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日军侵华战争》第六章《打通大陆交通线第二阶段,敌攻向长沙、衡阳》
2014-07-16 10:51:56  来源:转载  点击:  复制链接

【战史资料】《日军侵华战争》第六章《打通大陆交通线第二阶段,敌攻向长沙、衡阳》

王辅[中国]

[出自《日军侵华战争》]1990

  目录

  (一)敌第11军在武汉地区之态势

  (二)作战计划之周折

  (三)第9战区之兵力

  (四)日军进攻与后方防守兵力之确定

  (五)集结与进攻

  (六)敌并列前推,突破新墙河、汩罗江、捞刀河

  (七)益阳、浏阳被敌攻占之经过

  (八)敌第5航空军之报告


  (1944年5月27日至6月18日)

  当内山英太郎的第12军在豫西与第一战区蒋鼎文、汤恩伯的部队,尚在激战的时候,敌中国派遣军畑俊六元帅已在汉口指挥其11军的8个师团及配属的炮兵、装甲部队共36万2千人,军马6万7千匹、火炮1282门、坦克103辆、汽车9490台。从5月27日起,西从湖南的南县、沅江,东从岳阳、崇阳、通山,以长沙、衡阳、桂林为目标而进行大规模的打通大陆交通线第二阶段之进攻。

图6-12 敌11军以8个师团攻占长沙、衡阳等地经过图(1944年5月至8月)

  因参加作战的部队较多,敌之兵站供应线在10月份尚未修通岳阳至长沙的铁路以前,一是溯湘江进行运输;二是从岳阳由陆上经新开塘、新墙镇、大荆街、黄谷市、新市、双江门、福临铺、青口市至长沙附近;三是由崇阳向南经通城、徐家岭、南江桥至平江,以进行大量的供应运输。

  此次作战,从5月27日至6月10日,敌青木成一的第40师团,在湘江以西的益阳、兰溪、泉交河、乔口与守军梁汉明的第99军3个师;在湘江以东的新墙河、汩罗江地区之敌岩永汪第116师团和毛利末广的58师团,与杨森第27集团军所属杨汉域第20军之3个师;在平江西北敌佐久间为人第68师团与王泽濬的第44军3个师;在平江以东的横槎及以南的金井敌山本三男的第3师团和赤鹿理的第13师团与罗奇的37军3个师,经15天的野战之后,敌军前进了约130公里,于6月10日到达了长沙的外围,并作攻城的准备。

  6月18日,敌攻占了中央军张德能第4军3个师所防守的长沙城,以后即沿湘江两岸继续南下,进攻衡阳。其向南进军的路线是:

  中路两个师团沿湘江两岸前进,到达衡阳外围地区。

  东路的两个主力师团,从浏阳以东的达浒、清江、文家市、上栗市、福田、萍乡、安源、六市、坊楼、莲花、界化垅、高垅、茶陵、安仁、东湖、龙塘,迂回至衡阳东南约60公里之耒阳。

  西路的1个师团,由益阳、宁乡、云林塘、如意亭、湘乡、山枣、虞塘、双峰、迂回至衡阳西北约60公里的蒸水沿岸之金兰和渣江地区。

  以后,敌军第一次以两个师团,于6月28日攻击防守衡阳的中央军方先觉之第10军而被打退;敌第二次仍以两个师团于7月11日对衡阳再次进攻,方先觉率其部队以顽强的毅力不顾牺牲伤亡、又将敌击败,第三次敌以4个师团从8月4日开始猛攻衡阳城,此时方先觉第10军所防守的地域为南北长约3公里、东西宽约两公里的范围。因日军对衡阳已作多重包围,中央军的增援部队一直未能打破敌之封锁,致使第10军经47天激战之后,官兵伤亡殆尽,弹药也快用完,尚存者大部已是伤员,最后于8月8日停止战斗,当天日军占领了衡阳城。

  敌在衡阳作战中,被中央军打伤其师团长、师团参谋长各一名,击毙其旅团长一名及其他大佐、中佐、少佐等多人,造成敌军伤亡与疾病者达5万人。

  日军占领衡阳后,一部沿衡阳以西的洪桥(祁东)攻击前进而达广西桂林东北约100公里的全县;一部从零陵向南进攻至道县,9月18日占领了桂林东南约150公里的江华。

  敌从5月27日由岳阳开始进攻至9月18日,共为3个月又20天,前进了约500公里。当战役上已对桂林形成有利的迂回态势时,即暂作短时间的休整。

  (一)敌第11军在武汉地区之态势

  驻武汉地区的敌第11军,从1938年的秋季进攻武汉,并于10月25日占领武汉后,其部队即一直驻于该地区。至1944年的春季,其所属部队共为8个师团又一个旅团,分驻武汉周围。

  该军与驻太原的第1军、驻济南的第12军、驻上海的第13军、驻内蒙古的驻蒙军和驻广州的第23军不同,上述的这些军,其主要任务是担负警备治安,推行伪化。而驻武汉地区的第11军除警备外,一直担负着攻击兵团的任务,在我国中部地区牵制住中央军的战略部队。该敌占领武汉后,曾相继发动过进攻南昌、襄樊、豫南、长沙、宜昌、常德等较大的战役。1944年春,该军8个师团又1个旅团的具体部署为:

  第3师团师团长 山本山男 中将 应山

      警备信阳、随县、大悟、黄陂、新洲。

  第58师团师团长 毛利末广 中将 应城

      警备安陆、京山、钟祥、天门、潜江、河阳、洪湖、汉川。

  第13师团师团民 赤鹿理 中将 沙市

      警备荆门、郝穴

  第39师团师团长 澄田赉四郎 中将 当阳 

   警备宜昌、枝江

  第40师团师团民 青木成一 中将 岳阳 

   警备监利、石首、华容

  第68师团师团长 佐佐间为人 中将 九江 

   警备黄冈、鄂城、蕲春、黄石市、大冶、阳新、广济、黄梅、瑞昌

  第31师团师团长 伴健雄 中将 南昌 

   警备靖安、安义、水修

  第116师团师团长 岩永汪 中将 武昌 

   警备武汉附近周围

  独立混成第17旅团 蒲圻 

      警备咸宁、通山、崇阳、通城

  这次敌11军向长沙、衡阳、零陵等地的进攻和进行原占领区的防守,需动用相当大的兵力,因而除了从关东军调来驻锦州竹下义晴中将的第27师团,驻绥芬河以南的东宁县坦克第3联队以及4个炮兵大队外,还从上海第13军调驻扬州船引正之中将的第64师团,经徐州、开封、新乡、郑州、信阳,以铁路输送到达武汉。为使第11军各师团能抽出更多的部队用于作战,日军大本营于2月1日下令调独立步兵第5、第7旅团和2月15日又调两个独立步兵旅团分担武汉地区的守备。其部署为:

  独立步兵第5旅团旅团长 野地嘉平 少将江陵

  独立步兵第7旅团旅团长 松野尾胜明 少将 南昌

  独立步兵第11旅团旅团长 宫下文夫 少将 信阳

  独立步兵第12旅团旅团长 村田孝生 少将 咸宁

  考虑到这次是与我国较强的野战军进行长时间的作战,伤亡必将很大,因而日军大本营尹2月7日、28日两次阿令为11军共组成6个野战补充队(相等于旅团)、即:

  第1野战补充队队长 森村经太郎 少将

  第2野战补充队队长 横山臣平 少将

  第5野战补充队队长 田盐鼎三 少将

  第9野战补充队队长 中尾小六 少将

  第10野战补充队队长 松井节 少将

  第11野战补充队队长 岩本高次 少将

  再就是横山的11军,离开武汉至前方指挥作战,不能再担负对武汉周围部队的指挥,为此日军大本营于3月1日下令组成武汉防卫军,任命其国内防卫总司令部总参谋长佐野忠义中将为防卫军司令官,镝木正隆大佐任参谋长。

  这时,敌11军司令部之组成情况为:

  第11军司令官 横山勇 中将

  参谋长 中山贞武 少将(原参谋长小薗江邦雄因病住院)

   参谋部 高级参谋 武居清太郎 大佐

  作战参谋1、情报参谋3、编制教育参谋1、后勤参谋2、政务外事参谋1、

  (共9名,除武居之外均为少佐或中佐)

   副官部高级参谋 宫下荣一 大佐(另大尉副官1名)

   兵器部部长 原田新一 少将(另中佐助理1名)

   经理部主计 野峰干一 主计大佐

  山本末吉 主计中佐

   军医部部长 三轮不二雄 军医大佐

  水木俊一郎 军医中佐

   兽医部部长 明石实 兽医大佐

  多多良诚 兽医少佐

   法务部部长 增田德一 法务少佐

  角挂胜朗 法务大尉

  (二)作战计划之周折

  敌第11军之作战计划,由该军高级参谋武居清太郎大佐所制定,其主要内容为:

  1.为欺骗在恩施的第6战区和在长沙的第9战区,各攻击师团皆伪集于长江北岸之荆州、沙市、郝穴、监利地区,作出拟将进攻第6战区常德之姿态。

  2.攻击发起前、急速从岳阳以北地区渡至长江以南,作攻击准备和进行攻击。

  3.军主力沿湘江以东,集中攻向长沙、歼灭第9战区之部队,另以有力一部在长沙以南至湘江以西地区,击溃向长沙增援的第6战区部队。

  4.占领长沙后,对其以北、湘江以东之地区,由各部队分别担任警备,以确保军主力后方之安定。各师团抽出两至三个大队,每驻屯点以一到一个半大队为宜。

  5.对湘江以东的幕阜山、九岭山地区之守军重兵,从侧面予以击溃,并进行对衡阳地区的作战准备。

  武居的这个作战计划,经横山勇认可后,于3月7日着编制、教育参谋东仙太郎少佐送至南京派遣军司令部。派遣军对武居的这一计划感到惊异,其原因主要为:采用伪集结于沙市、监利地区,就没有考虑到易遭到中美空军对这一集结地区的集中空袭;攻击前主力才进行渡江,向前开进、展开,这样就成了中美空军攻击船只和大部队运动的好目标;这次作战,后方供应是一大关键,而在交通运输方面,没有注意到珍惜船只的使用;还有此次作战,第6战区的部队必将参战,因此在湘江以西地区,开始即应考虑使用军的主力;另外,为确保军的后方而抽出一部分兵力,使各师团的建制不完整。影响到下期作战;再就是攻击衡阳应列入第一期作战计划,攻击桂林、柳州才是下一期作战计划的范围。且认为这些都无视派遣军作战计划中已经明确的问题。

  由于武居这个计划不符合其派遣军在参谋长会议上所研究的要求,所以派遣军高级参谋天野正一大佐,要求11军予以修改。3月15日,第11军召开所属部队参谋长会议研究确定这次作战的问题,天野正一也列席会议,结果武居仍以其原方案在会议上作了传达与研究。会后天野向武居当面提出,要求修改此一计划,但武居认为这是根据当面守军的情况而考虑的。天野又向第11军参谋长中山贞武提出修改此计划的要求,而中山则以:集中兵力于湘江以东,攻克长沙后再向湘江以西派出部队;开始第一期未计划进攻衡阳,以及攻克长沙后再进攻幕阜山、九岭山,上要是由于兵力不足,才作这样的考虑。这更使天野大为吃惊,因派遣军认为,给11军增调了几个野战补充队,又调给第27、64师团,且准备在河南地区战事结束后,再调战车第3师团一部和37师团归11军指挥。这样兵力已经不少。

  由于11军的作战计划与中国派遣军的设想不符。经几次磋商又无结果。天野正一回到南京后,提出撤换武居清太郎大佐第11军高级参谋的意见,因而日军参谋本部在3月23日调关东军驻牡丹江掖河的喜多诚一中将第1方面军的高级参谋岛贯武治大佐到11军接替武居,才算解决了中国派遣军与第11军关于作战计划问题上的争执。

  岛贯武治离开牡丹江后,按通知于3月27日回到国内的参谋本部,第1部长真田穰一郎少将等就此次作战问题,向其作了具体交代。真田特别提醒岛贯,指出:中国战场犹如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之巴尔干半岛,将直接影响到大东亚战争的全局,切望圆满完成湘、桂作战。真田还提到,根据此次作战之目的及中、美空军力量的最近增长情况,待湘、桂作战结束后,为压制中、美空军在大陆内地的活动,有必要考虑进攻西安地区。

  第1部的第2课长(作战)服部卓四郎大佐,在与岛贯谈到中国战场情况时指出,根据目前整个战局的情况,美国空军必然会从中国大陆的基地空袭日本本土,因此封杀美国空军在华的活动,是当前要务;桂林空军基地是重要目标,因此对长沙、衡阳、桂林、要急速予以攻占,彻底破坏这些空军基地,然后再继续达成攻占柳州、南宁之任务。另外,服部还向岛贯提到了以下几个问题:

  (一)重庆方面似已察觉到平汉铁路南段的打通作战,因此该作战将遭到较强的抵抗和较大的损失。但长沙作战如作好准备,将不会有大的损失,只是要考虑空军的力量。11军在作战期间,其原守备地区之防务,预定交由后方旅团担任。

  (二)现空军在华兵力(指在我国关内战场)战斗机为12个中队,袭击、轻轰炸机9个中队,重轰炸机3个中队,侦察机4个中队,共计为28个中队,约280架飞机。根据形势发展,准备增加战斗、轻轰炸、重轰炸各3个中队,即9个中队。

  (三)作战中要预防余汉谋的部队,从南部的韶关方向进行策应。

  (四)为此次作战,已准备了45000立千公升石油,希望充分利用民船运输。并须注意与海军协同。

  (五)作战开始后,每月将有3000人战死,15000人战伤或患病,现困难是军医不足。

  另外,岛贯还与第2课担任中国方面作战的参谋近藤傅八中佐就作战中的情报、兵站和作战构想作了更具体的联系、探讨,还特别考虑为使向衡阳、桂林间的作战能否取得预想的进展,必须在开始作战的前4个月,击溃和歼灭守军约60个师。

  岛贯于4月1日到达上海,与前来迎接他的天野正一对长沙以南地区的作战及与广州田中久一中将的第23军如何协同配合又作了研究。4月2日一同到达南京,向畑俊六作了报告后,3日飞抵武汉。

  岛贯根据11军当时情况及中央军第9、第6战区之兵力部署,其所制定之第一期作战计划主要为:先以8个主力师团中的5个师团,由湘江两岸南下。攻向长沙、株洲、衡阳,即两个师团沿岳阳至衡阳的铁路沿线和以东地区南下;两个师团在以东的平江、浏阳、萍乡、茶陵山区进行左翼(东路)迂回策应。1个师团由南县渡过洞庭湖,在湘江以西的沅江、益阳、宁乡、湘乡南进,进行右翼(西路)迂回。当以上5个师团,进至长沙、浏阳、宁乡一线地区时,后续第二线的3个师团投入作战,以继续保持进攻的强度,当到达桂林东北和以东地区时,再作阶段性的休整。这个计划的主要内容为:

