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长衡会战始末
2014-08-07 10:57:00  来源:  点击:  复制链接

  

  长衡会战要图(可另存为放大查看)

  

  1944年5月,日军在大举进犯豫中的同时,为打击湘中中国守军,贯通粤汉铁路,由第11集团军司令官横山勇指挥日军10个师约20余万人,兵分3路,开始向湖南发起进攻。其部署是:中路,第34、第58、第68、第116师由岳阳东南沿粤汉路作主要攻击;东路,以第3、第13师自崇阳附近,西路以第40师及第17旅自华容实施辅助进攻,另有第37、第64、第27师位于临湘、蒲圻一带担任增援。中国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16个军54个师,共40余万人,仍采取长沙会战之战法,策定以一部兵力利用既设阵地,节节阻击日军,迟滞其前进,主力集结于后方,诱敌于有利地区实施包围攻击,粉碎日军企图。

  5月26日,日军开始进攻。东路日军第3、第13师经过激战,于29日突破守军第72军阵地占领通城,6月1日、2日又先后侵占长寿街和平江;中路日军4个师向守军第20军阵地发起攻击,占领新墙后于30日直趋汩罗江北岸;左路日军第40师及独立第17旅由华容渡洞庭湖向沅江守军发起攻击。激战至6月6日,日军主力突破汩罗江阵地,进至永安、捞刀河、沅江一线,另有一部日军经卢林攻占湘阴。中国军队积极反击,歼灭日军一部。9日,日军强渡捞刀河,突破浏阳一带防线,对长沙形成包围之势。14日,日军开始攻击长沙。守军第4军与敌激战4日,因外围阵皆失遂于18日向南突围,长沙沦陷。

  日军占领长沙后继续向衡阳进犯。至20日,日军先后攻占醴陵、株洲、渌口、湘潭等地。中国军队转向渌水南岸进行抵抗。24日,右路日军南下攻占攸县、安仁、耒阳等地,第9战区积极反击,曾一度收复攸县、官田、醴陵。左路日军第40师团南下攻占湘乡,26日再占永丰,遭中国守军反击,改取守势。中路日军在两翼策应下,沿粤汉铁路两侧南下,向衡阳市郊突进。6月28日至7月20日,日军两次进攻衡阳,均因守军顽强抗击,日军伤亡惨重,被迫停止攻击。8月3日,日军增调部队后开始对衡阳发起第3次进攻。中国第10军与日军反复争夺,不断击退其进攻。苦战至8日,守军弹尽粮绝,伤亡殆尽,阵地全毁,第10军军长方先觉命令停止抵抗,衡阳被日军占领。至此,长衡会战结束。此役,中国军队在兵力上虽占优势,但因部署不周、指挥不当,尽管广大官兵不屈不挠,与日军死战硬拼,喋血苦战48天,最终未能破坏日军占领衡阳,控制粤汉、湘桂铁路的企图。这次会战,中国守军伤亡9万余人,日军伤亡也达6.6万余人。

  学术界也将“长衡会战”分为二个阶段:

  第一阶段又称“第四次长沙会战”,从5月27日到6月19日,中日双方以争夺长沙为目标在湖南北部地区作战。

  第二阶段又称“衡阳保卫战”,从6月20日到9月初,中日双方以争夺衡阳为目标在湖南中东部地区作战,长衡会战的结束时间为9月上旬。国内外学术界均以1944年8月8日衡阳沦陷为准。

  1944年,在中国的湖南衡阳发生过中国军队和侵华日军之间震惊世界的一战,这是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交战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军在湖南衡阳以孤立无援的病惫之师抗击数倍于己的日军,血战整整47天,这一仗的影响,甚至震动了日本朝野,近卫内阁为之下台。纵观整个中国抗日史,这一仗持续之弥久、战斗之惨烈、影响之深远,中国战场所有的城市防卫战,似乎没哪一仗可与堪比。

  

  背景及双方作战序列

  1944 年,随着同盟国军队在世界反法西斯各战场的连续反攻,日军参谋总部意识到从东南亚到日本本土的海上交通线迟早会被切断。因此,从东南亚的马来亚经中国到朝鲜釜山的大陆交通线将成为最后东亚大陆作战的生命线,但这条生命线在中国的河南、湖南、江西和广西等地还为中国军队所控制。为此,1944年2月,日军参谋总部向中国派遣军下达了代号为“一号作战”的命令。这一战役,中国抗战史称为豫湘桂大会战。

  衡阳是豫湘桂大会战的第二阶段,长衡会战的主战场。中国守军是国军第十军,下辖第3师、第190师、预备第十师,实际兵力是七个团,加上配属的暂编54 师1个团,总兵力为8个团,1.7万人。进攻的日军先后共投入的是横山勇的11军的四个师团,68师团、116师团、 58师团、13师团,约九万人,空军有第五航空军全力配合。

  衡阳城守将方先觉,国民革命军第十军中将军长,1903年出生于安微宿县,毕业于黄浦军校第三期,先后任国民革命军排长、连长、营副、团副、团长、副师长、师长、代理军长。衡阳之战前任第十军军长。

  当时,军委会对第十军下达的作战命令是坚守衡阳城10至15天。

  日军第一次总攻

  1944年6月23日拂晓,日军笫68、116师团扑向衡阳,中国抗战史上最悲壮、最惨烈衡阳大战的序幕正式揭开。双方激战至6月27日,日军在付出巨大伤亡后,攻占了衡阳外围阵地,阵地上的中国守军连伙夫在内,无一人逃跑、投降,全部战死。

