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第一次长沙会战(五)
2018-12-14 08:50:20  来源:萨沙  点击:  复制链接

  日军全线溃败

  日军几个师团长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他们最早嗅到了危险的气味,纷纷向冈村宁次表示要撤退。

  冈村宁次此时左右为难!显然继续南下占领长沙,目前看来难度非常大,但并不代表不可能。

  如果一味进攻长沙,此时部队补给已经基本耗尽,重武器又上不来,怕是无法应付这样的攻城战。

  如果战斗持续一周以上,不用国军打,日军自己就会因为补给断绝而完蛋。

  但如果不去打长沙,目前日军已经伤亡1万多人,虽然也造成了国军2万多人的伤亡,却因为国军有计划撤退,日军根本没有歼灭国军主力。这2万多人的损失,相对国军24万的总数来说,也算不了什么。显然,战前所谓歼灭第九战区国军主力目的,是不可能实现了。

  如果此时连次要目的,占领长沙也不去作战,而立即撤退,岂不是鸡飞蛋打,自掌耳光吗?冈村宁次要如何向中国派遣军司令官西尾寿造交代?

  就在冈村宁次犹豫不定的时候,海空方面交给他一份紧急情况。根据洞庭湖上日军水上飞机的侦察,在长沙一线,国军约有六个精锐师的部队集结完毕。

  看完这份情报,冈村宁次才恍然大悟。原来薛岳的目的并不是守住长沙,而是试图彻底击溃他的中路8万多进攻大军。

  如果不管不顾的持强攻击长沙,只要数日不胜,部队战斗力耗尽,又没有补给,此时薛岳集中主力给予迎头痛击,自己岂不是完败。

  就算日军在长沙附近没有遭遇毁灭性失败,还要向北撤退100多公里,这一路全部是国军控制区,必将伤亡惨重。

  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有个最好的品质,就是务实,不像之前台儿庄的矶谷廉介和后来昆仑关今村均那样傲慢自大,好大喜功。他权衡轻重,决定冒着承担战败罪名的巨大危险,让部队全部后撤。

  为什么呢?因为此刻为了面子不撤退,将来在长沙城下大败,还一样要撤退,更会损失惨重。两害相比,取其轻!

  其实,这个决心是非常南下的。也许对于全世界其他军人来说,胜败兵家常事,进退都没有什么丢人的。但对于所谓的大日本皇军来说,字典中从来就没有撤退两个字。日军一向以前进作为唯一的目标,而且从来不把战斗力虚弱的国军放在眼里。

  之前狂言9月占领长沙,现在却随意后撤,正是吹牛吹破,丢脸之极。

  只是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10月1日,冈村宁次紧急下令,向南进军最远的第6师团,立即停止进攻,逐步返回捞刀河以北。

  为什么冈村宁次不在此时下达总撤退令呢?因为,他知道一线部队已经筋疲力尽,一旦下达总撤退令,可能出现各部抢着撤退,甚至会在国军打击下出现溃散。

  而薛岳得知第6师团向北撤退以后,知道日军已经开始撤退,不会再进攻长沙了。薛岳不禁赞叹: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还是有一套的,它差一点就彻底完蛋。

  不过就算这样,日军还是将大半截身子钻进来国军的口袋,薛岳在1日发动总攻击命令,国军各部四面出击!

  眼见国军已经四面进攻,冈村宁次无奈,只得慌忙在2日下达总撤退令。

  得到这个命令以后,一线已经焦头烂额的日军各部,立即蜂拥后撤。

  可是开始突入的太深,现在撤退又谈何容易。

  日军撤退途中遭受国军四面袭击,伤亡不轻。尤其分散在各地的小股卫戍部队,几乎被国军一扫而光。

  在国军猛烈攻击下,日军各部踉踉跄跄的在10月4日退过汨罗江。

  左翼日军一部撤退不及,只得慌忙乘坐军舰从洞庭湖撤退到岳阳。

  此时日军各部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混乱。6日,冈村宁次掩耳盗铃的宣称达到作战目的,战役全部结束,其实,此时日军大部还在狼奔猪突,没有撤退过新墙河。

