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日战争时期山东肥城武装斗争情况的回忆
2019-06-10 10:11:08  来源:山东抗日战争纪念馆  点击:  复制链接

  赵其林

  中共肥城县委党史办公室,要我回忆抗日战争时期,肥城武装斗争的情况。虽然,我自一九三八年六月至一九四五年“八·十五”日寇投降,基本上是在肥城工作的。但是,时逾四十年,有些情况已记忆不清,只能概略写出,供参考。

  一、抗日战争时期肥城武装部队发展的概况

  青年工作团

  一九三八年六月,北京大学学生、共产党员邹鲁峰同志,和山东大学学生、共产党员周持恒同志,带领山东省巡回宣传队到肥城南尚任,与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的部分青年学生合编成青年工作团,在肥城做宣传工作和群众工作。这时,于会川同志由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委任来肥城当县长。不久,又委任周持恒同志为东平县长。沈鸿烈不知道巡回宣传队大部分是共产党员和民族解放先锋队队员,也不知道于会川同志是共产党员。于会川同志到肥城后,遵照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全中国人民动员起来,武装起来,参加抗战,实行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的号召,实际上是在自卫团的领导下,和青年工作团的协助下,很快地把肥城自发的、零散的有的是地方势力派武装,改编组成四个中队、一个特务连,成为肥城统一的抗日武装。这支部队的政治干部,都是从青年工作团派出的。我就是从青年工作团调到四中队当指导员的。接着调去的还有梁青山、张心田、阴法唐、斗秀岩、孙波等同志。青年工作团可以说是肥城抗日武装部队的干部学校。

  六支队三团——肥城第一批武装部队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在大峰山区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六支队。于会川同志组织起来的肥城抗日武装部队,编为六支队三团,于会川同志为团长,李文甫同志为政委。一九三九年,于会川同志、李文甫同志相继调离三团。一九四零年春,六支队改番号为冀鲁豫军区泰西军分区,三团改编为三营,随泰西军分区组成的九团,升级冀鲁豫军区三四三旅。这是肥城的第一批武装部队。

  独立二营——肥城第二批武装部队

  一九三九年年底,由王正南同志组织起来的一支武装,改编为肥城独立二营。王正南同志任营长,夏荩卿同志任教导员,史国栋同志任副营长,侯筱章同志任总支书记,张奎三同志任特派员。一九四零年五月,史国栋、侯筱章同志调走,郝海林同志(红军)仁副营长,我任党总支书记。不久,王正南同志调军区工作,宋升云同志(红军)任营长。一九四一年一月,夏荩卿同志调走,独立二营攻克大峰山区四台寺据点,宋升云营长负伤,郝海林同志和我带领独立二营升级九团。这是肥城的第二批武装部队。

  肥城大队——肥城第三批武装部队

  一九四一年一月,独立二营升级三四三旅九团后,肥城再次组成肥城独立二营。安振田任营长,顾明同志任教导员。八月,顾明同志调回军分区,我调任教导员。不久,独立二营番号改为八支队,后又改为肥城大队。一九四二年春节前,安振田投敌,我兼任大队长,以后程本胜同志(红军)调任副大队长,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后(七月份),县长兼任大队长。一九四三年夏,程本胜同志调出,米英俊同志调任副大队长。十月份,土屋战斗,米英俊同志牺牲,李平升同志调任副大队长。一九四五年“八·一五”日寇投降,肥城大队升级,与大峰山大队编为一个团,即七纵十九旅五七团。这是肥城第三批武装部队。

  这三批部队,都是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在坚持肥城武装斗争中立下了战功,并且都升级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的部队。

  以上是抗日战争时期肥城武装部队发展的概况。

  二、抗日战争时期肥城武装斗争的情况

  抗日战争,经历了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三个阶段。先根据抗战三个阶段和泰西抗日根据地发展的特点,分三个时期,回忆肥城武装斗争的情况。

  建立以肥城为中心的泰西抗日根据地时期

  (1938——1939)

  在这期间,日寇前线,深入我国中部,占领我大半个中国的大中城市和部分县城,但其兵力不足,后方空虚。我则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

