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一、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应运而生
2014-05-30 11:01:37  来源:抗战中的南岳  点击:  复制链接

  1937年7月,历史的车轮驶进了全民族抗战年代。国难当头,时局不安,衡岳人民在怒吼,佛道教徒在震惊。

  7月31日,南岳大庙圣帝殿、祝融峰老圣殿、祝圣寺、南台寺、福严寺等各大寺庙的所有僧侣集议,聘请湖南省国术馆国术专家前来南岳教习武术。俟操练娴熟,即请缨杀敌。

  9月中旬,南岳各寺庙的和尚编成10个大刀队,由湖南省国术馆派出的教官尹霁光、刘吕元组织教授各项刀术,苦练本领准备上阵杀敌。

  1938年10月,广州、武汉相继失守,炮火纷飞的动荡时局就在眼前,南岳寺观里的和尚、道士们更感到难以潜心入定、诵经念佛了,抗日救亡成为了出家人的共同心声。邹韬奋、柳混主编的《全民抗战》周刊,发表记者雷丁所写的“南岳行”一文,就真实地报道了1938年9月在上封寺采访时的这段史实。文中写道晚间投宿上封寺,了然和尚招待我们,晚饭后他便和我们闲谈起来。此老健谈,阅历也丰富,谈得非常起劲。对于抗战的胜利前途,有坚决的自信心。他也以‘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与日寇必然失败,对庙里的和尚和香客作普遍的宣传。”为此记者很敬佩了然和尚。他本来是出家人,而此老竟高谈政治,关心国家大事,还做民众宣传,真不多见!

  1939年3月27日,南昌又遭沦陷,湖南三面受敌,衡岳大地人心更加浮动不安。大难当头,有少数出家人主张逃难他方,但多数爱国心切的僧人和道士面对民族危难,抗日烽火四起的时局,不甘心当日本鬼子的亡国奴,更想奋发起来为抗日救国贡献一份力量。

  这时,南岳游千班第一期开学不久,来自四面八方的上千名学员云集南岳,暮笳法师描述道草绿色的健儿,山岭水涯,到处可见”。学员们晨起出操的军号声,训练时的呐喊声,也不时在白龙潭上方的山谷中阵阵回响。

  而位于圣经学校北面掷钵峰下的福严寺,此时也正在开办佛教徒的华严研究社。福严寺系“六朝古刹,七祖道场”,素有“天下法院”之称,高僧代不乏人。在华严研究社担任社长的是上封寺方丈宝生法师,副社长是了然和尚,明真和镇清两位法师分别担任教务主任和庶务主任。讲学的一批青年教师如巨赞、暮笳、灵涛、深悟等法师,都曾跟随宝生和尚在沩山密印寺开办的佛学社任教。只因湘北战场的隆隆炮声,迫使他们才在年前从宁乡回到南岳。

  这时的福严寺佛学院内虽然弦诵不缀,但僧侣们在佛陀的“忠”、“愍”信念启示下,耳闻目睹游干班学员的刻苦学习和训练,面对国难当头的残酷现实,不禁群情激奋。巨赞法师首先挺身而出,他和几个要好的年轻僧人几经商讨之后,决计成立一个抗日救亡团体,以弘传佛祖救苦救难、普度众生的遗愿。

  4月14日,巨赞法师和上封寺的知客演文法师等5人,在福严寺后的树丛里进行了第一次密在华严研究社讲学商,议决这个团体名为“南岳佛教僧青年救亡团”,并推举巨赞起草宣言和简章。第二天上午,巨赞法师拟好草稿又邀请这4人前来研商,但其中有2人借口经费困难而改变了态度。可是,巨赞、演文等人却不甘心改变初衷。

  难字当头怎么办?他们随后来到福严寺下的圣经学校,向驻南岳的国民党中央通讯社随军办事处主任黎友民寻求帮助。黎友民是一位富有爱国心的记者,并且信奉佛教,因和巨赞、演文有过多次交往,故对于他们的抗日救亡计划给予了充分肯定和热情鼓励,并答应帮忙将成立宣言报请上峰备案。巨赞等人信心倍增,决定一鼓作气继续筹办下去。

