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明代抗倭台州大捷概述
2018-08-01 16:57:41  来源:南山悠然的博客  点击:  复制链接

  中国古代,称日本为“倭”。元末明初时,日本内部分裂,各地封建诸侯间的战争旷日持久。战争中溃败的武士,勾结海商、失业流民等组成海盗集团,在日本封建主的支持和怂恿下,在我国沿海一带烧杀抢劫,掠夺财富,历史上称之为“倭寇”。到了明代嘉靖年间,朝廷内政日趋腐败黑暗,沿海卫所空虚,军备废弛,加上政策失误,不能有效组织抵抗,倭寇更加猖獗。而中国的一些奸商、海盗等,也与倭寇相勾结,使倭寇队伍得以壮大。他们成群结伙,占据岛屿,攻城掠地,无恶不作,中国东南沿海几无宁日,给沿海民众带来了深重灾难。

  倭患成为明代最大的外患,几乎与整个明王朝相始终,危害久烈。而浙江则为倭患的重灾区。明时,浙江经济发达,商业繁荣,是富庶之地,自然为倭寇所觊觎。此外,浙江特定的地理位置与环境,也为倭寇在浙江沿海劫掠提供了有利条件。浙江地处东海之滨,海岸线漫长曲折,外则岛屿罗列,内则港湾密集,水陆相参,形成拒塞,有利于倭寇盘踞、藏匿与劫掠等。于是,“自倭奴入寇东南,惟浙为最甚”。[1]至于台州,“辽处海滨,诚四塞之国。南有桃岙、金竹,北有桑洲、桐岩,西有关山、卫墅,迭嶂层冈,重关鸟道,真一大可御之险。而且南去盘石、楚门仅百五十里,东南去松门仅百里,东去海门仅八十里。设或倭奴弃舟登陆,皆可卒至城下,自海门而上者,则一潮直达,实一时难御之变也。三面阻山,一面濒海,孤悬于数百里之外,救援接济所难卒至者,惟此耳!曩者戚参将驻兵桃渚,而倭奴屯聚桑洲,遣输粮银,经月不至,孤危之势,诚可畏也!”[2]在这样的背景下,台州成为倭患最烈之地。

  台州府辖内临海、黄岩、天台、仙居、太平(今温岭)、宁海(今属宁波)六县经常遭到倭寇的蹂躏。例如,正统四年(1439)五月,数千倭寇分乘 40 多艘战船突袭临海桃渚,攻破城池,大肆抢杀,手段极为残忍,“官庾民舍,焚劫一空,驱掠少壮,发掘冢墓,束婴竿上,沃以沸汤,视其啼号,拍手笑乐。捕得孕妇,卜度男女,刳视中否为胜负饮酒。荒淫秽恶,至有不可言者。”桃渚城内外,“积骸如陵,流血成川,城野萧条,过者陨涕。”[3]嘉靖三十一年(1552)五月二十八日,倭寇 2000 余人攻入黄岩县城,焚毁县衙,盘踞劫掠7日而出。嘉靖三十五年(1556)五月,一股倭寇攻破仙居县城,屯兵40余日,全城被烧。

  台州军民奋起抵抗,展开了一场场卓有成效的抗倭斗争。其中,最为著名的战役,即为台州大捷。


△资料图片

  台州大捷

  台州大捷,是指嘉靖四十年(1561),明将戚继光台州抗倭,获得九战九捷辉煌胜利的战役。是年四至五月间,戚继光率兵连续在宁海、新河、花街、上峰岭、楚门、隘顽湾、藤岭、长沙等与倭水陆交战,均获大捷,成为中国军事史上的经典战例。

  宁海之战。嘉靖四十年四月十九日(5月2日),16 艘倭船从奉化西凤登陆,当晚进至宁海一都团前。戚继光接报后,率主力赶赴宁海,并命把总任锦率水军速出宁海外洋伏击,还行文宁波海道总兵发兵会剿。戚家军速战速决,大获全胜,杀敌数百,我军无一阵亡。

