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橡树 | 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上)
2022-05-21 08:58:44  来源: 流浪的橡树  点击:  复制链接

图片

  在武汉外围作战的中国军队官兵。

图片

  1938年夏,进犯武汉外围的日军。

  1938年6月、7月,日军溯江仰攻安庆、马当、彭泽、湖口等沿江要塞,拉开武汉会战帷幕。

  彼时,日军以第2军、第11军主力约35万人,沿大别山北麓、长江两岸及鄱阳湖东岸集中,兵分两路西进,对武汉摆出钳击阵势。

  为此,中国方面针锋相对,以第五、第九战区及武汉卫戍司令部的14个集团军、1个江防军、57个军、129个师,以及其他骑、炮、工兵、辎重特种兵、航空部队和长江舰队总兵力约100 万人,沿长江两岸应战日军。

  就此,规模空前的武汉会战的外围作战,在长江南北同时展开,交错进行。

  其中,日军以第11军为主攻,进击武汉以东外围赣北门户。

  然而,正如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所言“地形是敌,征战我不爱山水”,日军第11军主攻赣北地区,北临长江、东接鄱阳湖,西北接幕阜山脉,东北靠庐山,既有大江大河,更多崇山峻岭,地形极为复杂,实为国军遏制日军攻势的有利地带。

  是以,陈诚及国军第9战区以张发奎第2兵团在瑞昌至武宁的公路及沿江各要点部署。以薛岳的第1兵团前出南浔线,在金官桥、德安等地布防。凭借复杂地形和早期修筑国防工事,次序抵抗日军进攻。

  战至7月底,日军连续攻陷马当、彭泽、湖口、九江等赣北长江要塞。

  然而,受制国军顽强抵抗和山川地形影响,日军虽然苦战2个月,不仅进展缓慢,又正逢湘赣进入酷暑,因而人困马乏,进攻效率也就随而迟缓下来。

  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极为不满第11军战绩。

  7月31日,华中日军向冈村宁次再次下达作战命令,要求第11军在攻下九江后,即可“在瑞昌至德安之线准备尔后之攻击”,同时,“以一部兵力沿 长江溯江而上,沿其两岸地区前进,直接攻略武汉地方之要地”。

  彼时,日军侵华连战连捷,极为轻视国军战力。

  因而,为高效率实现这两个方向攻略,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还要求兵力紧张的第11军抽调部分主力,“沿长江右岸地区前进, 截断粤汉铁路, 尽可能捕捉多数的敌军歼灭之”。

  就此,第11军按照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命令,在赣北兵分三路,向中国军队发动了猛烈攻击。

  南浔线之德安西南地区,即成为日军主要进攻与突破方向。

  冈村宁次第11军为提高攻击效率,决意抽调松浦淳六郎中将第106师团从五台岭一线实施突击,仿效三国邓艾偷渡阴平之计,隐蔽穿插至国军防线纵深,然后与外线主力日军实施两面夹击,以期在武汉外围彻底击败国军。

图片

  万家岭战役主要指挥官,第9集团军总司令吴奇伟。

  这是日军一次规模空前的,看似神妙且颇具想象力的,以师团集群实施战役穿插的作战。

  然而,抗战既非三国时代。

  在部队作战必须依赖后勤保障的现代化战争时代,日军企图以重兵集团远距离脱离补给线,隐蔽穿插、深入敌后进行作战,无疑是极为轻敌、愚蠢和想当然的冒险。

  日军露出破绽,战机就在眼前。

  8月开始,天气炎热,日军第106师团即在第101师团配合下,开始实施第11军作战计划,向着植被茂密、地形复杂、气候湿热的磨盘山、金官桥、庐山北麓防线,不管不顾向着纵深猛打猛冲。

  彼时,日军企图快速突破国军金官桥防线,即以战机、重炮掩护,屡屡强攻。

  忽见日军发起猛烈突击,第9集团军总司令吴奇伟、第29军团李汉魂等既各成体系,又一时不清楚日军意图,但是战事一开,两支国军以第4军、第18军、第64军、第70军等部配合作战。

