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橡树 | 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下)A
2022-05-24 09:17:31  来源: 流浪的橡树  点击:  复制链接

图片

  在武汉外围作战的中国军队。

  抗战爆发以后,中国军队遭遇南口会战、淞沪会战、太原会战等重大失败。

  之后,中国军队在台儿庄组织反击日军,取得了台儿庄大捷。

  台儿庄大捷是中国军队向日军第10师团濑谷支队发起围歼战,以及对第五师团坂本支队发起的阻击、反击战而取得的战役胜利。

  其中,参战台儿庄会战日军主力第10师团濑谷支队和第5师团坂本支队,与参战万家岭战役第一阶段作战的日军第9师团丸山支队相似,都是经过加强、混成了包括炮、工、辎、骑等技术兵种作战部队的旅团级支队。

  台儿庄会战是中国军队首次对日军旅团级集群实施的围歼战。

  台儿庄会战后,中国军队在兰封战场再度组织优势兵力,预备围歼孤军深入的日军土肥原贤二第14师团。

  最终,中国军队作战不利,全面战略被动,酿成了花园口决堤惨案。

  抗战初期的这两次作战,均为国军抗战主动出击展开的围歼战。

  然而,无论台儿庄会战对日军濑谷支队,兰封会战对日军第14师团,中国军队碍于战术反应迟缓和后勤、战力、兵员、运输等等因素限制,都未在真正意义上完成对日军的合围。

  1938年9月、10月的万家岭战役,则是中国军队初次完对日军包围后实施的围歼战。

  这是中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军队第一次向日军师团级重兵集群发起的围歼战。

  这里,续前文《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上)》《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中)》,继续详述万家岭战事。

  1938年10月1日、2日,国军第9战区完成万家岭战役第一阶段作战,成功实现对日军106师团的包围。

  就此,第9战区以第1兵团为主,第2兵团协同,调集12个步兵师,由德星、南浔、瑞武等三线,向日军发起了万家岭战役的第二阶段的围歼作战。

  当时,以中国军队装备简陋、战训缺乏,军队无论战力、素质都是远逊日军。

图片

  万家岭战役国军一处机枪阵地。

图片

  1938年秋,从马回岭穿插的日军。

  因此,国军在对日军形成包围初期,数次设围均被日军突袭、反击所逼,不得不在战术上顺势退避日军锋芒,退后依靠山区地形作战。

  数战之下,险让日军突围。

  日军在数次山地作战突破国军防线,骄狂依旧,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陷重围。

  10月2日,最后围歼战发起。

  这时,国军如要围歼、重创日军,就必须扎紧包围圈以防止日军冲突脱困,因而阻击部队也就再无丝毫后退余地。

  准确判断日军突破方向和预选精锐全力阻挡日军突围,也就成为万家岭第二阶段战事成败之关键。

  彼时,日军动向不明,总指挥薛岳、前敌总指挥吴奇伟等人,慎重决策,犹豫难断。

  就此,薛岳决定国军全线出击,猛力攻击逼迫日军做出反应。

  是以,到了10月2日、3日,国军即以6个师主力,沿小金山、万家岭、张古山、梨山、何家山等地,以近战、夜战,逐争万家岭山区险要山头、隘口,分别从东、西两路,向日军第106师团发起猛烈攻击。

  国军这番攻击猛烈,远超日军第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想象。

  当时,经历约2个月的第一阶段阻敌作战,国军虽然节节败退,但是国军各部败而不乱,始终按预定计划退后作战。

  同时,国军各部在退后作战中交替掩护,步步抵抗,凭借山水地利,数次重挫日军,因而,等到第二阶段转为反攻,国军士气高涨,颇具战胜日军信心。

  反之,日军第106师团一味蛮攻,穿插,深陷万家岭腹地,既受山水阻隔,后勤给养困难,更无法得到日军战舰、战机、重炮、战车火力支援,战力自然直线下落。

  日军仅靠1个山炮联队的有限火力作战,在后勤无法保障情况下,孤军深陷国军以6倍优势兵力的重重包围,日军官兵不免惶惶。

  如此一来,两军持续数日激战,日军联络不畅,部署散乱,士气低落,攻击无力,态势日愈陷入被动。

  为此,日军第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深感不妙,急率师团部退守万家岭山区腹地雷鸣鼓地区的一个小村庄刘鞔鼓村,开始收容伤兵,分配物资,集中兵力,预备向德安方向突围。

