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浴血随枣,枣宜会战(六)
2018-12-16 08:44:19  来源:萨沙  点击:  复制链接

  壮士一去不复还

  33集团军另外77军179师和59军180师也都奉命在敌后四面攻击,打的也很惨烈!

  77军179师在欧集家和日军39师团辎重部队混战,歼灭了不少日军,仅仅缴获的日军背包就有2500多个(日军急行军时,部分背包留给辎重部队携带,以减轻步兵负重),钢笔400多支(当时钢笔很值钱的),还有钢盔,手枪,衣物等大量物资。

  39师团吃了亏,立即调动主力反击,一度将179师师部包围,将师部打散。

  179师副师长吴振声在手枪排掩护下奋力突围,一时联系不上部队。179师各团在参谋长徐廷瑞指挥下,奋力苦战,伤亡不轻。有的一个营的三个连长一天之内全部殉国!

  180师在老河口一线截击日军,战斗也极为艰苦。180师电告张自忠告急:师部在老河口附近,各团在黄龙垱附近受敌阻击围攻,多处阵地被敌突破。

  一时间,日军后方四处都被攻击,至于11集团军凌云上率领一个团连续打掉日军的几个兵站和两个汽车运输部队,就算是小胜利了!

  33集团军这一系列的攻击,除了切断日军后勤补给线以外,更造成日军后方的大混乱。

  这些作战,打乱了日军的部署。

  这也是之前随枣会战的翻版,当时张自忠也让日军吃了大苦头。

  鉴于此,日军11军司令部认为,无论从哪个目的出发,必须首先回师击溃33集团军,打开和后方的联系。

  不然,不要说继续进攻,恐怕顺利撤退都不可能,会重蹈随枣会战末期,在国军拦截下伤亡数千人,狼狈逃窜的惨状。

  而在7日,日军已经完成包围圈,却一无所获,仅仅重创了殿后的桂军173师两个团而已。

  鉴于此,园部和一郎立即命令合围失败的13师团和39师团,立即回头猛攻33集团军,务必打通交通线。

  这个部署,让处于最前方的第3师团孤零零的突在最前,结果被国军合围,歼灭了4000多人。

  但日军不顾一切的向后方猛击,这下就轮到33集团军在河东的部队不敌了。

  13师团和39师团加上配属的部队,总兵力约为4万人,而33集团军在河东的5个师,总兵力仅仅2万多人,装备更是天差地远,双方实力悬殊。

  不过,日军兵力虽然强大,想要歼灭33集团军这5个师,也是很难的。因为这里毕竟是国军的控制区,国军对地形很熟悉,民众也是绝对支持国军。

  日军就像一头笨重的巨蟒,张部就像一头灵活的狸猫,巨蟒虽然强大,但想要抓住狸猫是极为困难的。

  这点日军也心知肚明,如果他们采用大规模的合围,很难有效歼灭33集团军。一来日军兵力实则有限,包围圈肯定漏洞百出。二来随枣地区地形也相对比较复杂,不可能有很完美的包围圈。第三国军有民众的支持,大不了化整为零撤退。日军最终肯定还是一场空,反而会让自己四处遭受伏击,损兵折将。

  如果真正形成了一个很小很严密的包围圈,日军集中兵力歼灭1,2个师,倒是完全不费事。毕竟国军要2个军才能和日军一个师团抗衡,日军一个师团重创国军一个军,问题也不大。

  但以日军两个师团(相当于2个中国主力军的兵力)去围歼国军1个区区3000兵力的师,显然是不合算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性价比极低的,属于牛刀小用,恐怕会被传为笑柄。

  这就是左右为难的地方。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此次日军却就准备歼灭国军1个师而已,而且这个师就是74师。为什么呢?因为日军已经知道33集团军指挥部的具体位置,知道他和74师在一起。

  第33集团军总司令部,从宜城地区东渡汉水,日军 11军的情报部门,从电台的发射攻率、周率、拍发电码的手法,与上级、下属电台的联络呼号及方法等,并通过电波测向,一直掌握着33集团军总司令部无线电台的对外联络情况。

