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台湾空军少将的湖南衡阳空战手记
2015-04-08 10:41:38  来源:360网上图书馆  点击:  复制链接

  美东南区空军大鹏联谊会日前于亚特兰大庆祝空军节以及“8.14”胜利70周年。会中分发新出刊的会刊中有一篇乔无遏将军所写的“湖南衡阳空战手记”。

  

抗战时的乔无遏将军

  

乔无遏将军(中)参加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建军61周年纪念日留影。

  乔无遏将军为四川省华阳县人,空军官校第十期毕业,抗战期间任职中美混合团的五大队廾九中队中尉副队长,参与多次空战,屡建战功。1966年在台湾以作战司令部副参谋长职位退休,官阶为空军少将。现旅居乔州亚特兰大。

  湖南衡阳空战手记

  乔无遏(将军)

  日本为了迅速解决对华战争,俾使全力扺御美国太平洋的攻势,遂在卅三年十月,集结十万兵力于汉口、岳阳、发动草莓作战计划,沿湘江及粤汉铁路南犯,三日后攻下长沙,十日后攻抵衡阳,围困方先觉部队四十七天,再转向湘桂,攻克零陵、桂林、柳州、南宁,再北向独山,造成陪都重庆震惊,盟军最前方还可用的机场只剩芝江。

  驻芝江的乃中美混合团的五大队(P-40N),和一大队的第四中队(B-25-J),执行阻绝日军补给线,支援衡阳守军的作战任务,当时我是五大队廾九中队中尉副队长,民国卅四年一月廾日,这一天率P-40N十三架,各携伞弹六枚,巡弋岳阳至衡阳一带切断日军陆运水运,但一直未发现可疑目标,迄扺衡山,发现湘江两侧芦苇之间有阳光照射点点反光,试以机枪低空扫射就轰然爆炸燃烧,乃日军以芦苇掩饰的油料弹箹,正在得意时,无线电里听到“Zero, 12 o’clock high!” 同队的Lt. Phil Coleman首先发现日军零式,我机群正在转变对地面攻击为对空作战之际,日机己取得有利位置,我机既没高度,又没速度,乃急抛外载,加满油门,急遽翻转,以回避攻击,躲过了两次,幸未中弹,迨第三次,左右各一架日机夹击之下,五枚子弹射中左机舱,左翼空速管击断,左副翼掉了一半,另一半则像断线风筝,我只能急降高度,低空飞行,转向回航,这时才发现仪表板中弹破裂,液压管破裂,当大队长呼叫集合时,我才发现不能发声,再一摸下巴,脖子湿的,这才感到疼痛,左颊中弹,碎骨血肉满口腔,因过于紧张,而且专注脱离日机攻击,当时竟然完全没感觉到。只听到各机恢复编队时,大队长在问有谁看见乔无遏,无人回答。

  回航途中,深感庆幸我可有一板“伤荣臂章”,这是我在参加空军时就梦想得到的--我已为我的国家付出了鲜血,但这时座舱内溢满浓烟,不到一分钟起火燃烧,两手烧伤,经过几番挣扎,减速侧飞,仍无法灭火,而且浓烟已让我无法呼吸,不得不跳伞了。这架P-40N编号751是我从印度卡拉奇(Karachi)接来的,机身还是接机时亲手砂纸打磨,以提高空速20英里每小时。机头的鲨鱼也是亲手绘的,提名“太岁”,随我南征北讨56次任务,打下四架半日本零式。我拍拍驾驶杆说:“再见了 751!”。乃翻转机身,跳伞脱离,下降之时,听见子弹射穿降落伞之声,原是地面日军及伪军对我射击,我拉紧一侧肩带,使伞偏侧一方以加速下降,当然落地时摔得很重。

  落地后,眼冒金星,神志半清半醒,不断呼叫自己清醒,风吹着伞在冬天旱田上,拖着我滚,直到听到操北方口音喊:“捉住他!捉住他!”。才立即清醒,抛弃伞衣背包(内有急救包及口粮),向枪声反方向跑,边跑边找水喝(失血过多之故),跑了约一小时,真是生命中最难熬的一小时,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小沟,正爬下去喝时,右肩遭一阵重击,回头一看有两人着黑衣,一人要踢我,另一人则制止。再细看,他们拿的是美式 Thompson冲锋枪,应属盟军或我方游击队。我因不能说话,及时掀出飞行胸章交给他们,这两人擦拭血迹后说“是中国飞行员”,仓皇间拆了附近民宅一块门板,两人就拖着我跑,而我被抬上门板后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时,一看表,夜里两点,也不知道是那天。只知道躺在一座庙里,许多人不知在讨论什么,其中一人操着安徽口音的人看我醒了说:“中尉你左颊是中两枪”我们已派人去衡山(日军占领区)去找医生,我们是“别动队工作小组”。 后来才知道这是闻名世界的敌后游击队 - 中美合作所,曾救出过 “东京上空30秒” 的杜立德轰炸机组人员。而伤口仍在流血,不时吐出血肉碎骨和子弹破片,日军伪军迄末放弃搜索,领了军犬循血迹追踪,所以一听到狗吠就要撤,一连三天都在不时的在撤,还有几次枪战,我则是时昏时醒。

  到第四天,想自己可能撑不过去,或许会被俘,醒时就给父亲写遗书。别动队照顾我的人渐多起来,我才知道这四天的救援行动之中,别动队已有14名队员为保謢我而丧生,我这时方寸大乱,一是这才知道牺性多大,又想到援救无望,竟然痛哭起来,一位队员湖南人叫李铁肩,他的新婚夫人为我煮粥,换纱布,才使我又定下心下来,这样的躲藏又过了好几天。忽然一天,听到有人在喊 “美国人! 美国人!”这美国人身着别动队的黑制服,进来看我,我不能说话,用手指在地上写“I Am Dying”,他说:“I am Lt. White, USN, I have some medicine but only to share with you a small portion”他即留一些十片sulfadizine、十片sulfanilamide,一打mulphene, 并说你可以去夫子庙,那里有OSS(即CIA前身)一所急救站,于是别动队抬我去那儿,一痛就札一针吗啡,一路上哼着当时流行的You Smile And Angel Sing。到了OSS急救站,才算真定下心来,一开门是一位红光满面的美国老先生,显然是来湘西已久的传教士说:“已知道有一个飞行员要来,都准备好了”先放我到行军床上,打开口粮,喂我吃“芹菜牛肉汤”,这真是世上第一美味,永远难忘,又说“让我看看伤口”,打开包扎一看,惊讶不已说:“Oh, Broken jaw!”然后从书架上取下一本Field Manual翻到一页还指给我看:TITLE BROKEN JAW, Manual上画的四个步骤:

    一个人头包着绷带

    给一支吸管

    拿着一罐芹菜牛肉汤吸

    医生一脚踢他出去 

  又说:“Before I kick you out, do you want to send a telex back home?”于是我把我的call sign给他,他拍了封电报,也收到基地指挥官 Col. Dunning 回复,即派救护车去洞口 (沦陷区边缘) 接应。当电报转到五大队时,值日官是同期的姚兆元中尉 (廾七中队分队长),首先看到,非常诧异,心想被击落已廾一天,全无音讯,突然来个电报,还是英文的,广播全大队说:“你们哪个拿了乔无遏的唱片,快送回廾九中队交特务长,这小子他妈的没死!”

责任编辑:李祖琨 最后更新:2015-04-08 10:45:5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毛泽东:衡阳失守后国民党将如何

下一篇:回光返照的“一号作战”(二)(长衡会战)薛岳太轻敌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