  (一)作战开始时,将8个师团中的5个师团并列为第一线,从华容,岳阳、崇阳地区展开,即湘江以西为第40师团,湘江以东为第116、第68、第3、第13师团。

  考虑到东部幕阜、九岭山区,将有激烈的作战,故将主力第3、第13师团位于东部、且将第13师团位于东部之最外方。

  此时第二线3个师团的集结地区为:58师团集结于长江北岸之监利、郝穴,34师团集结于蒲圻县附近之赵李桥、羊楼洞镇一带,27师团集结于蒲圻以北之铁路沿线地区。

  (二)于5月27日或28日,第一线5个师团向沅江、新墙河、崇阳以南地区发起进攻,击溃当面守军向南突进。

  对第6战区、以独立混成第17旅团、独立步兵第5旅团各一部及第116师团之步兵第109联队,位于江陵长江以南的松滋河一线进行牵制,以掩护军之右冀(西侧)。

  第二线师团,除使用于决战之外,担任对新占领地区的小股中央军扫荡和修整道路。

  (三)击溃汩罗江附近的守军后,即向捞刀河一线追击,作向守军主要防御线的宁乡、长沙、浏阳之攻击准备。

  进攻长沙时,为控制其西部之制高点,以34师团攻占岳麓山、策应58师团攻占长沙。

  中央军将利用东部山区向浏阳方面进行侧击,因此第3师团应对该地的西北、第13师团应对该地的东南方向进行包围攻击。

  第40师团攻占沅江地区后,从湘江以西经益阳、宁乡、南进以阻止第6战区部队的增援。

  (四)击溃浏阳河一线中央军之后,军以一部急速向衡阳突进并予以占领,主力则在该地区之东方、南方、西方,寻找集结之中央军作战。

  进攻衡阳,须特别注意进攻之速度,因此,参加进攻之炮兵、战车、铁道等部队、应快速前进。进攻时,应予以急袭和强攻。

  岛贯武治所订的这个作战计划,根据宽正面、大纵深作战的需要,其特点,一是加强了战役的两翼掩护,即东部以第3、第13师团为外翼。西部以独立步兵第5旅团一部(3个大队)、独立混成第17旅团一部(两个大队)、步兵第109联队(两个大队)和第40师团为外翼。二是为了对约300公里的纵深始终保持突击能力,因而控制着由34师团、58师团和27师团所组成的二线部队。

  这个作战计划的大要,经横山勇、中山贞武同意后,4月22日岛贯和情报参谋竹内实孝少佐,同去南京向派遣军司令部当面作了报告。畑俊六、松井太久郎、天野正一认为这个计划与派遣军的作战构想、作战指导要领等完全一致,因而予以同意。并指示第11军应尽全力和安心于组织、指挥第1线部队作战,至于庞大的后方兵站方面的任务,则由(拟成立的)方面军负责。另将11军的这个作战计划,转达给负有配合策应任务的驻上海永津佐比重中将的第13军和驻广州田中久一中将的第23军及下山琢磨中将的第5航空军。

  4月25日,驻广州敌第23军的作战主任参谋高桥滉中佐到达汉口,与第11军司令部就其在广州地区牵制韶关第4战区兵力和策应第11军进攻桂林、柳州的作战构想,进行了联系,23军之作战构想为:

  (一)作战兵力:第22师团(由浙江金华经海上至广州)、第104师团、独立混成第22旅团、独立混成第23旅团。

  (二)预计与中央军作战之主要部队为第31军、第46军(均属夏威的第16集团军)。

  (三)作战第一期:6月下旬以第22师团之一个联队、在北江西岸地区作战,以策应第11军。

  (四)作战第二期:7月末以第104师团在西江以北、第22师团、独立混成第22旅团在西江以南攻向梧州;独立混成第23旅团,由雷州半岛之遂溪,攻向以北广西省平南县之丹竹。

  作战时间,预定为3周。

  9月初进行柳州作战,以第22师团、第104师团攻向柳州,以独立混成第22旅团攻向柳州西南地区,独立混成第23旅团,担任柳州西南来宾与迁江方向之掩护。

  (五)作战第三期,以一部攻向南宁。

  (六)对丹竹及柳州,预定使用挺进部队。

  上海永津佐比重的第13军,为策应湘、桂作战,牵制顾祝同第3战区之兵力,其作战计划为:以内田孝行中将第70师团,指挥8个步兵大队,从金华向西沿浙赣铁路攻占至衢州地区。

  从2月10日成立,由下山琢磨中将任司令官、桥本信秀少将任参谋长的第5航空军,以其第1飞行团协同配合横山勇的第11军、田中久一的第23军作战,该飞行团计有6个飞行战队、两个飞行中队,其编成为:

  第1飞行团团长 小林孝知 大佐

   临时集成飞行队队长 吉井宝一 大佐

   飞行第25战队战队长 坂川敏雄 少佐 “一式”战斗机

   飞行第48战队战队长 松尾正雄 少佐 “一式”战斗机

   飞行第16战队战队长 森桂 中佐 轻轰炸机

   飞行第90战队战队长 平松健二 少佐 轻轰炸机

   飞行第44战队战队长 广濑茂 中佐 直协、侦察机

   飞行第6战队战队长 广田一雄 少佐 袭击机

   独立飞行第18中队战队长 儿玉真一 大尉 侦察机

   独立飞行第55中队中队长 石田芳郎 大尉 侦察机

  第5航空军当时之任务是:在华中、华南于5月以后,歼灭桂林以东之中美空军,主力直接协同第11军地面部队作战;以一部协同第12军进行平汉路沿线作战并掩护长江之兵站补给线和沿江之军事设施;警戒和阻止美国空军空袭日本本土。

  (三)第9战区之兵力

  长沙、衡阳属于第9战区,当重庆军委会发觉敌之南进企图后,亦向该地集结部队,计有4个集团军、17个军、52个步兵师及其它直属部队。其中有7个军是临时从其它战区调来,即王耀武的第24集团军所属4个军,由恩施第6战区的原防区澧县、常德逐步随敌南移至益阳、宁乡、双峰(永丰)、邵阳(宝庆)地区,始终在湘江以西的侧翼机动位置,监视着敌之主攻方向,从江西第3战区调来的第26军至萍乡;从韶关第7战区调来的第62军至衡阳。从广西第4战区调来的第46军至衡阳以加强战略纵深,并调轰炸机68架、战斗机113架参加作战。这些部队的编成情况为:

  第9战区司令长官 薛岳

  副司令长官 王陵基 杨森 王缵绪

   第1集团军副总司令 孙渡

  新3军军长 杨宏光

  新13师师长 唐宇纵

  第183师师长 余建勋

  江西保安第4团团长 郑执庆

  江西保安第3团团长 黄宝昌

  江西保安第9团团长 唐仕林

  第1挺进纵队纵队长 唐景濂

  第1支队支队长 潘镇中

  第2支队支队长 罗国良

  江西保安第12团团长 叶志凯

   第30集团军总司令 王陵基

  第58军军长 鲁道源

  新10师师长 萧本元

  新11师师长 侯镇邦

  第72军军长 傅翼

  第34师师长 祝顺锟

  新13师师长 唐郇伯

  新15师师长 江瀛

  第2挺进纵队纵队长 盛渝

  第3支队支队长 刘志英

  第4支队支队长 马钦伍

  第5支队支队长 廖义华

  第3挺进纵队纵队长 吴坚

  第6支队支队长 熊铭缨

  第7支队支队长 姜美英

  第8支队支队长 胡允孚

  第4挺进纵队纵队长 王剪波

  第9支队支队长 王生洪

  第10支队支队长 胡春台

  第5挺进纵队纵队长 成渠

  第11支队支队长 戴炳南

  第12支队支队长 何辅卿

  第13支队支队长 魏列名

  湖北保安大队大队长 王兆样

   第27集团军总司令 杨森

  第20军军长 杨汉域

  第133师师长 周翰熙

  第134师401团团长 赵举

  新20师师长 李子亮

  第44军军长 王泽濬

  第150师师长 赵壁光

  第161师师长 熊执中

  第162师师长 何葆恒

   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 欧震

  第26军军长 丁治磐

  第41师师长 董继陶

  第44师师长 蒋修仁

  第37军军长 罗奇

  第60师师长 黄保德

  第95师师长 何旭初

  第140师419团团长 杨伯超

  暂2军军长 沈发藻

  暂7师师长 王作华

  暂8师师长 甘兢生

   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 李玉堂

  第10军军长 方先觉

  第3师师长 周庆祥

  第190师师长 容有略

  预10师师长 葛先才

  暂54师师长 饶少伟(暂归第10军指挥)

  第46军军长 黎行恕

  新19师师长 蒋雄

  第175师师长 甘成城

  第62军军长 黄涛

  第151师师长 林伟涛

  第157师师长 李宏达

   第24集团军总司令 王耀武

  第73军军长 彭位仁

  第15师师长 梁祇六

  第77师师长 唐生海

  暂5师师长 梁化中

  第74军军长 施中诚

  第51师师团周志道

  第57师师长 李琰

  第58师师长 蔡仁杰

  第79军军长 王甲本

  第98师师长 向敏思

  第194师师长 龚傅文

  暂6师师长 赵季平

  第100军军长 李天霞

  第19师师长 唐伯寅

  第63师师长 徐志朂

  连同以下,均为第9战区直属:

   第4军军长 张德能

  第59师师长 林贤察

  第90师师长 陈侃

  第102师师长 陈伟光

   第99军军长 梁汉明

  第92师师长 艾叆

  第99师师长 朱志席

   第197师591团团长 何元凯

   别动军第2纵队纵队长杨遇春

   别动军第4纵队纵队长何际元

   炮兵第1团团长 林孟宙

   炮兵43团第4营营长沈扩

   炮兵54团第2营营长李益谦

   工兵第5团团长 黄克虎

   工兵第14团团长 温士伟

   通讯兵第1团团长 蔡大冶

   特务团团长 徐建德

   宪兵第18团团长 姚应龙

   政治部主任徐中岳

   兵站总监陈荣机

   军法执行监曾粤汉

   江湖封锁委员会主任朱焕庭

   入伍生第2团团长 谢声溢

  当时空中作战力量,计有中美空军作战飞机约为630架,其分驻情况是:

  云、贵地区约150架

  东南地区 约200架

  四川地区 约170架

  西北地区 约110架

  第9战区对日军将继续南进,企图进犯长沙、衡阳,已经察觉,因而作战对策是,以一部利用新墙河、汩罗江及洞庭湖两岸之既设阵地,持续抵抗,主力则分别控制于浏阳、长沙、衡阳及湘江以西之要地,诱敌进入重兵地区,进行包围、分割,予以歼灭。当时之部署为:

  (一)第1集团军警备梁家渡、市[氵+义]街、高安、奉新、靖安之线。新10师控制于樟树,新11师控制于分宜。

  (二)第30集团军警备武宁、九宫山、通城、九岭山之线,新巧师控制于修水。

  (三)第27巢团军警备黄岸市、新墙、鹿角、磊石山之线,第133师控制于长乐街。

  (四)第99军任营田、湘阴、芦林潭、沅江、汉寿一带之江防、湖防。

  (五)战区直辖部队,第37军一部警备汩罗江,主力集结于瓮江、蒲塘、浯口,第4军警备长沙,第44军集结于浏阳,暂编第2军集结于株洲、渌口,第10军集结于衡山、衡阳。

  各地防守之部队为:

  (一)王泽濬之第44军防守浏阳。

  (二)张德能之第4军防守长沙。

  (三)方先觉之第10军防守衡阳。

  (四)王耀武之第24集团军为战略预备队,控制于湘江以西之机动位置,监视敌人。

  (四)日军进攻与后方防守兵力之确定

  根据计划,敌11军于4月28日至30日,在汉口召开了有各师团参谋长和独立旅团参谋参加的作战会议,其中主要是按作战计划进行图上作业推演,以研究、检查作战中将遇到的问题。即:

  4月28日:研究部队集中之顺序、时间、路线、地区、与发起攻势之时机。

  4月29日:研究汩罗江、捞刀河之会战,山地进攻与如何提高突破之速度。

  4月30日:研究对长沙之攻击要领,与首先控制岳麓山制高点之作战部署和进攻衡阳之作战要求。

  这个作战会议将要结束时,中山贞武就这几个问题作了总结:

  (一)对中央军作战,最为重要的是进行局部分段歼灭;在占领要地与歼灭对方主力发生矛盾时,首要的是歼灭对方之主力。

  (二)作战中,上下机关参谋人员的联系和非正式确定的问题,要与正式命令严格区别,以正式命令为准。

  (二)作战中,各部队必须如实、直率报告情况,如部队早晨、中午、傍晚所在的位置和下一步的作战打算等等,均须如实报告。

  (四)各部队必须携带足够的军需品和作战器材,以发挥单独作战之能力。

  (五)夏季作战,更须注意部队之卫生、风纪,作战中须注意节省弹药。

  随之,横山勇在会上作了如下之训话:

  (一)关于此次作战之重要性。目前在广大之大东亚战场上,能立即取得主动地位的,唯有在第11军当面。帝国朝野对本作战之关心和期待,原因亦即在此。由于本军担任这一重要任务,所以深感光荣和责任重大。

  (二)关于歼灭战。正如古来战史所教导的,为完成远距离之大规模作战任务,不能不依靠歼灭战。对中国大陆以往都限于要点进攻,而缺乏歼灭战之指导。此次作战与以往之短时期、短距离、及时返回之打法完全不同,因此要努力增强兵团之战斗力,保持统帅机关对歼灭战之强力指导。

  (三)关于与其它部队之协同。此次须与其它部队协同作战,因此应贯彻武士之道义,完成作战任务。

  (四)大和精神,它能约束上下、左右。为了完成大规模作战,贯彻此一精神就更为重要。

  这个会议后,5月2日敌11军召集了留守原地的独立步兵第5旅团长野地嘉平少将、独立步兵第12旅团长村田孝生少将、独立混成第17旅团参谋小合茂中佐、第39师团参谋长浅海喜久雄少将等,就此次作战大要,希其协助作战部队及完成今后的防卫任务等作了交代。

  5月9日武汉防卫军编组完毕(7月初被改称为第34军),其情况及受其指挥的留守各部队,计有:

  武汉防卫军司令官 佐野忠义 中将

   参谋长 镝木正隆 大佐

   第39师团师团长 澄田赉四郎 中将 防守最西部的宜昌

  独立混成第17旅团 防守岳阳

  独立步兵第5旅团 防守沙市、荆门

  独立步兵第7旅团 防守南昌

  独立步兵第11旅团 防守信阳

  独立步兵第12旅团 防守咸宁[注:原书如此,以上5个独立旅团似乎不应属第39师团的建制。]

