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长衡会战:时间最长的一次战役
2015-05-09 15:29:43  来源:  点击:  复制链接

  1944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黑暗的一年,日军史无前例地动员50余万的兵力,在湘豫桂宽广的地域连续发动了长达八个月之久的大规模战役,国民党军节节败退,大片国土沦丧,政府财政因收入来源锐减而陷于困境,军人的待遇也一落千丈。长沙陷落一个月后,蒋介石在黄山整军会议上说:“我今年五十八岁了,自省我平生所受的耻辱,以今年为最大。”

  当年3月,侵华日军发布旨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计划”,目的是“击败敌军,占领并确保湘桂、粤汉及京汉铁路南部沿线的要冲,以摧毁敌空军之主要基地,制止敌军空袭帝国本土以及破坏海上交通等企图”,其作战地域覆盖湘豫桂地区。自4月起,日军连续发动豫中会战、长衡会战、桂柳会战等战役,其中长衡会战自5月底至9月初,历时三个多月,是“一号作战计划”中会战时间最长的一次战役。

  4月间,敌11军拟定了针对湖南战场的作战计划,以八个师团分两线兵团沿湘江两岸南下进攻长沙、衡阳,日军发动豫中会战后,在湘鄂边界的第11军也向崇阳、岳阳、华容地区集结,军事委员会判断日军即将南犯,于5月28日电令第九战区薛岳准备迎战,并从其他战区抽调部队增援长衡。

  隶属第六战区的第24集团军接到了掩护第九战区侧翼的命令,该集团军在当年的2月刚刚组建,司令官就是王耀武,下辖第73军、74军和100军,常德会战后,这三个军一直在常德、桃源一带整训。

  6月9日,军事委员会电令王耀武:“王耀武兵团应于主力集中之后,对渡湖南犯之敌,以积极手段将其捕捉而歼灭之。至于益阳、宁乡等要地防御,务以用最小限之兵力担任之。”[十]《长衡会战》(《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丛刊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下)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

  宁乡地处湘中的东北部,是湘中、湘北通往长沙的要点,日军为了保障进攻长沙的主力侧翼的安全,下令先攻占长沙两侧的宁乡、浏阳,再进攻长沙,保卫宁乡也就成了保卫长沙的前哨战。宁乡血战历时五天,它的指挥者,正是74军第58师师长张灵甫。

  58师当时配属第73军,共同拱卫长沙岳麓山侧背的安全,张灵甫奉命率58师从驻地桃源郑家驿强行军赶往宁乡布防,他将师主力控制在沩水南岸,派173团团长何澜率173团、174团第1营并携师迫击炮营的一个连担任宁乡县城的防务。

  6月13日,由益阳转攻宁乡的日军第40师团两个联队首先在乔口、靖港登陆,向宁乡发起了进攻。守军毫不示弱,173团团长何澜指挥部队与敌人在外围阵地展开激战,优势的日军连续猛攻一天,双方在城垣相持。傍晚时分还出动三架飞机作低空轰炸,173团第7连奋起还击,击落敌机一架,并在敌机的残骸中寻获日军的作战文件,为上级的作战指挥提供了有价值的情报。次日,日军以四五千人的兵力附八门炮,团团围住宁乡城,企图一举突破,但是173团拼死抗击,与突入的敌人连续发生三次肉搏,终将敌据于城门之外,日军在白天仍无进展。

  小小的宁乡城打了两天竟然没能一鼓而下,这有点出乎日军的意料,他们改变部署,增派一部南渡沩水,企图从58师的后方进行突袭。6月15日,张灵甫的师部所在地遭到了渡河作战的二千余敌人的攻击,不过日军没能得逞,他们的对手,并非只知一味正面死守的呆板指挥官,在他们盯着58师正面阵地强攻的时候,善于打攻势防御的张灵甫在兼顾正面的同时,抽出了一个营突袭日军的侧翼,两面夹击,相邻的友军73军第15师也拔刀相助,与58师一起合力将敌人逼回了沩水岸边。

  同日,宁乡城内的守军继续与日军展开厮杀,因连日激战伤亡过大,终于寡不敌众,城垣被敌人突破,但是何澜并不放弃战斗,他指挥部队与突入的敌军逐屋争夺,反复肉搏巷战,至16日上午,守军仍在城内的福音堂、杜家山、印台山等几个阵地与敌人搏斗。得知城内的战况,张灵甫允许何澜可以酌情突围。16日中午时分,何澜率部从福音堂西南角开始突围,由于守军三面受到日军火力的封锁,一面被沩水所阻,突围不易,许多人没能渡过沩水,岸边和急流中死伤者甚多,何澜也身负重伤。

