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湖北通城麦市鸡笼山苦竹岭之战(第一次长沙会战)
2015-04-01 14:39:15  来源:百度百科  点击:  复制链接

  

第一次长沙会战日军进攻略图

  1938年夏,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总结了将近一年抗战经验教训后,制订出“自力更生,抗战建国”的方针和实施细则。其中军事方面:全国以三分之一的军队,深入敌占区打游击,建立和扩大游击根据地,以牵制日军;并保护沦陷区民众的安全生活和生产;另以三分之一的军队与敌对峙;其余三分之一的军队,在后方整训,作好大反攻的准备。 1938年10月武汉失守,日军乘胜南犯,于是年11月先后攻占了鄂南的通城、湘北新墙河以北的临湘、岳阳。自此,通城、岳阳成为第9战区的前卫,达六七年之久。

  通城、岳阳沦陷后,为了阻止日军继续南侵,第9战区指挥的5 个集团军所属各军,分别在湘、鄂、赣边区与日军对峙,并以一部分兵力深入敌占区打游击。日军为了巩固其占领区,达到击溃第9战区主力部队,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迫使国民党政府投降或停战议和,以达蚕食我锦绣河山,独霸亚洲,称雄世界的目的,故于1939年9月中旬,集中最精锐的部队第3、6、13、33等师团,以及特种部队、海军陆战部队和舰艇部队共约××万人,由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指挥,分赣北、鄂南、湘北三路进犯长沙。国民党军第9战区司令长官(代)薛岳则指挥25个军52个师的兵力,利用赣北、鄂南、湘北的有利地形,采取节节阻击、并以有力部队侧击和各个击破的战法防守长沙。

  1939年9月14日,日军首先以赣北的主力部队,向上高等地发动攻击。该敌系佯攻,我罗卓英19集团军、王陵基30集团军和卢汉第1集团军(高荫槐代总司令)所属各军,将日军101、106师团分别击退于赣西,使日军未曾深入。由通城南下,侵入湘北的日寇33师团,被我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指挥20军及79军歼灭了大部有生力量,残敌一部逃回通城,另一部经修水向阳新方向逃窜。

  湘北是日军的主攻方向,分四路进攻。9战区先后出动了第15 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指挥的第52军、37军、79军和王翦波游击纵队,后又增加了第70军,约30多个师,40万人进行防守、抵御。战斗从1939年9月18日拂晓,日军第6、第13师团向新墙河北岸国民党军阵地进攻开始,到是年10月日军北撤抵新墙河南岸为止,第一次长沙会战从此告终。捷报传出,举国欢腾,大大鼓舞了抗战军民的士气和必胜信心。

  我当时代理133师参谋长,对上述战况略知大概,现将我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的27集团军当时在通城这一带的作战情况记实于下:

  在日军准备开始南犯的前四天,133师师部驻在崇阳汪家畈山区,侦知日寇调动频繁,日军第6师团已集结于汉粤铁路羊楼司至临湘之间的铁路沿线,加紧劈刺训练(劈刺系日军作战前准备之一) ,作战物资已堆满了火车站。经与师长夏炯研究,认为日军有进犯长沙的意图,我们便立即分别电报军部、总部、长官部,请通令前线各部队详查当面敌军动向。正当我们进一步侦察敌情,积极作好准备之时,即收到杨森总部电报,急令各军紧急备战。紧接着,日军向长沙大规模进犯。

  从通城南犯的这路日军,由支那派遣军总部参谋长板垣率领的33师团及配属特种部队,原拟沿武长公路直插平江,包围长沙侧背与湘北入侵之敌相呼应。但经与驻守在通城九岭天险、战斗力较强的国民党98师交战后,感到难于实现正面进犯计划,则改由通城东南麦市绕道南楼岭,经修水朱溪厂攻占平江,进袭长沙。此役战斗是这样开始的:

  驻守在九岭的国民党军接到军令后,1939年9月20起,即分三路向通城日军进击,经数度激战,于21日凌晨攻占了县城,敌向西北溃退。是日9时起,敌自崇阳增援3000余人,配战车数辆进行反攻, 22日复占县城后,则分两路向东南绕进,国军即予阻击。如驻守高冲斗米山140师某团搜索连,虽其装备与兵力处于劣势,但激战整日,多次击退日军的强攻,重创敌人;在汤谷山上140师的一个连,也与敌激战了一天,使敌人伤亡很大。晚上敌人行至麦市鸡笼山,140师某团3营9连,在连长曾吉林的指挥下,凭藉山势有利条件,与陆空联合进攻的日寇血战三天三夜,虽大部官兵伤亡,仍巩固了阵地,日军一部分只得迂回苦竹岭过江西,另一部分从乌石洞出江西全丰。

