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长沙会战中第四次为何失利?
2016-02-22 17:13:26  来源:华声在线-华声杂志  点击:  复制链接

   关于这个问题,史家的答案汗牛充栋。

   笔者作为一个浸淫各大军事论坛十几年的军迷,综合了本刊本次专题专家组的意见后,试图老瓶装新酒,吧啦一点新料,请方家指正。

   首先是领导不重视。

   第四次长沙会战,倭军领导层是高度重视的。

   彼时倭军领导层的一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名叫畑(音同“田”)俊六,这个老鬼子不仅是彼时侵华倭军的龙头老大,还是日本帝国最后一个受封元帅的陆军大将,1910年日本陆大22期以“军刀组”第一名荣誉毕业(“军刀组”是个什么东西,诸君可以度娘一下)的牛人。

   1944年,日本本土与侵入南太平洋的倭军的海上联系被美国切断。倭军大本营因而盘算在中国大陆打通一条交通线,将平汉、粤汉和湘桂铁路贯通起来形成一条通往越南、新加坡的大陆交通线。

   为此,倭军大本营制定了“一号作战”行动(我们称为豫湘桂会战)。

   豫湘桂会战的第二期,即“第四次长沙会战”。

   畑俊六对此高度重视,他殚精竭虑,督导强大的参谋团队,花近两个月时间,亲自拟定了一个由北而南、全面进攻的作战方案(这种具体的事,本不应烦劳他这种级别的大咖)。

   豫陕战事(“一号作战”第一期)结束后的第二天,畑俊六就迫不及待在武汉设立了“第四次长沙会战”前进指挥所,同时命令第5陆军航空军指挥所也移至武汉,他甚至绕过作为主力的第11军,由他直接组织指挥班子,并集中了强大的参谋团,对薛岳前三次长沙会战的打法,进行了仔细研究。

   而某种意义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第四次长沙会战,是不够重视的。

   前面说过,畑俊六作了反复、周密的策划和充分的准备,他的作战方案不仅包括总体作战计划的拟订,而且具体到每一次战斗的细则,包括兵力配置、作战进度、后方兵站、警备以及气候与地理环境等,均作了周详的考虑和部署。

   相比之下,重庆方面虽知道倭军在加紧调兵遣将,预料倭军将要进犯长沙,但军令部对倭军的攻势规模和作战部署,显然不够重视,没有进行充分的分析研究。

   更可笑的是,会战伊始,火烧眉毛屎胀腚眼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内部在战略指导方针上,竟然还在扯麻纱——主要有两派撕逼:一派认为粤汉路(欲打通粤汉路,必须攻克长沙、衡阳)势必失守,不如主动放弃,退守湘桂路,在湘桂边区或广西桂林与倭军决战。

   另一派则主张在粤汉路沿线及两翼组织抵抗,以阻击倭军的野心、消耗其有生力量。

   前者以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为代表;后者以军令部长徐永昌、参谋长封少君为代表。

   蒋介石虽然最后采纳了后者的主张,并于5月中旬,指示第九战区和第七战区积极准备,但只下达了一个简单的、提示性的手令,并未从其他战区抽调兵力,显然对倭军即将发动的强大攻势不够重视。

   而负责制订作战计划的军令部,亦未拟具出详细的应对方案。

   直至会战打响十余日之后,军令部才匆匆拟出一个作战指导大纲。

   而薛岳以为倭军在前三次长沙会战接连受挫后,一时不敢再犯长沙,再则以为倭军兵力因抽调太平洋和东南亚战场,在中国大陆力量薄弱,加之时值雨季,气候和湖南的地形,不利于倭军机械化部队作战,故而疏于防范。

   其次是战法因循守旧。

   第四次长沙会战,薛岳部署的战区防卫战略是:在湘江东、西两岸,步步阻击,消耗倭军,而将主力部署于两翼,诱敌深入后,在长沙附近围歼——这一战略部署是沿袭他的“天炉战法”的老套路。

