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日军在长暴行实录(福安乡)
2014-06-19 14:32:29  来源:《长沙抗战——文史资料专辑》  点击:  复制链接

  周家龙(男,70岁):

  民国三十年八月,日寇进攻长沙,把我掳去了。因我当时年龄小,便要我帮他们拿些零碎东西。我看见被掳的几十人,个个被日寇掰开衣服看肩,看是否当过兵扛过枪,在今烈士公园的那个地方,日寇抓来5个人,认为是当过兵的,用刺刀杀死了。我们掳进城以后,看见到处是关门闭户,废墟狼籍。几天以后的一天,天还没有亮,我便逃出了虎口。

  最惨是我岳父苏国新家(现住望新乡高沙村瑶湖组),被日本鬼子搞死了13人。其中最惨的是我丈人的叔叔苏润普,他力气大,脾气强,看见日本鬼子奸淫掳抢(抢牲畜,追妇女),他看不过意,竟然出来讲公道话。日本鬼子将他抓了,用犁田的横拦棍往死里打他,开始打一两下他还受得了,仍然高声据理斥之。日本鬼子于是将他双脚用绳子捆起倒挂在树上,然后脱下他的裤子,用刀将他屁股上的肉一块块的割掉,再在伤口上摸盐,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就这样倒吊了一大死去。

  范淑兰(女,80岁):

  我亲眼看见两夫妻,女的抱个小孩躲在桔子树下面。躲在桔子树下有什么用呢?那是吓懵了,男的冒躲,被打中脑壳死了。炮子屋里周大爹(其子周保双,现仍在),其子易伢子、五跛子,分别被子弹打死。周大爹的女淑妹子见日本人來就死命逃跑,跑到岳汉庄被日本鬼子追上,用刺刀捅死后扔到塘里。杨家屋里,杨志斌的爹,叫杨二爹,陈得津的父母,施(史?)贵华的妻子等人,也都是被子弹打死的。

  徐家一女孩,强奸未遂,跑到我家附近的那口塘边投塘自尽了。

  李家冲的李国栋(小名李四爷)是个地下党员,躲在豆子田里,被子弹打死。

  廖梓贵的妻子停柩在家,遭戳尸。

  我是个家庭妇女,见识不多,以上仅只是我所亲见的我家附近的情况。

  日本鬼子到一个地方,见鸡就杀鸡,见鸭就杀鸭,看见猪,则仅割下活猪的腿肉吃,这猪就没什么用了。看见油啦、盐啦的就通通抢走,反正是见什么要什么。

  四处掳来民伕,强迫修路修工事等等。对待民伕,一串串地缚绑着动不动就打就骂和罚跪,随意地戳人取乐,对体弱者更甚,越是挑不动的人越是强迫其挑重担子。周五爹被掳后回来,满背心都是泡。

  日本鬼子快撤走时,我们从外面回来。我丈夫是撑船的,他找到了一条船,准备乘船过河回家。我们刚坐上船,突然来了七八个日本鬼子,嘴里叽里呱啦乱叫,我们听不懂,他们冲上船一把就将青伢子推卞水。我丈夫横了心,把拖住青伢子,说:“要死就一路死算了!”日兵又来扭我丈夫,然后通通把我们逼上岸。原来,他们是要船并要掳我丈夫替他们撑船,我们这些妇女纷纷跪在地上求饶,我丈夫也坚决不肯,僵持之中,我族叔周兰年龄较大,主动提出换我丈夫来替他们撑船,争执了几下,他们掳走了周三爹。我丈夫将我们送到史家坡,晩上又将周三爹料换回来了。当时,日本鬼子还有很多,一队一队的,不晓得是不是真的要撤走。

  第二天天还冒亮,我丈夫乘机逃走了。躲到了王文华(俗名王羡满,王结巴)家。他家里只有一瞎子姑妈在守屋。听到动静声,以为日本鬼子來了,很害怕。我丈夫连忙说:“姑妈,莫怕,我是周尚武。被日本人掳去驾船,偷偷逃出来的,求您老莫做声。”瞎眼姑妈问他吃饭没有,问答说没吃,就告诉他碗柜里还有几个皮蛋,叫他吃了。