  根据电台均设于司令部驻地附近这一特点,日军大致知道33集团军总司令部已经渡过汉水,目前位于宜城东北约10公里的一带地区。

  其实无线电定位在二战中并非什么高深技术,也有对付的办法。只是因为国军是一支落后的部队,通讯技术和设备都是从西方引进,早已落后世界多年,所以被日军占了便宜。这就像后来日军的密码被美军破译,导致山本五十六毙命一样,都是技术上的差距。

  园部和一郎认为,此刻日军西面的退路已经被切断,极为危险,全面合围国军主力不可能,但不消灭国军主力,单纯靠武力打通漫长的交通线也不可能,此刻最实际的应该是直接攻击第33集团军的司令部。一旦消灭33集团军司令部,33集团军的实力就会大减,甚至会因为失去指挥官全线崩溃,日军就占有极大的优势了。

  所以,园部和一郎命令中路日军主力第39师团和第13师团,放弃次要目标,不惜一切代价,集中师团主力歼灭第33集团军司令部。

  预计张自忠只有最多2,3个团兵力,不超过3000人,日军可以集中的兵力高达2,3万人。

  日军重武器是张自忠部的十倍有余,火力至少也是5,6倍,所以打张自忠这点兵力还是十拿九稳的。

  此时,张自忠继续整合河东的部队,他为了接应179师,180师,下命令把部队分为左右两个纵队:左路由38师师长黄维纲指挥,先带38师接应179师,然后向新街、田家集一线追击;右路由张自忠亲自指挥,先令74师接应180师到方家集集中,然后进罐子口沿襄河东岸向南追击。

  其实刚刚一渡过汉水,张自忠就感到了局势的严重性。此次日军攻势之猛烈,不同于随枣会战和冬季攻势,看来是日军破釜沉舟,倾巢出动了。

  张自忠此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危险,已经抱定了战死的决心。

  5月8日,张自忠赶赴38师召开军官会议的时候,发现杨干三团长急着赶来,只背了一个手枪套,却没有佩戴手枪。

  张严肃的对杨说:现在是作战期间,每一个军官随时随地都要准备战斗。作为一个指挥官,必须经常佩戴手枪,第一是自卫保身,第二要杀身成仁。

  杨干三深感羞愧,立即命卫兵去拿手枪。

  而日军13师团和39师团已经放弃对其他国军的打击,尤其39师团放弃对38师的合围,全力南下,准备攻击33集团军司令部。

  5月14日,张自忠率领的74师2个团和1个特务营,在方家集和39师团先锋部队遭遇。

  日军发现74师以后,立即以猛烈的炮火轰击,随后用大批步兵发动冲锋。

  方家集是一个小镇子,为了对付土匪,四面都有土围墙。

  可惜,日军岂是有土枪的土匪可比的。在日军十几门火炮的炮击下,仅仅半个小时,方家集就成为一片废墟。

  张自忠仔细观察地形,命令指挥74师固守一个高地。

  日军攻到中午,双方伤亡都很大,战斗非常激烈。

  日军39师团师团长要求空军支援,很快日军数架飞机赶到,对高地来回扫射投弹。

  74师本来就有一定伤亡,在日军空袭下,一度顶不住。

  74师本来是军阀韩复榘的部队,山东兵和西北兵各占一半,战斗力在西北军中也只属于中流。

  划归张自忠麾下后,由于该师历经数次大战,伤亡大,补充的新兵多,战斗力只在33集团军处于中下水平,作为集团军预备队使用。

  该师唯一的好处在于各级军官,大部分是张自忠的老部下,比如师长马贯一从当大头兵开始,就是张自忠的部下。

  1921年,马贯一加入冯玉祥的西北军学兵团学习,张自忠时任团长。

  马颇有能力,升的很快。1929年他就担任任韩复渠29师86旅一团上校团长,1930年任74师222旅少将旅长。

  发现74师力所不及,部分阵地崩溃,张自忠立即命令总部特务营支援。

  特务营营长杜兰喆是59军大名鼎鼎的战斗英雄(其实杜兰喆本人长的非常斯文,像书生一样)。

  在张自忠对杜兰喆布置任务的时候,突然日军一发重炮炮弹落下,将张和杜傍边不到50米的一栋土墙炸塌,泥土和碎石如雨点一样落在两人身上。

  张却连眉毛都没眨一下,说:杜营长,你马上带人上去,从侧翼猛攻鬼子。鬼子侧翼空虚,你一冲,他们肯定支持不住!