  一九三八年夏,于会川同志在自卫团的领导下,组织起一支肥城抗日武装。九月,在虎门、王晋一带,摆了一条长蛇阵,打退了进犯肥城三区的肥城日伪军,保护了群众,高举起抗日的旗帜,并多次打击了肥城小股出动的伪军。

  十月,在自卫团的统一指挥下,又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专员郁仁智对我大峰山区的进犯。接着,粉碎了泰安、肥城日寇对我抗日县政府驻地——焦庄、固留的五路合击。这时,肥城县委、县区抗日政府及各种群众组织开始逐步建立,泰肥山区抗日根据地有了一定的基础。

  一九三九年三月,我东进支队进驻泰西。四月,罗荣桓同志传达了我党六中全会决议,并提出创建泰西抗日根据地的指示。五月,粉碎了日寇九路对我一一五师驻地——陆房的铁壁合围,振奋了泰西人民的抗战信心,巩固和扩大了泰西抗日根据地。特别是从思想上武装了泰西党、政、军民、干部的头脑,为坚持泰西抗日根据地到最后胜利,打下了牢固的思想基础。

  战胜困难,坚持斗争,渡过黎明前的黑暗

  (1940——1943)

  一九三九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本侵略者对我解放区,特别是对华北,举行疯狂的军事“扫荡”,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妄图摧毁我解放区。泰西抗日根据地,紧靠济南和津浦铁路,又是我晋冀鲁豫和山东两大根据地的交通枢纽,给敌人很大威胁。

  一九四零年春,三团编为九团三营升级后,肥城由组建起的独立二营坚持斗争。这时,肥城“红五月”运动“左”倾,红枪会一度猖獗,经争取分化,并于七月对为敌利用的魏家坊红枪会,给予军事打击,很快平息。但敌人开始增设据点,“扫荡”频繁,除春、秋两次大的“扫荡”外,肥城敌人对我泰肥山区小的“扫荡”也增多起来。九月,城里日伪军窜至二区烧杀抢粮,我独立二营在石坞一带给予袭击后,占领张庄北山,伪军冲我阵地,被击退后,鬼子又冲来,我负伤,撤至张庄东山,敌人退回肥城。

  一九四一年一月,独立二营攻克大峰山四台寺据点,全歼伪军一百余人,鬼子未全部消灭,长清敌人增援,我拂晓撤决战斗。第三天,二营过黄河升级九团。肥城再次组建独立二营,坚持肥城武装斗争。这时,泰西形势更趋紧张,泰安、肥城敌人,继续增设据点,蚕食我抗日根据地,反复地残酷“扫荡”,并多次合击我军分区,如老树峪战斗、虎门战斗等,妄图消灭我泰西抗日力量。八、九月间,军分区、地委、专署领导机关,从长远计议,实行战略转移,转移至黄河西长清、平阴地区活动,实施对泰西地区的领导。于一九四二年秋,泰西军分区与黄河西四军分区,合并为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辖黄河东西十三县。

  这时,泰肥敌人对泰肥山区交通要道和重要山口遍设据点。到一九四二年底,肥城原来七个区,共安设据点三十五个,并从泰肥、肥平公路北侧,挖了一道深深的封锁沟,妄图断绝我进出泰肥山区的一切通道。肥城大队则暂时活动于肥城、长清、泰安三县结合部,和肥长边境的狭小地区。

  一九四二年春节前,安振田脱离部队,投降敌人。三月的一天,部队往万德西峪的徐庄,早晨四点起床,行军至关王庙东面的薛峪宿营。当部队离开徐庄二里路时,村子里狗叫起来。我停住部队,派侦察班长赵绪斌同志回去侦察。一会儿他回来报告,敌人进村了。不料敌人拂晓袭击未成,悄悄撤回万德。第二天,部队两点起床,到马山前季家西山村外露营,占领制高点,准备战斗。结果肥城、万德敌人三点合击薛峪,再次捕空,又悄悄撤回去了。第三天,部队零点起床,转移到满峪。肥城、万德敌人,一点多钟又合击季家西山。这时得知安振田投敌后,到了城里向敌人献策,要三个月消灭我肥城大队。我暂避锋芒,跳到黄河西休整半个月后,回肥城坚持斗争。