   第5野战补充队 防守武汉

   第9野战补充队 防守九江

   第10野战补充队 防守应城

   战车第3师团野战防空队

   通讯第5联队

   通讯第28联队

   汽车第31联队

   汽车第37联队

  (五)集结与进攻

  敌各师团向担任防守的部队交代了任务之后,开始向指定的地区集结,其大体位置是:

   第1线5个师团

  (一)青木成一中将之第40师团,由岳阳西移至石首、华容地区。

  (二)岩永汪中将之第116师团,由汉口前移至岳阳以南的新开塘、小乔岭附近。

  (三)佐永间为人中将之第68师团,由九江经大冶西移至岳阳以东的临湘、桃林、西塘一带。

  (四)山本三男中将之第3师团,由应山南移至祟阳、洪下周围。

  (五)赤鹿理中将之第13师团,由荆门、沙洋镇南移至崇阳以东的白霓、路口、楠林桥地区。

  (六)针谷逸郎大佐之步兵第218联队(属驻南昌之34师团),位于岳阳东北之城陵矶。

   第2线3个师团

  (一)伴健雄中将之第34师团,由南昌西移至蒲圻以南的白石铺、花亭桥一带。

  (二)毛利末广中将之第58师团,由应城南移至监利、郝穴的长江北岸。

  (三)竹下义晴中将之第27师团,由武汉南移至蒲圻以北的铁路沿线两侧。

   右侧(西侧)掩护部队沿松滋河之部署为:

  (一)独立步兵第5旅团之3个大队,位于沙市对岸之弥陀寺、黄金口、闸口。

  (二)独立混成第17旅团之两个步兵大队,位于公安县的杨林市、甘家场。

  (三)第109联队(属116师团),位于公安县之藕池口。

  5月23日12时30分,横山勇的11军指挥所由汉口前移至蒲圻,25日其部队已到达指定的地区集结。敌在集结过程中,虽然采取了隐蔽保密措施,但其大部队从多处横渡长江及大量的运输船队,还是被我国空军部队发现并击沉其船只达30艘。

  参加此次作战的敌第5航空军指挥所,设于汉口郊外树木葱笼地标明显的一所意大利教会中学内,故一直未遭到中、美空军的攻击轰炸。

  (六)敌并列前推,突破新墙河、汩罗江、捞刀河

  5月25日,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留其参谋长松井太久郎中将于南京,他和天野正一等到了汉口,设指挥所于原11军司令部内,以指挥这次作战。

  日军选择5月27日进攻,其本意是希图吉利。1905年5月27日,日本海军(由东乡平八郎指挥的舰队共101艘),在日本海打败了俄军(由罗哲斯特温斯基中将指挥的34艘舰只)之波罗的海舰队。因而日本定5月27日为海军节。故这次作战,又选择这个日子。

  5月25、26日,敌第5航空军所属的第1飞行团首先出击。25日,48战队的“一式”战斗机18架与16战队的轻轰炸6机,于18点50分攻击、轰炸了长沙的无线电台和军事设施。26日,敌48战队战斗机13架,上午在荆门上空与美式战斗机P-40.8架进行了空战。但中、美空军已发觉日军的集中,因而于25日以8机、26日以23机对日军进行了攻击。

  按照5月24日,横山第11军对洞庭湖西岸地区及汩罗江以北中国民党军第20军进行攻击和予以歼灭的命令,5月27日,敌在湘江以东的4个师团首先开始行动。

  当时防守在新墙河至汩罗江地区之国民党军,是第27集团军所属杨汉域的第20军,其防守之部署为:

  (一)李子亮的新编第20师,位于新墙河南黄沙街一带,担任铁路两侧之防御。

  (二)周翰熙之133师,位于新墙河南之关王桥一带,防守该地及以北地区。

  (三)另外,该军之134师,位于新墙河沿岸之杨林街、月田及大云山一带。

  敌左翼(东侧外方)之第13、第3师团,于5月27日上午5时,开始由白霓桥、崇阳向南进攻。

  位于中路的敌68师团、116师团,于5月27日的夜间21点,由西塘、小乔镇向南出动,于28日上午10时涉水过了新墙河。

  27集团军在台儿庄作战后不久,即在安庆以西的太湖、宿松地区布防,1938年夏秋之间,日军进攻武汉时,该集团军即在上述地区与日军稻叶四郎的第6师团进行数次激战。武昌失守前后,又移至江南驻于平江、浏阳地区,与在岳阳、通城、崇阳的日军对峙了数年。且每次日军进攻长沙时,这个集团军总是给日军以相当的打击。

  这次横山的11军以宽大正面,突过新墙河、渡过洞庭湖至沅江及进入东部山区时,第9战区和27集团军的部队,仍按原定的作战方针,利用汩罗江以北、以南的丘陵、山地所筑成的抵抗阵地进行抵抗,杀伤、迟滞敌人,另以有力的部队进行机动防御。

  敌11军突过新墙河及进入东部山区后,在这一带的守军即进行抵抗。民众则按地方政府的安排,将公路全部挖毁,桥梁则予以破坏,粮食等则予埋藏,日军到达前,各村民众都离村进行疏散。所以进至湖南省北部的日军,认为又进入了抗日气氛很浓的地区。

  连续几天作战之后,国民党军主力一直在主要防守地区进行抵抗。根据这一情况,敌11军于5月30日上午向其部队下达企图围歼守军第20军的作战命令,即:

  (一)守军第20军主力,现正据守新墙河以南之关王桥附近地区,以后可能向平江地区后撤,因此第5航空军首先应对关王桥、平江地区周围之守军,进行攻击、轰炸。

  在关王桥至平江一带,歼灭中央军第20军主力与27集团军总司令部,并进至汩罗江南岸,作尔后之进攻准备。

  (二)各部队之任务:

  1.第116师团渡过汩罗江攻占新市地区后,即进行追击,主力保持在长乐街以南地区,对以南之福临铺方向作进攻准备。

  2.第58师团以有力一部,经关王桥东南之朱公桥、甘乐铺附近,向平江地区突进。主力渡过汩罗江,向平江西南之瓮江市附近进攻。以后上力即位于瓮江市以北地区。另以一部集结于平江东南之横槎附近,对以南的金井方向作攻击准备。

  3.第3师团从平江东北之南江急速南下,由平江以东向东南地区突进,以策应58师团、13师团歼灭该地区之中央军。

  4.第13师团沿幕阜山攻击南下,向平江以东之长寿街方向进攻,另以有力一部向平江东南地区挺进,以遮断中央军之退路。

  5.第34师团(2线部队南移),从6月2日之夜间,主力至新市南侧地区,各以一部至归义(汩罗)南侧地区和湘阴以西附近,作进攻圈山坪、铜盆寺山地之准备。

  6.第40师团,6月1日夜间由洞庭湖北之南县、茅草街至沅江县赤山半岛之南嘴子附近奇袭上陆,急速攻向沅江,以歼灭附近之中央军。

  7.第58师团(2线部队南移)于30日之夜间,在岳阳附近渡至长江以南,逐次到达新墙镇。

  8.第27师团,继续平修崇阳至通城之公路。

  按照横山勇11军上述命令,其在湘江以东第1线的4个师团,即向关王桥与平江地区进行攻击并逐步形成合围。

  位于东部山区的第13师团,即沿着双港、南楼岭、龙门南下,攻向平江以东之长寿街。由于其所经地区皆为山地小路,不少又被挖毁,其部队通过受到很大限制。

  第13师团共为3个步兵联队,根据作战需要和做到相互策应与提高攻击前进之速度,该师团开始即将部队分成左、中、右三路,以保持着相互间的战术联系而齐头并进。即海福三千雄大佐的第104联队为左路(东侧),大坪进大佐之第116联队为右路(西侧),伊藤义彦大佐之第65联队和师团司令部为中路。