  日军进入江西后,战斗是这样进行的:

  当27集团军79军140师在通城麦市一带与敌激战之际,集团军总司令杨森急调大部兵力在通山与敌对峙,在崇阳敌后游击的 134师和守备在崇阳东南山区的133师(欠398团) ,迅速分道南旋,协同在麦市一带的140师作战。

  134师师长杨干才奉令后,即以401李麟昭团为前卫,昼夜连续行军,抢占南楼岭战略要地。但因山区小道行军缓慢,敌人骑兵行动迅速,所以李团在南楼岭以南即与敌骑兵遭遇,日军又以飞机助战,使李团伤亡很大。但由于该团的奋战,仍然完成了掩护400赵嘉谟团、402向文彬团两团占领白沙岭主阵地的任务。次日日寇使用飞机和大炮掩护步兵分数路向白沙岭阵地的左、中、右猛烈围攻,134 师沉着应战,重创日军。特别是为了从一个被打死的日军中级军官身上争夺一个图囊所进行的多次拉锯式的反复冲杀,其战斗更为激烈,最后终被向文彬团获得。从图囊中发现驻守武汉的冈村宁次中支派遣军,代号为吕集团军投下的地图标明33师团从南楼岭、白沙岭南下,再经龙门厂、长寿街;由侧背包围长沙,协同由岳阳南犯日军作战。杨森得此情报,急将总部从长寿街经黄金洞、蛤蟆石移往青梅湾。日寇与134师经过两天激战,见无法经白沙岭南下,乃以一部与134师周旋,主力则经全丰向朱溪厂、龙门厂南下。

  我133师(欠398团)由崇阳出发,日夜兼程。此时正赶到全丰,侦知敌一部正向朱溪厂前进,急令397陈亲民团衔尾追击,俟日军在朱溪厂宿营时夜袭日军。陈团入夜到达朱溪厂外围后,急派分队秘密占领附近高地,同时组织9个轻装突击队,在日军酣睡时分数路奇袭。由于布署得当,行动迅速,当晚,日军被打得昏头转向,激战至次晨,残敌则向龙门镇溃窜。

  是夜,正当397团在朱溪厂与敌激战时,师部又侦得约有千余日军在龙门厂宿营。得此情报后,师部急令399景嘉谟团,由当地青年引路乘夜取捷径直插龙门厂,与397团协同作战,包围歼灭两处南窜之敌。同时电告该师正在江西铜鼓石街乡整训的398团速急赶到青梅湾,受总部指挥。

  次日9时许,师部到达龙门镇以东山地,两团正向敌围歼,师长夏炯立即往399团指挥所指导战斗。至午后4时,我正在师指挥所处理收容转运伤病员时,第20军军长杨汉域亲临师部,指示:奉总部急电,日军主力已窜到长寿街至嘉义一带,正与夏楚中军长领导的第 79军一部战斗,令我133师立即返回青梅湾接受补给,准备大战。杨军长同时电告在全丰附近的134师阻击增援日军,破坏敌后勤设施。我在电话里将军长命令转告在龙门镇的夏炯师长。经研究决定,以397团、师部及直属队、399团的次序,昼夜向青梅湾前进,于次日傍晚补充粮弹后,即向公路推进。

  驻守在通城九岭的79军,是在20军134师与敌大战于白沙岭附近时,由杨森总司令令其迅速开往平江,阻击由江西修水入湘南逃窜日军的。当我133师奉命由青梅湾到达公路备战时,我师部与79军第82师罗启疆师部同住一个村庄。 夏、罗二位师长相见后,略叙旧情,即研究围歼敌人方案,向杨森建议。为了掌握战机,我当夜守着电台,指示译电员、电报员坚守工作岗位,及时综合各方的情况。

  大约在当晚10时左右,长官部电报,略述关麟征第15集团军已在金井以北地区与敌激战,杨森亦即将当前战况报告了长官部。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征求杨森意见:“如明日不胜,是否转入幕阜山区作游击战?”杨森立复:“打到明天12时不胜再说。”在及时综合分析当时敌我状况后,杨森急令:79军派82师一个团精锐兵力,坚守献钟,阻敌南进。其余各师和20军133师,于明日拂晓开始总攻,将长寿街至献钟间之敌分别包围歼灭。

  各师奉命后,即乘夜接近日军阵地,次日拂晓总攻开始,战至8时许,日军妄图挣扎,使用大批飞机,轮流助战,空投粮弹。我军集中高射机枪猛射敌机,迫使日机不敢低空投弹、扫射,故投弹虽多,命中者少,空投粮弹战斗,敌我伤亡均极惨重。82师一个团担任在献钟阻击敌先头部队任务,在战斗中,该团第1营伤亡过半,仍坚持奋战到底。日军因粮弹奇缺,亦无力再战。加之当时从湘北夺取长沙的日军进至长沙外围后失利,于10月初开始北撤,10月4日越过汨罗江,向岳阳方向撤退。因此,在平江之日33师团,则分两路向通城和修水方向溃逃。

