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胜利前夕的转折点—湘西会战纪实
2020-09-10 09:06:37  来源:湘西会战历史文化研究会   点击:  复制链接

  由于我们的抗战一开始便是以弱敌强,以劣势对优势,所以我们七年多的苦战,差不多都是在不断失败,不断苦斗,着着退守的情况下进行的。其间虽也有过好几次胜利,如平型关、台儿庄、鄂北、湘北、赣北诸役,均皆阻遏寇锋,残敌致果,但其成就仅能暂时挡住敌人的攻势,稳定当时的战局,而且也还只是局部的。直至湘西会战开始,我们才真正能把握主动,捕捉战机,歼灭敌人,使会战光辉胜利结束,因继之而有桂北连捷、湘桂克复,使整个抗战形势为之改观。故我们要论及中国战场敌人的失败,以致终于无条件投降,我们是不能不追溯到湘西会战的。

  一 敌人的企图

  湘西会战的开始,真正的期间是在卅四年四月十日前后,而敌方集结兵力部署进攻,则始于三月中旬。当时菲岛战事已告结果,美军登陆日本本土及中国沿海的准备已逐渐接近完成。敌人为得要巩固亚洲大陆防线,进行长期决战,它的主要企图有二:一是在中国沿海布置重兵,筑起巩固的壕堑、堡垒,防止美军登陆;一是扫荡中国野战军,使其远离海岸,并阻塞其反攻之路。而接近海岸的空军前进基地尤必须首先除去,这当是敌人的最大目标。加之当时敌人已知道我军正大量集中黔南、湘西两线,整编已在进行,这是一个大反攻将要开始的先声。其时柳、桂距我交接前线尚远,不易感受反攻的威胁,但湘中的宝庆却处于我的前哨地位,我军一开始反攻,即直接遭受攻击。假使宝庆一旦攻下,衡阳不保,则湘、桂敌人势将被我一截两断,甚至武汉、广州亦将感到不安。所以湘西这一战,对于敌人在中国战场上未来的成败,实是具有决定意义的。

  二 当时的形势

  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自三月下半月开始,敌军以四十七师团、四十师团、一百一六师团及伪军一师,合约四师之众,结集于湘潭、湘乡、永丰及衡山、衡阳迄邵阳一线,作为进犯主力,准备沿湘黔公路西上,直取 安江、洪江,进占我东南最大之空军前进基地一芷江。另敌约一师团半(卅四师团及六十八师团之一部)结集于兴安、全县、东安、零陵一线,作为他进攻的左钳,准备由新宁、武冈进犯城步、靖县、黔阳,会取芷江。 其余一路的敌兵一师团(据悉为六十四师团〉结集长沙、宁乡、湘阴、阮[沅]江一线,准备由益阳、新化进取溆浦、辰谿,作为攻芷的右钳。但实际上这一路敌兵,自四月十三日由沅江出犯,于十五日陷益阳,并于十八、 九两日窜抵大成桥及桃花江后,经我军增援反击,即将敌完全击退,并乘胜进迫宁乡西郊及益阳西南郊。所以,敌人这一路的攻势,实际上并未发生重大作用。

  当时正面迎敌的我军是第四方面军所部,计辖十八军、七十三军、七十四军全部及一百军的一部,守备广西资源经湖南新宁迄邵阳、湘乡、宁乡各西郊至益阳亘洞庭北岸广达千一百余里之阵地,主力分别控制于武冈、洞口、新化、桃源各附近,筑工整训。会战未起时,该方面军正奉令开始以十八军、七十四军及七十三军各两师变更编制,改换美国装备,但甫及实施,敌军即已开始进犯,遂不得【不】暂停整编,起而应战。

  三 战事的发展

  自四月九日起,中路宝庆之敌,一部西渡资水,开始向我进犯,继于十三、四两日续由塘渡口、九巩桥等处渡过一部,分沿公路及两侧平行道进犯。另路亦于同日(九日)由黑田铺(永丰西约九十里)窜抵孙家桥西南地区,企图北犯蓝田、新化。南路之敌,则于四月十二日由东安及全县分路北犯,十五日窜抵新宁西北郊,续向武冈方向进犯。

