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督战官笔下的衡阳保卫战,盼星星盼月亮盼援兵
2020-06-19 10:02:25  来源:冯杰  点击:  复制链接

  疫情之下,非常时期,既然不能出门,不如一起安心宅在家里看历史!今天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四十七天衡阳保卫战》,这本书很薄,只有50多页,薄的甚至不像一本书,但故事相当精彩。
        1944年4月,日军发动了旨在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5月29日,蒋介石电令驻衡山的第10军军长方先觉,立即开赴衡阳,构筑防御工事,作固守10日至两周的准备。6月中旬,长沙外围炮声隆隆,第九战区炮兵指挥官蔡汝霖奉命派驻衡阳督战,他用笔墨记录了惊天动地的衡阳保卫战。

  中华书局1946年7月出版的《四十七天衡阳保卫战》

  督战官又是炮兵指挥官

  蔡汝霖是河北安次(今廊坊市安次区)人,先后毕业于南京炮兵学校第一期、陆军大学乙级将官班第三期,早年历任炮校助教、教官等职务,也在第10军做过一段时间参谋长。既然是炮兵出身,蔡汝霖首先想到“守城专恃炮兵”,于是就问起第10军现有炮兵数量及口径状态等情况,这一问不要紧,方先觉军长几乎声泪俱下。

  1944年春,第10军炮兵营在营长张作祥带领下前往昆明,接收12门美式M1A1山炮。6月中旬,在返回途中遇到了大麻烦,炮兵第1旅强行截留,改编成炮兵第29团第2营,进驻桂北门户全州。在国家政治尚未进入现代化管理轨道的战乱年代,这种乱象并非个案,张作祥心里很难过,觉得对不起军长方先觉,几经周折电报直达重庆军委会,始获放行。

  美式M1A1山炮

  此时,日军已经三面包围衡阳,张作祥交涉不到足够的火车吨位,只好将全营区分为两个梯队,自己先带第一梯队6门炮乘车东下。24日晚上,第10军的半个炮营终于在衡阳西南约30公里的中伙铺下车。方先觉要求蔡汝霖兼任炮兵指挥官,蔡汝霖又再呈请上级增加配属,后来连同第46军山炮营之一连(法国士乃德山炮4门)及第74军野炮营一部(日本三八式野炮4门),参加衡阳保卫战的火炮达到了14门。

  炮的问题算是将就解决了,可是炮弹总共只有5000多发,蔡汝霖无奈提出了一个节省使用方案。方先觉说:“你当炮兵指挥官最适当,若炮兵有求必应,向某阵地多打几发,向某阵地少打几发得话,那结果非打官司不可。你是督战官的资格兼炮兵指挥官,他们对你当然你要客气一点。”尽管如此,预备第10师副师长张越群还是在电话中大发脾气:“你不是炮兵指挥官吗?你把炮留着干什么?有好目标为什么不打?”蔡汝霖耐心解释说:“炮弹没有来源,靠空运无异杯水车薪,只能留到最后一击,否则全城即无法保卫。若敌真攻的时候,自然会集中火力,用最大的速度发射,粉碎敌人。”

  第10军军长方先觉

  副师长不管用,预备第10师师长葛先才直接找到张作祥,营长当然顶不过,一夜竟然发射了1700发炮弹。蔡汝霖勃然大怒:“你的炮怎么打的!炮弹打光了,怎么办?”张作祥哭丧着说:“不打不行啊,葛师长在这里逼着打。”蔡汝霖找到方先觉:“这如同饭到口,钱到手,不能无节制。”方先觉即刻下达书面命令:“凡炮兵射击,每连只准10发,行制压射击,否则必须预先报告指挥官,然后才准发射。”

  此后虽然严格执行,但炮弹总归接济不上,空投几次都不理想,要么风向原因落在日军阵地,要么伞张不开造成炮弹变形。军部非战斗人员,锤挫修改,只要能装进炮膛,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拉火发射。方先觉为这事打电报给蒋介石,蒋复电说:“我比你们还急,你们苦处,我全明白。”