  天亮以后,他游水过河逃归。那年头,真是一天不得一天完。白衣服晒不得,白叫鸡喂不得,(煮饭时)白烟子出不得,否则,难免不惹来麻烦甚至灾祸。

  杨八娭毑,几十岁的婆婆子了,也遭到强奸,其家具也被席卷一空。

  吴八爹的堂客怕被强奸,硬是躲在粪池里站了一天一晚。

  日本鬼子投降的那一年,我记得那时候谷还没有扮(收割)。那时,街上个个铺面都是紧闭着的,家家门前都长了草,屋里则生了青苔,一片荒凉。我母亲在田里割了些禾。放在钵子里捣辗成米煮了吃。搭帮我家的南瓜地虽杂草丛生,但拨开一看,南瓜却长得挺好,靠了它们,才熬过了那一段日子。

  黄秀珍(女,67岁)

  走兵回来后,正是扮晚稻了。河里尽是尸体,岸上也如此。仅我们那一带,就死了十几个,都是挖个坑草草地埋掩了。沙观嘴有具尸体,死没多久,是长沙城里人。他家里来收尸时,亲人一到,尸体就七孔流血,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后来,也只是就地掩埋了。

  刘凤云(女,73岁)

  1344年逃难,我当时怀了孕。一家人刚跑到沙子庙,日本人就来了。日本人一咋呼,大家都惊恐万分,四处逃散。

  在外面逃个多月难后,我老倌想回家看看,—进村就被日本鬼子掳去了。村里同时被掳的还有王四爷子(王诞年)与陈三爷子(陈文和,又名陈荷爹)。被掳的民夫,强壮的倒还好一点;体弱的就活受罪了,越是挑不动就越是给你加码。晚上几十人关在一间房子里,气味熏人,吃饭时故意用女人用小脚盆或马桶盛饭,令入恶心而难以下咽。但日本人不管这些,晚上将饭放进关民夫的房里,晚上开门时就把它们拿走,而白天还必须继续挑担子。设办法,难下咽也必须吃。

  同村被掳的3个入当时都只有20来岁。三人从湖南一直挑到了江西。—路上,谁挑不动了就挨枪托打。用枪托也打不动的人,就被弃之路旁,不顾其死活,有的还要补上一刺刀或一颗子弹。一路上,不断有人死亡。王四爷子就这样在路上活活累死。挑到江西的莲花亭,陈荷爹也实在走不动了,被一枪打死在路上。到后来,我老倌也挑不动了。算他运气,他身边的日本鬼子冒甩枪打,只是给了他一脚,把他踢下山坡。我老倌从山坡上滚下,跌入山坡脚的一个坑里,昏了过去。晚上,凉风一吹,才慢慢醒过来,无力爬起,就一直躺到深夜。恰好一对40来岁的夫妻路过,发现了他,便走近查看。我老倌连忙喊“救命”,边喊边哭了。那夫妇便听他讲述了他的遭遇后,便又去喊来一人,3人将他抬了回家,给他吃了东西,洗了澡,理了发,并安排为他治病。问他家里有几口人,说,这里安全,叫他安心治病,等病治好了再说。但我老倌不放心这里,执意想立即回湖南。那人见此,就开了个条子,安排人护送回湖南。我估计那人一定是共产党,而且是个官,否则没那么好,也没那大的神通。从江西到湖南,我丈夫一直躺在车上或轿子上,沿途一段段都有人安排食宿,换人护送、照顾,就这样一路平安回到长沙。到了东屯渡棹木坝我娘家,刚进门,连我娘也差一点没能认出他了。我娘抱着他哭。我老倌农历六月被掳去,八月份回家,2个月时间,已被折磨得只剩了皮包骨头,不成人样,见此惨状,我母亲痛哭不止。倒是我老倌反过来安慰他说:“莫哭,我回来了就没事了。”我家要给钱给护送的人,并留宿,但那两人死活不肯,吃了餐饭后就走了。一个星期以后(农历八月十九日),我老倌就去世了。

  那一个星期真是苦极了,老倌每天要照顾、要扶要抱,要洗漱,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又出了天花。没几天,女儿就死了。还怕被老倌知道了影响他养病,瞒着他说放在亲戚家去了,伤心流泪都不敢当着他的面。没几天,他也去世了。

  一家4口,7天之内就死了2个。而我的家兄周汉老倌又正患痢疾,同时嫂子家的几个孩子也正在出天花,而她本人又刚生下一个孩子,自顾尚且无暇,哪来功夫照顾我家呢?那时,儿子只有5岁,孤儿寡母的,日子真难熬极了。我老倌临死前,还拿着我的手说:“我病好以后,一定要去江西报救命之恩,那人40来岁,高高大大,人太好了。对我悉心照顾,问寒问暖,我们家一辈子都不要忘了他!”

