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日军在长暴行实录(雨花乡)
2014-06-20 08:43:24  来源:《长沙抗战——文史资料专辑》  点击:  复制链接

  邹金生(石人村村民,男,76岁):

  日本鬼子搞得每家每户都家空业尽、妻离子散。就拿我屋里来讲,我爷和娘有棺材,作田有农具,家俱也有一点,那年我喂了一头猪婆,下了11只崽子都被日本鬼子搞得干干净净的。我们一家逃难在外头,有一餐、没一餐,苦都受尽了。

  我上屋里的吴和生,看到日本鬼子来了赶紧往外跑,跑过了一条小垅,被日本鬼子兜屁股一枪打得倒在田里,子弹从咯里进、从咯里出的(因据录音整理,具体部位不详一一整理者),好可怜啦!虽然留了命,后来伤口烂得要命咧,一只好大的眼,好久还流脓灌水咧。吴和生直到前几年(1992年)才死。

  莫说游击队没有什么用,小搞一下子还是行。那回游击队捉了住在我屋里的2个鬼子,用麻布袋袋了,把箩筐罩了脑壳,抬起就跑。由于游击队员个子细了,力气不行,抬到路上,从麻袋里冲出了一个鬼子,这家伙牛高马大,一身横肉, 打得几个人赢,游击队员斗不过他,搭帮吴家湾的吴道明來了。他有点本事,几家伙(拳脚)就把这个鬼做到(打死)了。另一个也被游击干掉了。到了晚上鬼子集合点名,发现少了这2个家伙。鬼子就找了我说:“你房子里两个‘太亲’(军官)那里去了?赶快跟我找来,限你一个钟头找回来,找不回来,你的房子‘火啰、火啰的’(烧屋),你的人统统死了死了的。”我听了后,心想咯又哦得了呢?灵机一动,立即跑步去找日本警备队的“太亲”,那时我在“维持会”当通讯员,说得几句日本话。我把情况向警备队一讲,说现在“太亲”只限我一个钟找到那2个“太亲”,找不到,我们的房子要烧尽,人要杀绝,还向他建议,要他们家家户户发《良民证》,并说发了《良民证》就会安全些。正在这时,在我屋里的鬼子已把各家各户的家具和百姓都聚到我家屋前的坪里,东西堆了一堆,人站了一坪,正准备烧屋、准备杀人。就在这千钧一发时,我拿了警备队的一张纸条子赶紧跑回家,将条子递给鬼子看了。谁知这条子蛮起作用,鬼子停止了行动,要我跟他们带路去找人。同去的有30多鬼子,走到石马铺淸水塘那里,他们又不走了,要我同他们到警备队。我站在外头,鬼子进去后只听得里边打得轰轰的,没好久那家伙出来了,态度比前好多了,客气多了,还和我握手。一场天大的灾难才化险为夷。那次要不是我在屋里,不是我胆子大点,我们石人村不知要死好多人,房子都会烧尽。

  说起日本鬼子的罪行,人家说不要忘记,照我看,我们的子子孙孙都不应忘记。

  那时候我们都没有盐吃(被日本人控制了买不到),吃了日本人的盐里面放了毒,我一次打摆子(疟疾)就搞了60多天。尤其是生“闹疮子”(一种皮肤病、即疥疮),个个都痒得要死,有的还烂得流脓滴水。日本鬼子就是惨无人逍。那个时候到处都可看到死尸,天气热,气温高,尸体腐烂,臭得要死。生了蛆也没有人收尸,苍蝇一堆堆的到处乱飞。

  我们中国人那时大多老实怕事。记得那年井湾子(现属红星村)这里一个假日本鬼子,挑了担子,戴的日本帽子,学着日本人讲话,叽哩呱啦,叫只咯叫,吓得那些老百姓跑不赢,就像赶湖鸭子一样。到八字墙时,这家伙钻进一家屋里,恰恰碰了游击队,游击队一见不太像日本人,拿起扁担就打。这家伙招架不了,一顿猛打后现了原形,讲起了中国话,苦苦求饶。原来这家伙是在长沙城里做生意的混蛋。后来游击队把他杀在三字墙那家伙屋门口,还没落气,就把他活埋了。

