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从来没有哪所学校会培养学生去送死,除了黄埔
2021-06-18 11:24:18  来源: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  点击:  复制链接

  世上的学校有千千万万所,每所学校的校训大都不同,但核心几乎都一样:培养学生求真、求实、成才……

  有一所在中国大陆只存在了20来年的学校却在大门口写上两句——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畏死勿入斯门!

  它培养的学生就是去送死的,它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黄埔军校。

  从成立初始至抗战胜利,黄埔军校为国共两党培养了约20余万军事人才,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成为了抗日战场上的中坚力量。

  而中坚的意思是,把生死,都放在抗日战场上!

  仅在抗战全面爆发的前4年,从黄埔军校及各分校毕业的大约两万五千名军官中,就有约一万名战死沙场。

  1937年底,南京沦陷,黄埔军校本部西迁成都,历时16个月,数易其地,一批批黄埔毕业生在抗日战场上倒下,更多肩负国家兴亡重任的年轻人则唱着黄埔军歌,从全国各地加入黄埔。

  尽管许多地方都已经被日军占领,但为了保卫国家,黄埔军校在原有分校的基础上在全国各地先后增设9所分校遍及后方各省,甚至远至乌鲁木齐。入学路途遥远,交通线又被日军切断,大部分地区的学生要到军校去,都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式——步行。

  那时的黄埔学生很多都循着这样的轨迹走完一生——步行到学校,接受为期一到三年的训练,然后奔赴战场,为国捐躯!

  绵绵14年抗战,由于文献资料的缺失,我们无法考证究竟有多少黄埔学生血洒疆场,我们只知道《黄埔建校六十年简史》中曾这样记载:“回忆自黄埔初创,至抗日胜利,本校为国家造就军政干部,达十五万人以上,而作战伤亡达十万人左右……”

  也就是说,加上黄埔体系内的军官训练班、高等教育班、特别训练班甚至战干团等单位,抗战时期黄埔学生的伤亡率大约为50%!

  他们中,

  有在淞沪会战中把自己编入敢死队,冲锋时被炮弹击中阵亡的黄埔一期生黄梅兴;

  有在罗店重创日军,又赴青浦血战四昼夜后中弹牺牲的黄埔二期生吴继光;

  有在同古打出中国军威,却在随后的撤退途中重伤牺牲的黄埔三期生戴安澜;

  有在第二次长沙会战时被敌机扫射的子弹击中殉国的黄埔四期生赖传湘;

  有创建珠河抗日游击队和哈东游击根据地,在同日军激战中重伤被俘,壮烈牺牲的黄埔五期生赵尚志。

  以及蔡炳炎、谢晋元、路景荣、李友梅、秦庆武、姚子青、刘眉生、张本禹、万全策、朱赤、易安华、高致嵩、姚中英、彭士量、孙明瑾、柴意新、左权、赵一曼……

  等无数个我们熟悉或陌生的名字!

  01

  1942年,黄埔军校武冈二分校十八期学生区辂毕业了,他和同学一起被分配到在云南重建的中国远征军,阻敌于怒江西岸。

  隔江对峙两年后,中国远征军发起滇西大反攻,区辂与他的二分校同级学员共36人分赴大反攻的前线各区,等到滇西全境收复后,区辂爷爷说,他的35位同学一个也没回来。

  02

  1939年,因为前线中低级军官损失太大,黄埔成都本校十六期三总队二大队步科学生张平座仅学习了一年半就毕业了,他被分派到15军65师194团,任少尉排长。

  1941年,中条山战役中,守军被10万日军包围在中条山地区。张平座爷爷说,我的连最后打得只剩不到十个人,连长也在战场阵亡。

  03

  1941年,中央军校驻苏干训班(属于黄埔体系,通常也认为培养黄埔军人)学生朱学明毕业了,他被调至泰州东台兴化三角地区的鲁苏战区苏北游击指挥部,这里虽然不是正面战场,却依旧集中了不少黄埔学生。

  俞九之战中,朱学明与其他黄埔学生在阻挡日军进攻,被日军的几枚炮弹击中昏迷,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日军俘虏,身边的战友所剩无几。朱学明爷爷说,原本我在的7支队有1000多人,足足有300多人在这场战斗中阵亡。

  有一句我未查到信源的传闻说——1965年8月15日,日军战败20周年时,日军退役中将吉田撰文称:“中日之战日军之败,是由于统帅部对中国二十万受过黄埔军校教育之军官(及其领导的中国军人)的英勇爱国力量,未有足够的评估。”

  这个传闻未必真有其事,但我们曾在无数日军战报中看到类似的说法,那所培养学生去抗战前线送死的黄埔军校,培养了无数抗击日军的中坚力量。

  曾经,孙中山先生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上说:“当革命军的资格,是要用什么人做标准呢?简单的说,就是要用先烈做标准,要学先烈的行为,像他们一样舍身成仁,牺牲一切权利,专心去救国。像这个样子,才能够变成一个不怕死的革命军人。”

  今天,是黄埔建校97周年,请记得:

  踏进黄埔军校的每一名学生,都抱着一颗报国的心。

  踏出黄埔军校的每一名军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这才是我们熟知,却也是我们中的很多人并不了解的——黄埔军校和它的学生!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1-06-18 11:32:1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N7kmv9JhNNcMy838yxBxyw

上一篇:省吃俭用一辈子的贫困老兵,留下的遗产让我们痛哭失声

下一篇:卢沟桥的血与泪,再也没有老兵讲给我们听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