向驻日盟军总部提出了追捕、引渡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的要求。这两头已在家乡做起小生意的嗜血野兽,很快被国际宪兵抓捕归案。

  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又称国民党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是国民政府在全国各地设立的10个专门审判侵华日军战犯的军事法庭之一。

  时任庭长的石美瑜原是江苏省高等法院法官,因受命主审汉奸陈公博、缪斌案,表现杰出,以少将衔出任国民党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长。收到高文彬寄回的《东京日日新闻》时,石美瑜刚刚主持完成了对谷寿夫的审判。

  谷寿夫是日本第6师团师团长。日军第6师团和向井敏明、野田毅所在的第16师团,是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实施者,两个师团当时主攻南京中华门一带。城破之后,谷寿夫和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指挥部队,制造了人类文明史上最暗无天日的血腥惨案,30万中国无辜生灵惨遭屠戮。

  两人在菲律宾被美军俘虏,后被遣返回日本

  尽管已经见到了太多的残杀和屠戮,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以“百人斩”为游戏的残暴还是震惊了石美瑜。他马上呈报国民政府国防部,要求引渡这两人来中国接受审判。按照程序,国民政府电告中国驻日代表团,让他们向盟军总部提出抓捕向井敏明和野田毅。

  其实,这两只野兽本来是有可能在日本被中国军人亲手绳之以法的。

  根据《波茨坦公告》的规定:日本投降后,应由盟国派遣占领军,在日本的要地实行占领,以监督其解除武装(只保留警察武装)和降书的具体实施。国民政府组建了一支1.5万人的中国占领军,准备派驻日本。

  但在一个13人组成的先遣队赴日后,这支中国军队却再没有机会登陆东瀛。他们很快被投入到蒋介石挑起的内战战场上。那支先遣队就成了唯一的中国驻日军事力量。他们后来的工作,主要就是引渡日本战犯回中国受审。而单凭他们13个人的力量,要在战后一片衰败、混乱的日本国内找到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自然是不现实的。

  好在驻日盟军获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残暴行径后,对抓捕工作非常重视,很快发出了通缉令。调查和抓捕由盟军总部调查科直接负责。

  此时,“百人斩竞赛”已经过去了10年,一直活跃在侵略战场上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是否还活着,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高文彬说,那时候在日本的中国代表团普遍有一个矛盾的心态,这两个刽子手死一百遍也偿还不了他们的罪恶,但是大家都盼着他们还活着,要让他们活着接受中国人的审判。

  很快,盟军总部调查科给中国代表团反馈了一个重要线索: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还活着,而且肯定在日本。

  根据日军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日记,在南京沦陷后,这支部队根据制定好的计划,对南京城内放下武器的中国人,进行了毫无人性的屠杀。仅仅在12月13日这一天,就杀害了2万多战俘和平民。而在整个南京大屠杀过程中,这支部队杀害的中国人总人数在16万人以上。其中,又有多少中国人成了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刀下冤魂,无从计数。

  1937年12月10日,日军第16师团主攻南京中山门,在重炮的猛烈轰击支援下,12日,16师团占领了紫金山主峰。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站在了紫金山脚下,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拍下了那张臭名昭著的照片。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第16师团成为进攻菲律宾的日军第14军主力。后来,16师团驻守菲律宾莱特岛。1944年,莱特湾海战之中,美军登陆莱特岛,第16师团被歼灭。这支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野蛮军队,终归灭亡。

  根据日本厚生省资料,莱特湾一战,日军第16师团被歼灭13158人,俘虏620人。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了战俘名单之中,二人后被美军遣返回了日本。

  国际宪兵首先来到了向井敏明的老家——日本山口县玖珂郡神代村,却没有找到向井敏明的下落。

  战后两人隐姓埋名,被国际宪兵逮捕后引渡到中国

  日本军队的建制一般以招募士兵的籍贯为依据,各部均为所谓的“乡土部队”。这里有不少和向井敏明同一部队的日本老兵,他们缄口不谈自己在侵华战场上的毫无人性的暴行。国际宪兵拿着向井敏明的照片挨家询问,没人知道这个嗜血恶魔的下落。在野田毅的老家鹿儿岛,得到的答案一模一样。

  国际宪兵还曾按照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名字去“按图索骥”,找到的却是几个重名的人。线索就此中断了。

  不过,就在搜捕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过程中,国际宪兵有了一个意外收获。

  参加东京审判的中国代表团发现了另一个杀人恶魔——侵华日军第6师团大尉中队长田中军吉。日军攻入南京后,他手持一把“助广”军刀,开始了另一场“百人斩”。从南京中华门到水西门,他一路砍杀了300多名中国平民和战俘。

  1947年5月18日,田中军吉被国际宪兵抓获。

  而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却似乎人间蒸发了。他们再没有侵略战争时的“风光”,也很清楚自己那些“英雄行为”在战后意味着什么,只能过起隐姓埋名的生活。

  战后的日本一片萧条,被美国飞机轰炸得到处是残垣断壁,日本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很多日本妇女被迫沦为妓女。一些日本兵回到本土后无事可做,就在路边摆摊维持生计。正是这份“新职业”,让野田毅落入了法网。

  1947年8月20日,在日本琦玉县的一个不起眼的集市上,摆地摊讨生活的野田毅被国际宪兵偶然发现。此时的他,头上裹着白布,一副典型的日本小生意人模样。

  被国际宪兵扣住时,野田毅并没有马上就范。他装出一副听不懂国际宪兵说什么的样子,毫不配合。直到国际宪兵把翻拍的《东京日日新闻》举到他眼前,野田毅才垂下了头。

  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侵华战场上就“携手并肩”,回到日本后仍有联系。通过对野田毅的审讯,向井敏明随后落网。