  尚未突围的173团团附蔡亚锷见状挺身而出,他呼吁大家不要惊慌,既然突围不成,不如死守福音堂,福音堂内还备有粮食、弹药、医药,只要有死守的决心,一定还有生路。众人纷纷表示愿意听从蔡团附的指挥,坚守阵地不再突围。蔡亚锷清点人数,守军仅余残兵一百四十名,另有八十名伤员,他带领众人退守福音堂,将团旗绑在福音堂屋顶的避雷针上,好让前来支援的空军看见迎风招展的团旗,宣示宁乡仍掌握在国军第58师173团的手中。当晚,蔡亚锷派人泅渡沩水,向师长张灵甫报告城内情况并请求增援。

  此时,张灵甫正在指挥58师主力与友军100军第19师及73军和79军全力围攻敌第40师团,日军穷于应付,只得把攻击宁乡的兵力部分调去对付国军的主力,因此实力大减,17日竟未能突破173团二百来名残兵据守的福音堂。第二天,从益阳尾追日军的19师也攻到了宁乡城外,第40师团未能达成占领宁乡的目的,撤围向湘乡方向转移攻势,张灵甫率师主力继续尾随追击,另派一个连和卫生队进入宁乡善后,接应173团归建,宁乡城内的防务则转交19师,由19师派出一个营与173团残部会合,接替了58师的防务参见蔡亚锷《宁乡保卫战亲历记》(《湖南文史2000年第5辑总第95辑》)。

  然而,薛岳以不变应万变的“天炉战法”,这一次在长沙却没能再次奏效,在58师与19师会师宁乡的同日,长沙失守。固守宁乡原是为了确保长沙西侧岳麓山外翼的安全,如今长沙主战场失利,卫星阵地也就失去了应有的重要意义,在敌人骤然转头回攻的压迫之下,处境困难,王耀武审度情势,19日夜下令放弃宁乡,军团向湘乡方向转移。

  长沙新败,士气低迷,战区需要树立英雄部队的样板来鼓舞士气,58师以将近一个团的伤亡代价,在宁乡浴血奋战,独守孤城五昼夜,英勇事迹可歌可泣,战区在当时把该师当成楷模广为宣传。王耀武及集团军副司令官兼73军军长彭位仁都及时报请上级转报重庆,为58师官兵向蒋介石和何应钦请功:“此次我58师以四个营兵力坚守宁乡,官兵忠勇用命,力抗顽敌,浴血英勇,历五昼夜,重伤官长计团长何澜、副团长罗英、团附蔡亚锷、营长孙步英、宋纯龙及额外团附金耀、营长王贵玬暨伤亡连排长以下五十二员,且又因负伤而自杀者多人,但敌死伤枕籍,损失之大,更倍于我。壮烈辉煌,实堪矜式。”(十九)《长衡会战》(《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五辑第二编军事(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4月)

  对于作战能干奋力的部下,张灵甫照例不恤重赏,蔡亚锷临危不惧,在正副团长重伤的危急情况下,独撑大局力保宁乡,为58师赢得了荣誉,因而立功获授云麾勋章,张灵甫还特为他亲笔致函王耀武保荐提升,并颁奖金四万元予以激励。

  据战区转报王耀武的报告,58师在益阳、宁乡诸战中,毙敌七百三十六人,伤敌一千六百九十七人,自身伤亡一千六百余人。损失严重的58师急待疗伤整补,但是继长沙失陷后,湖南战场的局势继续严重恶化,张灵甫在战地休整部队不到半个月,又被王耀武急调出战。

  衡阳在长沙以南约一百五十公里,位于湘水西岸,粤汉铁路和湘桂铁路在此交会,是第九战区的重要战略基地之一。长沙失守后,第九战区的作战任务转为以“阻敌深入、确保衡阳为目的”。6月24日,从长沙南下的日军重兵包围了衡阳。衡阳守军是第三次长沙会战的功臣第10军附暂编第54师,在第10军军长方先觉的指挥下,抗日战争中历时最长的惨烈守城战——衡阳保卫战,自此揭开了序幕。

  当时国民党军在衡阳外围湘江两岸有十来个军,军事委员会企图以东西两路进援衡阳,但是外围兵团在日军的强力阻击下,进展迟缓。蒋介石对衡阳外围兵团的表现十分不满,尤其是湘江以东的各军并未积极向衡阳突守卫衡阳的第10军军长方先觉。

