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长衡会战之:长沙陷落(第四次长沙会战)
2018-08-17 08:48:57  来源:360图书馆  点击:  复制链接

  长沙陷落;

  1944年5月25日。派遣军总司令官田俊六大将和第5航空军司令官山下琢磨中将,以及参谋人员飞抵武汉,分别将总军和航空军战斗指挥所推进到汉口,以便就近指挥打通大陆走廊第二阶段作战──长沙、衡阳会战。

  在这之前,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中将已将主力悄悄地集结到长江沿岸;日本国内的第47师团和新征招的十万补充兵及战马四万匹,已顺利运达武汉,补充和加强第11军战力;在日本首都东京担任防空的最新“四”式战斗机第22战队,亦安抵广东和武汉机场;担任打通平汉铁路南段作战的华北方面军第27、第34两师团和坦克第3师团一部,亦巧妙地南下,集结于武汉地区。

  当天夜里,在汉口第11军司令部(派遣军前进指挥所设于此),由总军召开各参战部队兵团长会议。

  田俊六总司令官讲话:“我方投入长沙和衡阳作战的兵团为:第11军70个大队;第1军第37师团、第13军第64师团、独立步兵第5旅团、第1、第2、第4三个野战补充队,共30个大队;华北方面军坦克第3师团一部,第27师等部30个大队;华南面军30个大队。地面陆军部队共计150个大队。另外,还有第5航空军,两个飞行师团,海军舰队和陆战队协同作战。这是自我军与中国全面开战以来,使用兵力最大的一次作战。”(注:1938年武汉会战,日军地面部队为140个大队,航空兵约1个师团; 1942年摧毁浙江中、美航空基地,日军地面部队为82个大队。)

  田俊六接着说:“总军判断,敌第九战区部队加上第六战区可能增援的部队在内,在我军进攻长沙时,敌方使用的兵力约为四十个师;我军进攻衡阳时,预料敌交战兵力为五十五个师左右。区区五十五个师;在我如此强大的步空兵团面前。是不足为虑的。”

  “本次作战,攻克长沙是重要一环,自应全力以赴。但是,我军此次所用兵力,长沙一举可破,不成问题。战局的关键在于,我军攻克长沙之后,向衡阳进攻时,中国远征军可能回援反攻。这是本次作战的最大危机。因此,在远征军到来之前,能否攻下衡阳,是本次作战成败的关键。总军要求,所有参战兵团、务必重视作战速度。陆海空军紧密配合,快速推进,抢在远征军到来之前,一举攻占衡阳城!”

  “由于本次作战涉及几个方面军部队参战,总军将亲自负责协调指挥。战场总指挥由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中将担任。”

  在此之前,横山勇的几位前任,曾指挥第11军同薛岳将军的第九战区进行过三次长沙会战,三次都以第11军的失败而告终。

  横山勇认真研究了这三次失败的原因,从中研究了薛岳将军的战略思想和第九战区的作战特点。在此基础上,横山勇制定了第四次进攻长沙和进攻衡阳的作战方案。其总的原则是:第一,将兵力分为两个梯队,前后两次出击,对攻击目标进行波浪式的交替推进,交替攻击;第二,置强有力的精锐部队于两翼,造成对方中心地区的空虚和孤立,以便攻击夺取之。就这两点,对于在湖南省这样的山岳水网地带进攻作战,堪称一绝。

  横山勇向参战部队的将军们指示:“这两点完全是针对薛岳第九战区以往一贯战略、战术来的。因此,在进攻时必须注意两个方面。第一,当我军第一梯队全线进攻时,中国军队必然以有力部队从两翼侧击,尾追。我第二梯队的进攻,正好将这些侧击和尾追,以及破坏后方交通的中国军队夹在中间,予以歼灭。第二,我第一梯队全线进攻,快速推进时,中国军队必以精锐主力从两翼运动,以期包围我军进攻长沙的部队。这是以往三次进攻长沙失败的根本原因。因此,此次进攻,我军特配置精锐的优秀兵团于两侧,将中国军队两翼山岳丛林中的机动兵团变为内线被夹击状态。这样中国军队就无外线机动兵团可言。长沙重地成为孤城,我军预定的攻城兵团,尽可放心攻城,无需担心被敌包围侧击。”