  1947年11月6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经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引渡到中国,关押在南京小营战犯拘留所。等待他们的,是一场迟到的正义审判。

  1947年12月18日,南京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百人斩战犯向井敏明、野田毅进行公审,审判庭设在励志社大礼堂(即现在的江苏省会议中心黄埔厅),一起受审的日籍战犯有四个,另外二人是田中军吉和高桥坦。

  第二历史档案馆专门研究南京大审判历史的胡菊荣介绍,开庭当天法庭布置得简单而严肃,虽然当时正下着雪,但闻讯到场旁听者很多,足有三四百人。审判从10时开始,一直延续到14时30分。

  10时10分,审判长石美瑜、审判官李元庆、孙建中、龙钟煌、张体坤,检察官李璿,主任书记官施泳,翻译官刘芳、王仁明等鱼贯升庭,首先提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到案。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记载,到庭时,向井敏明穿米色西装,白衬衣、黑领带,脚穿皮鞋。野田毅则着军装,身材矮胖,短头发。二犯皆浓眉鹰鼻,一副凶相。

  11时,法庭开始提审战犯向井敏明。庭审记录记载,当法官问1937年12月12日攻打南京时,被告是否在中岛部队任少尉队长之职时,向井敏明答非所问地举起右手发誓说:“不是撒谎,下面是事实。”法官对他厉声呵斥后,他才老实地回答说是中岛部队少尉炮兵队长。

  法庭继续问:被告在紫金山山麓与野田毅做杀人比赛,《东京日日新闻》上登有他以杀人做娱乐的新闻,并刊登有照片,被告认罪吗?

  法庭上对犯罪事实抵死不认,执行死刑当天南京万人空巷

  向井敏明随身带着自己在攻打南京时手绘的一幅地图,上面没有南京城区。他狡辩说自己不曾到过南京,只到过无锡。他说在无锡时遇到随军记者,“《东京日日新闻》系虚伪登载,记者浅海专为我颂扬武力,以博日本女界之羡慕,希望能早日获得佳偶,因此毫不足信。”

  法庭将当年英国记者在南京所目睹之日军暴行中记载有关杀人比赛的部分念给他听。向井敏明竟又回答,这些报道他是半年后才知道的,并非是采访他写成的报道。

  野田毅更是对“百人斩竞赛”之事矢口否认,坚称根本没有这回事。法庭向他出示了《东京日日新闻》上他和向井敏明手持杀人武士刀的照片和报道,他仍然抵赖说,那是“记者的想象”。

  这时忙不迭地撇清自己,当年在家乡小学做报告时得意洋洋地说“斩杀百人竞赛之勇士,说的就是我”时,野田毅恐怕不会想到,终有一天他要为那些刀下冤魂血债血偿。

  庭审到最后,无论证据如何确凿,事实如何清楚,向井敏明、野田毅均抵死不认。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法庭有足够的证据对他们进行宣判。

  14时10分,法庭再度开庭,石美瑜审判长当庭宣判:“向井敏明、野田毅,在作战期间共同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各处死刑。”

  据记载,几名战犯听到判决后,均沉默不语,向井敏明更是面色陡变,垂头丧气,当年威风凛凛之“武士道”神情,顿时全失。

  1948年1月27日,南京各大通衢路口张贴起大幅布告:“查战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在作战期间共同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罪证确凿,业经本庭依法判决,各处死刑,遂于本月28日正午12时,由检察官将战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3人验明正身,押赴雨花台刑场执行死刑,以昭炯戒,合丞布告周知。”

  次日一早,残雪初晴,南京市万人空巷,从市内通往雨花台刑场的道路上站满了中国军民。人们要亲眼看看,能以杀人为乐的这三个人究竟是人是鬼;人们更想亲眼见证,这三个人为自己欠下的累累血债做出偿还。

  1948年1月28日12时,三声枪响,结束了三个罪孽深重的生命。

  ■相关链接

  南京大屠杀刽子手下场

  广田弘毅:担任日本外相和首相期间,先后发生了华北事变、卢沟桥事变、南京大屠杀,对中国人民以及人类的和平和安全犯下了滔天罪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列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

  松井石根:1937年8月担任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后改任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1937年12月,他率日军侵占南京,并纵容部下展开南京大屠杀,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列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

  武藤章:华中派遣军副参谋长,对南京大屠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列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

  桥本欣五郎:担任柳川平助第10军参谋长期间,直接指挥日军在南京地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列为甲级战犯,判处终身监禁。

  谷寿夫:日军华中派遣军第6师团师团长。南京大屠杀中,其所在师团杀害我军民10万人左右,仅次于此次大屠杀中杀人最多的日军第16师团,因此被称“野兽军团”。

  向井敏明、野田毅:“百人斩”刽子手,被南京军事法庭以战争罪及违反人道罪判处死刑。

  田中军吉:日军攻入南京后,他手持一把“助广”大军刀,连续砍杀中国男女老少平民300多名,被南京军事法庭以战争罪及违反人道罪判处死刑。

  另有几名屠城主犯因其他原因没有受到应有审判:日军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昭,1944年病死;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1945年10月死亡;第18师团师团长牛岛贞雄、第114师团师团长末松茂治下落不明。

责任编辑:何青龙 最后更新:2016-08-22 11:04:4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谷寿夫:临刑前写诗的刽子手

下一篇:土肥原贤二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