图片

  雷鸣鼓刘鞔鼓村。

图片

  雷鸣鼓刘鞔鼓村第106师团指挥部遗址。

图片

  1938年10月,日军炮击德安。

  松浦淳六郎制定作战计划,以第136旅团加强山炮联队主力而编成青木支队作为主要突击力量,由第136旅团旅团长青木敬一少将指挥,兵分多路,向永修至箬溪公路方向及德安方向实施“追击作战”。

  次后,松浦淳六郎再以第111旅团为基干,加强炮火和辅助部队编成了山地支队,以第111旅团旅团长山地亘少将指挥,作为后援,跟随、配合青木支队作战。

  日军所谓追击前进,实则就是突围作战。

  就此,日军主要突破方向出现。

  这是深陷国军及山水重围的日军为挣脱绝境的搏命之战。

  是以,日军虽然受制气候影响而无法得到战机助战,等到战事一开,当先破围的青木支队即向肉身观、狮子崖一线,大金山、靠背山、杨家坂一线,发起分路突击。

  日军搏命,每路突围,均以大队规模展开,辅以山炮火力,攻势十分猛烈。

  10月4日,日军攻占万家岭北端及杨家岭东端高地,修建临时阵地,控制了万家岭战场中心区域。

  然而,日军向肉身观、狮子崖一线的突围作战,却遭到粤军欧震的第4军之第90师等部血战挡回。

  激战数日,日军不惜血本发起人海冲锋,却遭薛岳调集重炮拦阻和国军猛烈反击重挫。于是,日军伤亡惨重,损失大量驮马,却被国军死死压制肉身观、狮子崖一线,无法打开突围缺口。

  青木支队突围受挫,战事陷入胶着。

  于是,松浦淳六郎情急下令,要求青木支队不惜代价继续强攻肉身观国军防线。同时,他更是调上预备队山地支队主力,突然转向,对国军长岭、背溪街防线发起突袭。

  松浦淳六郎希望另辟路径突围。

  长岭、背溪街防线,相对地势舒缓,便于日军远程火力展开和大兵团行动。

  松浦淳六郎企图集中兵力、炮火,迅速转向突围,冷不防打破国军合围。

  然而,松浦淳六郎却没有想到,薛岳、吴奇伟等人在这个方向早有预备。

  于是,万家岭战役空前惨烈的长岭、背溪街攻防战就此展开……

  其实,薛岳、吴奇伟在设围之初,即对长岭、背溪街防线早有预备。

  万家岭决战开始,就在欧震第4军在肉身观防线阻击突围日军,及国军主力在万家岭、聂村、任村等地侧击突围日军的同时,薛岳、吴奇伟即判断日军可能会调兵转向长岭、背溪街防线突围。

  不过,战事激烈,处处要兵,因而即便薛岳、吴奇伟有了预判,第1兵团已经再无兵力可调。

图片

  抗战名将薛岳。

图片

  万家岭战役期间,日军山地运输。

  为此,薛岳两次抗命战区电令,擅专将原定调往后方休整、补充的第74军之冯圣法第58师,紧急调往长岭、背溪街防线。

  第58师为第74军军长俞济时亲建的起家部队。

  抗战爆发前,第58师完成军改,装备较优友军。

  但是,经历淞沪、南京、兰封等多处大战,第58师的装备,尤其重武器损耗极大,几无更新,部队战力自然深受影响。

  在万家岭战役初战阶段,第58师作为岷山方面预备队,在关键时刻支援、联袂王耀武第51师,独挡、血战日军精锐丸山支队。

  数日激战,第51、第58师兄弟同心,节节抵抗,最终消化了丸山支队的攻势,保障了万家岭第二阶段的展开。

  是役,第51、第58师都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伤亡。

  (详见《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上》)

  等到万家岭决战开始,第58师本该退下转入休整。

  不过,鉴于在第1兵团序列,部队大多为新建部队、地方部队,战力太弱,不堪重任。与其相比,第58师虽然也是新建,但是经历多场血战,其对敌经验,战术,士气和官兵素质等等,均是优于友军。