  葛先才所写回忆录

  盼援兵望眼欲穿

  第10军在常德会战后调整补充,建制内的第3师和预备第10师实有编制数的八成,第190师只有一个团比较完整,其他两个团正在等待接收新兵,加上临时配属的暂编第54师一个营,合计约17000人。日军先以第68、第116师团主攻,后又增加第40、第58师团,外围助攻的还有第3、第13师团等部,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兵力亦不在少数。

  蔡汝霖说:“在衡阳保卫47天的最后两旬,无时不刻不在盼望外围的援军。我们每夜均在中央银行防空洞上面听我援军的枪声。有时听不见,用两手护着耳边伸着脖子凝神注听着。援军的枪声,好像故意和人开玩笑,忽近忽远。听得近了,大家都兴奋欲狂,一切似乎都很光明。但枪声远了,大家不觉又皱起眉头,内心里也不知是怨是恨。”

  矗立在湘江畔的衡阳抗战雕塑

  在此期间,外围部队确实也在努力解围。7月18日,蒋介石指示第62军军长黄涛:“衡阳西南郊敌约2000,连日猛烈进攻,该军须派一二个团即夜钻隙挺进城郊直攻敌人侧背,则敌围自解,兄之进援任务亦可立即达成。”黄涛随即严令“第151师并指挥第157师第471团不顾一切向黄茶岭、廻雁寺附近攻击,限巧日到达城郊与第10军取得联系”。

  蒋介石同时要求第10军“无论兵员如何缺乏,必须编足数营,向增援友军方向出击,否则,敌必以守城部队无力而不退矣”。20日午后,遥闻西南郊外隐约响起枪声,经与第62军电台联络,约定互为策应。方先觉精选特务营官兵150余人编成5个突击队,指定曹华亭营长带领,利用黑暗冒险出击。蔡汝霖在一旁看得真切,方先觉紧握曹华亭的双手,语重心长地说:“你跟了我好多年,无论如何,要接近援军,达成任务。”

  第62军军长黄涛

  翌日拂晓前,突击队抵达西南部之五里亭,不料友军踪影全无,曹营长没有选择逃离,又返身杀回城内,突击队为此伤亡过半。这是怎么回事呢?据第157师副师长侯梅回忆,第62军当时出动了三个团,分左右两翼向衡阳西站攻击前进,左翼攻到头塘时,遭到日军密集火力反击,攻势顿挫。右翼攻至西站附近,第471团团长丁克坚阵亡,虽经反复冲击,始终无法冲入衡阳城。

  衡阳守军迭电求援。8月2日,蒋介石通过飞机空投了一封电报:“我守衡阳官兵之牺牲与艰难,以及如何迅速增援,早日解围之策励,无不心力交瘁,虽梦寐之间不敢或忽。上帝必能保佑我衡阳守军最后之胜利与光荣。第二次各路增援部队,今晨皆已如期到达二塘、水口山与七里山预定之线,余必令空军掩护,严督猛进也。”方先觉拿着电报,激动地对蔡汝霖说:“哪一部友军先打进城来,我一定向委座叩头,请求颁给他一枚青天白日勋章。”令人遗憾的是,援兵就是攻不破日军的合围工事,到最后第10军也不抱希望了,如果说起援军,有人就哼起京剧《两狼山》的唱词:“不提那援军还则罢了,提起那援军令人失望!”