  这个师团虽然作了这样的调整,并以多路攻击前进,但因沿途遭到东部山区30集团军第72军新编15师等部队的层层抵抗,和中、美空军从衡阳、芷江基地起飞,不时对其进行攻击轰炸,加之连连降雨,故这个师团的前进速度很慢,且在进攻中亦缺乏锐气。为此赤鹿理对65联队的行动迟缓,向伊藤义彦大佐提出了指责。

  该师团的左路104联队,在5月30日攻击前进时,与新编第15师激战后,占领了南楼岭,而位于中路的65联队因行动迟缓到达较晚,也未派出侦察,且认为南楼岭仍被中央军第15师所占据,于是令山炮兵对南楼岭进行炮击,结果打死、打伤了不少104联队的人员。

  沿着铁路向南进攻的116师团,其先头由黑濑平一大佐指挥的133联队,在5月29日的小雨中突破了新墙河以南约6公里的守军八仙桥阵地后,即向汩罗江前进,30日晨,到达了长乐街以西约3公里之兰市河。

  116师团根据11军5月30日的命令。于31日组织部队攻向汩罗江以南地区。该师团泷寺保三郎大佐之109联队,已被调至洞庭湖以西公安县的藕池口一带,与其他部队警备战场之以西地区,目前师团只有两个步兵联队。其强渡汩罗江的计划为:黑濑平一的133联队从新市以东至伍公市之间强渡汩水;和尔基隆大佐之120联队在新市以西地区进行了强渡。其强渡的方法,是以航空兵进行火力准备,然后以炮兵轰击对岸守军所依托之丘陵和小山构成的阵地。在渡河时则以炮兵及轻武器之浓密火力,进行直接压制、支援射击,先头的两个步兵大队强渡成功后,即分别从守军阵地之两翼向后方迂回,以发展攻势。

  5月31日午后15时,飞行第44战队开始轰炸,随之炮兵亦按预定的目标进行炮击。其时133联队先头渡河的两个大队则从后方向预定的渡河点运动,17时先头渡河的第3大队已到达左侧,第2大队已进至右侧的汩罗江北岸时,黑濑下令开始强渡。此刻,掩护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山炮、步兵炮仍不停的射击,而这两个大队也快速登舟横渡,但随之即遭到对岸守军强火力的反击,不少在快速登船和横渡时已被击毙或击伤。

  汩罗江在新市一带的宽度约为130公尺,其南岸有些地段为近4公尺之陡坎,在这些陡坎上及其后方地区,中央军构筑有较系统的防御工事、埋置了地雷、敷设了铁丝网、部署了封锁江面的浓密交叉火力,挖通了前后、左右通连的交通壕和射击工事。

  守备汩罗江南岸地区是27集团所属罗奇的第37军,守备新市、伍公市一带的是该军何旭初之95师。另外还有陆军军官学校的学生队一部,学生队在这次作战中打得特别顽强。尤其是他们的迫击炮火力,使日军渡江的133联队之第2、3大队,受到很大的损失。

  在敌133联队横渡的时候,南岸守军的各火力点虽遭到了封锁,但仍顽强的进行了射击。这次给敌造成很大伤亡的是南岸之隐蔽火力点,因为日军事先并未发现。至傍晚敌这两个大队已渡至汩罗江南岸,且向守军两侧和后方迂回,但该敌在渡江中即被中央军击毙84名,其中包括第2大队之第7中队长吉川五郎中尉。

  6月1日,116师团的部队全已渡至汩罗江以南,其先头的133联队攻击南岸守军桃花山阵地时,又遭到陆军学校学生队的反击,出现了更大的伤亡。其第3大队之第9中队长福原贞行被击毙,第10中队长谷川勇次被击伤。这个联队担任先头攻击的第2、第3大队伤亡最大,其第7、第8(属2大队)、第11、第12(属3大队)中队之各小队长(排长),全被守军击毙或击伤,故皆临时指定由军士(伍长、军曹、曹长)代理小队长,至于分队长(班长)伤亡就更多。

  从中路的关王桥、朱公桥向平江迂回、企图围歼在该地中央军第20军的敌68师团,因他与东面的第3师团有着数十公里的山地阻隔,所以一直遭到守军沿途的节节抵抗。在东侧外方的敌13师团,沿途经战斗后于6月1日占领了平江以东的长寿街、与已渡过汩罗江的116师团,大致保持着战役上平行前推和互作策应之态势。进至长寿街一带的敌13师团,因道路被本地民众挖毁,其后续部队行动速度受到很大的影响,6月3日又遭到中美空军13架飞机的攻击、轰炸,因此其部队被迫分驻于长寿街附近之乡村。

  27集团军的杨汉域之第20军3个师,从5月27日至6月1日利用既设阵地进行抗击,以迟滞和消耗敌之有生力量后,越出了敌4个师团的包围圈,撤至平江以东的山区,使敌之围歼计划扑空。

  中央军第20军向东转移至汩罗江上游的山区后,横山的11军于6月2日下令各师团对汩罗江以南的守军第37军、第99军予以包围、歼灭,并向捞刀河前进,即:

  (一)第40师团占领沅江后,以一部急速向乔口、靖港、白沙洲一带突进,遮断湘江以东守军向西岸之退路,主力于6月5日左右开始向益阳、宁乡方面进攻,并作尔后之作战准备。

  (二)第34师团从4日拂晓开始进攻,主力于新市南侧地区、一部从汩罗镇南侧进攻圈山坪山区,然后向捞刀河河口攻击,218联队溯江进攻,以歼灭中央军渡江及湘江附近之部队。

  (三)第116师团于6月4日拂晓开始攻击,突破长乐街以南地区,经福临铺附近,攻向捞刀河以南之黄花市,歼灭该地区之守军和遮断其退路。

  (四)第68师团于6月4日拂晓开始进攻,主力从瓮江市(平江以西)前进,一部由月田南进,攻向金井,以后经上杉市突进至春华山附近,以歼灭该地区之守军。在歼灭作战之同时,主力即于该线附近,作向浏阳西南地区之攻击准备。

  (五)第13师团及时开始行动,至7日晚到达浏阳东北约2与公里之永和市、蒋埠江,作向浏阳东南之攻击准备。

  (六)第58师团至7日左右。到达福临铺之东西一线地区。

  敌11军这个围歼汩罗江以南守军第37、第99军的计划,于6月4日开始行动,而第37军对各路进攻之敌,则采取边抵抗、边后撤的战法,撤至浏阳附近山区的机动位置。第9战区直属的梁汉明之第99军3个师,则仍于湘江下游两岸的湘阴地区及以南一带进行抗击,在湘江以西则据守着沿岸的小青山(湘江口)、下青山、临资口、新泉寺、铁窑、乔口、靖港以及益阳以东的南湖、八字哨、兰溪等地;在湘江东岸则据守着营田、湘阴、樟树、铜官以及湘阴东南的铁路沿线和圈山坪、高家坊山地。该军的主要任务,是在东西两岸控制湘江。因而在湘江口的下青山一带,筑有封锁江口的炮兵阵地,且在江口水面布放了水雷。