  第1、第2两个兵团国军精诚团结,顽强阻击,使得日军势在必得的快速突破计划沦为泡影。

  金官桥防线激战,可谓万家岭激战序幕战。

  是役,国军死守防线,寸土不让,激战数十场,使得日军第106师团付出 “各联队的中、小队长伤亡半数”的惨重代价,却裹足不前,耽误战机。

  8月16日,冈村宁次眼见日军屡屡进攻受阻,毫无进展,转而急令日军第9师团主力自九江奔袭磨盘山张发奎第2兵团阵地,以期迂回奔袭国军金官桥防线侧翼。

  同时,鉴于第106师团进攻受挫,伤亡惨重,冈村宁次将长江右岸实施切断粤汉线作战的第9师团精锐丸山政男的第6旅团调转鄱阳湖以东,予以兵力、火力加强,组建丸山支队,专门迂回穿插至九江西南岷山地区,协同第106师团攻击金官桥防线。

  丸山支队直插南浔路国军防线背后。

  第9师团装备精良,是日军实施南京大屠杀暴行的主要师团之一,为日军最强悍的常备师团之一。

  丸山政男的第6旅团为第9师团主力旅团之一,该旅团又在战前加强火力、兵力,战力大幅提升,实为武汉外围战场日军的头号主力旅团。

图片

  抗战将领川军第30集团军王陵基。

  是以,中日军队战力悬殊,防守岷山的川军第30集团军王陵基部忽遇日军突袭,稍微抵抗,即被击溃。

  川军第30集团军2军4师为四川地方保安队改编组建,看似人数虽多,实则缺枪少粮,装备简陋,战训欠缺,士气欠佳,因而虽然占有人数优势,却远不是精锐日军对手。

  第1兵团总司令薛岳接到王陵基部被日军击败的战报,大惊之下,更是疑惑日军不会冒险以第6旅团重兵实施穿插,长途奔袭己方侧翼。

  因而,薛岳误判敌情,误会川军谎报军情,认为日军为小股部队偷袭,当即命令第74军派1个团前往岷山,应战、驱逐日军,以掩护南浔路正面守军侧背安全。

  位于九江西南岷山地区,成为第74军参战万家岭战役的第一个战场。

  当时,第74军为淞沪会战期间编成的新部队,名声远非后来响亮。

  不过,第74军在淞沪会战、南京会战血拼敢战,战术灵活,战损惨烈,深为蒋介石、陈诚、薛岳等人注意。

  1938年5月兰封会战之后,第74军辗转调往第9战区,即被陈诚列为第9战区直属主力军。

  接到命令,俞济时、王耀武等人当即派出最能打的第51师第151旅旅长周志道亲率1个团前去参战。

  不料,两军交火,国军这1个团顽强抵抗,却全然不抵日军猛攻。

  眼看1团兵力瞬间被日军猛烈攻击打残,日军即要顺势突破防线,周志道旅长大惊之下,急令调上第151旅主力应战,阻击日军。

  然而,等到周志道旅长指挥第151旅主力全面展开之时,日军攻势不仅不减,反而四面迂回,摆出了要围歼第151旅架势。

  王耀武、周志道在电话里一番交谈,当即回神,认定了是日军主力杀来。

  为顾大局,王耀武请命令俞济时,亲自指挥第51师主力投入岷山地区战场。

  然而,纵算是王耀武亲自指挥第51师,也非日军对手。

  原来,经过淞沪会战、南京会战消耗,当时第51师官兵不过万人,装备75口径山炮不过2、3门,战力下滑,大致相当日军常备师团1个野战联队水平。

  ——战力对比悬殊,实为当时中日国力、军力本身悬殊使然。

  即便国军精锐如第74军,在1938年的武汉会战前后,兵力、装备未及补充,战力严重下滑,亦然如此。

图片

  国军第51师师长,抗日将领王耀武。

  如此激战之下,日军四面围攻,王耀武不能抵挡,只得急报俞济时请求支援。

  彼时,日军旅团长丸山政男同样对突然出现的第51师也是十分吃惊。