  杜兰喆立即回答:总司令,我们一定完成任务。但这里太危险,您要赶快向后方转移!

  张自忠哈哈一笑:你别看鬼子现在凶,一到晚上他们就蔫了。

  杜兰喆领命以后,率领精锐的特务营(西北军中也叫做手枪营),猛攻上去。

  日军措手不及,果然一击就溃,加上此时天色已晚,日军就退到附近几个村子去了。

  一日战斗非常激烈,张自忠部下3000多人中,伤亡1000多人,余部仅剩2000人,74师团长李颜嘴、团附刘泽膏、营长郭猷荫、文魁等均负重伤。

  而日军伤亡也近千人!

  通过日军这一天的猛攻,张自忠感觉情况不对。

  因为74师并不是什么强有力的部队,兵力只有2个团,又没有占据战略交通枢纽,日军集中这么多部队进攻,并没有道理。

  此时,38师黄维纲师长发来电报,告知日军突然放弃对38师的进攻,全军转而南下。

  日军如此集中兵力南下,又绕过兵力更多的38师不顾,显然是有目的而来。不是为了歼灭74师和集团军司令部,就是试图打通交通线,甚至可能是渡过汉水偷袭宜昌的。

  张自忠紧急和参谋长李文田、高级参谋张敬、李致远、吴光辽、徐惟烈及苏联顾问分析,大家一致认为情况严峻。

  苏联顾问认为,敌人有明显合围74师和33集团军司令部的目的,应该考虑立即撤退。

  参谋长李文田认为:目前74师兵力单薄,骑九师又不能和日军正面碰,不可久陷于此,应带74师、骑九师回到西岸

  但张敬、李致远他们则认为:目前这两个师仍应留在河东,坚持外线积极防御。因为河东战事正在最紧要的关头,我三个主力师尚在与敌作殊死搏斗。如果这个时候,总部撤退过河,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李致远还说:就算我们退回西岸,沿河消极防守。日军如果此时强攻宜昌,我们有如何能够守得住?以我们区区两个师扼守120里防线,兵力显然不敷分配;再说,留在河东与敌周旋就是最好的防守,敌一日不把我河东部队驱逐干净,便一日不敢贸然渡河,我军可截其后路,令其首尾受敌,于我有利。

  当时张自忠就面临一个选择,现在如果放弃截击,率领74师全军退回汉水西岸,也许还是来得及的。但这样一来,枣宜会战最关键的截击日军歼灭这个阶段,也就失败了。日军可以从容退回自己的占领区,或者得到充分补给后,继续反攻第五战区,甚至渡河进攻宜昌(实际上日军也是这么做的),那么之前国军的牺牲就毫无意义。

  如果继续在汉水以东作战,自然可以起到截击日军的作用。就算敌众我寡,日军想彻底击溃33集团军并不容易,这样就为国军其他重兵围歼日军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更重要的是,只要33集团军还在汉水东岸作战,日军就不可能随便渡过汉水南下进攻宜昌。

