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无法忘怀的记忆—岳阳幸存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走访实录
2019-07-05 15:17:51   来源:李艳萍    点击:

  前言

  早在日本对华战争爆发以后在日军高层号召部队“抢粮于敌”“在当地自己养活自己”这一政策下,日军需要的物资及补给品均抢自中国战场其中也包括性奴隶——慰安妇,随着战争的扩大和升级,侵华日军人数的增加,日军更加残暴地抢夺中国女子充当慰安妇,在中国战领地和战场上被掳掠为慰安妇的中国妇女的职业有教师,工人,农民,学生,职员,尼姑,修女,店员等,同时在沦陷地建立慰安所将随军的慰安妇和附近抢夺来的民女投入慰安所,为了充实其慰安妇队伍并在据点要求伪政权征召“花姑娘”,于是伪政权将“花姑娘”的人数摊派到各村,日伪宣称有姑娘的交姑娘,没姑娘的交大洋,最后,不仅慰安所建成还发了一笔大财。

  攸关生命的痛苦抉择——彭仁寿


(图为彭仁寿之墓)

  清明时节的岳阳筻口镇名星村的公墓里,刚去世不久的“慰安妇”制度下受害者彭仁寿的坟墓格外引人注目,一张仁寿奶奶三十年代的照片用KT板做成了遗照,照片中的仁寿奶奶青春靓丽,光彩照人有老上海明星的味道,连今天的人造美女也没那么完美,墓碑上很醒目地介绍老人的生平,一位卑微却伟大的女性,她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的片段:

  1937年12月13日,时为国民政府首都的南京城沦陷,日军开始了疯狂的大屠杀,金陵女子学院安全区,兽性大发的日军早已虎视眈眈盯上了藏身于此的妇女,舞女小江纵使逃亡避难也不愿抛却女性的柔媚,她在关键时刻的选择则在其女性的外壳下注入一份刚强,她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换回了几十个妇女同胞的生命和贞洁,这是电影《南京,南京》的一个场景。

  同抗战时期1941年的一天在岳阳郭镇乡排行李村的一栋民房内关着被日军挟持作为人质的五十名余位村民,屋外日军排着方阵,架着步枪,机枪,牵着狼狗提着煤油的日军对着屋内喊话,叫嘁着交出一个叫彭仁寿的女人,由于岳阳沦陷家庭变故,时年十六岁的彭仁寿和父亲彭毕初及弟妹一家四口从岳阳市慈氏塔旁的老家逃往远离岳阳市区的“安全避难所”郭镇排行李村好友李寿如家,可怜的她们万万没想到此时的家园已没有安全可言了,灾难还是降临,那天彭仁寿在排行李村的后山上砍柴时被扫荡的日军发现,被鬼子盯上的彭仁寿逃回了家中,第二天就发生了日军挟持人质交出“花姑娘”彭仁寿的事,当时的彭仁寿已避开日军的视线躲在李寿如家里的一道夹墙中,如果后来她自己不走出来她是很安全的。这时,日军通过维持会的苏沈清用中文说服李家人,要求交出“花姑娘”彭仁寿,李寿如不从,于是,早已架好机枪的日军开始向房屋淋上煤油,并对天鸣枪,这时关押在堂屋的李福如(李福如是李寿如的叔伯兄弟、邻居)走入夹墙内将维持会苏沈清的意思转达彭仁寿,彭仁寿知道苏沈清不是好人(苏有老婆,曾欲娶彭仁寿为小老婆,仁寿不从),同时也听到墙外枪响,懂事的彭仁寿毅然从夹墙中走出,并说:“要杀就杀我一个,不要杀乡亲”。这时,日军立即将彭仁寿双手捆住带走,送往日军设立在郭镇的慰安所,惨遭蹂躏。后来被迫沦为“慰安妇”的彭仁寿在满足不了日军兽欲时,被日军丢弃,不甘心的日军在被丢弃的彭仁寿腹部猛刺了一刀,一道接近一个成年男子手掌长度的大口子,经过救治,彭仁寿保住了性命,后来伤口发炎一直持续到解放后,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彭仁寿,1925年生于湖南岳阳甘因镇,于2018年11月22日去世,老人的资料是经过她侄子彭梓芳转述的,顺便介绍一下:彭梓芳,一个有情怀有志向充满正能量的人,他的父亲和姑姑们生前亲口对他述说了自己的悲惨遭遇,祖辈们在抗战时期被日军法西斯手段的残酷迫害让他对侵略者充满仇恨,居安思危,勿忘国耻,为了替父辈们以及千千万万个受害者讨回公道,他顶着不被妻子理解和他绝交的压力,靠自己微薄的收入全身心地收集资料和证据来控诉日军的罪行,直到现在还在不断的努力中。我们不禁被他的精神感动,他的两个姑姑都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一生都没生育,作为侄子的彭梓芳在自己下岗无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一直在照顾她们晚年的生活,直到她们去世。