  此一计谋确实是取胜之策。它摆在第九战区面前的有两种选择:第一,要使自己的机动部队处于外线,就尽早退得远远的,不要去救长沙城,听凭日军占领长沙好了。第二,若想救援长沙,或尾击牵制进攻之敌,自己则被置于前后夹击、左右受敌的死地。厄运已经注定。

  田俊六总司令官决定:进攻长沙的日期定为日军战史上最“光荣的纪念日”──5月27日一—1904年的这天,是日俄战争中,日本海军在对马海峡打败沙俄波罗的海舰队的日子。

  5月中旬。长沙,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

  第30集团军第34师101团团长骆湘浦匆匆赶到,向薛岳司令长官报告一个十万火急的情报:“据刘立藩处传来的情报,日军正在武汉地区大量集结,征集民工,准备向长沙大举进攻。同时,日军鉴于三次长沙会战,从正面进攻失败的教训,今后将以兵团从湘赣边境插入,指向株洲以南,围歼长沙外围机动部队。”

  刘立藩当时任汪伪政权武昌市长,此人为重庆军统方面人物,打入日伪营垒为抗战服务,他的情报一向较为准确。但是,这个情报并未引起薛岳重视。他认为,日军在太平洋战事吃紧,正急于从中国抽兵南下。再说,日军调集了华北和武汉的兵力,正在进攻豫中平原,不可能再有大的兵团向武汉集结。还有,目下正值夏季,湖南的稻田、堰塘和江河湖泊都蓄满了水,最不利于机诫化部队行动。基于以上情况,薛岳非常自信,日军不可能在这个倒霉的季节向长沙进攻。

  薛岳和许多人一样(包括罗斯福、邱吉尔)还不知道,日本于1944年初猛然扩编新设了三十二个师团。这一数量相当于日本1943年兵力总数的一半。当然有能力在进行豫中大会战的同时,再增加兵力于中国,进行长、衡会战。

  又过了几天。第27集团军之20军军长杨汉域将军来长沙向薛长官报告:“本军在临湘敌后打游击的一个营,近几天接连向军部报告,日军已在临湘、岳阳一带大量集结兵力,准备进攻长沙,情况异常严重。”

  薛岳对此付之一笑。认为是下级军官被敌迷惑,大惊小怪。因当时豫中大战仍在进行,日军必然在长江岸边虚张声势,向南佯动,以牵制南岸部队。翌日,机要秘书送来重庆统帅部发来的十万火急的军情通报:现已证实,有大量日军集结于湘北和鄂东南通城,崇阳一线,目前正向南移动占领前进阵地,准备大举进攻长沙。薛岳这才吃了一惊。

  当天夜里,第九战区长官部召开紧急军事会议,研究御敌方案。会上因意见不同分成两派,争论十分激烈。以战区代理参谋长赵子立将军为首的人认为:日军进攻豫中平原所动用的兵力,规模空前,从目前得到的情报看,日军进攻长沙的兵力也是规模空前,又加上日军有三次长沙会战吃败仗的教训,必然采用新的方法来攻。因此,我们必须确定新的作战方案。以薛岳为首的人坚持认为,日军可能用较大兵团来攻,但决不是所谓规模空前,大得可怕。同时,这山这水这地仍是以前的模样儿,日军在这样的环境中作战,纵有千变万化,也逃不脱“天炉战法”的天罗地网。

  最后,当然是司令长官薛岳的意见占主导,仍按老办法布置兵力,迎击来敌。薛岳唯一接受了一点新东西,就是鉴于最近蒋鼎文的长官司令部被敌打掉,使一战区陷入大混乱的教训,为防万一,决定将第九战区长官部转移到长沙以南约二百公里的耒阳。薛岳布置完兵力,就带着长官部人员去了耒阳,并将第九战区的兵力部署和作战计划上报军委会及蒋介石。