  在黎友民的引荐下,南岳游干班政治部主任、国民党第54军军长陈烈接见了他们。看了宣言后,当即表示同意,并提出了三点希望:一是要利用广大民众对佛菩萨的信仰,说明佛菩萨也要他们起来保卫祖国,以坚定其抗战的决心;二是要用佛教反侵略的理论,对大部分信佛的日兵进行宣传,使他们知道佛教上所指示的侵略恶果而厌战反战;三是联合世界佛教信徒及各宗教徒在精神和物质方面,作反侵略的总动员。他还愿意出面去与游干班教育长汤恩伯、副教育长叶剑英进行商量。

  恰在这时,田汉、冯乃超、马彦祥等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的文化名人和日本共产党人、日本反战同盟负责人鹿地亘,也从桂林来到南岳。他们都是游干班的讲师,这次是专程来游干班授课的。在登祝融峰时,田汉等人恰好在上封寺与宝生、巨赞等僧人邂逅。

  巨赞与田汉原已相识多年,别后再未谋面。老友重逢,大家倍感亲切。原来巨赞出家前俗姓潘,名楚桐,江苏江阴人。1927年在上海大夏大学读书时,因结识田汉并受其革命思想影响参加了中共的地下活动。后受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的通缉,于1931年经太虚大师介绍至杭州灵隐寺依觉非老方丈出家,取法名传戒。同年于宝华山隆昌寺受具足戒,改法名巨赞。他自此开始法相唯识的研究,精心阅读《十支》及其注疏。继而潜心研习三论般若、天台、贤首、禅、净以及其他大小乘经论,兼研先秦诸子、宋明理学,又重温英文、日文,新学德文。因定慧双修,学贯中西,先后应约至重庆汉藏教理院、南京支那支内学院、厦门闽南佛学院任教或从事佛学研究。闽浙沦陷,他便从福建经香港至广东辗转来湘讲学,受宝生法师之聘由沩山转来南岳福严寺华严研究社任教。

  巨赞仰慕田汉己久,便将宣言初稿请田汉斧正。田汉看后直截了当地说宣言的文字太漂亮了,恐怕一般佛教徒看不懂。纵然看得懂,也不会引起多大的同情。最好是多引用佛教经文,字句也要古老一点,以便于他们接受”。巨赞于是邀请田汉一行在上封寺夜宿,大家就佛门弟子如何开展抗日救亡活动进行了深入交谈。巨赞并和演文商定,一旦日本鬼子打到南岳,就立即组织游击队进行抵抗。

  第二天,巨赞陪同田汉一行下山。他们从铁佛寺后抄小路至麻姑桥上方时,正遇上明真法师带华严研究社的学生们在扯小竹笋。经巨赞介绍后,明真与田汉等人初次面识,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明真于是陪同他们一道下山,并盛意邀请田汉等人去华严研究社讲课,向僧人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途经磨镜台时,田汉又特地与军委会政治部部长陈诚进行商量,为巨赞他们办理了一套呈请备案的公文,请求军委会政治部批准南岳佛教僧青年救亡团的成立。

  随后,大家来到福严寺,田汉便为佛学院的学生讲课,号召佛门弟子走出禅房,投身抗日救国运动。其时,巨赞特地密告朝夕相处的明真,说他们昨晚在上封寺和演文商量,一旦日本鬼子来了,就立即组织游击队进行抵抗。明真听后极表赞成,但劝他说你和演文法师来南岳不久,人地生疏,不宜为首组织游击队。灵涛法师既是真诚爱国的高僧,又是南岳兴办佛教学校的先驱,在僧众中很有威望。如果要组织游击队,非他出面不可!”巨赞接受明真的意见,决定还是首先做好佛教僧青年救亡团的筹办工作。接着,他们来到圣经学校,由田汉引荐会见了游干班副教育长叶剑英。叶剑英看完宣言后表示极力支持,同时建议将南岳的道众也组织起来,以团结更多的宗教界爱国人士共同投入抗日救亡运动。

  4月18日和19日,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副部长身份来南岳游干班检查工作,和叶剑英一道两次接见南岳各界人士,大力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和统一战线政策。在接见上封寺的演文和尚时,周恩来在他的纪念册上题写了“上马杀贼,下马学佛”以示励志。周恩来的题词在僧人中传阅后,立即引起强烈反响,巨赞、暮笳、演文等人又进一步与南岳游干班政治部民运指导处具体商洽宣传动员办法。