  其沿邵榆公路西犯之敌,经我步步阻击,伤亡极重。而我军忠勇苦战之事迹,可述者亦至多。如十九师五十九[七]团之罗文生连,以一连之众,自十六日至廿七日,坚守岩口铺达两周之久,毙敌凡百九十余人;同团孙廷简营,固守桃花坪之芙蓉山要点,自十七日与敌开始战斗以迄会战终止,全期始终雄峙道左;五十七师葛道遂营,自廿三日至廿九日守备山门据点,苦战七日,均予敌以惨重之打击。迄廿六日,敌军主力开始猛扑洞口,未逞,并以一部自半江峰迂回,亦未获逞,乃陆续增援至六千余,在敌师团长菱田吉之助亲自驱策之下,于五月二日钻过洞口,进扑雪峰山锁钥部之江口。敌一昼夜间,突击凡十余次,经我施中诚军之五十七师及五十一、七十六师①各一部,配以李天霞军十九师之一部,协力固守,益以空军助战,反复争夺,激战愈周,我阵地卒告无恙。而敌已伤亡过半,其沿公路直进,径取安江企图,至此被我完全打破。

  其沿公路线右侧行进之敌一股,则于十六日突人白马山,十七日续增千余,西窜放洞。另路进犯隆回司之敌,于芒花坪、土界岭之线受挫后,亦折向西南会窜放洞。至是,决定全盘战局之放洞歼灭战于兹展开。廿五日,敌一股曾冒死窜至龙潭司以东三公里之地,战局甚为严重,幸五十一师周志道部谢恺棠团奋力迎击,将该股敌击溃,使战局得告好转。至是,李天霞军之六十三师、十九师及施中诚军之五十一师,复合力【向】敌加以围攻,敌势始告挫顿。

  至南路之敌越过新宁后,曾于廿七日起进围武冈。我七十四军宋去病副团长及高崇仁营,抱与城共存之决心,坚强抵抗,据守至五月七日,该城仍屹立无恙。敌以攻城不下,遂以一部绕过武冈,进攻武阳。另路则超城步,准备由此直取绥宁、会同,迂回芷江,但经我军于梅口一带坚强阻击,敌不获逞,遂亦取道珠玉山与攻武阳之敌会合,于卅日合趋唐家坊、瓦屋塘,企图经水口进犯洪江。我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得空军之协力,猛力阻击,蔡仁杰师长亲临前线督战,反复肉搏,激战两昼夜,卒将敌军击溃,我军右翼之安全遂获确保。而是时,我第三方面军〈王〉牟廷芳军及丁治磐军,亦已到达武阳一线,完成包围形势,遂使【敌】进入瓮中,无法再与失败之命运挣扎。

  四 歼灭战的完成

  战局发展至五月七、八日左右,全盘局势已对我益形有利。各路敌寇,经我月来痛击,伤亡惨重,攻势完全顿挫。而我对敌之大钳形攻势则已逐渐形成,北路由李天霞、胡琏、韩浚三个军在龙潭司、赛市、黄桥铺、桃花坪一带,南路由施中诚、丁治磐、牟廷芳三个军在新宁、武冈、武阳、水口一带,完成一个大包围形势,将敌钳在一个大弧形的双钳内。至是,我军其于五月八日起全面采取攻势,南路我施中诚军由瓦屋塘、金屋塘、唐家坊之线,牟廷芳军由武阳、李熙桥一线向东猛攻,敌受重创,逐次退至高沙市北侧一带,复遭我丁治磐军沿途截击,伤亡益巨,残部遂于十二日仓皇东溃。