  薛岳刚到耒阳就收到何应钦、白崇禧的电报,指出第九战区的敌情判断不合实际,过份乐观,兵力配置存在问题,令其迅速变更部署。薛岳对此不予理睬。不一会儿,电话铃便响了起来。薛岳拿起话筒一听,原来是白崇禧的长途电话。

  白崇禧说:“根据已经掌握的情报,日军在湘北集结的兵力,大大出乎我们原来的预料,其战力绝非到长沙就达极限,就是到了衡阳也未必达到极限。因此,我和何应钦总长的意见是,放弃长沙,固守衡山,在渌水以南与敌决战。”

  薛岳在电话中对白崇禧说:“长沙为湘省中心,第九战区配署数十万大军于此,如果不守长沙,还有何颜面见湘中父老?长沙必须死守,主力在渌水以北浏阳以西地区与敌决战!”白崇禧说不动薛岳,两人又在电话上吵了起来。

  白崇禧深知要说服薛岳这牛脾气太难。现在他有那三次长沙大捷为理由,别人更是难以动摇他的态度。实在说,在湘省方面的战事中,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他薛岳。何、白二人只好默默祷搞:但愿这次也像前几次一样,一切都如薛将军预料的那样,再打一个长沙大捷。

  5月27日,拂晓。湘北大地。日军在横山勇指挥下,第一线兵团同时发动了进攻。

  左路兵团(外线精锐兵团):第3、第13师团,从崇阳沿湘、赣边境山岳地带,向南猛插。左路兵团的第二梯队为第27师团等部。

  中路兵团:第68、第116师团,从岳阳地区突破第20军防线,直向长沙扑来。中路兵团的第二梯队为第58、第34师团。

  右路兵团(外线兵团):第40师团、独立步兵第106联队、独立混成第17旅团、独立第5旅团、军直辖针支队、海军舰队、陆战队等部队,从洞庭湖水域向南进攻。
  前线已在激烈战斗。

  长沙,湖南大学内。奉薛岳之令守卫长沙城的张德能第4军,战区代理参谋长赵子立随带特务营,战区炮兵指挥官王若卿率炮兵第3旅,此时正在大学内召开“三方”会议,研究兵力配备和步、炮兵协同作战问题。由于薛长官仅指定张、赵、王三人负责守城,却没明确这三人中谁为统帅。因此,职责不明,造成指挥混乱。

  会上,三方一致认为日军将以大的兵团进攻长沙。但在兵力部署上,却各执己见,相持不下。

  赵代参谋长提出:“长沙只应作为一个持久的防御点来迟滞、消耗敌人有生力量,以争取时间,以利于我机动部队的集结与决战。因此,应将第4军的两个师和炮兵置于城西岳麓山,一个师放在城里。只要岳麓山阵地能确保,长沙城就可确保,就是在长沙城不能确保时,由于主力在岳麓山这边,也可掩护城里那个师西渡湘江,免遭日军歼灭,向西或向南撤退也来得及。”

  张军长的意见与赵代参谋长针锋相对,主张将主力放在城内死守。决心亲率两个师住进城去,一个师放在湘江西岸岳麓山。

  在双方争执不下时,张德能搬出薛长官这块王牌压人,说:“第4军将主力放在城里,这是薛老板指示的。”张德能一味地按自己的主张行事。他将第90师放在岳麓山这边,自己亲率第102师和第52师住进城里,军指挥部设在城内坡子街中央银行的防空洞里。

  6月6日。日军右路兵团突过洞庭湖水系,占领沅江,并将第六战区南下救援的王耀武集团军阻击于益阳地区。同时,敌以有力之一部继续南下,于6月16日攻占长沙西面战略要地宁乡。

  中路日军第一线兵团两个师团,突破新墙河第20军南岸第一道防线,一度包围20军133师,并企图包围歼灭第27集团军总部和20军主力。经20军另外两个师救援,打破日军包围,20军主力和第27集团军总部才从平江退向左侧,并南下,企图向浏阳地区靠拢。