  新河之战。二十二日(5月5日),倭寇得知戚继光去了宁海,乘虚分三路进犯台州:一路由里浦登岸,欲犯临海之桃渚;一路由周洋港登岸,欲犯温岭之新河;一路泊于健跳、圻头。戚继光认为,“犯桃渚、健跳者势尚缓,周洋逼近新河所城,贼又前后继至,宜急击之”[4],就派佥事唐尧臣率兵急趋新河,又令黄岩、温岭二县号召程、梁等姓乡兵助战。二十二日、二十三日(5月5日、6日),倭寇船前后共8 艘约五六百人由周洋港登陆。闻知明军消息,倭寇害怕,夜驾五船遁去,其余屯于新河城外鲍主簿家。二十六日(5月9日),倭寇拥众迫近新河所城下,攻城。唐尧臣与戚继光原授军令相协谋,以指挥楼楠、刘意、张元勋、胡守仁等分立陈列,密授方略,使奇正相参,各以县尉、武生等监督之。方案既定,乃申明赏罚,用死士冲锋,而先用鸟铳与贼对击。千百总哨队长蒋瑞等奋勇先登,力战良久,倭寇遂溃,伤亡甚多,奔回原巢,死于鸟铳者60余人,各哨共得首级30颗。是夜二更,倭寇冒雨逃走。第二天,刘意、楼楠兵追至温岭大麦坑,在渔岭烧死倭寇百余人。温岭知县徐钺亦督乡兵会剿,大创倭寇,残余倭寇逃往温州。

  花街之战。 新河战斗打响时,前犯桃渚、里浦的一支倭寇流窜到了台州府城外的花街。时值雨季,府城城墙多处倒塌,守备薄弱,戚继光决定马上驰援府城。全军连夜空腹从桐岩岭飞赴府城。戚继光以大义喻将士,部队勇气百倍,无不争先跃起。队伍以丁邦彦为前锋,陈大成为右哨,陈濠、胡大受为中哨,赵记、孙廷贤为左右翼,互为犄角,各有声援,列鸳鸯阵而前。至花街约二里,倭寇以一字阵迎敌。丁邦彦部下以火器鸟铳向敌射击,各部乘势蜂拥而前杀敌。倭寇分兵反击,皆被我军打败,就向北奔逃。戚家军穷追猛打,陈大成兵追至瓜陵江下,倭寇无路可逃,被迫入江中死者200多人,而前阵中斩首39人。丁邦彦兵追至新桥,五战五胜,共斩首61人,生擒倭酋1人。此役还解救了被掳的老百姓 5000 余人,而戚家军只有哨长陈文清等3人阵亡 。

  上峰岭之战。四月二十五日(5月8日),一股2000余众的倭寇在健跳所之圻头登岸。三十日(5月13日),自焚其船,南犯台州府城。当时,戚继光一部分兵力已留守新河、隘顽,可战之兵仅1500人。敌众我寡,戚继光甚为担忧,又恐倭寇流犯内地,势当速灭。于是,与唐尧臣厚犒三军,为冲锋者悬赏千金,又尽出笥中银酒具散给大家。监军赵大河则登坛誓众,申谕大义,士气大振。五月初一(5月14日),戚继光率部到台州府城东面的大田镇设伏待贼,倭至,亦在大田设伏待我。正好碰到下雨天,两军在大雨中对峙两日,倭寇见戚家军有备,出大石,往仙居而去。戚继光估计倭寇中途必经白水洋,倭寇由里路至白水洋七十里,我军由官路至白水洋五十里。他想,在兵法上,先处战地而待敌者,可以以逸待劳。我军要以寡敌众,一定要有计谋。此外,临敌交锋,我少彼多,一定要激发兵心,才能取胜。于是,策马急行四十里到白水洋之上峰岭埋伏。五日(5月18日),戚继光下令每人各砍一松枝,执之设伏。倭寇远远望去,以为是松树林,毫无戒备,行列前后长达20里,浩浩荡荡地过来了。戚家军对山瞭望,待敌队过半,抛下松枝,呐喊齐出。倭寇大惊失色,以三四百人作一字阵冲来。我兵分为一头两翼一尾阵,以鸳鸯阵冲锋拥杀,疾若风雨,有前无退。倭寇仓皇败退到一座小山上顽抗。丁邦彦兵出里路,直捣山下,四面仰攻。戚继光在北山下竖一白旗,让士兵高喊:“胁从的投奔此旗避命!”顿时有数百人逃奔。倭寇力不能敌,又上大山,我兵又仰攻之,倭又大败,逃奔上界岭山巅。山顶陡峻如柱,上面平广,只一条小路可攀登。倭寇立营其上,扼险拒守。丁邦彦等首先攀援,鱼贯而上,吴惟忠等相继而登。几个倭寇急忙前来,从上斫下,我军用长枪击之,倭堕岩下,遂得登。一眨眼功夫,我军都登上了山。倭寇六七百人齐来交锋,双方激战,倭寇败走四散,坠落坑堑林谷间而死的不计其数。残敌逃到白水洋朱家大院,我军乘势急下,围追堵截,火攻。火四面而起,倭寇屡次突围,都没有成功。我军以鸟铳杀敌无数,又四面拆墙石投向敌人,敌急登屋,亦用石与铳投我。墙拆尽,我各路兵马逼围屋下,敌人不支,房子又火势炎炎,敌人更加着急,向我军乱扔东西。我军枪筅林立,随即格之,没有一次扔中的。倭寇丧魂失魄,不一会儿就被歼灭。六日(5月19日),戚继光班师回到府城,城中男女老少出迎,欢声雷动,认为自罹倭患以来,没有象这次大捷如此大快人心的。这次战斗大获全胜,烧死的不算在内,共斩首344颗,生擒若干,解救被掳男女1000余人,明军只阵亡陈四等3人。

