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第一次长沙会战(三)
2018-12-13 14:52:26  来源:萨沙  点击:  复制链接

  日军进攻的阻碍

  中路日军兵力高达2个师团又1个旅团,有8万之众,力量雄厚。

  2个师团又1个旅团于23日全面攻击,他们从岳阳到通城长达50公里的三点全面进攻,很快逼近国军第一条防线,新墙河防线。

  新墙河的国军是战斗力很强的15集团军,它们依靠山地和河流工事顽强防守。由于战役的根本宗旨在于逐步消耗日军力量,国军在最外层的新墙河防线并没有太多部队。

  第6师团突破点,仅有国军52军第2师,第2旅团面对的是国军195师,第33师团则是面对国军79军第104师。

  显然,每个师仅有几千人,不能有效阻挡兵力在1万到3万的日军进攻部队。

  此时日军重武器很多,所以攻击能力强大,三支军队都在二三日内突破新墙河防线。

  同薛岳估计的一样,由于新墙河在最前线,靠近日军控制区。所以日军无论重武器还是后勤补给都非常充分,攻击力巨大。

  以第6师团攻击防御新墙河的国军52军第2师赵公武为例,日军出动六千多人,在80多门重炮和13架飞机配合下猛攻。日军重火力极为猛烈,怕是连美军苏军都不容易应付,更不要说只有一些迫击炮的国军。

  比如52军第2师的胡春华营和195师的的史思华营,都坚守阵地和日军决战。但在日军猛烈炮火打击下,胡春华营全军覆没,无一幸存。史思华营伤亡殆尽,营长殉国。

  像这样在一线和日军硬拼,是极不明智的。

  此时这一线日军已经增加到6万多人,战斗力已经很惊人了。

  所以防御的国军三个师在对日军造成一定的杀伤以后,有计划的放弃阵地,撤退过新墙河,转而防御汨罗江防线。

  冈村宁次狐疑的在回忆录中写道:敌军抵抗均不强烈!

  很快,冈村宁次就开始明白了。日军主力渡过新墙河继续南下,作战就开始不同了。

  在抵达第二条汨罗江防线之前,日军各部都遭遇依靠山地地形优势的国军猛烈阻击,伤亡很大。

  冈村宁次原本认为国军花费数月时间修筑了汨罗江防线,在汨罗江才会有真正的激战。没想到,在新墙河同汨罗江之间,日军就已经陷入苦战。

  以第6师团为例,他们还没有靠近新墙河,就在外围遭遇关麟征集团军82师罗启疆部的拦截。该师团的36旅团的步兵第45联队和独立山炮第2联队经过4天的苦战,才勉强击退82师,蹒跚前进,此战联队伤亡很大。

  此时的国军贯彻薛岳的天炉战术,除了完全将交通破坏,坚壁清野,民众撤退以外,主力部队后撤,留下部分主力依靠地形和坚固工事坚守,更有数不清的突袭,夜袭战。

  这样一来,日军叫苦不迭。

  日军2个师团又1个旅团主力,在经过新墙河一线时,由于国军狙击,伤亡不轻,更因为交通完全破坏,被迫将重武器丢下大半。日军的后勤补给线由于国军和游击队配合袭击,根本无法保证。其实就算没有国军袭击,由于公路完全破坏,依靠山路的马匹负载,根本无法有效补充进攻作战的巨大物资消耗。

  日军焦头烂额之下,开始在当地抢劫中国农民,没想到农民基本都已经转移撤退,粮食带走或者隐藏,根本毫无所得,这个来源也不存在了。

  而这一线作战也极为艰苦,因为山地地形的作用,日军只得一个个的突破国军防御阵地,因为无法绕道。不但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更遭遇很大伤亡。谁都知道,在山地仰攻是极为困难的。

  从新墙河到汨罗江,国军几支部队依靠山地地形固守,有更无数民众配合国军小股部队伏击,突袭战斗。

  日军各部苦战一周,才以惨重代价到达汨罗江一线。

  而此时国军各部主力已经有计划的撤退到汨罗江一线,长沙一线部分预备队也前进到第三条防线捞刀河!