  这一年,敌人妄想一举消灭我肥城大队。因此,长期连续对我合围、袭击。我则每天转移,巧妙地跳动于西城东和城北及万德西峪一带。我每住一地,先占领制高点,一有情况,就占领有利地形,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走。有时与敌人对峙起来,敌人也无可奈何于我。如张、田花峪战斗、夹子峪战斗、穆柯寨战斗等。这一年三天两头打仗。有一次,在城北遇到暂被敌占领的老根据地的房东对我说:常听到北山打仗的消息,就知道军队没走远,老百姓就有底了。

  这一年初冬的一个早晨,部队进驻项家峪,还未进房子,先给县长李森棠同志看好房子。森棠同志叫着我一同进了他住的房子,让我坐在上座,叫通讯员倒出水葫芦里的酒让我喝,我说我不会喝酒,他说喝一点暖和。在喝酒的时候,他对我说:“一有情况,我就不愿离开你,我总看着你的脸,你不慌,我就不怕。为什么任何情况下你都沉住气了?”我说:“慌能解决什么问题。什么情况不都在我们预料之中吗!”他披着棉袍,他心爱的旁开门,三把保险德国匣枪,轻轻地放在桌上,笑着说:“是啊,预料之中!”又沉死了一会儿说:“抗战胜利了,不要天天行军打仗了,夜里能睡上八小时,把我们的国家建设的强盛起来,那有多好啊!”森棠同志,是肥城战前教育界有名望的认为。“七七”事变后,就投身抗战,并参加共产党,在肥城坚持斗争,渡过了最艰苦的时期。这位四十余岁的长者,对我这二十几岁的青年,又如此爱护与信任。每忆起来,不禁泪下;他为肥城几十万人民,历尽千难万险,却未能与肥城人民共享抗战最后胜利的喜悦!

  这一年,泰肥地区空前大灾荒,能吃的树皮树叶,全部吃光了,群众纷纷逃荒。被地热能逼迫去修筑据点和挖封锁沟的群众,所带玉米棒槌和麦楷草等磨成面子做的饼子,要用石头压着,否则被风刮跑了。而据点的汉奸队,吃油炸鲤鱼,炸过几遍,就把油倒掉,再换上新油。给他们修据点的民工,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他们丧尽天良的回答:“油老了就不香了!”泰西父老们流着泪给我们诉说这天灾敌祸,激起军民的同仇敌忾!共下决心,战胜困难,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部队与泰肥人民一同吃糠腌菜,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战士毫无怨言。肥城大队仅连续两年,就成为军分区巩固部队的模范。

  这一年的冬天,为贯彻党中央精兵简政政策,渡过最困难时期,部队对身体差一点的,年龄稍大和稍小一点的,均动员复员,安置回家。两个连队都是精明强干,政治思想坚定的青壮年。连炊事员也是一人一条枪,四十发子弹。一个连队,只留九十到一百人,为了保存干部,每区只留区委书记兼区长或区长兼区委书记一人,一般干部二人。其余都调地委学习和分配工作。县委只有我和刘子重、孙子源同志三人。县政府和公安局(有一个看守班)共二十余人。这是,部队、机关能打能走,灵活机动。

  部队、机关精兵简政以后,为确实了解被敌占领的根据地情况,看能否深入进去隐蔽活动,我带领两个班,通过封锁线,从黄山里峪直接插到二区雨山沟,在村子东南角的一家隐蔽住下。天明后,把村子找来,说明来意。没想到这个“伪村长”毫无惧色,反而安慰我们放心大胆的住下,外面的情况他来应付,并告诉房东一会他把粮食送来。我说我们带来小米和花生饼。房东有婆媳二人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三间房一个小院子。西墙与村公所隔壁,南面是陡崖自然墙,东墙有大门,出门东南方向,一道沟直通上下官庄和马虎台。遇有情况,可突围回旋。而且这里虽与村公所一墙之隔,但到村公所要转很大弯子。房东婆媳对我们很热情,用我们带去的小米加上房东保存起来的地瓜,给我们做了早饭,又在院子里洗地瓜,给我们准备午饭。我们共十八个人,挤在屋子里的东间,准备战斗,总嫌房东的马蹄表声音太响而走得太慢。只有小女孩回来要地瓜吃时,问长问短,说些街上的事,才打破屋子里的沉寂。