  经过再三思考,张自忠决定不能为了自己保命,像胆小鬼一样逃回汉水以西,从而破坏整个会战的部署。

  虽然如此,张自忠也知道此次日军势头猛烈,如果真是要合围33集团军司令部,那确实有一定的危险,也必须做出应对部署。

  所以在14日晚,张自忠除命令一部夜袭方家集的日军,骑兵六师留下警戒以外,余部连夜转移到东面的南瓜店,让开大路,防止被日军合围。

  没想到的是,15日一天,74师都在和日军不断交火,日军火力和兵力越来越强。

  在较远的地方,可以看到到处尘土飞扬,显然是日军大部队在穿插调动。

  血战南瓜店

  15日下午,张自忠率领74师两个团和特务营,经过一连串战斗,辗转赶到了南瓜店。

  南瓜店属于宜城县新街乡,它的名字由来很有意思。

  传说清末民初,当地农民何氏兄弟在此开客店为生。因为当地非常贫穷,何氏兄弟并没有酒肉可卖,只得出售当地盛产的南瓜。

  南瓜这种东西,一般是农家的食物,用于粮食不足季节的救命之物,来往的客商自然都是不常吃的。

  所以,这些客商对何氏兄弟的这家店有深刻的印象,就将这个地方叫做南瓜店。

  南瓜店是个小地方,如果不是张自忠在此处殉国,估计普通中国老百姓一辈子也不会听到。

  南瓜店此处唯一的特点是,交通也还方便。这里东通新街,西达王家集,北出罐子口,南至宜城县城的交叉路口。

  经过15日一天战斗,74师和特务营又有一定的损失,兵力锐减到1500人。

  由于部队一边战斗一边行军,直到黄昏才都先后赶到南瓜店。

  下午4点,张自忠登上南瓜店的一座小山用望远镜四面查看,发现周边都是日军生火的火光。

  张自忠心里一沉,他明白部队已经陷入重围。

  张自忠将总部人员、特务营、74师主要干部集合起来训话:不瞒大家,我们目前已经陷入重围,情况是相当吃紧了。不过,我们身为军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处乱不惊,团结一致。只要大家不脱离部队,总会有办法的。

  张自忠随即向38师师长黄维纲下令,命令他尽快南下支援。但黄维纲当时正在和日军激战,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赶到的。

  张自忠又向黄琪翔11集团军请求支援,但当时11集团军正在向北撤退,174师师长钟毅因为殿后殉国,显然也帮不了他了。

  现在唯一靠近的的就是骑兵六师,但这个骑兵师其实并没有马匹,而且全师几乎都是新兵,兵力也很少,仅能作为破袭,游击,警戒,策应等使用,根本不能和日军主力正面对抗,是帮不了什么忙的。

  16日是最关键的一天!

  天刚刚亮,日军39师团就发动了全面进攻。为什么日军如此着急,因为15日晚,日军总部再次通过无线电侦测,确定了33集团军司令部就在南瓜店,所以下达了务必短期间歼灭的命令。

  此次,39师团除了投入5000多兵力以外,更有桑名卓男的第3飞行团,特别是轻轰炸第44、第75战队,独立侦察第17中队的支持。

  这样一来,日军在兵力上有3倍优势,火力上的优势更是极大。

  南瓜店是个小地方,仅有几个小山,无险可守,也无纵深。日军距离张自忠的指挥部也仅有2,3公里,山炮都可以直接打到。

  张自忠将74师两个团分守东西两路,特务营负责守北面。

  张自忠因为痢疾复发,身体虚弱,加上军情紧急,这几天整夜都在观察地形,判断局势,几乎都没有入睡。所以直到4点多,张自忠才勉强入睡。

  没想到,刚刚睡下不到半个小时,日军就集中重兵,先攻打西边的毛家湾。

  毛家湾同张自忠的司令部之间,只有2个小山包,74师440团负责防守这一面。

  日军此次攻势不同往日,猛烈的无法形容。重炮炮弹如雨点一样落到440团阵地上,炮弹硝烟还未散去,大批日军已经冲锋上来。

  440团苦苦支撑二个小时,一线阵地终于被日军突破。440团只得向后撤退,日军尾随追击。440团被日军追的站不住脚,日军一度连续占领了两个山包。

  此时张自忠背着手枪,带着参谋长李文田,高参张敬,苏联顾问赶到前线。见440团不敌日军,张自忠立即命令440团还留在后面的一个营,立即反攻支援。

  这个营拼死冲锋,中日两军在第二个小山包上正面遭遇。由于两军距离太近,开枪已经来不及,只能靠肉搏。

  国军74师虽然不是33集团军一流部队,但也身经百战。战士们拔出大刀,冲入日军队伍中就砍杀。

  39师团的武器强大,官兵素质很高,各方面都不错,但肉搏战就弱了一些。毕竟这个师团组建时间不长,还不到1年,官兵肉搏经验有限。

  所以被74师440团一个猛烈的肉搏反攻,日军就垮了,伤亡了上百人,余者溃败下去。

  440团控制住了一个小山包,但立足未稳,日军又发动反扑,440团用手榴弹狠狠的将日军砸了下去。

  没想到,此次日军真的是疯了,他们前仆后继,在短短1小时候冲锋了数次,每次都被手榴弹砸下来,伤亡不轻。

  双方激战到上午10点,440团暂时阻挡了日军的进攻,但情况很不利。日军以大量兵力反复冲击,440团誓死苦战。

  西边如此,东面也不好过。日军猛攻罗家榨房的74师444团。该团也是苦苦支撑数小时,驻守的阵地四次被日军占领,他们四次反攻夺回来。每一次反攻,中日两军都留下大量尸体,不大的阵地上横七竖八倒满了人。

