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日本老兵忏悔轰炸 称重庆军民坚强抵抗一直未止
2018-08-27 09:39:33  来源:重庆晚报  点击:  复制链接

  

                                                                                 岩崎嘉秋

  77年前,重庆的大地第一次被侵略者的炸弹烧红,在随后6年中,空袭警报始终伴随着重庆军民。

  那是一段充满血与泪的岁月,侵略者妄图用狂轰滥炸制造恐惧,最终却换来重庆人的不屈抗争。在三峡博物馆特约研究员、空战史专家唐学锋眼中,这是一段英雄的岁月,这是一座不屈的城市。

  今年8月,唐学锋随纪录片《不屈之城》摄制组以及抗战史专家、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徐勇等前往日本,寻找历史资料,探寻历史见证人。

  在日本,他见到了曾轰炸过重庆的老兵、曾参与制造毒气弹的反战老人……越来越丰富的历史细节渐次显露,更让我们感到历史不容忘却,和平如此可贵。

                                                        重庆空战研究专家一行在日本合影

  轰炸过重庆的日本老兵回忆战争

  见到岩崎嘉秋,是唐学锋此次日本之行的意外收获。这个96岁的日本老兵,曾经参与了轰炸重庆。

  “我们的行程里面本来没有他,实际上来之前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人。”唐学锋说,是日本方面的联络人在一份地方报纸上看到了关于他的报道,千方百计联系上了他。

  7月28日上午,唐学锋一行在东京岩崎嘉秋家中见到了这个老兵。“他的日记完整地记录了1941年6月到8月期间参与轰炸重庆的经过。”唐学锋说,根据岩崎嘉秋的日记和回忆,日本文春文库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回忆录,详细记载了岩崎1941年从上海调往武汉参与轰炸重庆的经历。

  岩崎嘉秋向唐学锋回忆,当时,日军按英文字母顺序,把重庆城区从A到H划分为8个区域,轰炸前,指挥官会告知飞行员要轰炸哪个区域。

  岩崎很激动地用“轰轰轰”几个象声词向唐学锋一行讲述当时来自重庆地面的抵御力量。岩崎说,重庆军民抵抗一直没有停止,每次飞临重庆上空,都会遇到非常猛烈的高射炮火,投弹之后他们必须尽快撤离。

  唐学锋告诉记者,日军划定的A区,基本上就是现在的江北嘴,B区主要是现在渝中区东半部分,C区属于南岸区,D区是现在渝中区西半部分……

  由于年事已高,对岩崎的访谈没有持续太久。面对唐学锋一行,岩崎自述对轰炸重庆怀有悔恨,战后,他曾到过重庆,表达忏悔和谢罪。

  “我个人对岩崎的感情很复杂。”唐学锋说,一方面,岩崎是轰炸过重庆的仇人,另一方面,当这个96岁老人用颤抖的手在留言本上表达悔恨时,自己又多了一份动容。

  日本靖国神社存放着零式战斗机

  很少有人知道,日本靖国神社保存了一架二战时期号称“无敌战机”的零式战斗机。

  对于重庆人民来说,零式战斗机带来了无尽伤痛。零式战斗机第一次亮相是在璧山。

  1940年9月13日,零式战斗机首次飞至璧山上空,与中国空军激战约20分钟。由于日机性能无论是速度、爬高和脱离均优于中国空军,中国空军损失惨重。

  根据当时中国空军的记录,出击的34架I-15、I-16飞机中,13架被击落,11架受伤迫降,飞行员10死8伤。而在日军对外宣传中,这次战斗被渲染为27:0完胜。

  “靖国神社里的零式战斗机,是日本研究重庆大轰炸的著名学者前田哲男先生建议我们去的。在他看来,零式战斗机保存在靖国神社,是对军国主义的恋恋不忘。”唐学锋说。

  这里生产毒气弹一半用于中国

  广岛县竹原市,濑户内海上的大久野岛,如今以遍地兔子闻名于世。这里是唐学锋日本之行的重要目的地。这个在二战时期为了保密被日本政府从地图上抹掉的岛屿,70多年前,岛上生产的毒气炸弹,50%用于中国战场。

  接待唐学锋一行上岛的人叫藤本安马,毒气岛历史研究所顾问,今年89岁。“我是战争的加害者,同时也是战争的受害者。”面对唐学锋等人,藤本如此介绍自己。少年时的藤本安马,是在“(自己是)制造皇军武器的技术工”的宣传歌词蛊惑和煽动下,来到大久野岛,接受军事训练和毒气制造培训。

  对于重庆是否被日军投放过毒气弹,各方学者研究各有不同。根据一些记录日机轰炸梁山县(现在的梁平)的档案资料,1943年8月8日,在梁山县城东大街、东池堰、西大街等地,侵华日机曾投过细菌弹。亲历者回忆,天空好像飘着鹅毛大雪,落到地面很快就不见了。很多人发病,周身起红斑,全身发痒,很多人生病,重者死亡。

  “有人认为这是细菌弹,但是根据我的分析,应该是化学弹。“唐学锋说,他的这一推测在大久野岛得到了印证。岛内展示的资料,以及受害者病症与之前重庆梁山县的档案资料描述一致。

  毒气弹毒害的不仅仅是中国人。由于长期接触毒气,如今藤本安马身患癌症,肺、肝、肾部分切除。揭露日军在二战期间制造、使用毒气弹的罪行,警醒世人珍爱和平,成为了藤本的精神支柱。

  唐学锋告诉记者,根据资料记载,二战结束时,这个岛上生产的毒气弹,可毒死10倍以上当时全球的人口。

  追寻重庆空战英雄的专家

  “要了解重庆空战,就要找唐学锋,他是专门研究重庆空战的专家。”在重庆市档案馆编辑研究处处长唐润明看来,重庆专门研究空战的专家并不多,唐学锋算是一个比较专的。

  拥有历史学硕士、经济学博士身份的唐学锋,现在是重庆三峡博物馆特约研究员、重庆工商大学客座教授。10多年来,他专注于抗战时期空战方面的研究,曾出版过《中国空军抗战史》、《血色长空:空军抗日胜利纪实》等专著8部,在公开刊物上发表论文80余篇。崔永元曾经发微博为唐学锋点赞:“写抗战时中国空军的书,我只见过这一本。作者是唐学锋先生,研究空战史的发烧友。”

  “我本身是历史学科班出身,工作生活中很注意收集空战方面的资料,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明很多历史细节,挖掘了许多英雄人物,他们的故事让我动容,我觉得有责任让我们这些后辈认识他们。不仅如此,探寻的过程,出租车司机拒收车费、书店员工送书等给予的帮助,让我感受到了普通人群对历史的那份敬重之情。”

  我们常说重庆是一座英雄的城市。70多年前,她不仅承受了日机数年狂轰滥炸,在她的上空,更有众多儿女与侵略者短兵相接,浴血搏杀,留下无数悲壮而英勇的诗篇。

  3000万重庆人,有几个人知道哪些曾经为我们这座城市浴血奋战的空战英雄,他们究竟是谁?他们究竟做过什么事?

  总有锲而不舍的人,希望流传下他们的故事。重庆空战史专家唐学锋10余年的研究,让其中一些英雄形象重新栩栩如生。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8-08-27 09:42:3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本老兵忏悔多年秘密:参与人体实验不堪回首

下一篇:日本老兵回忆南京大屠杀称:不向南京人民忏悔,我一辈子寝食难安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