  刚过十点,小女孩从街上跑回来说:“二鬼子下山了!”这时,村长提着一袋小米,也来告诉这个情况。村长刚走,屋前土崖上面,一个伪军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一会儿就走了。这时,小女孩又跑回来说:“二鬼子散开了,趴在地下。”我们认为敌人真的发觉我们了,做了战斗部署和动员。接着,小女孩又跑回来说:“二鬼子集合了。”村长也来告诉,敌人把雨山东面放羊的误认为有情况,没事了,伪军队长要在山下吃饭,他引他们上山。结果,村长带上两瓶酒,引他们回据点了(据点在雨山沟通往三区的山口旁,离村子不到二里路)。

  晚上,房东和村长诉说了伪军在这里安据点的情况。说他们在这里是聋子,是瞎子,老百姓恨透了他们。就是盼咱的军队,咱的军队能进来活动活动,坏人就害怕,老百姓就有主心骨。就是眼下,不要戳他们,戳了他们老百姓遭殃。我们把带的花生饼(灾荒年做代食品)赠送给我们的“小侦察员”,告别了房东和村长,一步又跳回黄山峪里。

  回来后,县委分析了肥城形势,决定一连进入三区,实行小部队活动。我们的方针是:隐蔽活动,坚持斗争,不过多地刺激敌人;掌握伪政权,通过合法斗争,保护群众利益,渡过困难时期。

  一连自一九四三年春,进入三区,在连长解裕德(解保新)、指挥员辛允刚、区长兼区委书记苏晋西同志的带领下,以班排为单位,白天隐蔽一家,晚上活动做工作。到夏季青纱帐时,三区已成为了泰肥山区的隐蔽根据地了。党的工作、群众工作、伪军工作、统战工作,都活跃起来了。表面上是伪政权,实际上完全为我们掌握,应付敌人。连伪区长赵忠武(赵绪常),也通过乔学伦和辛允洲同志进行工作,为我们掌握,应付敌人。当鬼子回安驾庄据点时,晚上,小部队就在安临站据点外打两枪,等伪军都上了围墙,就喊话告诉他们,不是来打据点的,是来上政治课的。给伪军进行今年打败希特勒,明年打败日本,“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时事政策教育。

  七月份,一连在界首伏击自安临站回安驾庄的鬼子。用打车挡住骑自行车鬼子的去路,遗憾的是,部队冲出院子消灭鬼子时,没有安排专人开门,因一齐拥出,挤闭了一扇门,挡住了出路,兵力不集中,虽将伪军七十余名缴械,但鬼子跑掉了。事后,敌人烧了界首房东的房子。群众说:你们把鬼子消灭了,全村的房子都烧了,我们也没意见。三区人民的这句话,既是中肯的批评,又是诚恳的支持。

  我看到一连的报告后,从黄山里峪,由南白楼情报点的情报员带领,以请中医先生为名,于黄昏据点关门时,通过了馍馍山据点控制的山口,当夜住在曾给我治过伤的小柱子赵先生家。第二天,又由杨庄情报点的情报员带领,于同样时间、同样方式,通过了雨山沟据点控制的山口,到了三区大辛庄辛允洲家住下。找到一连后,对这一段小部队活动,做了总结,组成三区队,坚持三区的斗争。于八月底,我带一连离开三区,与二连会合,集中活动于城北一带。