  中路日军第一线兵团长驱直下,于6月8日抵达长沙城郊,仅以一部兵力攻打长沙城,主力却绕过长沙,继续向南推进。中路日军第二线兵团第34、第58两师团,在一线兵团扫清的通道上快速推进。6月13日,第34师团与右路军的志摩支队和针支队会合,共四万余兵力,从长沙北面突然西渡湘江,迂回攻打岳麓山守军。第58师团也在这时一鼓作气推进到长沙城下,迂回到西南方向长沙发动猛攻。

  日军左路(外线优秀兵团)之一、二线兵团于6月中旬,在浏阳地区将正在运动中的第九战区机动部队第44、第72、第58、第37等各军前后夹击,左右围攻,打得该几军一团混乱,纷纷向江西边境突围撤退。整个战区乱了阵脚,陷入被动挨打局面。

  薛岳急得顿足捶胸,叫苦不迭,只得向各集团军、各军下令:“各部队索敌攻击。”长沙城处于危急之中。

  攻打长沙城的日军是中路第二线兵团和右路一部兵力。如同巨浪汹涌而来,其锐气在推进途中丝毫未受挫折。岳麓山守军力量单薄,在日军连日猛攻下,渐呈不支状态。张德能军长此时才感到赵子立的意见是正确的。他想从城内抽一个师增援岳麓山,但城内船只早已派去疏散物资去了,无船可用。

  6门16日,深夜。岳麓山外围阵地失守,山上炮火支援受到削弱。湘江东岸,日军发疯似地向城内猛扑,城里一部分核心阵地也被敌突破。张军长面临的情况万分险恶,若岳麓山失守,城内两个师将被全歼,遂命令第102师抢渡湘江,增援岳麓山。由于战况惨烈紧迫,从城里撤退的第102师官兵,以为是从长沙撤退,当队伍拥到江岸时,便争相渡江,秩序大乱。队伍过江后,只好沿着岳麓山至衡阳的公路退却。

  张德能军长还蒙在鼓里。九天来,他在城里亲自到各阵地上指挥督战,成天挨敌人的飞机轰炸,大炮轰击,早已疲惫不堪。那天夜里,他将守城的任务交给第59师师长后,带着几个卫士乘船过了湘江,准备亲自去镇守岳麓山。当他来到岳麓山湖南大学时,已是凌晨四点钟,走进屋子,一头栽倒在地上便呼呼地睡了过去。岳麓山上百十门大炮的吼叫,也没把他吵醒。

  6月17日,晨。一卫士首先醒来,见外面江边上,102师的官兵过江后往衡阳方向跑。便赶忙推醒张德能军长。张军长闻讯,勃然大怒,冲出去“砰砰”地朝天放了两枪,大声吼道:“统统回来,不回来的我枪毙你们!”但是晚了,该师大部已于天亮前就退走了。

  6月18日,晨岳麓山失守。同日,守城的第59师见岳麓山彼日军攻占,城内部队失去依托,只好突围出城,向浏阳方向退去。长沙失守。

  蒋介石在重庆。得知长沙失守,十分震怒,第4军是怎么搞的,谁叫他们撤退的?此时,蒋介石接到第六战区第24集团军总司令王耀武从湘北前线打来的电话,说他奉命率部前去增援长沙,被优势日军堵截在益阳地区。在这之前,他曾打电话去长沙找九战区代参谋长赵子立请求任务。赵向王说在守卫长沙问题上,他和张德能军长意见分歧,张军长固执己见,置主力于城内,看来长沙是守不住了。他虽身为战区代参谋长,但并未履行职权,也未能指挥长沙守军作战。望王耀武千万将此情况报告蒋委员长。

  蒋介石对失守长沙的第4军军长张德能更加愤怒。立即电令:第九战区代参谋长赵子立和第4军军长张德能前往重庆,向军事委员会汇报长沙作战经过。赵、张奉令一同前往。刚到重庆,张军长即被军委会军法执行总监部逮捕下狱。后经军法部审判,确认其在守卫长沙城的战斗中犯有罪行,判处死刑,于当年7月被枪毙,赵子立在守卫长沙作战中被张架空,未负实际责任,免予追究。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8-17 08:49:4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薛岳是如何输掉第四次长沙会战的

下一篇:长衡会战之:惨烈的衡阳保卫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