  日军由南下转为向北撤退,表明日军夺取长沙的企图失败。杨森得此情报后,一面急令79军向经嘉义北窜南江桥方向之敌进行追击,直至10月7日日军经三埠桥过九岭,退回到通城原来盘踞的老巢,79军收复九岭阵地;一面又令20军向往修水逃窜之敌及时猛追。

  20军所属的133师和134师接到命令后即向修水方向挺进。我 133师在夏炯师长率领下,以397陈亲民团和师周希濂参谋长带领的 398团(该团适从铜鼓赶到) ,沿修、平公路两侧的小道追击;师直属队和399团由夏师长亲率取小道直插江西修水桃树港,抢占日寇必经之路南楼岭,截断日军向通城的退路。此时杨森还派出补充团装备齐全的兰纹波连,追击向虹桥窜逃之敌。

  正值夏师长率部向桃树港前进之中,接周参谋长电报:日寇大部沿公路北逃。逃至朱溪厂后,一部沿公路向修水前进,另一部向全丰方向退却。师部即将此军情分电总部和军部,杨森复电:对向修水城逃窜之敌,已电请第30集团军王陵基总部派队阻击。王派出的新编第16吴守权师,由于该师行动迟缓,作战不力,截击未能成功,以致敌窜入修水城。旋王总部派韩全朴第72军和李玉堂第8军之第3 师协力猛攻一昼夜,敌被迫向阳新撤退。对向全丰方面逃窜之敌, 133师即电告周参谋长,指挥397团、398团取小道直插白沙岭,转向苦竹岭前进。师部率399团猛进,于次日正午抵达桃树港以南地区。时值有千余敌人向桃树港进发,师部急令景嘉谟团长指挥该团第1、3 营围歼;同时令该团第2营营长苟肇修率领全营附师精干谍员20人,抢占南楼岭战略要地,以防通城增援之敌。经一小时战斗,千余敌人向苦竹岭方向逃窜。此时,由周参谋长指挥的两个团亦追到白沙岭,与敌另一部展开战斗。由于当时战场辽阔,我133师兵力不足,无力对付全面日军。军长杨汉域急令134师协同御敌。该师参战后,亦只击败了由全丰向乌石洞逃窜的部分日军,衔尾追至苦竹岭以南,由于未能全面占领战略要地,到次日清晨开始,这一部分日军在通城援军和飞机掩护下,经麦市逃回通城老巢。历经约40天的战斗,第一次长沙会战,湘北战场以日军退回岳阳、临湘,鄂南战场以敌寇一部由九岭、一部由麦市退回通城而告结束。

  战事结束后,我133师师部驻桃树港温泉,397团驻麦市以西向通城警戒,398、399两团分驻桃树港以东地区整顿,134师则驻修水塘城坳地区休整。

  是役,20军在战斗中缴获了大批日军武器弹药和军事物资,击毙并俘虏了一批日军,我军总计伤亡营以下官兵约800余人。杨森为纪念这次大战中为国牺牲的官兵,战后在平江县总部附近修建了一烈士墓园,安葬亡故的官兵遗体,并竖碑立传。杨森被提升为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27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升为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30 集团军总司令。其余各级军官,根据战绩大小,均受到当时中央发给的勋章或奖章。20军军长杨汉域书写“蜀人杨汉域率精卒五千大破倭寇于此”,镌刻在苦竹岭大石上。

  发生在通城鸡笼山——苦竹岭之战:据《通城县志》记载:1939年10月初,日军沿湘鄂公路南犯,因九岭险要难攻,绕道麦市。鸡笼山国民党守军一四师某营九连在连长曾吉林率领下据险阻击.激战了昼夜,曾吉林阵亡,最后只剩8人,仍固守阵地不退,日军陆、空联合攻山不克.绕开鸡笼山,登上苦竹岭.遭国民党守军第二零军扬汉域一三三师、一三四师阻击,日军大败。战后,在苦竹岭大石上镌下“蜀人扬汉域率精兵五千大破倭寇于此”;在麦市马家垅建“抗战阵亡烈士墓”,纪念鸡笼山之战阵亡的爱国抗日将士。

责任编辑:李祖琨 最后更新:2015-04-01 14:42:0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一位村民眼中的长沙会战

下一篇:抗战之第一次长沙会战:鏖战一个月 击退日军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