  正面江口、洞口一带之敌,经我李天霞军、胡琏及施中诚军各部协力猛击,伤亡逾半,于五月九日退据竹篙塘一带,复经我包围猛攻,敌势不支,亦于九、十两日起向东窜去。其在放洞一线与我对峙之敌,【与】我周志道师经【四月】廿【至】养日之鏖战后,终于五月九日遗尸千六百余具向东南逃窜,复遭我胡琏军之杨伯涛师及靳力三师赶至,在山门以西加以截击。敌后路被断,反复冒死向东南突围,均被击回。我李天霞军复分路尾追,于十三日将敌一〇九联队长垄寺保三郎击毙。残寇无主,益混乱惊惶,散匿深山丛林,终遭我完全歼灭。

  至是,敌我正面之战斗算是已告中止。其由黑田铺窜至新化以南地区之敌亦与我在罗洪、洋溪一线争持颇久,经我韩浚军猛力攻击,于五月十四日将敌联队长重广三马击毙,残敌遂亦逐次向南退却。各线均恢复战前原有之对峙态势。

  五 所获的战果

  总计会战自四月九日开始,至六月七日战斗中止,我军共击伤敌官兵一万九千一百六十余员名,毙敌中[联]队长垄寺保三【郎】及重广三马、大队长宇梶清治等以下一万另七百七十余名,俘敌中队长胜步雄雅以下官兵二百四十八名,并夺获大炮十三门,轻、重机枪两十余挺,步、骑枪千余,而我方官兵伤亡亦达三万余名以上。若我们单从数字的表面上来看,其战果自然不算怎样硕大,但可珍贵的是,这一数字并非每如以往诸役仅是纪载在纸头上的数字,而是由[有]确确实实的证据的。就敌人的死亡数字来说,据亲自到战地察勘过的人回来报告,单放洞一地,敌尸满坑盈谷,直至战后月余犹掩埋未尽,以致邻近的老百性[姓]都不敢再在那一带行走。而这一役俘虏之众,别无前例,更是人所共见的事实。但这还只是显而易见的战果而已,他如在精神方面,为我们全国同胞建立起信心,为部队振奋起士气,使大家知道敌人并非是不可败的,只要我们肯努力,肯付出代价,胜利一定可期,这一念之移对于抗战的前途实具有决定的作用。

  六 战后的检讨

  湘西会战我们是完全胜利了,这在未来的抗战史上将是最光荣的一页,但这胜利是并非幸致的,它实具有许多值得获胜的〈许多〉因素存在。敌人【轻】视我军的战斗力量,不顾忌地形的不利,冒险深进,固为促成他失败的原因。但主要的自然要归功于我全军将士坚强不屈的战斗意志和可以惊天地、泣鬼神的牺牲精神。他们在这一次会战中,真个一寸血肉一寸土,决没有让敌获得一点侥幸。因此,敌人虽然钻隙到了江口附近,但他的后面却仍埋藏着无数以血肉做成的炸弹,如岩口铺、桃花坪、洞口、武冈等许多据点,始终在我们握守之中,于是使敌人辽长的补给线始终无法得通,使敌人的后方终始成[承]受着威胁,也就加速了敌人的崩溃。加以指挥将领的静镇坚定,指挥得宜,能洞察敌情,把握战机,自然更易收到硕大的战果。

  其次,协力合作也是获得成功的最大条件。这次会战中各部配合的紧凑,一进一击,都能与全盘战略的要求相配合适应,实为以往所少见。总计此次会战地区,南起新宁、武冈,北至沅江、益阳,全线凡千一百余里,作战地区分属两个方面军,沅、益一线且有六战区部队参加。假使这三方面作为一个部队不能贯澈命令,密切合作,留下一个空隙给敌利用,则敌人大则可以扩大战果,小则也可以于战败时获得一个逃脱的机会。但我不独各部队能各尽任务,合作得一无罅隙可乘,而友方空军亦能与地面部队配合得恰到好处,经造成了这一光辉的战绩。这一教训,不独我们在战争上应该紧紧记牢,即在将来建国以及其他的工作上也是应该师法的。

  (见湖南省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湖南战场史料(五)》425)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09-10 09:46:5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湘西会战: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场会战!

下一篇:湘西会战——当敌人的炮火打到邵阳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