  直到8日,日军才退过新墙河,回到自己的防区,国军由此恢复了全部失地。

  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

  此次追击战中,日军伤亡数千人,加上之前伤亡的1万多人,此战伤亡高达2万之众。

  国军方面伤亡约3万多人,比日军要大,但这个伤亡比在双方武器装备巨大差距下,还是相当理想的。

  至于日军战后宣称自己仅仅死亡850人,伤2700人,又是鬼子特有的胡扯乱盖,不足为奇。

  日军在战前宣称9月必将占领长沙,所以进攻初始,根本没有考虑会撤退,也没有撤退的准备。

  此次撤退期间,虽然由于日军素质较好,大体保持没有崩溃以外,由于四面被伏击追击,加上补给耗尽,非常狼狈。

  以赣北106师团为例,他们撤退期间遭遇层层包围,其中就包括东北军49军105师的伏击。当时105师派两个团占领了106师团撤退必经之路。

  当该师团主力连夜撤退经过这里时候,被315团伏击。

  315团在公路附近的小山上设置了伏击阵地,等到日军经过,立即使用轻重武器向公路猛烈开火。106师团措手不及,又因为部队被崎岖的山路,被拉成一字长蛇阵,陷入全面的混乱中。

  日军被攻击半小时以后才反应过来,此时日军已经遭受一定的伤亡。

  随后日军集中主力反击的时候,315团则交替掩护撤退到二线阵地,随即继续依靠山地向公路射击炮击。

  106师团在夜中搞不清国军规模,几次进攻无效,只得冒着炮火加速突围。前后用了3个小时才全部通过,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和丢弃的辎重。

  此战315团由于以逸待劳,又占据坚固阵地,伤亡很小。

  这种伏击战,对于国军是极为有利的,而日军则是极为不利。日军由于屡次遭受袭击,虽然没有全军崩溃,撤退的也极为狼狈。

  第二天315团,继续追击偷袭由一个中队日军保护的野战医院时,发现如惊弓之鸟的日军刚刚仓皇撤走。日军驻扎的村子中,到处都是丢弃的东西,包括钢盔,衣服,担架之内。进入村子的国军又发现,日军军用锅内煮熟的饭和开水还是热的,说明他们因为忙着逃跑,连一顿饭都没来得及吃完就慌忙走了!

  虽然此次突袭没有成功,却也可以看到日军撤退多么慌乱。

  而黔军102师追击日军也颇有斩获,该师以两个团尾追日军!从长沙出击,狂追了100多公里。日军当时光顾撤退,已经不敢停下来应战。所以基本就是一个追,一个跑。一旦追上就打死一批,然后继续追。

  102师前锋伊布,截住日军尾巴,都狠狠吃掉,每次都毙伤日军百人以上。就这样,追逐赛一直继续国统区和日控区的交界处--新墙河。

  其实黔军是国军中战斗力最弱的部队,装备极差,如果日军敢于回头应战,黔军绝对占不到什么便宜。

  由此可见日军这次撤退慌乱到什么程度。

  第一次长沙会战,无论从战略和战术上,都是一场胜仗。

  战略上,国军采用诱敌深入,逐次抵抗,导致日军战斗力逐步消耗,最终没有实现歼灭第九战区国军主力的目标,也没能实现占领长沙的目标,接受了完败。

  虽然,最终因为冈村宁次反应比较快,没有进入长沙地区,没有被国军六个师的预备队彻底击溃,但也遭受很大损失,属于一场大败仗。

  战术上,国军以防御为主,依靠有利地形防御,造成日军很大的伤亡。防御中,采用后退缺战,破坏交通和坚壁清野,导致日军的优势无法发挥,战斗力大减,最终两军伤亡比非常接近。相比抗战初期,国军损失基本是日军一倍来看,是不可思议的。

  蒋介石给薛岳的电报也掩饰不住喜庆之气息:“此次湘北大捷,全国振奋,诚是为最后胜利之佐证,而对于人民信念、国际视听,关系尤钜。骏烈丰功,良深嘉庆。”

  自然,事后日本人为了掩饰失败,谎称没有意图占领长沙,只是造成国军损失就是完成目标。试问,如果不想占领长沙,分为三路以长沙为中心的包抄作战,又是在干什么?此战国军损失不过3万多人,相比20多万的部队,仅仅为7分之一。而日军也损失2万多人,等于是没有对国军伤筋动骨,自己反而重伤了,天底下有这样的造成敌人伤亡的战例吗?