  眼前国军明显战力不济,却并非之前其他国军一旦战败,当即四面溃散。

  第74军数次被日军正面击败,却始终败而不溃,挡在日军进军的正面,持续血战。

  于是,一方持续进攻,一方顽强抵抗,两军在地势复杂,地形破碎,植被茂密,气候湿热的岷山地区战场,堪堪战成了拉锯状态。

  ——以第74军不到2万人兵力,能够正面抵抗日军一个近万人的常备师团加强支队,可谓当时战场罕见。

  如此消耗、胶着作战,使得丸山支队虽然占尽优势,却一直无法夺得战场的最终胜利。

  也就在这时,俞济时接到了日军加强旅团规模的丸山支队主力正面来袭的报告。

  眼见第51师战力不济,逐战而退,金官桥防线侧翼暴露,俞济时军长急令第74军集合所有部队,赶往岷山地区战场,抵挡日军侧翼进攻。

  以当时第74军兵力,人数不过2万稍微占优之外,其余装备、战训、火力等等均是远逊日军。

  因而,纵然全军齐上应战加强火力、兵力的日军丸山支队,第74军同样不支日军攻击。

  俞济时、王耀武等人既要保全国军磨盘山、金官桥、庐山北麓防线侧翼,就只得指挥部队且战且退,苦战消耗日军攻势。

  如此激战数日,第74军屡败屡战,伤亡惨重之下却士气不堕,始终纠缠、死斗日军……第74军如此山地近战,且战且退,使得日军攻势看似凌厉,却是得势无法得分,始终无法控制战场,更无法腾出兵力,予以侧击磨盘山、金官桥、庐山北麓国军防线侧翼。

  这是一场敌强我弱,国军以惨烈牺牲为代价的缠斗。

  ——如今,网络说起第74军,多有第74军为国军对日作战唯一几乎没有败绩的军队等等神仙说法。

  然而,在以弱抵强的抗日战争,以国军装备、战训、补给等等之弱势,想要百战百胜全无败绩,全无可能,纯属吹牛。

  第74军自建军以后,无论淞沪会战、南京会战,第74军奋战之余最终都是遭遇惨败。

  同样,岷山之战第74军面临丸山支队攻击,伤亡惨重,节节败退。

  第74军之所以为人们敬重的抗战铁军,其实并非不知抗战的书生们信口海吹的百战百胜。

  第74军自淞沪抗战开始,一路转战,多遭重创,浴血而生,最终奇迹般越战越强成为王牌军,为国家、为民族在抗战中牺牲巨大,努力巨大,赫然留在历史,自然让后人敬仰。

  这里闲说,言归正传。

图片

  1938年秋,进犯赣北山地的日军。

  岷山激战至9月3日,丸山支队这才占领回马岭,进至南浔路正面守军第4军、第18军、第64军、第70军等部侧翼,勉强完成了冈村宁次预定的作战目标。

  此后,按照华中日军作战计划,丸山支队归建第9师团,协同波田支队南进岳阳,寻战粤汉线。

  至此,丸山支队受第74军顽强阻击,消耗时间过长,使得冈村宁次预定作战计划在实现之后,却并没有对战局形成较大影响。

  同时,第74军以一军之力血战日军精锐丸山支队,凭借山地有利地形,败而不溃,步步抵抗,虽然屡败屡战,却最终纠缠、扯腿了日军突击。如此独当一面,第74军隐然有了与第4军、第18军等主力军并驾齐驱的架势。

  ——在万家岭战事之初,第74军浴血苦战,虽然伤亡惨重,确为打乱日军攻击和为国军调整部署,争取到极为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岷山激战之后,随着丸山支队调离战场,日军随着战线拉长,又要分路穿插,兵力也就显得更为紧张。

  反之,国军在第74军等部外围激战,保障了第1、第2兵团主力次序而退,得以在德安以北的三面环山的马回岭地区,重建了左起白云山,中经乌石门、戴家山,东至庐山西麓的反八字形阵地。

  这一阵地凭险建成,全如薛岳所言:

  “如张机捕鼠,如开剪裁物, 日军第106师团不敢入彀”。

  就此,中日双方在此再度对峙,每日各自休整和补充,日军急于在南浔线实施突破也就被动滞缓下来。

  日军大半月激战,十分疲劳,无法速战完成预定目标。

  同时,经过金官桥防线突破战、岷山地区守备战等多次激战,日军第106师团及其他日军突破防线实施纵深穿插的战役企图,也就在激战中逐步变得明显起来。

  至此,陈诚、薛岳、吴奇伟等人眼看日军分路进攻,不顾一切向纵深突破,自然也就有了顺势围歼一股孤军深入的日军的设想。

  然而,这时的冈村宁次继续无视武汉外围国军。

  他既无视国军威胁,依然将第106师团的突破作战,看成是逆转武汉外围作战的绝杀招。

  为打破日军第106师团正面胶着态势,冈村宁次在调动第9师团及丸山支队助攻之外,更以日军第101师团沿东线德安至星子线攻击前进,欲图抄袭国军第1兵团后方,协助日军第106师团在德安进攻,逼迫国军第9战区主力决战。

  然而,与日军第9师团及丸山支队一样,第101师团沿德星线发起攻击,也是遭国军第25军、第66军的设防、抵抗,进展极为迟缓。

  战至8月21日,日军毗邻鄱阳湖作战得以依靠陆海空强大火力,顺利夺得星子县城。

  然而,随着日军继续推进至庐山东南麓东、西孤岭,稍微脱离远程火力支持,即遭国军顽强阻击,寸步难行。

  9月3日,日军第101师团第101联队联队长饭冢国五郎在庐山山麓被国军击毙。

  9月12日,日军持续以战机、重炮发射化学弹,以“特种烟雾”掩护推进,这才勉强相继攻占东、西孤岭。

图片

  庐山地形复杂,国军留下诸多颇具传奇性的抗战故事。

图片

  准备进攻的日军。万家岭战役期间,日军进攻受阻,多次实施化学战。

图片

  日军占据德安。

  此后,国军控制由星子通德安的隘口街隘口,凭借当地极为复杂的有利地形和茂密植被,凭险抵抗,重创日军第101师团,甚至击伤日军伊东师团长。

  最终,日军第101师团进展迟缓,也是未能完成冈村宁次企图的多支部队协同第106师团速战突破国军防线的作战计划。

  9月14日,因为受日军第101师团攻击迟缓影响,尾随其后本拟沿德星公路西进,同样担负战役策应第106师团突击、穿插的日军第27师团,急于进军,因而被迫改道。

  日军第27师团以铃木联队为前锋,分路择次要道路,向范家铺、茶园岭一线推进。

  范家铺、茶园岭一线本是国军主力第4、第18军防区,又是第1兵团战时枢纽之地。

  薛岳闻讯日军来犯,为保万无一失,当即排出牛刀杀鸡架势,调动位于德安西南的第60、第91、第142师和预6师速度赶往战场,配合第4、第18军反击、围歼日军铃木联队。

  彼时,修水两岸,麒麟峰上,炮声隆隆,杀声阵阵。

  最终,国军以优势兵力与日军实施山地近战,几无悬疑地重创并击溃了铃木联队。

  如此,日军第27师团分兵西进,前锋惨败,其余多支部队分散在赣北崇山峻岭地带,彼此联络不易,部队收拢更难。

  冈村宁次闻讯日军第27师团败报,深感这部日军进退失据,处于国军绝对优势部队包围态势,因而决定调整部署,以第106师团放弃进攻乌石门防线,调换突击方向转进德安西南,向对阵日军第101、第27师团的国军侧翼发起进攻。

  就此,9月25日,日军第106师团以师团部携第123、第145、第147联队等 3个步兵联队,从马回岭地区转向西进,向万家岭纵深进发。

  如此,脱离补给线和友军的日军第106师团势成孤军,万家岭大战一触即发。

责任编辑:张雨萌 最后更新:2022-05-21 09:21:5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橡树 | 南口会战:罗团阵地,坚如磐石!

下一篇:橡树 | 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中)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