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南京保卫战,堂堂中将军长竟被日寇抓住做苦力
2020-07-05 09:58:20  来源:今日头条 文/冯杰  点击:  复制链接

 
   1937年12月10日晚上,参加南京保卫战的粤系军队第156师官兵士气高昂,该师第932团敢死队用棉花蘸上汽油焚烧,在光华门城楼冒着枪林弹雨果断扔下,协助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消灭了一股藏身于城门洞的日军。几个胆大的士兵冲出城门,割下敌人头颅,装入事先准备好的农民卖菜竹筐,兴高采烈地挑到卫戍司令长官部报捷。未曾想到,仅仅过去三十多个小时,首都战事急转直下,十几万守城大军纷纷接到了撤退或者突围命令。

  光华门堡垒遗址

  南粤健儿,慷慨赴义

  粤系军队顾名思义就是广东军队,陈济棠统治广东时期,一直保持着高度的独立性,对外采购武器装备,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大概仅次于中央军。1936年6月,两广地方实力派抗拒中央集权,打着抗日的旗号行“反蒋”之实,由于得不到各方广泛支持,陈济棠被迫下野,广东军队交给拥护南京的余汉谋统领。

  卢沟桥事变发生,全面抗战开始,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堂堂南粤健儿怎能缺席?八一三淞沪会战,粤系军队先后编组第66军(下辖第159、第160师)、第83军(下辖第154、第156师)北上御侮。淞沪战斗十分激烈,在国际无线电台附近阵地,第159师第950团团长林伟俦左腿中弹,顿时血流如注,他生怕影响军心,简单包扎伤口,坚持到夜晚方由担架队护送后方医院。

  林伟俦,广东台山人,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

  淞沪撤退,广东军队奉命参加南京保卫战,第66军军长叶肇首先表示困难:“上海参战两个多月,伤亡官兵两三千人,兵员弹药均未补充……”话音刚落,蒋介石立马打断:“守稳南京,就可空运补给。”委员长眼前这位叶军长,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但其貌不扬,年纪虽然不过45岁(搁现在刚好赶上青年末班车),头发却早已花白,嘴唇还有些突出,似乎轻微龅牙,倘若换上便衣一定看不出军人模样。

  叶肇说的其实还算保守的,实情更为糟糕,该军由大水关入城待命后,以作战日久,伤亡甚巨,乃权命第159、第160师各自缩编为两团,调升林伟俦、喻英奇为少将旅长,分别统一指挥,也就是说实有人数不足一师。林伟俦倒是一条汉子,腿部伤口刚刚愈合,为了效命疆场,毅然重返抗日前线。

  叶肇,广东新兴人,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

  第83军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之前接到命令守无锡,暂归第19集团军指挥,军长邓龙光按照命令占领无锡某地至唐桥头之线,未料集团军总司令薛岳勃然大怒:“谁让你占唐桥头?我要枪毙你!”邓龙光拿出命令据理力争,薛岳哑口无言,原来无锡东北有唐头桥与唐桥头两个不同的地名,薛原意是占唐头桥,但下令时弄错了地名。

  11月25日,无锡轻易丢失,薛岳指示第83军转进皖南,集结徽州整训。蒋介石召见邓龙光,一票否定:“不行,先沿京沪铁路节节抵抗,而后参加首都卫戍。”邓龙光只好遵命,广东军队且战且退,第156师一个连固守丹阳吕城车站,团长交代连长说:“你要把一个连当一个团来用;一个排当一个营来用。”经此一战,全连100多人死伤过半,三个排长只剩一个,十八个中下士班长,只剩八个。

  邓龙光,广东茂名人,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

  冒死突围,九死一生

  南京围城日紧,广东军队起初在玄武门、水西门构筑巷战工事,火攻光华门之敌虽然可圈可点,但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最高当局决心动摇,首都危在旦夕。12月11日晚上,蒋介石电令南京卫戍司令部司令长官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12日下午,雨花台完全失守,中华门、水西门一带阵地部分被日军突破。16时左右,唐生智召集师长以上将领开会,当场宣布了蒋介石电文,决定撤离南京。

  根据突围计划,广东部队应分成两路,第66军由东南方向,沿高桥门、淳化镇、溧水一线,行动时间为12日23时;第83军一路向东,沿紫金山北麓、麒麟门、天生寺相连之线,行动时间为13日6时。叶肇和邓龙光一合计:“不行,事不宜迟,马上行动!”于是,第66军在前,第83军殿后,不顾一切冲向太平门,最终目的地锁定皖南徽州。