  至于我党也对故意贬低长沙会战,一说是薛岳自己违背蒋介石命令打的,二说日军根本没有试图占领长沙,就是打一枪就走,三说日军伤亡3000多人(日军战时公布数据),国军伤亡4万,其实这又是不尊重历史的老一套而已。

  事实上,虽然冈村宁次和西尾寿造一再抵赖,第一次长沙会战的完败是赖不掉的。

  战后,冈村宁次在会战结束后给“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西尾寿造呈交的《关于解决中日事变作战之意见》中说,也承认了失败。他写到:摧毁敌军的抗战企图,是至难中的难事……在作战中放弃已占领的要地要域而返回原驻地的作法,不啻鼓励敌人反击,并会成为敌人宣传的材料。

  长沙会战中,中日战斗是极为激烈的,仅仅对抗33师团的79军140师就消耗子弹高达40多发。战斗后在战斗比较激烈的三个阵地,扫出子弹壳高达30多担,足可见战斗之惨烈!

  我军此战伤亡3万多人,大小作战数千场,整个湘北都撒满了国军烈士的鲜血。

  其他的故事

  需要说明的是,薛岳战后仍然对白崇禧压迫他撤军,并且对他颇为无礼的态度耿耿于怀。李宗仁说过:白崇禧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傲慢,嘴太臭。

  此次薛岳受了白崇禧的压迫,还立下了军令状,但最终结果是打赢了。如果当时听从白崇禧的放弃长沙,日军绝对会占领长沙以后不再前进,那么长沙也就丢了,还无法大量歼灭日军,战役也就失败了。

  战后,白崇禧自知判断失误,亲自来到长沙想要表示歉意。没想到薛岳当时一肚子气没处发,毫不客气的给了白冷脸。当时薛岳的赵子立回忆:一天晚上,我正在好睡,突然被薛岳进来叫醒了。薛岳板着脸对我说:走!去接白崇禧去。白崇禧来啦!丢他妈呆核(应该是粤语骂人的脏话)!敌人进攻时候,他不来,敌人跑了,他到来了。我们几夜没睡个整觉,刚睡好,他来找麻烦!

  一行人赶到车站,白崇禧的专列早已停下来多时了!

  薛岳冷着脸和白崇禧寒暄了几句,随后怒气冲冲的说:这次作战,兵力不够用,我能力也不成,所以仗没打好。这个责任,我负不了,还是请主任来亲自指挥吧!

  白崇禧被薛岳这一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尴尬的不听摸脑袋。好在薛岳的参谋长精于世故,立即打圆场,岔开了话题。

  白崇禧也红着脸赞扬了薛岳几句,说他打得好。

  薛岳脸还是像大历史一样冷,鼻子里面哼了几声,也不说话,白崇禧没有办法,只得灰溜溜的上车走了。

  结果,专列还没有开出车站,薛岳转身就走了。

  薛岳为什么如此气愤,其实也有悲痛的因素。在第一次长沙会战期间,他的父亲去世了。薛家是广东韶关乐昌客家人,世世代代为耕读之家。薛岳的曾祖、祖父和父亲都是自耕辎重的农民。薛岳的父亲名豪汉,薛岳是长子。薛豪汉有六子二女,家庭教育极为严格。薛岳六兄弟中,出了四个国军将军,除薛岳为四星一级上将外,三弟仲述、四弟叔达为中将,五弟季良为少将。

  薛豪汉传承农民家庭的特点,对薛岳这个长子非常看重。薛岳七岁就被送去上私塾,后又送去上新式小学。这对于普通农民家庭来说,是很难得的。当年男性农民中,有超过七成不识字,也就是连私塾都没有上过,更别说上什么西洋小学。

  薛豪汉从小给薛岳讲述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的抗御外寇的故事,对薛岳一生也有重大影响。

  后来薛岳在15岁时,离开家去广州上陆军小学,父亲薛豪汉虽然舍不得,却也没有反对,父子感情极深。

  第一次长沙会战爆发之前,年事已高的薛豪汉已经重病卧床,看来是不行了。会战进行期间,薛豪汉已经弥留,在稍微清醒一些以后,他再三嘱咐家人,千万不要告诉正在打仗的儿子薛岳,让他全心全意去打鬼子。

  但薛岳还是知道了父亲已经不行了的消息!

  现在军情十万火急,薛岳整日整夜不睡觉,怕是连离开一步都不行,又如何能够离开前线去看父亲呢?最终薛岳咬牙硬撑着,最终打赢了战役。但薛豪汉也在会战结束之前,因病去世!