  邹德茂(红望村村民,男,73岁)

  我亲眼看见了日本鬼子用枪打死张九爹的事情。张九爹是现往市畜牧农场乙家冲(小地名叫扇子坡)张树林的父名。那天张家来了一些城里和附近逃难的难民,都躲在他家里。日本鬼子跟着追来了,到张家后找张九爹“米西、米西”(要吃饭),张九爹说没有,日本鬼子就把他牵到他屋门口禾场坪里,就是一枪,肚子都打穿了咧!当即就死了。其实没有别的事,就是日本人要吃饭,他自己还没有饭吃,那里还有把日本鬼子吃的。真可怜呐!日本鬼子走后收尸时,肠子流了一地,大家只得把肠子往肚子里塞,再用绳子捆了肚子才抬去埋的。

  也就是这一次,张九爹的大崽张树林的头个婆婆,见鬼子来了,怕抓了强奸,吓得不得了,跳到塘里也淹死了。这都是我亲眼看见的。

  还有畜牧农场李九剃头的父亲也就是李雪梅的家爷(公爹),被日本鬼子抓去后也没回半杳无音信,不晓得杀在什么地方。那时到处是死尸,哪个晓得是什么人,只晓得是中国人。如长塘里(地名)塘脚头死的那个人倒在田里。臭也好,烂也好,也没人埋,蛆婆子吃了后剩了一副骨头才捡了埋了。唉!不讲这盘经好些,讲起日本鬼子杀人、放火就气愤!这是血海深仇呀!我们永世不能忘记啊!那时铁路边上的死尸隔那样远子一个,蛆婆子只个翻,青头蝇爬满了,臭死人。人还没到门口(靠近死尸),青头蝇就一扑(一窝蜂飞起来),真是凄惨啊!

  张少奇(红星村村民,男,72岁):

  我有4兄弟,大老兄叫张仲希,在日本投降的那年(1945年),他与另外4人送货到株洲,在路上被日本鬼子掳了。5个人一同当苦力到株洲。同去的4个人被折磨得九死一生逃了回来,其中一人记得是姓袁,原住石马村,现住友谊村(属马王堆乡),现60多岁了,不知还在不在世。后来我从他们那里打听到,我老兄张仲希已被日本鬼子残杀在株洲。

  我在石马村上三字墙蒋五祖母屋里做长工时,那天早晨天还没亮,日本鬼子就围了屋,我们无法跑得脱身。蒋五祖母有个女儿叫纯姑娘(嫁给长沙城里开茶叶铺的),当时20多岁,已生了一个崽。日本鬼子要我去抓她,我当然怕抓得,一个挂东洋刀的鬼子(是个做官的“太亲”)去抓她,我趁机转身逃到后山去了。在后山只听得纯姑娘大哭大叫,肯定是被强奸。我无法救她,只得跑到跳马涧她们老屋去送信去了。第二天晚上我们才到三字墙把她们救出来,可是纯姑娘从此一病不起,没好久就死了,这是日本鬼子施暴强奸致死的。

  还一次,是已成立了伪“维持会”时,我们那里强征一批民伕去白家河猴子石修铁路。那天正是落很厚的雪,冷得要死,杉木冲(今市园艺场境内,原也属九峰乡)“张六未文”(小名)的崽,也是抓去修铁路的,由于天寒地冻,又饿又冷,这个张伢子就活活冻死在雪里头。

  还有北冲足子(现属红星村,原也是九峰地界)的赵合楼,见日本鬼子抓人,他就朝垅那边欧家湾(现厲红星村)跑过一条垅,日本鬼子瞄准--枪,把他打死在卢家冲的“钱业公会”那里。