  4月23日下午两点,由民运指导处组织,各寺观的和尚与道士200多人,集中在大庙圣帝殿前坪举行动员大会。会上宣讲时局,号召大庙正殿前坪为1939年4月23日南岳僧尼佛道教徒团结御敌,共同投与道众举行抗日救亡动员大会的地方身抗日救亡运动。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南岳游干班讲师梁寒操也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会场情绪非常热烈,巨赞称“这在南岳佛教史上可说是开天辟地第一次”。

  翌日,南岳游干班政治部主任陈烈又主持召开各寺观负责人联席会议,商讨成立统一的抗日救亡组织。暮笳和巨赞原拟把这个组织定名为“南岳佛教救国协会”,但在请教叶剑英副教育长时,叶剑英根据佛教救苦救难的教义,和南岳佛道两教并存一山的历史渊源,建议他们将“救国”改为“救难”,将“佛教”改为“佛道”,以弘传教义,团结更多的宗教界爱国人士,共赴国难。会上,大家一致同意成立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并公推上封寺方丈宝生为会长,祝圣寺方丈空也、南台寺方丈悟真、大善寺知客有缘、三元宫住持刘光斗道士为副会长。同时议决集中全山壮丁年龄的佛道教徒,在祝圣寺受训一个月。并聘任巨赞、暮笳为宣传股正副股长,演文、竺尹为训练股正副股长,明真、XX为文书股正副股长,梵舟(即曼慈)、XX为庶务股正副股长,灵涛为书记长(即秘书),共同办理具体事宣。

  5月7日,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在祝圣寺召开成立大会。作为宣传股长的巨赞法师将会场布置得庄重而神圣,正面墙上悬挂着孙中山先生遗像,遗像前的讲坛上敬放着一尊佛像,燃着的一炉檀香散发出袅袅青烟和芳香。叶剑英、陈烈、黎友民和衡山县县长彭一湖等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表了讲话。

  叶剑英演讲的题目是《普度众生要向艰难的现实敲门》。在这篇被巨赞法师称之为“动人的演说”词中,叶剑英首先开门见山地指出我有一个直觉,就是假使中国亡了的话,全国人民都成为亡国奴,和尚也一定成为亡国和尚,这是无可逃避的现实问题。”接着,他深刻分析了佛教、道教与其他一切宗教共同面临日寇侵略带来民族危难这个现实问题,并引用协会的“宣言”沉重地指出每个中华民族的儿女,深深领教了日本军阀的残酷,感受了侵略战争的痛苦。这样血腥的事实,严重的灾难,是历史上从来未有过的。”他号召大家“在这样严重的生死线上,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团结全国人民的力量,不论僧俗,不论手里拿着枪或是拿着经,我们必须将共同的敌人赶出去!”为此,他称赞“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在抗战中是有重大的意义的”。然后,叶剑英结合佛教的教义和协会的成立“宣言”,从三个方面深刻阐述了普度众生与民族解放,佛的精神与革命精神,学佛修道与参加抗战之间的辩证关系。他特别指出,佛告诉我们“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又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众生是什么?中国四万万五千万的同胞是不是众生?当然是的,而且是同一炎黄子孙,生死相共。我们要普渡众生,首先就要从解放四万万五千万的同胞入手。同时一切普渡众生的工作要看重众生,不要看重个人;要看重现在,不要妄想将来。做到这步田地,就是“无我”了。无我精神就是革命精神,也就是佛的精神。他号召“佛的弟子要学佛的精神,把自己的躯壳放在抗战的烈火中焚化,灵魂才有光辉,在历史上才会受人尊重”。同时,他诚挚希望南岳的僧道们“团结全国佛道信徒,成为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战的一部分”,为普度众生,挽救民族危亡贡献力量。

  到会的僧人与道士对叶剑英的演讲报以热烈掌声。会后,宣传股副股长暮笳法师将叶剑英的演讲记录稿加以整理,便送去请叶剑英修改。不几天,叶剑英将原稿退还暮笳,并附上短信你记录得很好,不需要我修改。”暮笳法师于是将叶剑英的演讲记录稿寄往夏衍在桂林主编的《救亡日报》社。该报于5月29日第三版全文刊出,为桂林乃至全国的宗教界人士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提供了科学的理论依据和行动纲领。田汉还特地为南岳佛道救难协会的成立题赠了“自从悟彻如来意,又向人间树战旗”的诗句。

责任编辑:刘帅 最后更新:2014-05-30 14:53:3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五章 共赴国难 佛道两教齐抗倭

下一篇:二、南岳佛道两教共赴国难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