  薛岳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痛哭不已。会战结束以后,赶忙请假回去奔丧。

  薛岳是广东人,当地的风俗极为保守。父亲死前,儿子不来见面就属于大不孝。宗族的老人们对薛岳非常不满,一度不让薛岳奔丧。薛岳和家人再三求情,老人们才勉强允许薛岳去祭拜,但必须万分虔诚。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薛岳为了国家,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有意思的是,广东韶关坚守到1945年1月沦陷。日军占领韶关以后,一部开往薛岳的祖坟。当时薛岳的亲友们大多已经离开,剩下的老人们都很紧张。因为薛岳恐怕是歼灭日军最多的国军将领,和日军有血海深仇,日军很有可能来挖掉他的祖坟。

  在民国时期,挖祖坟是对一个家族最可怕的报复,胜过满门抄斩。没想到,日军赶到韶关薛岳老家以后,并没有任何对薛岳祖坟不敬的举动。甚至还做了简单的打扫,点烟放酒祭拜!

  为什么呢?因为日本人知道,薛岳是真正的军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这和日本军人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所以日本人虽然被薛岳成万成万的干掉,却对薛岳非常钦佩,认为他是真正的勇士,自然不会敢于去挖他的祖坟。

  日军此次战斗完败,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居然以老百姓作为发泄。日寇所到之处疯狂屠杀无辜百姓,纵火,抢掠,奸淫,无所不为,形同野兽!

  当时大部分百姓已经疏散,但少数没有来得及逃走的中国居民遭受日军兽性屠杀和破坏。

  由于后期补给断绝,日军在一些已经逃走的老百姓房屋中掘地三尺,找不到食物就放火烧屋,来不及烧的就在农民烧饭的锅,水缸中大便,在居民的饭碗,水瓢上小便。

  战后薛岳曾经亲自前往湘北巡视一周,单单他经过的不多的几个地方,日军就烧光了270多个村镇,残杀了8000多老百姓。

  日寇特别恶劣,除了单纯的枪杀以外,还包括刀砍,刺杀,烧死等等,甚至将杀死的农民尸体立着摆在大门两侧,当做所谓看门人。

  另外就是强奸妇女,保守估计也有数千人,其中甚至包括8岁的幼女和83岁的老妇。日军甚至在撤退过程中,也不忘记在山上扫荡妇女。被强奸的妇女一般就地杀害,甚至将赤裸的尸体挂在道路两边的树木上。

  这些暴行,不但让湖南当地百姓刻骨痛恨,也让大量外国记者拍下了珍贵的照片。

  整个八年抗战期间,湖南老百姓伤亡高达260多万人。

  所以,湖南当地民众百分之百支持国军抗战。在日军狼狈撤退时,大量老百姓手持土枪,长矛,甚至钉耙,木叉配合国军追击日军主力,搜捕日军零散部队。这些老百姓捉住了数百名日军俘虏,大部分是掉队以后日本兵。这些日本兵害怕被俘,甚至将军服脱掉,穿上中国老百姓的衣服。

  由于湖南老百姓对日寇极为仇恨,大部分被俘的日本兵当场就被打死,只有少量被俘的,诸如后方医护人员近藤富子等人被交到长沙国军处。

  后来在解放军战争中投降国军的第九战区赵子立在回忆录中,讥笑国军没有捉住俘虏!其实这不过是从1951年被关押到1973年才释放的赵子立无可奈何的说法,或者说在政治压力下的胡说。

  无数资料可以证明,此战国军抓到不少俘虏。79军835团也捉住了7个俘虏,74军51师153团攻占赣北一个小镇九仙汤,也捉住了8个俘虏。虽然由于仇恨日军杀掉了其中几个,仍然有几个被送到长沙,因为每个俘虏可以换取200块大洋!

  第一次长沙会战就这样结束了,这是一次结结实实的胜利。此战对于日军也有着很大的影响。

  战争中,一个日军上士本田四郎也被俘。事后发现他的战斗日记中写道:长江之水往东流,中国之河永不朽;要想中国不抗日,除非长江之水不会流!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8-12-14 08:52:3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idalin.blog.hexun.com/89616218_d.html

上一篇: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第一次长沙会战(四)

下一篇:第一次长沙会战时指挥工兵营炸掉了黄沙桥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