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彭雪枫在淮北抗日根据地二三事
2022-02-19 09:45:13  来源:中国抗战胜利网  点击:  复制链接

  彭雪枫是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的指挥员、军事家。他投身革命20年,立下过赫赫战功,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的好榜样”。在牺牲前的三年时间里,担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的彭雪枫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抗击内外敌人以及淮北抗日根据地的建设和发展之中。在淮北大地上,老百姓永远忘不了这位彭师长。时至今日,彭雪枫的许多故事仍被口口相传。透过这些事迹,一位勤勉上进、有勇有谋、一心为民的青年将领形象跃然纸上。

  勤勉读书增本领

  人们常以“文武双全”来称赞这位曾就读于南开中学的青年将领,但彭雪枫自己却总是以未曾受过系统的教育为一生的憾事。因此,为了提升工作战斗水平,弥补知识匮乏的状况,在淮北抗日根据地担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职务的彭雪枫仍保持着强烈的求知欲,坚持在工作战斗之余挤出宝贵的时间来读书写作。在部队驻地半城镇的东部有一座古庙,彭雪枫发现这里除晨钟暮鼓外,异常安静,是个静心读书的好地方。于是,他便选定了庙中的两间空房,在里面摆上桌椅,开辟为自己的书房,并形象地称之为“密室”。在“密室”中,彭雪枫的活动就是读书、写文章、修改演讲稿。

  彭雪枫认为:“一个军事家或者政治家,绝不是仅仅有一门知识就可以的,一定要有相应的各方面的知识,正像一个外科医生,不知内症,他决不是一个好医生。”因此,他便以广泛涉猎为目标,古今中外的经典书籍都成了他的阅读书目,经常是一拿到书就废寝忘食地阅读。从1941年下半年起,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彭雪枫的阅读范围涵盖了军事、政治、文史诸多领域,可谓是博览群书。原第十二旅旅长谭友林曾回忆过彭雪枫的读书生活:“行军作战不论多么紧张、艰苦,他都用两匹马驮着书报箱子,一到驻地,就挑灯夜读。鲁迅的书,中外小说名著,历史典籍,还有地方县志,说书唱本,凡能搜集到的,他都不随便放过。”

  在紧张的抗日作战中,彭雪枫也从不放松读书学习。1942年“33天反扫荡”作战期间,新四军第四师常常是昼伏夜出,白天隐蔽休息,晚上出击转移。于是,白天隐蔽空暇之余就成为了彭雪枫读书的最佳时机。他认为在战地阅读是苦中作乐,“别有风趣,亦颇有心得”。淮北的民主人士田丰曾赞扬过彭雪枫的读书生活:“虽在军事倥偬极端繁忙之时,从未少辍。如此勤于学习,持久不懈,诚为人所难及。”身边的战士看到彭师长手不释卷,担心他累坏了身子,劝他多注意休息。彭雪枫笑着说:“我还没有头悬梁锥刺骨呢,算啥苦读!不抓紧时间多学点,将来会输给工作的。”

  彭雪枫很重视读书的计划性。在淮北的第一个春节,他为了更好地利用这四天难得的春节假期,便与在异地的妻子林颖通过书信商量好了详细的读书计划。他决定在假期中以读软性书为主,如传记、小说一类,起码也是“随笔”一类的书籍。于是,他便将读完《静静的顿河》第三卷作为假期目标,还说如有剩余时间,可以再读一遍季米特洛夫的报告。彭雪枫同样希望妻子有个读书计划,并特地附寄了《斯大林演说集》一册,还建议她读一读《三国演义》。

  彭雪枫有一套自己的读书方法。他将“读书必须求甚解”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认定一本读透,不要东看一本,西看一本,即便是参考,也只是‘参考’,不必贪多”。阅读时一定要思想集中,排除外界的各种干扰,才能领会作者的意图。他把“学以致用”作为格言,主张“为某一目的而读书”,强调要把读书学习与解决和指导部队建设上存在和遇到的问题结合起来。比如通过对《“左派”幼稚病》《反对党八股》《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书的研读,他对各种错误思想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党性更加坚强了,理论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为了提升军事作战水平,他认真钻研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以及《孙子兵法》等军事理论著作,并结合我军的战史和自己长期的战争实践写下了《马列主义者要学习军事》《论精兵主义》《再论精兵主义》《战略战术问题浅说》等军事著作。这都有力地推动了全师的军事建设。