  今日南京太平门

  由于事先打算守城巷战,太平门内外沙包垒的层层叠叠,仅能容个人单身进出,一时间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将军的怒骂声,汽车的喇叭声,全然失去作用。叶肇和第159师代师长罗策群亲自指挥部队拆除工事,占领紫金山的日军炮兵断断续续朝着太平门内射击,广东军队迭有死伤,秩序有些变乱失控。人人急于逃命,邓龙光私藏的人参泡酒和几盒高丽参,遗弃在路上无人问津。

  深夜,第66军沿着紫金山北麓到达岔路口附近,罗策群几次督队扑敌,均不得手,他跃马扬鞭大声高呼:“跟我来,几大就几大,唔好做衰仔呀!”(广东话不要丢脸的意思)随即中弹牺牲。突围部队挺近仙鹤门,又与日军骑兵部队展开激战,据敌寇第16师团步兵第30旅团长佐佐木到一日记:“驻守在后方卫生所附近的混成骑兵团,黑暗中遭到敌军袭击。敌军冲进院内,使他们损失人员二百余名,马六十余匹,他们当时是慌作一团。”

  罗策群,广东兴宁人,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

  “丢那妈!萝卜头!”广东军队爆着粗口左冲右突,准备冲出孟塘杀向句容,不幸陷入日军包围,在方冲至大赤燕一公里长的隘路上,一批批官兵倒下,尸体一层又一层,冲出去的只有几百人。邓龙光还算幸运,身边始终跟着参谋处长刘绍武、副官王志及士兵六七人,不久又巧遇第160师参谋长华振中所率四十余人,两股合二为一,侥幸出险。1970年代开发苏南煤田,方冲挖出大量钢盔,一卡车一卡车地往外拉,可见当时伤亡之多。

  装扮农民,逃出生天

  再说林伟俦,本来腿伤刚好,冲到麒麟门右大腿又被弹片击中,顿时鲜血哗哗直流,幸好没有伤及筋骨,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云南白药敷上。“我指挥突围部队沿沪宁铁路右侧丘陵山林继续向东前进,日夜兼程越过汤水镇通过龙潭公路,进入山区,食用炒米干粮充饥。”

  当地农民建议,东行数十里,就是九华山(今属南京市江宁区),地势十分险要。据林伟俦晚年回忆,他即刻指派副旅长何全标和第66军参谋处长郭永镳打前站,此后陆续收容溃兵数千人,休整十几天后,夜行昼伏,终于到达皖南境内。

  郭永镳,广东德庆人,陆军大学正则班第十期毕业

  笔者近日查阅郭永镳撰写的突围报告,发现说法不尽相同:“职当时率官兵约二百余人,连续攀越高岭,至九华山顶,始稍事休息。20日有第159师何团长全标,到22日又有林旅长伟俦等,前后来处接洽。惜伊等其时因伤病缠,留医张子芳家中,致未能发挥其所长,作更进一步工作。”言下之意,九华山收容突围官兵数我郭某功劳最大。

  郭永镳撰写的南京突围报告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叶军长呢?郭永镳派人四处查探,杳无音讯。原来,冲出太平门时,叶肇轻微跌伤左足,跑到汤山附近的孔山,找到一间茅屋,数数身边不满二十人,而且一半还是受伤的。叶肇后来这样解释:“看到山顶上已有日军,我便叫弟兄们伏在坑底,自己冒险爬出来走到对面那座山上,看看有没有可以掩藏的地方。不料一离开孔山,就被敌人便衣队发现了,我只好飞快地奔跑。”笔者觉得,叶军长其实是怕累赘,所谓探路,实乃单独跑路。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我的看法?

  脱下军服,叶肇换上一件破棉袄活脱脱一幅农民模样,沿途化装成难民到处问路,始终没有暴露真实身份。16日,在跨过一条公路时,不幸被日军抓住,敌人一看是个庄稼汉,凶狠地把背囊、防毒面具、水壶……挂到他身上。叶军长很久没吃过当兵的苦,走慢了,日军还要拳打脚踢,但为了保命,只得忍气吞声跟着走。

  叶肇便服照片

  说来也是八字够硬,日军看他动作不利索,在路上另外抓了一名男子做苦力,叶肇如释重负,不敢马上跑,假装同路跟在后面慢慢移动。下午3时多,日军远远瞅见山脚下有一年轻女子,三步并作两步追赶,叶肇乘机逃脱,辗转镇江、瓜州、丹阳、南通等地,期间遇到麾下梁姓团长和团部军需,三人结伴前往上海坐船经由香港返回广州,时间已是1938年1月中旬。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7-05 10:15:2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6833378465740227083/

上一篇:唐生智与南京保卫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