  长沙之战。上峰岭战斗后,戚继光又督兵取得楚门、大小藤岭等战斗的胜利,犁沈、击沉、烧残敌船十余艘,溺死者不算,杀敌近百人。五月十七日(5月30日),原来宁海团前逃跑的倭寇,又聚集了2000 多人18艘船,在长沙(今温岭东南)登陆。他们非常猖獗,砍竹伐木,想在长沙建立巢穴盘据,企图南攻隘顽,北袭太平(今温岭)县城,把劫掠的百姓剃去头发,用铁圈束颈,奴役耕作。当日,戚继光在新河听报,即周密部署,水陆并进。长沙这个地方,北扼太平之路于小藤岭,东扼松门之路于漫游岭,又逼近隘顽所城,所城又孤危,只有水路浮海可援,却是贼船出没处。戚继光判明局势,先令把总李成立驰援松门卫,又派兵乘船连夜渡海,入隘顽城巩固防守。另率兵直捣长沙倭船所在。十八日(5月31日),至铁场,天下大雨。十九日(6月1日)夜半至大藤岭,分三路进至小岭,偃旗息鼓,悄悄地逼近倭船所在。倭寇猝然发觉,慌忙分兵迎敌,我军齐拥攻杀,倭寇披靡四走。我军追杀,无一遗者,共斩首级数百,生擒倭酋五郎、如郎、健如郎。

  从宁海之战到长沙大捷,台州之战历时一个月。与此同时,进犯宁绍和温州之倭亦被明军歼灭。一系列战役的胜利打掉了倭寇的嚣张气焰,奠定了浙江战事胜局,从此浙江少有倭寇扰境事,戚继光转入福建抗倭。台州大捷,成为由抗倭到平倭的历史转折,东南沿海抗倭形势至此发生了根本改变。

  军力构成

  台州大捷中,除了常规的卫所军外,还有两种重要的军事力量,一为地方乡兵,一为义乌兵(戚家军)。

  明代的军事力量可分为“军兵”与“民兵”两大部分。卫所是明朝军队的基本组织形式。卫辖千户所、百户所。凡是隶属于军卫的军队,称为“军兵”,兵士有军籍,世袭为军,平时屯田或驻防。遇有战争,朝廷命将,率领调自卫、所的士兵征战。此外则为“民兵”。 民兵的种类甚多,一种是由居民自动组织或政府组成的不脱产的武装力量,以拱卫乡里,也称乡兵;一种是募兵,是雇募百姓组成的战斗部队,多在防御征战紧急之时集中招募。