  6 月28日,日军调上了预备队,对衡阳发起了第一次总攻,在飞机、重炮的掩护下,日军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发起冲锋,并对中国守年施放了毒气。双方展开激烈的攻防拉锯战,至7月2日,经5昼夜几乎连续的搏杀,日军停止了进攻,中国守军挫败了日军的第一次总攻。7月3日至10日,日军忙于补充兵力、弹药,战况稍缓。

  日军第二次总攻

  7月11日,得到了野炮四个大队、迫击炮二个大队的增援的日军攻城部队开始了对衡阳的第二次总攻,惨烈的攻防战又开始了。7月13日,中国守军击毙日军 120联队联队长和尔大佐,经过连续9昼夜的血战,日军68、116师团以伤亡8000 人、阵亡联队长1名、大队长6 名、几乎所有的中队长的代价,只攻占了衡阳防线的一线阵地,日军的第二次总攻又遭惨败。中国守军也伤亡4000余人,失守的阵地都打到最后一人。在日军着手准备第三次总攻期间,城内外大小战斗并未停止,军委会在7月12日严令79军、62军火速增援衡阳,20日己打到衡阳效外,不料日军正好在此时停止对衡阳的总攻,转而全力阻击并反击中国援军,79军、62军被迫后撤。

  第三次总攻

  衡阳久攻不下,惊动了日本天皇和日军大本营,在日本中国派遣军严厉斥责下,横山勇又调派了58师团、13师团二个主力师团,增援68、116师团。这时守城的中国第十军的有生力量已经基本消耗殆尽,轻伤员、马夫、伙夫统统上了火线。8月4日凌晨,日军合四个师团之力对衡阳进行了第三次总攻,最后的血战到来了,激战至8月5日,第十军伤员已过8000人。部下向军长方先觉提出了突围的建议,方拒绝了,说”我们突围出去了,剩下这 8000伤兵怎么办,你们忍心丢下他们让日本鬼子屠杀,死,我们死在一块,要自杀,我先动手”。8月7日,衡阳中国守军第十军与下属各部的通讯联络电话线都被日军飞机、重炮炸断,已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各部处于各自为战状态,衡阳的陷落己是时间问题了。8月8日,方先觉向军委会发出了“……来生再见” 的最后一电,然后拔枪自戕,一旁的副官眼明手快,将手枪击落,枪响未击中。这时,第三师师长周庆祥进来报告说:“军长,我已以你名义下令挂白旗了”方先觉对援军迟迟不到,让第十军孤军血战,已心存不满,经反复考虑说”那只有这样了,不是我们对不起国家,是国家对不起我们。不是我们不要国家,是国家不要我们。”命参谋长起草了投降条件:1.保证官兵生命安全;2.收容治疗伤兵,郑重埋葬阵亡官兵;3.第十军保留建制,不出衡阳,就地驻防。

  当晚,方先觉与日军68师团长堤三树男正式谈判,日方向第十军的顽强战斗意志表示敬意,并完全同意所有的条件。历时47天的衡阳之战落下了帷幕。

  结局

  军委会在7月23日再次严令62军、79军解衡阳之围,并调派74军、46军增援。8月8日,79军攻占杉桥,与衡阳已近在咫尺,但此时,衡阳己陷落,解围失利。造化弄人啊!方先觉要是能再支持一天,或者援军再快一天,衡阳之战就是另外一个结局了。

  第十军共13000余人放下了武器,其中约9000人是伤员。日军四个师团伤亡合计达30000人。

  衡阳战事结束后,日军感佩第十军的忠勇,果然信守约定,没有象其他地方那样因泄愤而屠杀投降的官兵和伤员。并将第十军改为”先和军”,仍以方为军长,各级军官也都是旧部。之后,第十军主要将领陆续逃脱。11月18日,方先觉在军统特工的安排下,逃回重庆。

  战后评判

  第十军以孤军对抗日军四个师团的围攻,坚持达47天之久,军委会战前的命令只须守住衡阳10天至15天,某种意义上来讲,方先觉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衡阳的陷落,非战之罪。

  在期间,第十军未得到一兵一卒的增援和粮弹补充,日军第一次总攻后,第十军炮兵的炮弹己基本耗尽。纵观抗战史,从淞沪会战开始,中国军队与日军的大规模会战,都是我众敌寡,无论胜负,中国军队的伤亡都大于日军。如南京保卫战,中国守军16万,日军二个师团5万多,只打了一周,就弃守了。第十军在日军兵力、火力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却杀伤了超过自军总兵力的日军,并坚守孤城达47天。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方先觉功篑一亏,未竞全功,是悲剧人物,后人称他是“惟欠一死”。以致晚节未保。方先觉将军后来历任国民党第206师师长、第88军军长,但因投降日军一军,始终没有得到过重用,也始终没有机会再与日寇作战,一雪心中的耻辱。1949年方先觉将军随国民党军队逃往台湾,1968年退役,退役后因衡阳投降日军一事屡遭抨击,削发为僧。 1983年在台北去世。

责任编辑:周鹏飞 最后更新:2014-08-07 11:05:2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老兵刘汉忆第四次长沙会战

下一篇:衡阳保卫战真相探源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