  这段时期,二连仍转战于泰、肥、长边境地区,八月中旬,攻克六区白庄据点,俘伪军百余人,并将据点粮食全部运出。

  九月,攻克一区大石关据点,全歼伪军一百余人,红枪会一百余人。

  十月初,敌人开始秋季“扫荡”,肥城增加敌人。但我们未掌握长清的情报,部队转移到长清马山前双泉菴宿营,遇长清敌人扫荡。早饭后,东山发现敌人,向我进犯,部队向西北方向转移,至学城,又遇孝里铺敌人。副大队长米英俊同志,带领一连阻击敌人,与敌人激战并指挥二连掩护吴力践、李森棠两位县长(新旧交替)和机关,穿过马山安全转移马东一带。我俩带一连边打边撤,转移到土屋山口,刚下山时,突然发现山下右边百米处,露出日本旗子,又突然放倒,接着机枪扫来,走在部队最前边的米英俊同志和通讯班长负伤。这时,我指挥一连抢占右侧山头,居高临下,机枪、掷弹筒、手榴弹一起压下去,敌人连滚带爬,退到西边山沟里,十几名鬼子,七十余名伪军,抬着背着七、八个死伤的,绕道南窜。米英俊同志经杨世琦医生(红军),战场抢救无效,不幸光荣牺牲!

  这一年年底或一九四四年初,军分区基干一团来河东活动,并成立了泰西地区委员会,团政委崔子明同志任书记,团长马宗凯同志为副书记,泰、肥、长等几个县县委书记为委员。统一研究决定泰西地区对敌斗争问题。为一九四四年攻克据点,恢复抗日根据地,统一了行动,集中了力量。

  三年来,肥城党政军民,在地委、专署、军分区的直接领导下,经过残酷的反“扫荡”,反“清剿”,反封锁,反“治安强化运动”,渡过了天灾敌祸的最困难时期,肥城形势开始逐渐好转起来。

  攻克据点,壮大部队,迎接抗战最后胜利

  (1944——1945)

  一九四四年春,肥城县大队攻克仪阳西山据点,敌人撤了几个小据点。与一团攻克一区黑山据点,敌人又撤了几个小据点。五月,与一团攻克三区安临站据点。九月与一团攻克二区下庄据点。不久,又攻克六区白庄据点,五区王瓜店据点。泰肥山区根据地得到了恢复和巩固。

  十一月,与一团和峰山(长清)大队,攻下肥城,全歼伪军和伪县政权。日寇一个小队固守据点,我一团打到下午三点,未全部消灭,因泰安敌人增员,我部队撤出肥城。这次攻城,震动了敌人,振奋了群众。

  这一年,大队还打了一些小胜仗。如四月潮泉战斗,俘伪军八十余名,缴获步枪七十余支。付村战斗缴获大照相机一部。七月,城里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三百余,由演马庄运二十余大车麦子回城。我大队在西里村、米山岭前设伏,击溃伪军,截住大车。鬼子退到营里,我向敌人攻击,掩护大车走远后撤出战斗。敌人退回演马庄,第二天由石横回城里。这次战斗我牺牲班长一人、战士一人,伤四人。但是粉碎了敌人集中小麦运往泰安,支援其太平洋战争的运粮计划。

  这一年,根据地减租减息、土地回赎运动轰轰烈烈,群众情绪高涨。七个区队都发展壮大起来,并组建了三个连队,升级一团一个连队。这时,肥城县、区武装共有一千二百余人。

  一九四五年敌人龟缩到肥城、石横、演马庄据点,不敢轻易外出,有时出动,多遭我打击。五月大队与一团驻湖屯,肥城敌伪到石横,遭我打击,退回城里。六月我大队在衡鱼打击石横出动之敌,缴获战马七匹。

  “八·一五”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济南伪治安军一个团跑到肥城想我投诚。我派一个排,护送过黄河到军分区。

  十六日,肥城和演马庄敌人,逃往泰安城。肥城全县解放。

  我的回忆按照年月顺序,平铺直叙下来到此结束了。但是,我的怀念,却中断不了!因为,没有泰肥父老兄妹的支援,没有革命先烈的流血牺牲,哪有抗战的胜利和今天!

  一九八四年七月一日

  (摘自中共肥城县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办公室编《肥城党史资料》第三辑,第42-61页)

责任编辑:徐为 最后更新:2019-06-10 10:14:2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战时山东广北根据地工商管理工作回忆

下一篇:对抗战时期山东博山工委情况的回顾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