  74师渡过汉水以后,就没有弹药补给,虽然之前带了不少,经过3天激战的消耗,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此次由于日军进攻特别猛烈,74师的弹药消耗量很大,还没到中午,一部分阵地就没什么弹药了。

  74师师长马贯一派人向张自忠请求弹药补充,但既然已经被包围,哪里还有补充呢。

  张自忠命李文田参谋长用电话向马师长传达指示说:对敌人要狠 狠地打!子弹打完了用剌刀拼,剌刀断了用拳头打,用牙咬!

  随后,他又亲笔写了一个字条给马师长:马贯一,你当兵就跟着我,我绝不会亏待你。现在到了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际,正是我们军人杀敌报国之时。这次对敌作战,你只管拼命打,打好了完全是你的功,打不好我完全负责。

  马贯一看到这个字条,知道到了最后时刻,立即带着卫兵赶到一线指挥去了。

  在得知74师和33集团军司令部被日军合围以后,率领一个工兵营留在渡口的74师副师长李益智,非常着急。他从工兵营中抽调了180多人,由工兵营营长赵德志带领,赶去南瓜店增援。

  这100多人目标很小,加上有熟悉地形,经过小规模的战斗,居然一举冲进了南瓜店。

  李益智的意思是让张自忠立即撤退,由这180多人作为掩护。没想到张自忠却对赵德志说:现在战况恶化,我们为祖国牺牲是理所当然,我不会走。

  不过张自忠又看了一眼部下和苏联顾问,对参谋长李文田说:但我们总不能让朋友在此流血,你派人陪同苏联顾问随74师领任务的参谋下去吧。

  当然,张自忠想保护的不仅仅是苏联顾问,还有他的部下。

  随后,张自忠又说:总部和政治部有枪的留下,空手的到山背后西北方向集合!准备撤退。

  李文田参谋长命令司令部高级参谋李致远,带着苏联顾问和非战斗人员立即撤退。

  李致远也是33集团军的老臣子,他奉命带着非战斗人员和苏联顾问撤退前,偷偷跟李文田参谋长说:总司令的性格我们都知道。我走后,你和杜兰喆营长一定要好好保护总司令。如果他还是不愿意撤,无论如何也要劝他暂时转移到南山上去。

  李致远率领100多非战斗人员,在440团一部掩护下奋力突围。日军很快就发现了这批人,立即调动兵力猛烈拦截。

  这数百人中有枪的不到一半,实在抵抗不住日军的攻击。440团掩护部队负责留下阻击,战斗经经半小时,就伤亡大半。突围的非战斗人员因为日军拦截,完全被打散,但好歹还有一半人突围出去,其中就包括两个苏联顾问。

  此时已经是中午,一线战斗更是激烈。

  西面的440团此时已经阻挡不住日军猛攻,丢掉了小山包,退到石龙岗。张自忠命令刚刚赶到战场的工兵营180人,在营长赵德志率领下去增援。

  结果赵德志赶到440团阵地,惊讶的发现阵地上几乎没有几个活着的战士了,到处都是尸体和伤兵。最前沿的战壕已经被炮火轰平,根本看不出这里曾经是深达1米多的战壕了。

  可是,少数幸存的国军战士仍然坚持作战,对冲过来的日军猛烈投弹射击。

  赵德志营长再看过去,山下日军黑压压的一大片。鬼子们更疯了一样,前仆后继的冲上来。

  仗打到这份上,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这180多人刚到阵地就和冲到眼皮底下的日军发生了肉搏,仅仅一次作战,就伤亡了一半,带去的4挺机枪枪管全部打的通红,由于敌情紧急,连更换的时间都没有。

  赵德志认为顶不住了,要撤。

  但刚撤了不到15米,突然看到74师参谋处主任许文庆。许说:赵营长,你还往哪里撤?后面就是总司令的指挥部了,无论如何也要守住!