  此次作战中,日军由于地形不熟,又是进攻方,完全在明处,吃了不少亏。

  以79军140师837团一营三连排长许俊陶为例。他区区一个排的兵力,居然依靠地形的优势,伏击了日军一个大队。

  当时他的排担任偷袭认为,很快发现日军一个大队700多人在山脚下集合。由于日军对地形不熟悉,也没有捉到当地民众作为向导,基本等于瞎子。他们700多人密集的站着队,个个荷枪实弹,一个军官在大声讲话,貌似正在集合部队宣贯什么东西。

  显然,日军认为此处没有国军,所以根本没有防备。

  当时许俊陶率领一个排,就隐藏在山顶灌木里面。日军则正好在山腰一块没有植物覆盖的空旷地集合,也许是此处比较开阔,适合训话吧。

  实际上,这个大队的日军就完全成为一个很好的靶子。许俊陶排长年轻胆大,目睹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愿意放弃,随即命令全排全力攻击。

  这样,这个排突然从山顶猛烈开火,机枪步枪子弹如雨点一般落下。日军猝不及防,瞬间被打的东倒西歪,抱头鼠窜。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倒了七八十人。

  日军恼怒的用火炮向山顶攻击,许俊陶排早已撤退多时了。

  此战日军伤亡七八十人,而许俊陶排仅仅1人负伤,1人殉国。

  而日军由于被打蒙了,在许俊陶排撤退了1华里时候,他们开在拼命向山顶开炮,却不敢出击,这是害怕遇到国军大部队。

  而至于日军持枪硬攻呢,又被国军依靠险要地形阻挡。还是以许俊陶排为例!

  他们驻守的鸡笼山阵地非常陡峭,阵地前方就是1人多高的峭壁。日军前后向鸡笼山炮击上万发,每到步兵冲锋的时候,就无法突进。

  许俊陶回忆:远距离我军不射击,怕暴露目标。等到日军进入阵地前100米,我排立即全力射击,瞬间就把日军打的前俯后仰。但日军也相当勇猛,他们在一个高举太阳旗的小队长带领下,冲入我阵地内。但冲到峭壁时,他也没有办法了。如果不爬,就过不去。如果爬,在他缓慢爬行的时候,无异于是做了我排战士的活靶子。日军也是怕死的,他们最终决定不爬,而是躲在峭壁下。我们自然不能让他一直躲着,我排官兵奋力向峭壁投掷手榴弹,炸得日军乱跳。由于日军地势太低,根本无法反击。但激战中,我刚投出一个手榴弹,就被一枪击中颈部,顿时血流如柱,受了重伤。如此短兵相接的关键时刻,作为一个初级指挥官,绝对不能退缩。我让勤务兵给我简单包扎后,继续指挥战斗,直到将日军打退才去后方就医。

  显然,日军这样进攻,伤亡不会小,而且进展会相当缓慢。

  日军从25日开始全线攻击汨罗江防线,国军以主力部队依靠江防工事防御。日军苦战数日,居然毫无收获,大部渡江失败,并且遭遇很大损失。

  激战到28日,在薛岳的命令下,汨罗江国军再次放弃阵地,有计划的向后撤退,固守捞刀河防线。

  日军以重大伤亡突破了汨罗江防线,随后继续向长沙前进。

  争论和争执

  就在日军渡河的同时,薛岳将还没有参战的六个主力师的预备队,调到长沙附近,准备等疲惫不堪的日军接近长沙时,全线出击,一举将日军击溃。

  此时的冈村宁次还不知道死活,命令日军立即向捞刀河前进,目标是占领长沙。

  不过此时,国军内部里面并不是铁板一块的。

  日军从18日开始进攻,经过10日激战,虽然有一定伤亡,毕竟是接近了长沙一线,突破了汨罗江。甚至侧翼从洞庭湖登陆的日军,离长沙近在咫尺,长沙已经可以听到日军的大炮声。

  此时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已经对薛岳非常恼怒!

  白崇禧认为,在长沙固守是不对的,应该放弃长沙后撤到衡阳,然后一举围歼日军主力。

  但薛岳对白崇禧的命令不理不睬,这样一向高傲的白非常气愤,认为这个老虎仔(薛岳外号)是自己胡来。

  白崇禧对蒋介石多次阐述自己的观点,认为薛岳是乱来。蒋介石一度也被白说动,电报命令薛岳放弃长沙,但薛岳以统兵大将的身份,拒不执行。

  白崇禧对此恼羞成怒,他对蒋介石说:薛岳不遵守命令,看来必须我亲自去,请委员长批准。

  蒋介石虽然也倾向于放弃长沙,但左思右想,他认为一线的指挥官往往才是知道真实情况的,不能随意干涉。

  所以,蒋介石命令大将陈诚,和白崇禧一同前往湖南,督促薛岳作战。

  于是,怒气冲冲的白崇禧和陈诚赶到渌口以南一个小车站附近的小学校内,这是薛岳的指挥所里。三个人刚一见面,还没有来得及寒暄,白崇禧就立即大声说道:薛将军,我们作为军人,要服从委员长的命令。委员长让我们通知让你放弃长沙,你为什么不遵守。

  薛岳知道所谓委员长的命令,就是白崇禧的意思,立即反唇相讥说:我是第九战区代理司令官,除非委员长亲自下手令给我,不然我不能执行。

  白崇禧大怒:抗战是持久作战,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像你这样硬拼,部队都拼光了,长沙也守不住!