  我是6次被日本鬼子抓去,由于我当时年纪轻,鬼子恨老的,我们年轻的挑担子也挑得青点。我看见老人挑不动,实在可怜,但是不能帮助他,鬼子会打死我们的。当日本苦力,根本吃不饱饭,每餐只给一个饭它子,没有什么菜,饭它子里面放了点盐,就当菜吃,饿得我们要死。有次我从日本人那逃回来,鬼子一直追到马家坡没追到,朝我放了2枪,也没打中,非常危险,留了这条命,真是死里逃生。

  黄炳生(井塘村村民,男,73岁):

  日本鬼子在1941年来了两次,八月一次,十二月一次。1944年是五月来的,到1945年投降后才走。

  我晓得的日本鬼子的暴行有几件事:

  麻塘桥(现属雨花乡东方红村)李正希的老兄李元希在鬼子出来“打闹”(抢掠)时,他躲在屋后竹山里,鬼子很狡猾,见屋里无人,就猫着腰到处寻人。李元希以为是他伯伯来了,他在竹山里就喊:“伯伯,我在这里”,结果上了鬼子的当。他见是日本鬼子,拔腿就跑,被鬼子一枪打中,但是他还是带伤忍痛跑了一段路,鬼子没追上,可是他疼痛难忍,倒在田堋上睡了一阵子,感到口中很渴,在田里捧了点冷水喝了,那天晚上12点左右李元希就死了。

  北冲一字墙(原属九峰乡五保,现东方红村)的王甫连,叫甫连九爹,当时已70多岁,他被日本鬼子抓到尾巴塘(在芦家冲交界的九怵大河,现属雨花乡红星村),一顿乱棍活活打死的。我的丈人也是那次一起被抓的,由于他年轻些,虽然被打,还没打死。后来他活着逃了冋来。

  1944年的一天,大蒲塘的刘逸成在家里,日本鬼子到了屋门口他还不晓得。他看淸是日本鬼子来,才急忙从窗口跳出逃命,被鬼子一枪打中,当场就死了。我对门屋里王家药铺的王玉伢子也是日本人打死的。

  日本人什么都搞,杀人放火,奸淫掳抢,无所不为。现在卢家冲王林其的父亲被日本鬼子开枪打中,幸亏命长没打死,以后治了好久才好。

  晏宏保(渔场村村民,男,74岁):

  乐明其的父亲乐春和,是个做小生意的。那天他挑了一担茶油,走肖家冲淸水塘过岭,碰上了 2个日本鬼子,喊他站住,他怕鬼子搞掉他的那一担茶油,挑了油放肆跑。日本鬼子就兜屁股一枪,把他打死了。

  还有肖家冲张先教的父亲张桂泉(张四爹),被日军掳去当苦力,一去就杳无音信,死在外头。

  乐正其的妹夫王叫爷(名字记不起了),老屋是忠梨市那边的,佃住在肖家冲。那次日本飞机轰炸长沙,他被飞机上的干炮子打死。

  新开村原五方堆(殷家冲口上,现属渔场)的肖五大汉(姓名记不清了)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在马路边上,曾运秋二爹亲眼看了打死的。

  在熊家巷子(现属渔场),那天日军强奸一个难民王某,王已60多岁了,老人大哭大叫进行反抗。曾运秋二爹见了想救出王祖母,他拿了“维持会”的一块什么牌子找日本人,日本鬼子根本不理,朝曾二爹就是一枪托,曾二爹被打昏在地,那位王祖母也被强奸。日本鬼子比禽兽还不如,强奸不分老少,真是畜牲!