  赵赶忙回答:许主任,你放心,我就是死也死在阵地上。

  话音未落,一颗炮弹落下来,赵营长双腿被炸断,颈部也被炸裂,当场就殉国了。

  工兵营这180人此时也几乎伤亡殆尽!

  马贯一师长无奈,被迫从同样吃紧的东面444团处调动几百人支援,才稳住了阵地。

  日军见猛攻一个上午,还是不能吃掉仅有1000多人的74师,就改变战术,不但从东西夹击,更调动重兵从北面,以泰山压顶之势打过来。

  张自忠没有办法,将手中最后的预备队,总部特务营顶了上去,防御北面的石窝。

  传承西北军的特点,总部的特务营或者说手枪营,是全军的精锐部队。该营的官兵都是河北,河南,山东的大汉,每人都有一只盒子炮或者手枪,更背着一把大刀。自然,轻武器虽然不错,重武器是完全没有的。

  张自忠知道到了最后时刻,亲自集中特务营训话:你们很多人都跟随我三四年了,能活到现在不容易。现在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严峻,看来我们为国家献身的时刻到了。我们作为军人,要视死如归!

  张自忠又看了杜兰喆营长一眼,但却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头。

  杜兰喆营长带着全营官兵,立即向北面杀过去。他们刚刚占领石窝,日军已经杀到小山下,两军立即厮杀成一块。

  特务营非常厉害,连续杀退日军数次冲击。但激战中,身先士卒的杜兰喆营长腹部负重伤,肠子都流出来了。张自忠命令将他抬到后方,尽力突围。杜营长却没有坚持到突围成功,他很快因为伤重殉国

  此时战斗激烈到无法形容,继任的营长洪进田,刚刚上任不到20分钟,又中弹牺牲。全营四个连长,一个阵亡,两个负重伤,只剩下张连长 一人,士兵伤亡过半,石窝被日军突破。

  知道石窝丢失,张自忠亲自带着几个卫兵赶到前线,正好碰到特务营幸存的唯一军官张连长带着残部退下来。

  张自忠对张连长说:怎么退下来了?

  张连长说:鬼子太多,伤亡太大,军官都死光了,一个营打成一个连了。

  张自忠却说:我今天是总司令,如果我像你一样是一个连长,这几个鬼子不够我一连人打的!亏你还是七尺高的汉子!

  张连长一听这话,深感羞愧,将上衣用力脱下,光着膀子,拿着大刀喊道:谁不怕死,就跟我上!

  剩下的一连战士也非常激动,他们纷纷拔出大刀,一手拿着手枪,转头冲了回去。

  鬼子以为国军已经溃败,所以正在山头打扫战场,被他们一冲,顿时垮了,伤亡数十人,石窝又被夺了回来。

  不过,此时显然肯定是受不住了。

  但张自忠还在鼓励战士们:我们一定要坚持,到晚上黄师长就能到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日军已经从三面杀到距离张自忠指挥部不到1.5公里的地区,各种炮弹如雨点一样落下。

  由于距离很近,日军枪弹也如拨水一样飞过来,不时有几个卫兵和总部人员中弹倒地。

  到了自己的坟墓前,张自忠仍然非常镇定,他丝毫不慌乱,拿着望远镜观察日军。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谁都是危险的。

  突然一发山炮炮弹在身边爆炸,弹片撕开了他的右肩,鲜血立即喷出来。几秒钟后,一发子弹又穿透了张的左臂!

  几乎是一瞬间,鲜血就染红了半个军装。

  护士长史全胜看到张受伤,急忙过来帮他包扎!

  张却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又继续坚持了一个小时,此时日军已经攻到几百米内,连面目都看见了。在李文田参谋长的严令下,几十个卫士几乎是强行架走了张自忠,转移到稍后一点的杏仁山,但也仅仅是向后退了几百米而已。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8-12-16 08:46:5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浴血随枣,枣宜会战(五)

下一篇:浴血随枣,枣宜会战(七)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