  彭雪枫不仅自己始终坚持读书学习的习惯,而且还常用陶渊明的诗句“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来激励身边的工作人员要珍惜时光多读好书,告诉他们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他会积极帮助。全师的各级干部也被彭雪枫勤勉好学的精神所感染,利用战斗间隙学习政治、军事和文化知识蔚然成风,促进了干部的成长以及工作作风的转变。

  捉放韩顽显智慧

  1943年3月,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部在蒋介石反共阴谋的策划下,突然向西侵占里仁集、程道口地区,企图与王仲廉部夹击新四军第四师于洪泽湖畔,做起了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的美梦。彭雪枫遵照党中央的方针,派人前往韩部规劝,希望对方能以全民族抗日大局为重,不要违约西进,共同抵御日本侵略者。然而,韩部却继续向淮北根据地中心区推进,侵占了数个村镇,狂妄叫嚣要建立所谓洪泽湖畔新的反共基地。

  危局之下,3月15日,新四军军长陈毅命令彭雪枫在韩德勤、王仲廉会合之前,首先集中力量打击侵入淮北抗日根据地腹地的韩德勤部,以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于是,彭雪枫奉命指挥第四师主力,果断对盘踞在山子头地区的韩德勤部展开自卫反击。战斗从午夜开始,拂晓便告结束,仅花费数小时就消灭了进犯的全部敌军并生俘韩德勤及官兵10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56挺,步枪750余支,迫击炮2门,电台1部。山子头战斗的胜利迫使王仲廉部仓皇回窜,粉碎了国民党军的东进计划,铲除了国民党顽固派留置在华中根据地的反共堡垒,使蒋介石精心策划的“第二个皖南事变”的阴谋彻底破产。

  韩德勤被俘后,彭雪枫出于维护抗日大局的目的并没有伤害他,反而是以礼相待。除了加强警戒之外,他还专门派自己的警卫员直接负责韩的安全和生活。韩德勤看到自己无性命之忧后,便开始了装腔作势,根本不想承认这次的违约西进和制造摩擦等反动行动,反而以死相威胁,结果是丑态百出,还上演了假吃火柴的闹剧。看管韩的战士见状立即将火柴没收掉,以防他自杀。彭雪枫深知韩德勤的为人,知道他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听到情况后,他便让战士把一盒新火柴交给韩德勤,让他想吃就吃,绝不阻拦。韩德勤知道自己假意吃火柴的诡计已被彭雪枫识破,气急败坏,又开始宣布“绝食”。两天下来,韩的饭菜一动未动。警卫员有些着急了,无奈只得向彭雪枫求助。彭雪枫猜到韩德勤只是想表现一下忠贞,给自己造个声势。于是,他让战士不要给韩德勤送饭,只送水,因为韩德勤只绝“食”,没说绝“水”。果然,早已饥肠辘辘的韩德勤在警卫员的“点拨”下觉得只绝“食”确实不用绝“水”,于是他拿起水壶尝了几下便全然不顾地大口喝了起来,最后把水壶喝了个底朝天。原来,这水壶中装的竟是鸡汤,韩德勤察觉后却也默不作声,尽情享用了。后来,韩德勤在淮北抗日根据地假意吃火柴、闹“绝食”的事成了当地军民茶余饭后的一个笑料。

  彭雪枫在生活上对被俘的韩德勤十分关照,但在原则问题上却十分强硬,毫不退让。彭雪枫和师政委邓子恢遵照军部的指示,按照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对韩德勤不顾民族危亡,屡屡破坏抗战协议,一次次制造反共摩擦,屠杀抗日军民的种种罪恶行径痛加斥责,之后又表达了新四军以团结抗日为重,不愿扩大事态的愿望。韩德勤一开始还“贼喊捉贼”地指责是新四军破坏协议,直到彭雪枫拿出在山子头战斗中缴获的他同蒋介石密谋反共的两份电报,韩德勤才理屈词穷,只好默认自己的罪行,大诉苦衷并提出“留面子”“给出路”等要求。4月4日,彭雪枫代表陈毅军长同韩德勤正式签署了《会谈备忘录》,韩德勤事件圆满解决。之后,彭雪枫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和陈毅军长的批准,释放了韩德勤并发还了部分人、枪,指定了一小块驻地,并派新四军第四师骑兵团护卫,将其礼送出境。