  现在一些六、七十,七、八十的老年妇女被日本鬼入强过奸的还不少呢,只是被侮辱后至今还不敢讲咧。

  我们雨花乡的新开村地靠公路、铁路交通要道,几次日军打长沙来来往往,他们在这里杀人放火,奸淫掳抢,就比别的地方更多。遭受的灾难就更重。

  我那四进两层四五十间、约五六百平方米的房子就是被日本鬼子烧掉的。

  黎绍文(自然村村民,男,66岁):

  日本鬼子来的时候我才14岁,年纪还轻;但已懂事了。那时我们铁铺桥(当时诚九峰乡五保)这一带很穷,鬼子来了没有钱的人无处跑,有钱人都跑了。1941年古历八月初七,我正在田里扮禾,亲眼看到学堂坡的诗荣华被日本鬼子枪杀在井塘冲嘴上。雅塘冲(现属雨花乡农科站)的段梅生,被日本鬼子当作中国兵抓到“浙江围子”(旧社会浙江人在长沙的日乡会购置的专葬浙江人的墓地,现属赤岗村)墓庐屋里,把他的手张开钉在壁上,一顿剌刀朝他乱刺,活活的被乱刀杀死的。下塘冲(现属雨花亭乡农科村)的周茂秋也被杀死。

  我们本队的蒋德春(德拐子)和蒋德生是两兄弟。蒋德春被日本鬼子掳去无音信。老弟蒋德生(蒋九伢子)在第二次日本鬼子来时,被鬼子看见了,他吓得就跑,鬼子开枪追击,把他打死在茅屋湾(现雨花乡东方红村)磡脚头,就是祖坟嘴的竹山边。兄弟两个都惨遭日本鬼子杀害。

  还有王家祠堂(现雨花乡农科村)的王相晃,横冲子(农科村)的刘伟益也部是被日本鬼子掳去后没回来,至今无音信,肯定是被杀害了。铁铺桥(现农科村)的王福初(三朋子老倌)掳走后也没有人了。这里(当时只两个甲的地方)只有百多人,被日本鬼子打死、杀死的就有三、四个,掳去的有七、八个。

  日本鬼子真是惨无人道,我亲眼就看到在王自然(地点)岭上(现农科村)。当时长沙城里一个拖东洋车子的人力车夫,他们夫妻俩(手里还抱个吃奶的伢子)逃难到这里。被日本鬼子抓了,强奸他的老婆,还要男的站在旁边望了。个女的反坑不肯,日本鬼了就用刺刀在他大腿上钻了一个眼,鲜血只管流,女的痛得大哭大叫。3个鬼子就轮奸,还要王明正用手巾去擦她的小便处(阴部),一擦一次,擦完下一个又上,轮奸后鬼子还要杀害他们的孩子,那男的跪在地上求饶,鬼子才没有杀死这个细伢子。这些家伙真是残忍至极,比野兽还不如。

  我和我母亲、老兄逃难到天井岭廿家屋场(现属洞并乡天华村),那次来了 100多日本兵,围了利家桥三、四个屋场, 把难民都赶到甘家屋场做一堆围在一起,难民中的女的赶紧用锅墨烟子把脸搽得墨黑,头发抓得稀乱,一个个不成样子。可是鬼子还是抓了好多女的拉出去集体强奸,有的还被打得要死。究竟好多人?如何强奸的?我就搞不淸了,反正抓了好多人,集体强奸。

  有回鬼子把我抓到黄土坳现在矿山机械厂(长沙重型机械厂)的口子上,又抓了一个难民,要他扮禾,这是个老头。日本鬼子最恨老人,最虐待老人,把这个老人打得真作孽,头破血流,遍体鳞伤。老人又正在屙肚子(腹泻),搞得屎尿一身。臭不可闻。

  更为残忍的是:一次五、六个醴陵人推着“江西车子”(一种木制独轮土车),装的都是瓷碗,被驻扎在“藕塘”(原属九峰乡,现属马王堆乡友谊村)的日本鬼子警备司令部抓了当作游击队,打得皮脓残疾,随后挖好洞子,在杀他们前每人给一碗冷水喝了。有个醴陵人被杀前喊着要搭个信给他家里,声音凄惨至极。这几个人被杀时,鲜血溅起好高。

责任编辑:刘帅 最后更新:2014-06-20 09:42:2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军在长暴行实录(岳麓山乡)

下一篇:日军在长暴行实录(黎托乡)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