   畑俊六这个老鬼子早有防备,倭军一反过去惯用的孤军深入的战法,而是重锤砸核桃,以强击弱,以战斗力最强的骨干兵团部署于两翼,致使薛岳的外侧作战难以成功。另一方面,倭军使用优势的第二线兵团保持纵深阵势,对战略要点实施重点突破。

   薛岳的外侧作战既不利,沿湘江两岸南下的倭军很快进逼长沙。

   倭军以优势兵力两个师团约3.5万人围攻长沙,而薛岳仅以1个军(第四军,军长张德能)守备,战斗兵员不过1万人,守备的兵力与阵地绝不相称。

   倭军进攻长沙的战法,是“攻取长沙,必须攻占其西方的岳麓山。为此,派遣有力兵团在湘江左岸侧翼进攻该山,与直接担任进攻长沙的兵团相互策应”,而薛岳在防守长沙的兵力布置上,令张德能以第四军的2个师守长沙城,仅以1个师守岳麓山。

   在地理位置上,岳麓山居高临下,俯瞰长沙城,为长沙整个阵地之锁钥,欲守长沙,必先守岳麓,岳麓一旦失守,长沙决守不住!

   更要命的是,守备岳麓山的第9师战斗兵不过3千,而防区竟达50里之广(岳麓山周围设防),实属防广兵单。

   迄岳麓形势危急,张德能才临时抱佛脚,从长沙城抽调兵力增援。由于在战斗激烈之时仓促调动,渡江船只准备不足,反而自乱阵脚,动摇军心,导致长沙迅即失守,长沙决战计划落空——第四次长沙会战自1944年5月26日开始,至6月18日,仅仅二十余天,之前固守了6个年头的千年古城长沙,落入倭奴之手!泪啊!

   行文至此,笔者忍不住掉个书袋:虽然所有的奇迹都不是偶然发生的,所有的奇迹背后都有规律,但战争规律本身的悖论却是“战争无规律”。在战争中,所有的规律都是一次性的!因为战争是一种博弈,任何博弈的一方都只能也必须因敌而变。

   因敌而变是法则,就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法则一样,法则不是规律。懂得法则也未必就能打胜仗,但打胜仗的,必定是正确掌握并巧妙运用法则的将领——那些把胜利的经验,当做规律去遵循的守株待兔者们,必错必败。

   请薛粉们相信,笔者不是故意黑薛岳,而是就事论事,就譬如孔明可以玩一次“空城计”完虐司马懿,但若来第二次,呵呵,铁定会被华丽丽的捡肥皂!

   最后是倭军太鬼畜。

   当然,还是得给薛岳说几句公道话。

   若论倭军的战力,倭海空军比美海空军可能差一个量级,但倭陆军战力,堪称鬼畜,某种意义上,比美陆军战力还强。

   举个例子,冲绳战役,美军拥有绝对的优势兵力和火力,彻底掌握了制海权和制空权。战役虽然以倭军失败告终,但美军居然伤亡高达7万余人——请脑补《血战冲绳岛》《姬百合部队》之类电影,你一定会有鬼畜即视感。

   回到本文,倭军偷炸珍珠港后,国民革命军从东面一条战线变成东西二条战线。

   东部国内战线以湖南为重点,薛岳挑重担,西线则是滇西与缅北战线。东线采守势,西线采攻势——换句话说,西线牵制了大量国民革命军精锐,1944年5月,仅卫立煌指挥的反攻滇西,就动用了近16万远征军。

   与此同时,1944年6月,倭军以强大兵力展开第四次长沙会战——共计150个大队37万余人。

   这是自倭军侵略中国以来,使用兵力最大的一次。

   1938年武汉会战,倭军兵力合计35万人,而当时国民革命军兵力过百万——第四次长沙会战,薛岳手头仅30万——国民革命军之惨败,薛岳确实要负战场指挥责任,但是,遑论准备不足的长沙,甚至可以这样讲,放诸整个亚洲战场,从克拉克、伊巴、马尼拉到新加坡、仰光,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可以抵挡鬼畜倭军铺天盖地的正面强攻。

责任编辑:雷攀 最后更新:2016-02-22 17:15:3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四次长沙会战——烈火孤城展现军民血性

下一篇:衡阳保卫战:军长方先觉该不该投降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