  因而,薛岳在无兵可调的关键时刻,不得不再将该师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

  第58师受命防守长岭、背溪街防线,为日军正面突围关键的最后一线。

  防线如有松动,万家岭战役也就以日军突围而到此为止。

  第58师以残破部队迎战拼命突围的日军主力,态势凶险,不言而喻。

  当时,日军第106师团以刀锋联队第147联队用在突围关键一战。

  临战之前,松浦淳六郎亲往一线指挥,并加强山炮火力助战,联系请求第11军一待气候好转,即派战机助战。

  就此,日军被困万家岭山地多日,终于得到强大的地、空远火的支持,向国军长岭、背溪街防线发起了空前猛烈攻势。

  日军不惜血本,轮番猛攻,以期尽快打破缺口。

  因而,日军对国军长岭、背溪街防线实施锥形攻势,其凶悍、凌厉,实为万家岭战役之最。

  然而,第58师坚守包围圈阵地,身后再无退路,以残缺部队应战日军陆空强攻,硬抗死拼,毫无取巧余地。因此,第58师既受日军地空火力打击,每日苦耗血战,牺牲巨大,唯有等待日军步兵出现,再予近战反击、歼敌。

  如此被动挨打,第58师伤亡惨重,可想而知。

  长岭、背溪街血战,国军伤亡惨重,兵力衰竭,最后时刻,第58师无兵可用之下,各旅、团、营等各级部队长纷纷率其警卫、参谋等后勤人员持枪上阵,靠前督战、实施反击。

  当时,冯圣法师长也是亲率警卫、参谋、伙夫、马夫等冲上阵地。

  闻悉第58师防线告急,俞济时在留下数人守卫司令部,便下令将第74军师部后勤和警卫营全部投入战场。

  这场激战,昼夜相续两天一夜。

  最终,日军第147联队数次补充兵员,屡屡持续进攻,却都被第58师迎面挡住,击退,战力耗竭,被迫放弃了自长岭、背溪街方向突围。

  是役,日军第147联队自大队长河井丰少佐以下,伤亡近2000人。

  第58师以必死之心决战日军,最终以极为悲壮的、惨重的牺牲,消耗掉日军突围的精锐。

  长岭、背溪街阻击战,是抗战早期很少见的国军以1个师,正面对抗、击退、打残了日军1个联队的战例。

  自然,在敌我装备、兵员素质悬殊极大情况下,为取得这场惨胜,第74军第58师更是付出与倍日军伤亡的惨重代价。

  据多篇资料记载,经此一役,第58师官兵伤亡6、7千人,幸存者不过500来人。

  ——按照战争常识,如此伤亡惨重,已经远远超过了部队能够承受的底线。

  然而,此后数日,第58师残部还组织数百官兵,参加了张古山反击战。

  这般神勇,可谓战争史所罕见。

  言归正传。

  战至10月6日,日军山地支队既无法突破第74军第58师驻防的长岭、背溪街防线,日军青木支队遭遇第4军血战阻击,同样是伤亡惨重,消耗极大,战力耗尽,被迫停止了攻击。

  至此,日军兵力用尽,突围失败。

  无奈,松浦淳六郎只得收缩兵力应付国军围攻。

  其实,万家岭激战,日军战力直线下落,兵无斗志,诸多原因之中,尤其以日军进入山地密林作战,仅以区区一个驮马大队保障后勤为主要原因。

  日军骄狂轻敌,为轻装长途穿插,更对部队、单兵后勤要求极为苛刻,以致参战部队仅有“步枪每人配弹200发”,“每中队自行携带粮秣为六日份”等基本保障。

  就此,几日激战,日军消耗极大,后勤不保,粮弹匮乏,旋即陷入死局。

  战至10月初,日军每日只得倚仗空投维持作战,正常作战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不过,现代化战争以空投支援被困部队对当时国军而言,完全陌生。

  因此,等到万家岭战事后期战区气候好转,日军陆航海航全力出动,为日军第106师团进行后勤保障,客观上也使国军预料不及,最终使得围歼日军计划化作了泡影。

  尤其万家岭决战最后10日,日军向万家岭地区大约运输、空投了55吨粮食和20余吨弹药和其他物资,以及少许电台及电台人员。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很多小说、传记描述有日军伤亡惨重,因而一口气空投了200军官进入战场的往事,查对相关万家岭战役的中日战记,其实并无发生。

  这是后话,言归正传。

图片

  少为人知的抗战名将,万家岭战役主力军之一的粤军第66军军长叶肇将军。

  战至10月6、7日间,鉴于日军青木支队、山地支队分路突围失败,日军后勤不保,弹药缺乏,伤亡惨重,士气低落等状况,薛岳、吴奇伟、李汉魂等人认为,总攻击万家岭日军时机成熟。

