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龚日泉:日寇铁蹄下的南鹏岛
2020-12-16 14:59:06  来源:抗战老兵口述中心  点击:  复制链接

  1938年冬,广州伦陷,附近地区,无处不受日寇蹂躏。我是中山县小榄镇人,当年十八岁,家里是贩卖布匹的。日寇一到,使我家破人亡;我只身流亡广州,乞食度日,凄凄惨惨地度过了三年。1942年十一月的某个深夜,当我们露宿在惠福东路边,已入梦乡之际,一群充当日军侦缉队的汉奸,在日寇的率领下,突然将我们包围了,我们骤然惊醒,日伪指喝我们是“游击队”,不由分说,便把我们押回去。计在惠福路一带被抓走的,约有二百余人。

  我们被押向惠福东路口,转入永汉南(今北京南),直到南关天星戏院对面空地,被命令坐下(当时该处原有的屋宇已被拆为平地)。在我们到达之前,已有一百多人在那里,接着又陆续押来成批像我们这样的人,前后总数大约是五百人左右。这时已近天亮了,一个日本人对我们说(通过翻译):“你们在广州市乞食,第一,有失我们大皇军的体统,其次,你们乞不到食物时,会偷会抢;我们皇军是不准人偷东西的,抓到偷的人便要杀头。现在送你们去做工,你们要好好服从,不准逃跑”。随即要我们都站起来,把我们驱赶到西堤一个码头上,排着队落船。船舱里的臭气呛得人发呕。人一齐,船便开行。船走了一昼夜即抵埗,日本人和密探便喝令我们上岸。这时我们才知道是到了香港。上岸后有一批人来接收我们。这批人自然是日本人和汉奸。其中一个汉奸假惺惺同情我们说:“你们在广州乞食,十分悲惨,常要捱饥抵饿。现在日本皇军可怜你们,照顾你们,派工作给你们做,你们要好好听从调遣。现在先发给每人费用十元,开工后即陆续有工资发给”。我们每人领了十元后,随即被驱到另一艘“邮船”,一刻也不准在岸上逗留。“邮船”旁停着两三只做小生意的小艇,我们匆忙地购买了一些日用品,船随即开行了。

  船行逾一昼夜,便到达目的地(后来才知道是阳江县东平附近的南鹏岛)。上岸后我们被交付给日本三菱公司。南鹏岛的三菱公司专职负责掠夺岛上的钨砂。这时我们才明白被日寇拉来是替他们掠夺我们祖国矿产的,但也无可奈何。

  三菱公司的工头将我们分为老人队和青年队等几个队分别派任爆石、采矿、搬运等工作,声明每人每日工资四角,伙食由公司包给;不开工的没有工资,也没饭吃,并说已在香港予发了五十元,以后要每月扣回五元。我们像哑子吃黄莲,明白了其余四十元已给香港的那批日寇汉奸吞没了。

  第二天我们便被驱赶去开工,开始饱受那苦难生涯了。

  现在分开几个方面来叙述:

  岛上概况

  日寇掠夺南鹏岛钨矿,由三菱公司负其全责。三菱公司将全岛分为南山工段和北山工段。南山矿区较大,矿苗也比北山好。两个工段各设山长一人由日本人充任,负责管理该段采矿任务;其下设劳务系,管理工人采矿工作及工人生活一切事宜。劳务系设监工多人,亦由日本人充当。华工除有关技术的各工种外,大部分是普通工(即什工)。华工分为各个组,每组二三十人,也有四五十人的。各组设监工一人(日人充当)。每组又以十余人编为一班,设班长(由华工兼任)。班长是辅助监工的。

  工种大致有如下几项:木工、矿工、洗矿、基建、路工、电工、打磨(即修配)、搬运和仓库管理。木工主要工程是顶垅口、建厂房及其它修理制作木类器具;矿工负责钻岩爆炸,及钻通气孔等,电工在发电厂工作外,并架设电缆通入矿洞里、安装抽风机和其它电器工作;洗矿,是钨矿采挖出来后,用洗矿机边磨碎泥沙石块边冲洗尽净——这是全部采用新式机器操作的,经过三重机器冲洗后,即得到纯净的钨砂;基建是修建厂房仓库等工作;路工主要是设路轨以便运输;打磨(即修配)负责修理机器、打磨工具等,该项工种又分车工和钳工两类工人。

  矿区所有技术人员都是日本人,兼选一批被认为可靠的华工做助手。仓库管理人也是日本人,但也挑选一些华人在内以供驱使。至于普通工的工作包括很多,如由矿洞里扒泥、挖石、推泥车、由垅口推车运载钨矿往洗矿厂、在岸边起货落货等等。——落货是将钨砂搬到船仓里;起货是从船仓里搬取运来的原料如柴油、汽油、润滑油、机器、器材及一切物资。