  明洪武初年,太祖就派汤和在沿海各省建立卫所防御倭寇。沿海卫所在初建之时制度严谨,人员齐整,但到了后期,岁久逃故,卫所军士缺额很多,甚至只存十之一二。即便如此,这些在编军员也不是都用于操练守御,其中相当部分还从事漕运、屯种。剩下数目有限的在籍军士,也多为老弱之人,战斗力很差。这些人一遇如亡命之徒的倭寇,往往没有交战,就已溃败。

  嘉靖年间,随着军备废弛,卫所空虚没落,而军事斗争却趋于激烈,乡兵的作用日渐凸显,而募兵也更加普遍地推行开来。

  在各种记载中,与倭寇直接交战的,往往是各地的乡兵,台州亦如此。例如:嘉靖三十一年(1552)四月,倭寇侵掠路桥,路桥义士蔡德懋聚集蔡氏乡兵奋勇抵抗,擒斩首领10人。嘉靖三十三年(1554)一月,倭寇向黄岩县城流窜,院桥于氏乡兵40多人,在于二、于三兄弟率领下,在秀岭一带奋勇阻击,战到最后一人,全部壮烈牺牲。倭寇久攻县城不下而退,从黄岩西部翻山偷袭仙居,居民仓促无备,守城明军溃逃,黄岩杨氏乡兵自发支援,杀敌无数。嘉靖三十六年(1557)四月,一股倭寇流窜到温岭境内,典史叶宗率乡兵迎战阵亡。嘉靖三十七年(1558),倭寇屯居黄岩栅浦,分兵劫掠路桥、泽库(泽国)、沙角等地,乡民梁述、梁健、梁生等在盘马战死。良医王沛与侄佥事王德招募义兵、壮勇,屡次破敌于龙湾、长沙等地,二人在梅岭阵亡。同年,倭寇至松门,官兵溃退,乡民郑天骥聚兵抗战阵亡。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在嘉靖四十年(1561)的台州大捷中,乡兵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比如在新河之战中,戚继光就令黄岩、温岭二县号召程、梁等姓乡兵助战,乡兵英勇奋战,重创了倭寇。其中的梁姓乡兵尤为著名。梁姓乡兵由现位于台州市路桥区金清镇下梁的梁姓族众组成。在新河之战中,下梁距新河最近,仅二、三公里。敌情就是命令,梁氏乡兵迅速前来援救,在解危新河城、取得新河大捷不可没。在上述嘉靖三十七年(1558)的盘马血战中,亦有梁氏三兄弟的英雄事迹。此外,在嘉靖三十八年(1559)的漩涡沥大捷中,下梁乡兵也立奇功。后人为了纪念此次大捷,将漩涡沥改名为绝倭沥。梁氏乡兵的故事,至今流传。人们还在下梁建立了一座“忠勇将军祠”,纪念以身殉国的梁氏兄弟。

  至于募兵,在嘉靖以后,作为救急之策,也在全国广泛采用。由于浙江一带倭寇猖狂,嘉靖三十四年(1555),朝廷调戚继光任浙江都司佥事御倭。次年任宁绍台参将。在抗倭斗争中,戚继光深感明军腐败多多,战斗力低下,希望自己组建一支英勇善战的军队。

  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件事。嘉靖三十七年(1558),义乌发生外地矿徒与义乌人的大规模械斗。义乌南五十里为八宝山,以坐落第八保,故名,而流俗传“保”为“宝”,妄传有矿,引起盗心。永康、处州矿徒数千人讧聚开矿,和义乌人发生大规模械斗。知县赵大河督率近山居民陈大成等平定了此次事件。义乌民众的勇武,名声四播,引起了戚继光的注意。

  戚继光经过对各地民情的调查,下决心到义乌招募骠悍壮士组成新军。嘉靖三十八年(1559)秋九月,戚继光的建议获得总督胡宗宪的批准,至义乌招募。在义乌知县赵大河的支持下,陈大成、王如龙等率众应召,戚继光很快就招募了四千名义乌兵。