  遭受日军细菌战和“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彭竹英


(图为彭竹英)

  2019年4月8日清明时节,我们湖湘文化与抗日战争研究中心一行五人从彭仁寿的墓前凭吊之后由彭梓芳带路来到他二姑彭竹英住的养子家筻口大堤村(自住地,鄢家冲向群巷76号),身材胖胖的彭竹英白白的皮肤,脸上干净得没有一点皱纹,不由得想到她年轻时的美,彭竹英,彭仁寿两朵姐妹花的美放在今天是人人羡慕的,但在抗战时期她们的美丽是种灾难带给她们的是一生的痛苦,彭英寿老人性格温和,安静地坐在屋里的沙发上缓缓地和我们谈起了她的苦难:1929年8月生于湖南岳阳甘因镇家里兄弟姐妹五人,我排三,大哥彭泽棠1937年岳阳联中毕业后去了延安继续学习,姐姐彭仁寿,两个弟弟彭泽农,彭和申,岳阳沦陷前我们的家庭是幸福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厄运来了,1938年底岳阳沦陷前,我看见有飞机低空划了一个烟圈(这个烟圈彭泽农生前也向儿子彭梓芳讲述过,这个烟圈也是悲剧的导火索,疑为日本飞机散布生化气体)。于是父亲就带领全家逃到黎家坡,没想到灾难在逃亡的第一个目的地降临。首先,全家人发高烧、打摆子,我和大姐彭仁寿脑部抽筋严重,不久,9岁的我双目失明,母亲罗氏和小弟弟彭和申相继离世,更加悲惨的情节:母亲先死无钱葬,摆在家中一月,邻居说“死人要赶快埋了,这样影响不好”。无助的父亲歉意地说:“等小的(指6个月大的和申)死了一起埋吧!”因为六个月嗷嗷待哺的彭和申没有奶源,也发烧,奄奄一息不断气….1939年3月,终于等到凑够母、子两具尸体,草草下葬了,这时,一家之主的父亲决定继续带领仅剩4人的家庭逃往更加安全的避难场所,即第二个目的地——郭镇乡排行李村。1944年5月,日本人开始攻打衡阳,汉奸带着日军来到了我家附近,日军来的时候,百姓们都逃走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来看家。那天我站在家门口,被日军抱到了车上带走了。那时候我已经双目失明,但鬼子连瞎子都不放过,因为我看不见,我不知道他们把我关在了什么地方,我只知道那里有很多的日本士兵。

  因为我看不见东西,又听不懂日本话,所以我经常遭到日本人的打骂,在慰安所里,我受到了非常残忍的对待,我每天要被很多个日本士兵侮辱,少的时候两三个,多的时候四五个。和我一起被抓的都是附近的年轻妇女,我每天都能听到她们的惨叫声。

  大约一个月之后,日军从据点撤走了,附近的百姓来据点里拿日军丢弃的东西时发现了我,并且把我送回了家。因为日本人长时间的侮辱,我的双脚一直是浮肿着的,家人以为我得了肾炎,不让我吃盐,再后来我身体慢慢恢复过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是被日军的残忍对待才导致的双脚浮肿。

  我恨他们,但我不知道怎么恨他们,因为我看不见东西,我连他们的样子都不知道。

  听说老人会算命我叫她帮我们算了一卦还真准的,老人说现今人的命都很好,要好好珍惜。

  尘封的记忆永远是我心底的痛——刘慈珍


(图为刘慈珍)