  忧心如焚的蒋介石

  弹尽粮绝的最后时刻

  围在城里的日子一天又一天,弹药在损耗,兵员在减少,一日吃饭的时候,方先觉问起蔡汝霖:“督战官,你看衡阳前途究竟怎样?”蔡汝霖打起精神说:“层峰对衡阳的保卫,对守军的安危,一定是很关切的,然而事实上的困难,我相信一定有办法。假如三天援军到了,那任何部队全能守,则显不出我们的战斗精神。所以苦守的时间愈长,愈显得战斗的坚韧,援军进城愈缓,则愈觉得守军的伟大。!”方先觉不禁大笑起来,苦中作乐的气氛迅速蔓延指挥部。

  衡阳战事胶着,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亲赴前线督战,组织第三次总攻。8月5日,方先觉召集紧急会议,若援兵再不钻隙进城,弹药顶多支撑三天。第3师师长周庆祥提出突围,方先觉哭着说:“我们突围出去,即委座不责备我们,全国同胞也原谅我们,但我们能忍心舍弃负伤官兵吗?”蔡汝霖和几位师长也哭了起来,方先觉继续说:“我在第10军20年,从来未打过这样惨苦的仗。这次内无兵弹外无援兵,为什么十几万大军打不进城来,这不是天意吗?救常德时我一天一夜跑一百几十里,现在虽有同样的援军却难打进来。所幸还有督战官及暂54师友军与我们共患难。”

  第10军衡阳保卫战阵亡将士遗骸

  8月6日下午,日军一度逼近第10军指挥所,方先觉等人给蒋介石发出最后一电:“敌人今晨已由北门冲进来,城内已无可用之弹及可增之兵,危急万分,生等只有一死为国,来生再见。”7日傍晚,日军蜂拥入城。8日4时,方先觉试图自戕,一旁的辎重团团长李绶光和副官王洪泽奋力抢夺手枪,枪鸣而弹虚出。日军适时冲破指挥所,方先觉和参谋长及四位师长同时被俘,事已至此,方提出三项要求:保证第10军生存官兵安全,并让他们休息;收容伤患,予以治疗,并郑重埋葬死亡官兵;守城官兵绝不离开衡阳城。

  年逾九十的原第10军军部报务员卢庆贻最近含着眼泪说:“当年方先觉是为了保全8000第10军与衡阳百姓的性命,才不惜自己名节与日军谈判的。日军进城后没有屠杀6000伤兵和其他军职人员及一批留下来的老百姓。”方先觉等高级将领被安置在天主教堂,日军监视并不严格,后来陆续逃出。据预备第10师政治部代主任杨正华回忆,“重庆各界对方先觉评说不一,有的同情其孤军奋战,艰苦卓绝,达47天,直至弹尽粮绝,虽败犹荣。有德贬其兵败降敌,丧失名节,应视为民族罪人。总之议论纷纷,毁誉参半”。

  毛泽东评价“守衡阳的战士们是英勇的”

  再说蔡汝霖,当日在日军撞破指挥所时即被人群冲散,汉奸盘问“是否为中级军官”,蔡回答说:“我没有当中级官的命,我是个司书。”副官机警地凑上去:“我们这里全是军佐军需,军官胆量大,全部跑了,剩下胆小的我们不敢跑。”大约过去十几天,乘着一个雨夜,蔡汝霖和副官利用事先准备好的木排偷渡湘江,经过一番周折到达衡山县境内,在地方游击队的帮助下终于脱出险境。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后来任命蔡汝霖为新编第20师参谋长。1945年5月,该师开赴粤北乐昌,蔡汝霖在军次途中写下了《四十七天衡阳保卫战》,为后人留下了一份较为可信的亲历回忆。

  参考文献:

  1、蔡汝霖:《四十七天衡阳保卫战》,中华书局1946年版。

  2、吕芳上主编:《蒋中正先生年谱长编》,“国史馆”2015年版。

  3、葛先才:《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团结出版社2007年版。

  4、全国政协文史委:《粤桂黔滇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年版。

  5、李岳平主编:《衡阳抗战铸名城》,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版。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6-19 10:23:5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6793968477217489416/

上一篇:长衡会战

下一篇:喋血常宁 —— 腊园口阻击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