  嘉靖三十九年(1560)三月,戚继光改任台金严参将,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台州大战发生。这时,义乌新兵已严格训练了一年多,台州大战,成了检验、展示新军力量的一个契机。在实战中,义乌兵英勇善战,以一当百,赢得了无上荣光。比如在台州花街,斩倭308人,缴获兵器650件,解救被擒男女5000余人,而我军仅阵亡3人,大长我军威风,“乌人作气,自此捷始。”[5]在台州大捷中,涌现了许多出色的义乌将士,如陈大成、王如龙、吴惟忠、丁邦彦、楼楠等。

  陈大成,义乌倍磊人。嘉靖三十八年(1559)戚继光来义乌招兵,他率子侄多人应募,训练后赴台防守。台州大战时,在花街崭露头角。花街之战中,陈大成为右哨,以鸳鸯阵败敌,又追敌至瓜陵江,大获全胜。后随戚继光福建抗倭,前后告捷12次,朝廷赏银3次,加升一级。倭患平定,在裁减军费方面提出了良好的建议,被上级采纳,共省银两9785.8两,减轻了民间负担。历授台州卫指挥佥事,累升总辅三省都指挥佥事。[6]

  王如龙,义乌田心人。戚继光来义乌招兵,以义士应募,随戚继光抗倭,立功甚多。在台州之战中,在花街亲斩真倭2颗,从贼首l颗,部下斩首21颗。以功陆续升把总、福建都指挥佥事,擢拔广东参将,授昭勇将军。[7]

  吴惟忠,字汝诚,号云峰,义乌吴坎头人。以武举人任把总,性聪慧,志刚勇,好习史书,精于韬略。嘉靖四十年随戚继光首战台州,在花街、白水洋、小藤岭数战数胜,援闽横屿之战立首功。隆庆(1568)二年奉调北方蓟镇,功勋卓著。累功授海门卫佥事,松门卫指挥、都督佥事等。[8]

  丁邦彦,字宗美,别号东溪。优于诗文,饱谙韬略与弓马射骑。嘉靖二十七年(1548)中武举人。丁邦彦身经百战,在花街、白水洋之战立了功,叙功袭金华所万户。随戚继光转战南北,多有功劳。历授松门卫指挥使、河南都指挥使等。[9]

  楼楠,又名麓,字良材,号甫岩,乡里以见义勇为出名。嘉靖时招募能文会武的人参军,他就参军去山海关,与戚继光结为知己。戚继光调浙江,楼楠也回到浙江。在戚继光台州抗倭时,楼楠任把总。后因功升云南副总兵。[10]

  台州大捷,动员了多种武装力量抗击倭寇,以募兵义乌兵为主体而组成的戚家军为主力,乡兵等通力配合。这种情况,反映了明代中后期军事制度的演变。此时,在兵役制度上,经历了一个由世袭、自给的卫所制向签派民壮和灵活性很强的募兵方向演变。募兵制的实行使明军脱离了过去那种亦兵亦农的状态,成为名符其实的国家常备军,战斗力大大优于世袭的卫所军,这是一个进步。

  创新兵法

  戚继光作为一名有着杰出军事才能的将领,在台州大捷中充分展示了他的雄才大略。他以饿敌饱、以寡敌众,水陆联动,料敌如神,奇兵频出,连续作战,捷报连闻,取得了惊人的胜利。这一系列的胜利,跟他创造性地发明使用了一种崭新的兵法——鸳鸯阵有很大的关系。

  鸳鸯阵是根据江浙的地形和倭寇的作战特点,创造出的适合江南地形、制胜倭寇的一种集体攻防战斗队形。它的最大优点是长短兵器迭用,攻防结合,既便于消灭敌人,又有利于保存自己,适于在江浙地区作战。鸳鸯阵可说是古代军事智慧的伟大杰作,黄仁宇先生对此在《万历十五年》里有着精彩的论述[11]:

  “在戚继光以前,在军队中受到重视的是个人的武艺,能把武器挥舞如飞的士兵是大众心目中的英雄好汉。各地的拳师、打手、盐枭以至和尚和苗人都被招聘入伍。等到他们被有组织的倭寇屡屡击溃以后,当局者才觉悟到一次战斗的成败并非完全决定于个人武艺。戚继光在训练这支新军的时候,除了要求士兵娴熟技术以外,就充分注意到了小部队中各种武器的协同配合,每一个步兵班同时配置长兵器和短兵器。在接战的时候,全长12尺有余的长枪是有效的攻击武器,它的局限性则是必须和敌人保持相当的距离。如果不能刺中敌人而让他进入枪杆的距离之内,则这一武器立即等于废物。所以,戚继光对一个步兵班作了如下的配置:队长1名、火伕1名,战士10名。这10名战士有4名手操长枪作为攻击的主力。其前面又有4名士兵:右方的士兵持大型的长方五角形藤牌,左方的士兵持小型的圆形藤牌,都以藤条制成。之后则有两名士兵手执“狼筅”,即连枝带叶的大毛竹,长一丈三尺左右。长枪手之后,则有两名士兵携带“镋钯”。“镋钯”为山字形,铁制,长七八尺,顶端的凹下处放置火箭,即系有爆仗的箭,点燃后可以直冲敌阵。

  这种的配置由于左右对称而名为“鸳鸯阵”。右边持方形藤牌的士兵,其主要的任务在于保持既得的位置,稳定本队的阵脚。左边持圆形藤牌的士兵,则要匍匐前进,并在牌后掷出标枪,引诱敌兵离开有利的防御的位置。引诱如果成功,后面的两个士兵则以狼筅把敌人扫倒于地,然后让手持长枪的伙伴一跃而上把敌人刺死戳伤。最后两个手持镋钯的士兵则负责保护本队的后方,警戒侧翼,必要时还可以支援前面的伙伴,构成第二线的攻击力量。

  可以明显地看出,这一个12人的步兵班乃是一个有机的集体,预定的战术取得成功,全靠各个士兵分工合作,很少有个人突出的机会。正由于如此,主将戚继光才不惮其烦地再三申明全队人员密切配合的重要性,并以一体赏罚来作纪律上的保证。这种战术规定当然也并非一成不变,在敌情和地形许可的时候,全队可以一分为二,成为两个横队和敌人拼杀;也可以把两个镋钯手照旧配置在后面,前面8个士兵排成横列,长枪手则分列于藤牌手与狼筅手之间。”

  倭寇的战斗力极其强悍,熟练地使用倭刀等武器,擅长近身搏斗。如我军单兵作战,很容易自损,成本太高,也很难消灭倭寇。而鸳鸯阵是集体协同作战,形成近身格斗阵法,极难破解,威力是单兵作战所不能比拟的。阵法中,兵械长短相参,藤牌等防御,狼筅、长枪等进攻,各有所制。尤其是独创的兵器狼筅,对付倭刀特别有效,除了抵挡倭刀、扫倒敌人以外,还有隐蔽的作用,以便士兵壮胆。

  台州之战,是鸳鸯阵在历史上的第一次亮相。第一次亮相,就取得了完美的胜利。整个台州战役,戚继光率其所部4000军队,对阵近2万敌军,九战九捷,共计歼敌5500余人,解救被掳百姓无数,累计伤亡却不过20人。这是一次辉煌的战役,在世界军事史上也是罕见的,而鸳鸯阵则发挥了重要作用。从此,戚家军的威名传遍华夏,倭寇亦畏戚家军如猛虎。

  在戚继光的领导下,义乌兵、乡兵、卫所军共同御敌,新创的鸳鸯阵法所向披靡,取得了台州大捷,为保卫国家和民族安全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嘉靖四十年(1561)的这场著名战役,永载史册,令人回味。

  注释

  [1][4][明]胡宗宪、郑若曾:《筹海图编》卷九

  [2][明]胡宗宪、郑若曾:《筹海图编》卷五

  [3][明]佚名:《嘉靖东南平倭通录·附录二·国朝典汇》

  [5][明]戚祚国:《戚少保年谱耆编》卷二

  [6][7][8][9][10]张金龙:《义乌兵及其将领》,“中国义乌”政府门户网站,2007年6月1日

  [11] 黄仁宇:《万历十五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第182-183页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21-07-20 09:46:3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戚继光抗倭

下一篇:四大抗倭名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