  回顾整个捉放韩德勤的斗争过程,彭雪枫等人在陈毅的直接领导与中央的正确指导下,“不仅身子劳碌着,而且头脑紧张着”,果断地抓住时机,粉碎了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的违约进犯,并进行了妥善的处置,取得了军事上与政治上的重大胜利与主动,在这个过程中彭雪枫可谓功不可没。

  明断案件解冤屈

  在淮中错案平反工作中,彭雪枫也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1944年2月,淮北行署主任兼公安局局长刘瑞龙因公去了泗阳,清理“淮中案件”的工作落到了新四军四师师长、淮北军区司令员、区党委委员彭雪枫的肩上。“淮中案件”是由一个17岁的淮北中学女学生孙某偷了某学生50元边币而引起的,后来演变成了“进步青年建国团”反革命集团案,牵连师生50余人,引起了很大震动。接手案件的彭雪枫决心按照党中央的指示精神,实事求是地清查这桩案件。他用4天的时间对“要犯”一一进行了“审问”。在审理过程中,彭雪枫耐心细致地询问“案犯”的相关情况,发现淮北中学、公安局存在搞“逼供信”的做法,在没有充足证据的情况下,竟将文雅老实的女教员陈秉惠认定为“特务头子”,许多无辜的学生、教员也被牵涉其中。彭雪枫将调查情况上报给区党委,明确表示:“好的、进步的学生、教师是多数,敌特是个别的、少数。”并建议对案件重新进行审理,不要冤枉一个好人。在区党委的支持下,彭雪枫开始全面审理淮中案件,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工作,案件终于水落石出。

  原来,平时表现就不好的女学生孙某出于经济原因偷钱被查出后,为了掩饰错误便谎称是一个女特务胡某指示她干的。在“抢救失足者运动”的大背景下,淮北中学副校长张某和女教员周某对此深信不疑,于是为了扩大“战果”,将“特务”一网打尽,他们便威胁孙某,让其充当自己的“内线”继续潜伏于“敌特”身边,为党提供情报,否则就将她偷窃的罪行向全校师生公布。年轻的孙某被吓坏了,只得同意,同时为了蒙混过关,她不得不继续编造“敌特”的相关情况。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孙某声称不仅取得了“特务”的信任,填写了“申请书”,加入了特务组织“进步青年建国团”,而且查出学校各班都建有秘密小组,“建国团”的正、副团长有6人,每个人都有代号,她甚至还取得了包括特务领导人批示的报告和指示信等重要情报。就这样,淮北中学里的“敌特”分子越来越多。

  在彭雪枫的审理下,孙某最终承认她的口供全系编造,所谓特务领导亲笔批示和指示信也是她自己写的,并万分惊恐地说:“我对不起党,我对党不忠实,我害了同学,害了老师,我不是有意牵扯到这么多人啊!”淮北公安局参与此案的一位同志不相信孙某这次的供词,信誓旦旦地对彭雪枫说:“某某如不是特务,砍下我的头!”彭雪枫笑了笑,说:“是不是特务,要看证据,看事实。他不是特务,也砍不了你的头。”彭雪枫坚持真理,抵制住了这股主观主义、肃反扩大化的错误倾向。

  1944年7月17日,中共淮北区党委正式作出决定,批评了淮北中学肃反扩大化的错误,对搞“逼供信”的办案人员给予了相应的处分,给被牵扯其中的无辜学生和教员进行了平反。几十年后,刘瑞龙回忆此事时说:“淮中错案平反工作,最初是雪枫同志从初步审讯中察觉到该案件中有虚构的现象,然后经过进一步的调查研究,查证落实,获得了虚构的全貌,因而进行了平反。”因此,可以说,彭雪枫对“淮中案件”的解决发挥了重要作用。

  心系百姓为人民

  在淮北抗日根据地,彭雪枫不仅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领导人,还是一名为老百姓兴利除害的人民子弟兵。他常说:“俗话说得好,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革命军队如若不爱护老百姓,不知人民的疾苦,就将得不到人民的拥护。离开老百姓的军队就会像鱼离开了水一样,非涸死不可。”