  进,他一面敦促湘东各军,一面命令在湘江以西的王耀武兵团会同李玉堂兵团速解衡阳之围。

  张灵甫起初没有直接参加衡阳解围之战。7月上中旬,他一直在湘乡至邵阳一线继续与敌40师团鏖战,据第九战区关于长衡会战战报记载,7月7日,“永丰之敌,经五八师全力猛攻,一度克复永丰,旋敌增援反扑,续在冷水塘、永丰南端高地激战。”(十九)《长衡会战》(《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五辑第二编军事(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4月)战至10日,张灵甫会同前来增援的第19师一起克复永丰,之后暂留守永丰抓紧进行战地整补。

  在蒋介石的迭次命令下,王耀武将麾下主力向衡阳全力推进,此时他掌握着第73、74、79、99、100军和失守长沙的第4军残部,虽然号称有十七个师,这些部队自六月投入战斗以来,都已是久战疲师,建制残破,战斗力大不如前,在七月中下旬先后推进到衡阳郊外后,衡阳城内枪炮之声已可相闻,但是援军与日军阻击部队仍相持不下。

  王耀武最终动用了自己的老部队74军出马上阵。长衡会战之初,王耀武只从74军抽调了张灵甫的58师随他一同入第九战区作战,51师和57师被第六战区留在常德附近担任守备任务,直到6月底7月初,经九战区请求从六战区调出51师和57师归建,以便于王耀武统一指挥,74军才全军参加了长衡会战,担任集团军的预备队。7月中旬,74军出青树坪转到宝衡公路,以58师沿公路作为攻击主力,51师在后,57师在演陂桥掩护全军右翼,向衡阳出击。自宁乡之战后,58师未有足够时间补充建制,相对于参战较晚的51师和57师,此时的58师战力是74军中最弱的,但是王耀武和施中诚还是点了张灵甫的将,把他推上了攻击前锋的位置,张灵甫奉命率部向金兰寺集结,配属100军行动。

  第100军军长李天霞正在为打下金兰寺伤脑筋。金兰寺在衡阳西南四十多公里,原先有79军一个营在此据守,后被日军一个大队攻占。王耀武命令李天霞夺回,以掩护79军侧背。自7月20日起,100军的主力19师围攻金兰寺已经有一周,他们陆续攻占了金兰寺周围的一些店铺和村庄,残余的日军二百余人退入背靠高地的寺庙内负隅顽抗。寺庙是坚固的砖石结构,敌人在山顶还筑有工事,19师因缺乏山炮,屡攻不破,师长唐伯寅遭王耀武总部和李天霞军部的责令,备感压力。李天霞出了个馊主意,要19师想办法在寺前的大树上插上青天白日旗,好让盟军的飞机看到后以为19师攻占了金兰寺,为了他的这个指示,爬树插旗的士兵伤亡九人,结果旗子还是没有插成。

  7月23日,张灵甫率58师向金兰寺方向出击,当天晚上即击破梯子坪李家山的敌116师团一部,一路过关斩将,于25日再攻位于香炉山雷祖岭向金兰寺增援的敌军,激战两天将敌击退。张灵甫马不停蹄,于27日立即派部猛攻金兰寺,在张灵甫与唐伯寅的合力奋战下,金兰寺终告克复。

  7月28日,王耀武军团各部在衡阳西南郊全面攻击前进,60师进攻东阳渡,62军迫近衡阳汽车西站,79军在新桥、鸡窝山与敌激战,63师挺进望城坳,19师攻向元公寨。但是,敌人援军也在第二天赶到,向王耀武军团展开凶猛反扑,当天,我军各部全线后退,只有58师和19师一马当先,继续向衡阳挺进,29日,张灵甫进攻邹冈山南麓的盐塘冲,唐伯寅继续进攻元公寨、聚湖峰。两天后两师迫近衡阳近郊。