  矿区里还设有医疗所、饭堂、酒馆、慰安所等。

  医疗所:医疗所分设日人医疗所与华人医疗所两间。日人医疗所设有日本医生两三人、护士七、八人,病床十张。华人医疗所有日本医生一人,华籍护士数人。华人前往诊病时,日本医生遁例一看便说无关重要,叫病人回去开工。即使重病员也只马乎看过,随便处方给药,或干脆叫护士诊视配药;护士毫无医学知识,胡乱给点药就打发病人回去。服药后病人的死活他们是不负责的。

  饭堂:饭堂也分日本人饭堂和华人饭堂两个。日本饭堂由日本人管理,兼搭配几个华工任炊务。华人饭堂全由华人管理,但也分两种:一种是专供华人技工和被认为较优秀的可作助手的华工的,这些华工被称为“广东先生”,饭菜较好些。另一种则是供应一搬华工的,设备极简陋,饭菜也粗劣不堪;我们将这间饭堂称为“咕哩(苦力)饭堂”。我们最初是没有碗碟的,只用在岛上捡到日本人抛弃的裂碗烂碟以盛饭菜,或是捡块烂铁皮,用锤子打得像个碗形就作饭具了。

  酒馆:矿区设有酒馆一间(即小卖部)。日本人可到此饮酒和购买零食。我们华工是没有这种福分的,只有望洋兴叹吧了!

  住所:我们住的是一间简陋的平房,方横仅二三丈,便安排三、四十人睡觉。我们仅能有一个位置躺下身躯,连转侧都极困难;加上通风设备不好,空气难流通。白天极度劳动,晚上又得不到很好休息;蚊帐被铺都没有,因此患病的很多。所患的疾病,以虐疾、痢疾、高烧、水土不服和患脚气的最为普遍。至于损手烂脚的,更被视为平常的了。

  衣着:由于岛上取水困难,我们经常没水洗脸和冲凉,身上一股臭气。衣服褴烂,有些人干脆将烂矿包(麻包或草包),用铁丝串连起来挂在身上以蔽体。虽说我们每天有四角钱工资,但左克右扣,每月到手的不多;岛上的物价因交通阻隔、日人垄断,因而十分高昂,我们也买不起布料裁衣。头发和胡子长得像野人似的。

  慰安所(即妓馆):慰安所是专为日本人的消遣而设立的。妓女几乎都是中国人,约有三、四十人。她们编了号码,每星期将日本人编成小队,轮番挂牌前往妓馆。有些日本人前往慰安所作乐时,为了表示威势,常带一些华工前往以供使唤。华工衣衫褴褛,一身臭气;妓女也是中华女儿,被迫卖淫,悲惨遭遇,往往是流泪眼看着流泪眼,无可奈何。……

  岛上居民:岛上原有居民二百人左右,被称为“口民”,俱是生活困苦的。远在抗日战争前,岛上居民就以采钨为生。因系个体用土法开采,工具不外是番钉、铁笔、锄头等简单工具,全是手工操作,垅口既不能深入挖掘,所得矿砂亦不多。日寇侵占后,仍准许他们操旧业,但所采的矿砂不准外卖,只能由三菱公司以很低的价格收购。这是因为岛上居民所采的矿量不大,而收购价格又低,实际上也是替三菱公司当矿工了。岛上居民因慑于日寇的淫威,不敢与我们矿工接触。此外,岛上有一些小渔艇湾泊,却也破破烂烂;每次出海和回岛时,都受日寇严格检查。而且每人都要随身携带“良民证”,否则就当作游击队处理。

  岛的沿岸一带水域上,有日本海军陆战队通宵达旦地警戒,既防矿产的走私分子,也作军事措施。岛上经常驻有陆军百人左右,这些驻军并非用于战争,而是为了保卫矿山、镇压矿工。此外就是一千二百多的华人矿工了。除了我们由广州被抓去的五百多人外,还有由海南岛和其它沦陷地区抓去的;其中还有少数是由“猪仔头”以“卖猪仔”的方式骗去的。

  岛上警察厅:岛上有一个警察厅,是汪伪政府的地方公安机构,听命于日本人。但汉奸们的目的在于“刮龙”(敲诈)。警厅一面狐假虎威残害人民,另一方面也与私枭勾结,获取利益。还有一点:当个别矿工不能忍受日寇的淫威而逃到山上,又受不了无食的饥饿,跑回来又怕被日寇杀头时,也往往托人请警厅代说情,而警厅又从中捞了一把。

  矿区的劳动和生活

  矿区的劳动:劳动是极其苛酷沉重的。每天虽说规定劳动九小时,也有中间休息,如吃早粥后及下午二时,都休息卅分钟。但中休时间是要抵扣的。我们实际的劳动时间是上午七时至下午六时共十一个小时,实际上超过九小时多了。有时还要加班。如遇钨砂需用急迫时,往往晚上加班,有时又有突击劳动。加班时略有二三角钱加班费;至于突击,则完全是无偿劳动。处此情况,监工一点不放松;劳动稍有迟误,便遭拳打脚踢。