  2019年4月9日,我们一行辗转来到离岳阳市区不远的梅溪乡滨湖村陈家坡刘慈珍的家,据当地老居民说陈家坡这地方在抗日战争期间是敌占区,这里的居民多半都是从外地迁移过来的,刘慈珍的家在一颗大樟树下,低矮的屋檐下刘慈珍站在大门口,看到我们到来脸上没有过多的惊喜,感觉对媒体的采访早已习惯了,没有过多的寒暄我们坐在屋外的樟树下对老人的采访开始了。穿着干净整洁的刘慈珍性格温和内向,一问一答之间,她低声的语气沉重地对我们说着她的经历:刘慈珍,1928年3月出生在湖南湘潭一户农民家里,1944年下半年的一天具体哪一天我也不晓得,那时我刚十六岁,在家门口被鬼子抓去,同时被抓了还有好几个女的,鬼子像赶猪一样用枪押着我们走了几十里路,将我们关在一所大房子里,那房里已关了很多女的,她们在里面哭的哭,叫的叫,喊的喊乱糟糟的,我当时小还不晓得怎么回事也不感到害怕,我们被关了10多天的样子被国军32师救了出来,(此时刘慈珍老人并没有说被鬼子抓去之后的遭遇)因为身体患病,她在师部野战医院住了一个多月院。加上和家人失去联系,无家可归,又刚好当时医院缺人手,所以病好后她就留医院当了看护兵,负责给伤兵换药擦洗伤口,随部队开拔到福临铺,后部队驻扎在岳阳梅溪乡,由于当时年纪小身体也不好,没有和部队再继续前进,后来嫁给当地一位死了老婆的男人从此有了自己的家”问被鬼子抓去干什么了“没什么好说的,过去了就过去了”她低着头小声地说,感觉老人心事重重,毕竟是在揭人家的“伤疤” 我们不忍心继续问了,眼看着问不出什么,我们只好收起采访工具准备回家,可当我们走时老人突然抓住我的手臂贴着我的耳朵说:“我被他们(鬼子)强奸了,我被他们糟蹋了,我被他们害了”她连说了三次后面两句说得很轻,等我缓过来时我看到老人眼里流淌着泪水,戏剧性的一幕很是让我惊讶,这句话老人可能经过了很多次的纠结和犹豫才主动勇敢地对我们说出来,看出老人的表情很轻松如释重负,藏在老人心底几十年的结也随着解开,可我觉得我们肩上的责任重了。

  永远无法弥补的“创伤”——汤根珍


(图为汤根珍)

  汤根珍老人住在岳阳市郭镇建中村马路旁的一座小土坡上,2019年4月9日(一个月之后的5月9日老人去世)我们湖湘文化与抗日战争研究中心五人寻访工作组来到汤家时,老人孤单地躺在病床上,看到我们的到来汤奶奶挣扎着叫我们帮她穿衣起来,当我帮她套上右边的衣袖时,老人直呼很痛叫我轻点,说这手臂受过伤,仔细一看这手臂很小并且骨头是弯着的,她说:我年轻时的手臂也有你的这么粗,我这是被他们(日本人)害的,害得我一世好惨呦,老人擦这眼泪说,1939年初夏的一天,年仅18岁的我与当地的三个同龄女孩一起被日军抓去送到位于汤家排的日军营地。因长相漂亮,我被上田队长单独霸占将我锁进小黑屋里,近一年后,日军换防,又将我们从汤家排押到新开塘,他把我关在屋里,不许我出来,一出来就打,手臂就是那时被都被打断的。后因断臂未得到固定和医治,愈合后手臂歪曲,老人给我们展示了她手上和额头上日军暴行给她留下的伤疤,为了长期霸占我他们来了几个人,按着我的脚,绑着我的手,把我的下巴捏着,强行灌(避孕)药。(听老人讲那时日军给“慰安妇”的避孕药吃一粒可保一年不生育,吃三粒以上就终身没有生育,这也是多数“慰安妇”制度受害者没有后代的原因)看到我把药吞下去才松手。致使我终生不能生育,这样非人的折磨一直持续了四年,直到1942年的一天中午我趁守备不注意冒险从山路逃走。几十年之前的事情当再次提起时,汤奶奶依然紧张地大口喘着气。老人走了,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并给她满身伤痛的世界,愿老人一路走好,天堂没有战争,愿她来生被以温柔相待。

  结束语

  抗日战争胜利已七十四周年,历史的烟云早已消散,但历史酿成悲剧还在蔓延,阴影始终笼罩着一群特殊人的心中久久不散,并伴随她们走完一生,这些满脸风霜的老人在战争期间受尽各种难以想象,难以启齿的虐待,其中大部分当时就被折磨致死,少数幸存者即便侥幸逃生也是落得伤痕累累,甚至终身残疾,在有生之年社会对待她们的并非同情,而是无休止的歧视,侮辱和排斥,导致大部分幸存者对她们的遭遇选择了沉默,现在的她们晚景凄凉,在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地度过余生。作为中国人我们认为她们不是慰安妇,因为慰安妇是日本人的叫法,她们是抗日战争中被迫沦为慰安妇的受害者。

责任编辑:徐永帅 最后更新:2019-07-05 18:09:5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15岁少女,随着一声“鬼子来了”,她的人生失去了色彩

下一篇:二战幸存慰安妇回忆,终日看不见天日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