  张灵甫的新任务是消灭在公路线上扼守鸡窝山的日军,为援军扫除前进道路上的障碍。鸡窝山距离衡阳已经不到十公里,是衡阳西郊连绵山地中海拔最高的山头,通往衡阳的公路穿山脚而过,南面的地势开阔,易守难攻。张灵甫以明灿的172团为攻坚主力,配军属山炮连和师迫击炮营及工兵,向守卫石头山、大桥铺、鸡窝山的日军116师团234联队第三大队发起攻坚,一举攻占上述阵地,毙伤包括敌大队长广田在内一百二十余人。据当时在172团担任鸡窝山主攻营的副营长王沛年回忆,敌人在遭到该营猛烈攻击后退守反斜面,敌我双方当晚在山的两面相持,次日,敌军派来战机协助鸡窝山的守军,172团在白天继续与敌激战,终于在拂晓攻克鸡窝山要点参见王沛年《解救衡阳鸡窝山之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战亲历记湖南四大会战》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和罗文浪《衡阳会战中的鸡窝山战斗》(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第4辑)。据当时担任58师参谋主任的罗文浪回忆,58师攻占鸡窝山后,军副参谋长邱耀东传来令他吃惊的命令:战况发生变化,本军于拂晓要脱离敌人,转移阵地。于是张灵甫在鸡窝山西侧留下一个营警戒,师主力奉命撤离阵地。这一说法与实际战况不符,根据王耀武于1944年8月上旬向重庆发出的关于衡阳解围的数份原始战报(台湾“国史馆”档案典藏号002090200086041—51),张灵甫师一直在鸡窝山附近战斗,直至8月10日,该师仍在鸡窝山以东的1066高地与敌激战……根据第九战区的战报,这一天是8月2日。湖南南岳德山忠烈祠于1942年落成,内有13座抗日烈士陵墓,包括国民党军74军、60师、140师等集体公墓3座。1997年12月由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张灵甫为南岳德山忠烈祠内74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的题字:为主义死。天明时分,张灵甫登高远眺,望远镜中,战火纷飞的衡阳城尽收眼底。

  一天之前,衡阳守军第10军军长方先觉向蒋介石发出了凄苦的求救电报:“本军固守衡阳,将近月余,幸我官兵用命,前仆后继,得以保全。但其中可歌可泣之事实与悲惨壮烈之牺牲,令人不敢回忆。……一、衡阳房舍,被焚被炸,物质尽毁,幸米、盐均早埋藏,尚无若大损失。但现官兵饮食,除米及盐外,别无若和服饰,因之官兵营养不足,昼夜不能睡眠,日处于风吹日晒下,以致腹泻腹痛,转为痢疾者,日渐增加,既无医药治疗,更无部队接换,只有激其容忍坚守待援。二、官兵伤亡惨重,东抚西调,捉襟见肘,弹药缺乏,飞补有限。……非我怕敌,非我叫苦,我决

  不出衡阳。但事实如此,未敢隐瞒,免误大局。”(十九)《长衡会战》(《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五辑第二编军事(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

  张灵甫当时并不知道这份电报的内容,但是第10军困守孤城四十余天,方先觉的处境之艰危他是可以体会的。张灵甫立即派出师部便衣谍报队去与第10军取得联系,并召集师部的作战和情报参谋,一同研究第二天的攻击计划和与第10军的联络方案。他命令明灿向鸡窝山东面的1066高地进击,几天内,敌人数次出动四五百兵力,向58师的阵地连续猛烈反扑,均被击退,鸡窝山阵地始终屹立不动,至8月8日,58师已经攻占1066高地西侧,将敌人逼至大水塘以东高地,直至8月10日,双方仍在激战中。

  但是,8月8日,孤守衡阳四十七天的方先觉弹尽援绝,率第10军残部,衡阳保卫战,以第10军不堪回首的悲剧与耻辱性结局,划下了句号。

  长衡会战,尤其是惨烈的衡阳保卫战斗,虽然给与日军以重创,但是日军基本达成了其“一号作战计划”所宣称的湖南会战的目的,开战以来基本为我所控制的长沙、衡阳及湖南的大片土地沦陷,对国民党军不能不说是一个灾难性的重挫。不过就张灵甫个人而言,他在长衡会战中却收获颇丰,第58师是该次会战中个别表现优异的部队,军事委员对他在会战诸战役中的卓著战功给予了高度肯定,1944年8月,张灵甫因功授勋,膺荣宝鼎勋章,不久之后再获颁忠勤勋章,随军的美军观察顾问也对他的表现欣赏,张灵甫还获得了美国金棕自由勋章。

  勋章丰收的同时,张灵甫却暂时褪下了战袍,佩上了学员的臂章,他离开了奋战七年多的抗日战场,去到大后方重庆学习,开始了半年多的镀金岁月。

责任编辑:刘文庆 最后更新:2015-05-09 15:36:1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蒋介石下令死守长沙为何还被日军轻取

下一篇:衡阳保卫战国军1.7万人灭日军7万悲壮内幕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