  薛岳听到白的指责,也勃然大怒了:如果这样让我撤退,放弃长沙,我上无面目对委员长,下无面目对国人,从今以后,我这身军装不穿了,回家种地去!

  两人大吵大闹,傍边的陈诚听的一清二楚。

  当时陈诚才是第九战区司令官,也是薛岳的恩师。最初薛岳因为反蒋失败,回家赋闲以后,就是陈诚以人才难得的名气,推荐给蒋介石的。

  陈诚一向对薛岳的军事才能很钦佩,他经常说:有了薛岳,相当于多了十万兵!

  此时,陈诚内心深处,是倾向于薛岳的。

  陈诚发挥了一个政治家的本事,开始两面劝。

  他对白崇禧说:薛岳说的也有道理。放弃汨罗江,退到长沙;放弃长沙,退到衡阳;如果衡阳再放弃,只好退到桂林了(桂林是白崇禧的大本营)。如此退下去,国土再大,也有尽头啊,到底要在哪里打呢?

  白崇禧听了陈诚的话,也沉默不语。其实他也明白,如果日军占领长沙以后,不继续南下进攻衡阳,那么长沙就丢了。以国军的战斗力,想顺利攻占日军固守的城市,基本没有可能。

  所以虽然坚守长沙是冒险,但放弃长沙,也是一种冒险。

  陈诚见白崇禧有些松动,就继续说:不如先让薛岳打打看吧!

  白崇禧犹豫说:但委员长那边,怎么交代?

  陈诚说:这好办,我来负责。

  陈诚随即电话给蒋介石,详细说明了薛岳的理由。蒋介石的战略眼光还是破厉害的,他稍微一犹豫,也同意了,让陈诚立即电话转告薛岳。

  于是,陈诚又立即找到转移到另一个指挥部的薛岳(防止日军飞机轰炸),开门见山的问:委员长让我问你,你这仗到底有没有把握?

  薛岳激动的说:除了极少数部队联系不上以外,其他各部都在执行预定计划,英勇作战。这一仗,我有把握!

  陈诚立即说:好!委员长说,如果你坚持要守,他同意你守,但要你立下军令状。如果守一守就放弃了,唯你是问!

  薛岳痛快回答:请你上报委员长,如果这仗没打赢,我就把我的脑袋交到重庆去!

  这样一来,白崇禧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陈诚私下说:薛岳这个家伙,胆子真大,天不怕地不怕!

  其实,薛岳的判断完全正确。所外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因为除了一线指挥官以外,后方将领,皇帝,有谁能够真实的看到具体的情况。

  不能看到真实情况,就自然会出现一系列的误判。

  战机千变万化,稍有不慎就会遭遇失败。以著名的彭城之战为例,项羽以3万骑兵一举击溃56万汉军,仅仅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内。

  项羽的3万骑兵隐蔽前进,在清晨向根本没有准备的汉军发动全面进攻。当时刘邦还在酒后醉卧,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项羽会这么快赶到。根据一般军事常规预计,项羽至少需要半个月之后才能到彭城。其实汉军数量相对于楚军有近20倍的优势,当时的骑兵没有马镫,威力是很有限的。如果刘邦指挥得法,以56万之众歼灭项羽区区3万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可是,遭遇突袭以后,刘邦一度张皇失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在他失去对部队控制的几小时内,汉军大败,到了中午,汉军已经被歼灭十多万之众,全面溃散。项羽的楚军收复彭城以后,继续追击,此时刘邦已经无法控制部队,汉军又被歼灭十多万,尸体使得睢水为之不流。

  刘邦的失败其实就是最初的几个小时,可见战机是多么重要。所谓运筹为决胜千里之外,即使今天高科技的情况下,也是不可能的。

  此时日军中路各部已经苦战10日之久,除了伤亡不轻以外,各部补给也不多了,战斗力大幅度削减。

  长沙城下,眼看着就是一场龙争虎斗!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8-12-13 14:53:5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idalin.blog.hexun.com/89464019_d.html

上一篇: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第一次长沙会战(二)

下一篇: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第一次长沙会战(四)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