  我们的劳动是没有安全设备的,在矿场上工作,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做钻岩爆炸工作,经常要深入矿垅;洞里的泥石混合,爆炸或钻孔时受震动,往往崩陷下来。洞里狭窄,无从走避,常常一二十人就被生葬活埋了。有一次,我在钻岩爆炸时,碰巧钻到泉水水路上,一经爆炸,泉水即涌泻而出,灌入垅内,转瞬深达脐部。我情急生智,用一块石头垫高钻岩机,自己站在机上,但头部已达洞顶,无可再高了。泉水仍旧涌来,再过片刻就要没顶。这时空气被水驱迫,快要窒息。我急将通向山顶的透气管猛力摇动。山上的工友见状,知道垅内有事故,相率前来营救。这是无数次灾难中的一例。

  搬运工要深入矿垅扒挖。因为爆炸震动后,垅内垅口的泥土已松,又经扒挖,泥土容易猝然倾泻。监工的日本人凶横成性,毫不顾及安危,硬迫着搬运工入洞,因而经常出事故。

  监工的和主要的技术操作都是没人性的日人。华工劳动强度很大,即使不受压死,也往往因为伤病,伤势日重,缺乏及时的治疗,终至无辜死去。也有因工作过份疲劳,稍稍迟慢,即遭监工的毒打;或抡起大块石头掷来,或用皮鞭乱抽,或随手掣起身边的工具如铁镐、板手等横劈,而致被打的人头破血流、断手断脚。最险毒的,他们认为打人时自己还是要用力,就改用以华人打华人的办法。要打某人时,监工自己不动手,却指挥班长下手打人,直打到他认为痛快时才止。

  每天早晨都要点名开工。有些恶作剧的监工,每点一人,即用木棍敲其头一下。机灵的人还可以闪避,迟钝的便要捱一下剧痛了。点名时如有病不能开工的,监工的日寇常说你没病,不准请假诊治;倘再不听话,则指为诈病偷懒,要遭毒打。日本人好柔术,一下子就将人摔在地上,用脚乱踢,把人踢得半死。

  生活:华工名义上是吃三餐。我们六时起床,往往没有盥洗,匆匆忙忙便跑向饭堂。早餐只有白饭,没有餸菜;大家随手捡些盐放在饭面,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因为七时正便要赶到工地开工。吃得稍慢,监工的随手在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撤到你的碗上。午餐是吃粥,每人一碗,不管你饱不饱。晚餐算是有点菜,但还是从日人厨房里挑过的菜,切碎了,略煮一煮,像喂猪的烂菜无异。

  如果有人确实病倒不能开工,饭堂便不给开饭。有时我们工人中,偶然弄错了一点工程,或因饥饿偷了一些食物,日寇便要“严加惩办”,把这人拉到南山的一个临海的悬崖上,并集合全体工人来观看;日寇在数说了一番“罪状”之后,随即一手按下这犯人的头,另一手挥刀一劈,“犯人”的头便滚下来,再举脚一踢,尸首即由悬崖滚入海里。其杀人动作,极其迅速,连一点血也没溅落地上。

  逃亡

  我在南鹏岛两年多,受尽了折磨痛苦。心想:如此惨无人道,岁月无尽期,熬到何年何月?是否还能生还?自己还年轻,如不逃生,必致一个悲惨下场!因而打听得有人逃到山上,并从逃亡过的人咀里听说过确实有人能够逃离虎口。于是我下了最大的决心,宁死也要逃亡出去。其实同来的难友,又有谁没有同样的想法呢?大家只苦于无脱身之计吧了。

  我暗中约好几个年青力壮的难友,在一个浓黑的深夜里匍伏爬行越过日寇的防卫区,逃到岛上的深山中。我们遇到几个好心的居民,见状深表同情,拿出一些粮食接济我们。但谈到渡海一事,就费踌躇了。因为海面广阔,波浪汹涌;加上我们久受饥寒,体力已衰,更无泅水渡海的能力。后来由一位居民指点,计准潮水涨落周期,我们五人找了两根杉木。大杉三个人抱着,小杉两个人抱着,另用绳索系紧,以防疲劳过度脱落水中。另外每人口里含一枚生羌,感到寒冷时嚼羌汁取暖。在一个黑夜里,各人将衣服缠在头上,实行渡海。经过几小时与海水波涛的搏斗,终于抵达阳江县的东平村。我们到底是脱离虎口了。

  1945年秋,凶狠残暴的日寇终于投降了。听说,在广州和我一起被抓去的五百多人,到了抗战胜利,生还的只有三十六人。而南鹏岛上的日寇呢?当日皇宣布投降后,岛上日寇即将采矿机器破坏:将机器拆散,迫着矿工背起机器零件爬到南山临海悬崖处,一件件抛入海中;所有的发电机、洗矿机、抽风机、钻岩机、马达、抽水机,与及其它大大小小的工具,也都先后抛入海中。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第二十一辑)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12-16 15:00:1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张翠萍:日军打红眼放毒气屠杀守城官兵

下一篇:郭翘然:第七战区逮捕十二集团军政工队人员的一些情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