  就此,吴奇伟指挥叶肇第66军、欧震第4军、俞济时第74军分路向石堡山、万家岭、箭炉苏、长岭、雷鸣鼓刘村等日军目标,实施包围、突击。

  鉴于第1兵团预备队第74军在岷山激战的高光表现,最后的决战时刻,薛岳、吴奇伟既将第74军作为南线主要攻击集群,与庐山方面的生力军第66军南北呼应,为最后攻击日军何家山、万家岭核心阵地的主力。

  彼时,国军加强攻势,尤其第4军第90、第91师等多支部队,第66军第159、第160师等部以密集迫击炮火掩护,分路突击、打破日军防线。

  其中,第66军一部突破日军石堡山、老虎尖防线。

  当时,带队的即为叶肇将军之弟叶赓常团长。他在突袭中,亲率敢死队冲锋在前,一度攻击至位于南田铺附近的日军第106师团部附近。

  这番激战,日军第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两腿发抖,满头是汗。

  情形危急之时,他甚至手中持枪,亲自督战司令部参谋及后勤人员抵抗……

  最终,国军因不知情正面为第106师团部,受敌顽强抵抗而伤亡惨重而选择退却,日军师团部这才侥幸得存。

  与此同时,日军同样也派出了很多战术分队四面潜进、侦查、突击。

  其中,一股日军也是忽然进逼至第1兵团副总司令、第9集团军总司令及万家岭战役前敌总指挥吴奇伟的总部。

  彼时,敌我“相距仅数百公尺,流弹散布四周”,态势十分凶险。

  这时,正值万家岭大战正酣。如是吴奇伟避险稍微移动他的指挥部,则立刻通讯断绝,各部失联,全局动摇,战机消失。

  然而,吴奇伟坐听枪声密集,指挥若定,不为所动。

  最终,他的警卫部队战退日军,全局指挥未受影响。

  万家岭激战并非很多文学作品讲述那般摧枯拉朽的围歼战。

  当时,万家岭战场虽然总的态势为国军包围日军,然而,因为中国军队战力不如日军,再加上山地地形极为复杂,植被极为茂密,因而,中日两军每日你来我往地互攻鏖战,使得两军交锋犬牙交错,战线也就越战越乱。

  如此一来,万家岭战役也就渐为乱战态势。

  连日混战不歇,气候多变,山地复杂,植被茂密,使得两军混战之间,凭借作战地图都难于确定自己位置。

  最终,第106师团安全依靠日军第11军派出侦察机,为其各部在万家岭地区的位置完成了定位。

  如此激战、乱战,国军看似兵力、人数占优,但是受制装备简陋,更受通讯、地形、火力影响,因而虽然各部奋勇攻击,浴血奋战之下,国军却总是无法破局致胜。

  乱战延时,显然不利国军。

  8日,日军被国军四面挤压、攻击,态势虽趋恶劣,却是收缩防御,死而不僵。

图片

  1938年10月,在九江、德安一线作战的日军。

图片

  1938年10月,在九江、德安一线作战的日军。

  当时,战前派往第106师团负责联络的第11军参谋樱井镣三,即向军部作战课、华中方面军、第11军等,电报了第106师团困境:

  “师团正面之敌军入夜后,仍向各方面进行数次逆袭,逐渐形成包围师团之状态。

  我军虽必须急速采取攻击, 但地形错综, 部队之行动发生错误, 进展不如意, 随时日之经过,本师团之局势恐将更为转劣。”

  接到报告,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并不相信数日之间,万家岭战局反转变得如此之大。

  最终,按照军部和华中方面军畑俊六大将的要求,冈村宁次派出了他最为倚重的主任作战参谋宫崎周一大佐,乘坐飞机,专程飞往万家岭战场上空考察战局。

  宫崎周一大佐飞临万家岭上空,目击第106师团深陷10万国军合围,旋即报告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得悉报告,背心冒汗,当即向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长官畑俊六大将报告了万家岭战场的情况。

  当时,畑俊六、冈村宁次等人均认为第106师团深陷危境,单凭自己,已不可解。因此,畑俊六急令靠近德安日军立即组成旅团规模的宇贺支队、铃木支队、佐枝支队,分路驰援第106师团。

  1938年10月9日,日军迅速行动,自武永路、德星线向万家岭战场驰援而来。

  万家岭战役最后的血战,开始了。

责任编辑:张雨萌 最后更新:2022-05-24 09:30:4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橡树 | 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中)

下一篇:橡树 |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下)B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