  横山的11军,发现中央军第37军已撤至东部山区,而99军尚在其湘江两岸的半包围圈内继续抵抗的情况,认为这是围歼99军的好机会,于是在6月5日15时,下达了围歼的进攻命令,即:

  (一)中央军第37军在作轻微抵抗后,现正在撤退中,中路之第116师团、68师团可于今5日之夜间进至捞刀河一线。

  中央军第99军仍在小青山、营田、大娘桥、高家坊山地一带地区进行顽强抵抗。

  (二)军决定于靖港附近之湘江东岸地区,歼灭中央军第99军。

  (三)34师团仍然以一部(218联队)溯湘江作战,并对大娘桥附近继续进行攻击,主力从高家坊山地以南迂回至三姐桥向湘阴突进。

  第58师团以一部策应对高家坊山地和湘阴的进攻。

  (四)第116师团到达王家坊、石灰嘴后,急速以有力一部由湘江东岸北上,至靖港对岸地区,以阻止99军撤退。

  (五)68师团歼灭马鞍岭南侧高地之中央军,并急速以旅团长指挥步兵3个大队、山炮1个大队为基干,至马鞍铺附近集结,准备由军直辖。

  (六)第58师团以旅团长指挥2至3个步兵大队为基干,急速经汩罗镇附近,向望城坡方向突进,策应第34师团歼灭该地区之中央军占领湘阴城。

  (七)第40师团从沅江急速以一部向乔口突进,以阻止第99军西撤。

  根据横山11军的这个命令,第34团留下木佐木清次的步兵217联队,继续攻击高家坊山地和就近的三姐桥一带99军外,师团率216联队由三姐桥以南、以西攻向湘阴;第58师团派出古贺龙太郎少将的52旅团经汩罗镇、望城坡,于6月8日占领了湘阴。

  116师团派黑濑平一的133联队(缺第2大队)沿湘江东岸至铜官,因连日大雨,稻田和道路全是一片汪洋,该联队一直在浅水中行军,6月8日上午8时到达了铜官。

  由茅草街渡过洞庭湖至赤山半岛、于6月5日晨占领沅江的第40师团,根据6月5日的命令。派步兵234联队铃木竹夫大尉之第2大队,乘舟艇向乔口、靖港地区前进。

  第5航空军的第44战队,在6月7、8两日,利用阴天的间隙飞临战场,对守军下青山炮兵阵地进行了攻击轰炸,并攻击了湘江内的船只和对守军的情况进行了侦察,并为其地面部队指示道路。

  敌11军经在湘江两岸的合围,并于6月8日占领了湘阴,但他并未发现99军的主力。

  在高家坊山地的99军一部,奉第9战区的命令一直坚持在该地,以阻上敌人沿湘江进攻和进行水上运输。

  34师团之217联队,于6月6、7日两天,从王家桥地区发起进攻,但都被防守在该地的何葆恒之162师予以打退,并将该联队第1大队长广田行夫打成重伤,以后该大队长即由其第4中队长林行正中尉代理。

  这次作战,日本空军虽然作了集中使用,且在战场就近的南昌、九江对岸的二套口、武昌、汉口、白螺矶、蒲圻等机场起飞参加作战,但因其时日本空军飞机的数量少、质量差,在这两方面都不及中、美空军,因而在战场上已无法掌握制空权,这样其地面部队的战斗行动,也就受到了直接的影响,为了防空,大部队之行动被迫改在夜间;水上运输因不时遭到空中攻击而损失增大。如40师团从南县的茅草街渡过洞庭湖至赤山半岛,所使用的装备船共计120只,10天后即至6月8日,因遭中、美空军的连续攻击、轰炸,仅剩30多只,所损失的这些船只都是连同装载的物资,武器、弹药等沉于湖底。

  (七)益阳、浏阳被敌攻占之经过

  在湘江以西的青木成一中将之第40师团,于5月28日开始进攻后,5月30日进至南县的沙港子一带。之后,为渡过洞庭湖经赤山半岛向沅江进攻,而召开了会议进行研究。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步兵第234联队长户田义直大佐,235联队长堀内胜身大佐;236联队长小柴俊男大佐以及配属的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长森户隆三大佐等人。

  会上,师团司令部首先介绍了以一部在下码头以南之无名地区进行佯动,主力乘民船在赤山半岛最北部的南嘴子登陆,逐次向南推进继而占领沅江的方案。但堀内胜身大佐对此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赤山半岛最北部地区的中央军,在湖面、水际、滩头、陆地、山腰,既然已有相当的准备,应当设法予以避开;且乘民船进行夜袭必将产生混乱和难以指挥和控制。

  堀内的具体意见是,在下码头以南无名地区的佯动照常进行,以吸引守军的注意力;师团主力应在赤山半岛以西的王家嘴一带乘船,横渡目平湖,至赤山半岛西岸中央军防守薄弱的地区上陆,然后从中间切断岛上守军的南北交通和联系,并由其后方向南嘴子进攻。

  青木成一在日军中被称为是“乃木希典式”的智勇人物。他听了堀内的发言,经与参谋长商量后,决定同意堀内的方案,改由赤山半岛以西于夜间奇袭上陆。

  6月1日山炮部队与235联队在佯动地区开始炮击,而40师团主力则于夜间横渡目平湖,在赤山半岛以西仅受轻微抵抗而上陆。

  赤山半岛南北狭长约为25公里、东西宽仅约5公里,在半岛中间的车水塘附近,有10D多公尺高的小山。40师团夜间上陆后,6月2日拂晓发起攻击,使半岛北部、东部守军产生了混乱,且因向南的道路已被敌切断,岛上北部的守军被迫乘船撤离,但遭到北岸下码头以南无名地区堀内等佯攻部队的炮击,不少船只被炸沉,40师团以后即沿着赤山半岛在大雨中南进,于6月5日晨攻占了沅江(城),6月12日攻占了益阳。

  至6月上旬,横山的第11军主力已至到达捞刀河一线,但在东部山区因中央军的有力抵抗而未能占领至浏阳。横山勇与其参谋长经过这一段的南进作战,和搜集到各种情报。与其司令部中的参谋人员都认为,从汩罗江的北岸地区至浏阳河一线,属于中央军战略前进阵地,从浏阳河以南至株洲、醴凌、萍乡的渌水附近一线,属于中央军的战略主阵地;从渌水以南至衡阳地区,则为第9战区之战略核心阵地。

  敌11军司令部对以上情况作了研究后,准备以不同的方法对上述3种地区作战,即:

  (一)在中央军前进阵地的地带内,以多次的局部歼灭战,歼灭该地区之守军。

  (二)在中央军主阵地的地带内,由于对方的防守兵力较多、阵地构筑、指挥体系、后勤供应等都较完备,因此须以大兵团进行战略急袭和分割围歼。

  (三)在中央军核心阵地的地带内,因对方以重兵坚守,且不时投入战略兵团,因此须迅速以主力进行奇袭予以攻占,并以攻破其主阵地之余威进行追击。

  按照以上设想,横山的11军司令部,于6月7日19时,向其部队下达了在进攻益阳、浏阳的同时,向长沙外围的中央军发动攻击,然后作进攻长沙准备的命令,即:

  (一)第40师团占领孤立之益阳后,向宁乡前进并予以攻占。

  (二)第3、第13师团从浏阳之西北和东南,对依托险峻山地之中央军,从6月10日开始发动进攻。

  (三)第116师团、第68师团,在浏阳以西,避开中央军既设阵地之正面,从6月16日开始,对浏阳河沿岸之守军进行攻击。

  (四)第34师团、第58师团与68师团之58旅团,从6月16日开始对有坚固设防之岳麓山、长沙市街发动进攻。

  为此,34师团应适时中止在高家坊山地对中央军第162师之作战,大致于6月10日之夜间,在长沙以北约16公里之赵家庄,57旅团于6月11日之夜间从白沙洲渡至湘江以西,迂回进攻岳麓山之守军。

  接到横山第11军的这项命令后,敌在东部的第3、第13师团随之开始行动。防守浏阳地区的是王泽濬的44军之第150师、161师,以及从汩罗江以南撤至该地区37军之第60师、第95师、第140师等部队。

  第13师团此时继续从浏阳以东的官渡、永和向浏阳东南迂回,6月13日该师团在与守军连续交战之后,进抵浏阳以南之聂桥;其116联队则到达了聂桥以南的大窑铺,6月14日第63联队又进至大窑铺东南的上栗市,从东面、南面迂回、包围了浏阳。在战役上则从东部威胁以西湘江沿岸之株洲、湘潭、长沙和以南之湘赣铁路,直接影响第3战区之部队向西增援。

  第3师团在13师团的策应下,以3个步兵联队和骑兵、炮兵联队,从浏阳西北约20公里洞阳市、北盛仓、永乐桥地区分3路攻向浏阳,其步兵、骑兵之进击路线为:

  (一)以二神力大佐之第34联队为西路,从洞阳市经浏阳以西之大塘坳、西南之枨冲市渡过浏阳河,而达浏阳以南地区。

  (二)以桥本熊吉大佐之68联队为中路,从高升桥经水源冲、柏树塅、锡封市、太平桥、帽港、韩家港,渡至浏阳河南,由张家店至浏阳城南之上西园、靠山岭迂回至城东的渡头、唐岭、白沙洲。

  该联队之另一路,由水源冲向东南经余家铺、八仙桥至浏阳城以西之西湖山,直接进攻浏阳城。

  (三)以松山良政大佐之第6联队为东路,从永乐桥向东南经道吾山、牛马冲、石坳市、罗公桥,进至浏阳以北,直接攻城。

  (四)宫崎次彦大佐之骑兵第3联队、中村从吉大佐之野炮兵第3联队,随师团在中路行动。

  第3师团进攻浏阳时,除赤鹿理的第13师团在东南予以策应外,在其以西的春华山、永安、江背、镇头这一地区,则有佐久间为人的68师团给以直接支援。

  当时防守于浏阳地区有第44军、有从汩罗江两岸撤来的第20军、第72军以及从醴陵方向赶来增援的鲁道源之58军。由汩罗江以南后撤的第37军,其时位于浏阳西南约40公里之官庄地区。

  58军向浏阳开进时,原计划是配合已在浏阳的44军、20军、72军,合围至浏阳东南、且与其他师团相距较远的敌13师团。但这一行动被敌发觉,横山的11军随之于6月12日的夜间,令第3、第13、第68师团急速向浏阳地区集结,以防孤立、突出的第13师团在浏阳东南遭到围歼。

  接到这一命令的第3师团,其西路、中路则加紧攻击前进。第68师团则由镇头攻向普迹、官庄,从西南方向接近浏阳。

  赤鹿理的第13师团,在6月8日通过特种情报手段。知58军将进至浏阳。6月12日该师团与临时归58军指挥的183师在聂桥、大窑铺激战,183师师长余建勋在这次进攻作战中负伤。作战中敌13师团65联队俘虏1卫名守军的侦察员,知当面与其作战的确是第58军。

  在浏阳以西的68师团、西北的第3师团很快向浏阳靠近,且第3师团之34联队、68联队主力已渡过浏阳河,到达浏阳城以南的上西园一带,但东路的第3联队,则被守军阻止在浏阳城北不远的石坳地区。

  经在浏阳外围的激战,第3师团能联队之第1大队、骑兵第3联队、野炮兵第3联队,于6月14日上午4时,攻占了浏阳城西的西湖山,随之即由该地进攻浏阳城。6月14日的夜间23时30分,浏阳城被敌攻占。

  敌11军在进至浏阳以前,于6月8日对中央军第9战区、第6战区之情况作了综合、归纳,并于当日的19时10分以电报向其参谋本部作了有如下主要内容之报告:

   第9战区:

  (一)中央军第20军、第7军被击溃后,第20军撤至平江东南地区,第37军向南撤至永安市以东地区。

  (二)中央军已命第4军守长沙,第44军守浏阳,58军守醴陵。暂编第2军位于株洲以南地区,第10军位于衡阳。

  (三)第72军在通城以南幕阜山区进行游击,但其行动并不活跃。

  (四)在湘阴之第的军,现正被第34师团、第58师团攻击中。

   第6战区:

  (一)中央军为夺回宜昌、沙市、第18军正向宜昌以北地区、第79军向公安方面移动中。

  (二)第74军由常德、汉寿附近、第73军逐次由益阳南下。

  (三)第92军一部向鱼洋关(湖北省五峰县)移动,由66军指挥。

  (八)敌第5航空军之报告

  敌第5航空军通过多种情报手段,将这次作战所掌握的中、美空军情况,于6月14日向其参谋本部发去如下之电报:

  (一)随着湖南作战之进展,美空军之出击数量约增加七成,且集中在同一方向,其攻击、轰炸之重点,是临近湘江以东之第34师团和116师团之正面与舟艇部队。其出击最高一天平均可达50架次左右,机种以P-40、P-51为主和部分B-25进行联合编队。夜间以少数B-25轰炸汉口、白螺矶等机场。

  另四川之梁平和湖北恩施之兵力逐渐增加,且对宜昌、沙市地区之游击活动亦有所增强,这与中央军在西部地区准备反攻有关。

  在西安及陕南之安康,主要是对华北方面军在平汉铁路地区作战之部队进行攻击、轰炸。

  以桂林为基地之B-24、B-25少数机,依然对南中国海之军同船舶,进行执拗之攻击。

  (二)中、美空军从6月10日至现在,其兵力配置、判断如下:

  桂林、衡阳、遂川机场有战斗、轰炸机170架以上

  云南地区战斗、轰炸机160架

  重庆地区战斗、轰炸机160架(内重庆附近77架)

  成都地区战斗、轰炸机149架(内成都附近65架)

  另在七日左右,桂林地区和湖南省西部之芷江机场,美军有48架战斗机分驻。

  重庆之白市驿与湖北恩施机场,中国空军新增加了12架战斗机。

  (三)随着地面作战之进展,长沙之电台已转移至湘潭。湘潭之飞机场已开始破坏。衡阳及宝庆机场,已作破坏之准备。

  又,芷江机场在急速整备。同地附近之部队已作分散,随着湖南作战,有向西北移动之趋势。另美军宾生特上校,最近至该机场作了视察。

  (四)各机场之扩展情况:

  赣州机场已于5月末完成;芷江机场除新建长1400公尺、宽60公尺有道面之跑道外,又申请了扩展其他设施之经费;江西省之新城机场将于6月末、昆明以东约100公里之陆良机场,将于最近完成,现正加紧施工。

责任编辑:李祖琨 最后更新:2014-07-16 11:05:5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衡阳抗战 农民母鸡“被偷” 抗战士兵剖腹洗冤明军纪

下一篇:老兵刘汉忆第四次长沙会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