  另外,我伯妈周大祖母在下丁子被日本鬼子的炸弹炸了脚,不久后也就死了

  周致忠(男,80岁):

  上大垅有个张定武,他爷爷死了,出殡的那天,碰上日机轰炸。送殡的人中,当场炸死了十几人,我们这边知道姓名的就有:张定武的叔叔、婶婶及其女儿,以及张定武的妻子(姓龙)。

  陈顺梅(女,71岁):

  长沙沦陷那年,我刚18岁,尚未出嫁。我家只两姊妹,姐姐已出嫁了(刚结婚不久)。记得我父母持意把我的头发剃光了,然后带着我躺在屋后的山里。”一会儿,日本鬼子来了,步兵、马队都有。一进村,他们就焚烧房屋,共点燃了几户人家。屋子里的人大多逃出来了,但还有小孩没能全部带出来,火一烧起来,屋里响起了小孩的哭叫。但没有人敢冲出去救人,就这样,屋子里的人以及猪啦、牛啦,都给烧死了。房子三四天后都还在冒烟。烧屋的地点是旺民乡夏家坪。

  我姐姐结婚后住在河嘴上,姐夫叫杨望华,两人刚结婚不久。日本鬼子来时,他俩人躲在禾田里,那田靠近隔壁曹大祖母家。因曹家地势高,又喂有恶狗,村邻张五祖母及其怀有身孕的媳妇,因而躲在她家里,以为比别的地方要安全些。日本鬼子来后,狗给打死了,于是,她们这一次就躲在曹家禾塘边不远的一个地窖里,由张五祖母在外面打望。不一会,日本鬼子寻来,见老太太后,用上了马刺的马靴踢她,身上立即被钉了六七个眼,鲜血直流,又打她的耳光,老太太忍不住哭出声来。媳妇溜出来看是怎么回事,被日本鬼子发现动静,于是牵着狼犬寻到地窖里。曹老太太见状,跪下求饶,张家媳妇则躲在她身后。日本鬼子一把拖过张家媳妇,见是个孕妇,就用东洋刀将其腹部剖开,取出胎儿挑在刀上取乐。当时,我姐姐、姐夫正躲在不远的禾田甩,亲耳听到了老太太的悲声求饶及张家媳妇的凄厉惨叫,并见到日本人的刀上挑着的血淋淋胎儿从地窖中走了出来。

  我姨父家喂有鸡、鸭,日本鬼来他家抢劫,鸡鸭追得满天飞,姨夂没办法,也只好出来帮—起捉,也被他们用钉鞋踢了几脚,手上,脸上鲜血直流,事后伤口发烂,并留下永久性疤痕。他们还把他家的猪,割下四个腿子,然后丢下死猪身长扬长而去。

  也就是在那一年,我嫁到了周家嘴,长沙沧陷,我与嫂子—起往沙子庙亲戚家逃难。当时,青壮男子都被掳了伕,村里只剩下妇女儿童。我们日夜从家往沙子庙挑东西,挑了六七担。瘦弱的身体,几十里路程,沉重的担子,恐惶的心境, 真是苦极了。我丈夫被掳去,从长沙到了湘潭。到晚上,宿江边,他偷偷在江边将两具浮户集在一起,自己仰在中间装死,就这样顺水漂浮了整整一晚,才漂到长沙。上午9点多钟爬上岸,逃回家中。然后,我们一直逃到山里躲藏起来。一会儿,听到一湖北口音的人在满山喊“二舅妈”。恰好村里有个候二舅妈,她以为是有人找她,就答应了一声。这下坏事了,日本鬼子的人呀、马呀都涌了上来,原來那人是汉奸,替日本人“带笼子”的。村邻见状纷纷逃窜。我,冬姨子、六舅妈、五舅妈(湘乡人)急忙钻进荆从里(那树丛很密,人躲在里面,外面的人看不见),在里面爬着走,然后钻出来躲在一口塘里,身子在水中头上盖了一些藤条躲着,幸亏没被日本鬼子发现。晚上回家一看,家里面已经洗劫一空了。

责任编辑:刘帅 最后更新:2014-06-19 15:19:0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军在长暴行实录(综合农场)

下一篇:日军在长暴行实录(岳麓山乡)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