  1943年的一天,彭雪枫陪同陈毅军长在村外散步,恰巧碰到一位老大爷吃力地挑着沉甸甸的水桶走来。在了解到全村只有一口距离他们很远的水井后,陈毅深有感触地说:“全村就这么一口井,离村又这么远,影响群众的生活和生产呦。”彭雪枫想起他曾答应过要帮村里解决吃水难的问题,却因军务繁忙而一直没有来得及实施,又想起毛主席在中央苏区时不是就强调过“要关心群众生活”吗?心里不由地愧疚起来。于是,回到司令部后,他决定立即落实选址打井的事情。动工的那天,彭雪枫与战士们一起掘土、拉绳子。经过四天的努力,新井终于打成功了,老百姓再也不用跑远路挑水了。老百姓十分感激,吃水不忘挖井人,为了让后人记住新四军的功绩,人们将此井命名为“新四井”。

  一次行军的夜晚,彭雪枫提着马灯进行巡视,发现一位老人露宿在外面,身体看上去也不是很舒服,便上前询问老人有何难处,为何不进屋去睡。老人睁开眼睛,看到是新四军的干部,翻了个白眼,一句话没说还将头转向了另一边。彭雪枫担心老人睡在外面有危险,便向屋中问道:“屋里有人吗?”屋中有人答道:“干嘛?”彭雪枫不满地说:“大冷天的,你咋把个病人放在了屋外?”开门后,彭雪枫迎面看到的竟是自己部队的一个科长。那科长见到是彭师长,大惊失色。彭雪枫怒火满腔地说:“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这样,你不去照顾病人,还叫人家搬出去,亏你做得出!”彭雪枫狠狠地批评了这个科长,而且还亲自监督这个科长帮老人搬回原房,向老人道歉。在召开军人大会时,彭雪枫要求部队严格遵守群众纪律,牢记这次的反面典型,绝不允许欺负老百姓的事情再发生。

  1943年8月28日,天降大雨,淮河水猛涨,围堤出现的缺口有好几丈,大柳巷方圆几十里有被淹没的危险。正在出席医务工作会议的彭雪枫闻讯后立即率领到会的全体人员和警卫营指战员冒雨前往抢险。他带头抱草、抬土,领导军民一起加筑堤坝,从天黑奋战到天明,终于堵住了缺口,消弭了一场灾难。为以防万一,彭雪枫又抽调3个连队与党政机关干部和学生5000多人,同大柳巷人民并肩继续加固与监视圩堤。经过26个昼夜的奋战,一道长20多公里的新堤终于筑成。大柳巷人民再也不会受到洪水的威胁,后来为纪念彭雪枫救民于水火之功,遂将此堤命名为“雪枫堤”。

  彭雪枫带领军队在淮北抗日根据地为老百姓解烦忧,做实事,老百姓打心里爱戴彭雪枫和新四军。当时,在淮北大地上广泛传唱的一首《彭雪枫同志到路东》的民歌就表达了当地老百姓对彭雪枫将军的赞赏和拥护,歌词是:彭雪枫,到路东,好似桃花遍地红,扛起扁担拿起枪,跟着雪枫闹革命。

  1944年9月11日,彭雪枫在前线作战时,不幸为流弹所伤,壮烈殉国,遗爱长淮,年仅37岁。淮北人民和新四军对于他们深深敬爱的彭师长不幸殉职极其震惊,悲痛之情难以言表。为纪念彭雪枫,永城县更名为“雪枫县”,抗大四分校更名为“雪枫军政大学”,彭雪枫一生奋斗的光荣事迹更是被写成传略公布全军,成为了战士的教材。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人亦手书挽联,高度赞扬彭雪枫同志“为革命奋斗、替人民服务”,“功绩辉煌,一世忠贞”,号召军队和人民继承烈士遗志,为实现全中国的彻底解放而斗争。

责任编辑:高杨 最后更新:2022-02-19 09:46:5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淮北抗日根据地的“四菜一汤”

下一篇:淮北地区第一个抗日根据地——豫皖苏边抗日根据地的开辟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