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橡树 | 南口会战:罗团阵地,坚如磐石!
2022-05-20 08:55:46  来源: 流浪的橡树  点击:  复制链接

图片

  抗日将领罗芳珪。

  罗芳珪出生于湖南衡阳市衡东县的一个书香家庭。

  无论童蒙私塾、新学小学和后来考入湖南极具名气的湖南私立岳云中学,罗芳珪学业一直都是上佳,深得其父母、师长喜爱。

  他本该是一个书生。

  然而,1925年夏,罗芳珪在中学毕业后却没有继续学业,而是与堂兄罗芳中相约,结伴经武汉、上海,乘海轮到了广州,考入了黄埔军校第四期步科学习。

  黄埔四期步科为黄埔前六期里面,最是人才济济的一期。

  其中,黄埔四期尤以红军将领刘志丹、林彪,抗联将领赵尚志、国军名将胡琏、李弥、阙汉骞等,及第74军两任军长张灵甫、邱维达,解放军和越军的双料将领洪水等人,名气最大,最为军迷了解。

  相较之下,罗芳珪敦厚少言,既少谈主义,也少交朋友,更少有故事,每日抓紧学习操练之余,他的黄埔生活看似缺少色彩、平淡无奇。

  罗芳珪为人性格并不为他的黄埔一期学长及步科连长陈赓的欣赏。

  不过,罗芳珪心性沉稳,上过新学,数理化基础扎实,因而他在学习现代军事功课方面颇具优势,等到数月速成学习结束,罗芳珪寻速成路径自学军事知识,对各类军事点透敏捷,却深得另外一位第四期步科连长、军校训练部特别官佐王仲廉的关注和欣赏。

  黄埔军校毕业,王仲廉出任国军第1军第2师营长,罗芳珪即在王仲廉部下为排长、连长,参加北伐。

  1933年,王仲廉升任国军精锐汤恩伯之第2路军、第5路军第10纵队之第89师师长,罗芳珪再王仲廉麾下担任营长。

  此后,他先后率部随汤恩伯、王仲廉从赣东进入福建顺昌,攻打蔡廷锴的第19路军,平定“福建事变”。再从福建入赣东,参加了对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围剿”。

  是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

  1935年9月30日,随着中日关系全面紧张,原拟部署陕北的汤恩伯部第89师、第4师编成第13军,这是抗战爆发前夜中国编成的在华北、绥察应变日本入侵的一个主力军。

  既然为抗战的主力军,第13军也就迅速调离陕北,部署往绥察一线。

  彼时,日本加强对绥察、山西等地渗透,尤其伪蒙与日军勾结,使得局势十分复杂……为消除日军借助内蒙德王势力威胁,汤恩伯率部与傅作义合作,发起了1936年11月、12月的绥远抗战。

  就此,第13军名副其实地成为了国军抗战第一军。

  不过,鉴于中日《塘沽协议》约定的察、绥、冀现状条款,不给对日外交上留下南京政府军参加抗战口实,第13军参加绥远抗战,都用了阎锡山、傅作义的晋绥军番号。

图片

  以晋绥军番号参战的中央军第13军。

  以当时中央军与地方军战力悬殊,尤其下辖第89、第4师这两个甲等主力师的第13军,更是国军序列首屈一指的精锐军之一。

  因此,第13军毫无悬念成为绥远抗战的国军主力。

  其中,罗芳珪为王仲廉第89师八十九师第529团团长,在关键时刻率部攻坚百灵庙,其部队进退有据,战术战法得当,深为汤恩伯嘉许。

  日军在九一八事变之后多次发起侵华事件,绥远抗战为其唯一的失败。

  此战以后,汤恩伯视罗芳珪团为全军头号主力团,多作嘉勉。

  转眼,便到了1937年7月7日。

  彼时,晋绥军与第13军卫戍绥察门户,日军寻衅不成,却在北平以西芦沟桥区域,以日军华北驻屯军第1联队与西北军宋哲元部第29军219团发生激战。

  这是日军在绥远抗战失败之后,又一次中日军事冲突。

  是夜,急欲建功的部署在华北、伪满、朝鲜的日军均是蠢蠢欲动。

  次日,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参谋长东条英机中将即下令、动员了最精锐第2师团等部队进入战备状态。

  同时,日军以关东军2个独立混成旅团、关东军航空兵向华北方向备战。

  为此,植田谦吉大将致电东京,请战平津:

  “关东军做好随时出动之准备。”

  7月中旬,宋哲元既想独占平津、华北,因而暗中策划媾和日本,以拒绝南京派出中央军进入平津、华北。

  于是,就在宋哲元背着南京与日军和谈期间,日军借机在平津战区集结了5个精锐陆军师团,以及大量的战机、战车,完成了对华北战备。

  事态空前危急,蒋介石含愤致电第29军,抗议宋哲元秘密与日媾和:

  “中央已决心运用全力抗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以保持我国家之人格”。

  然而,晚了。

  7月16日,日军完成战备即向华北国军发动大规模突袭,第29军各部防线应声崩溃,不到十天,北平、天津相继沦陷。

  1937年8月,华北局势迅速糜烂致使中日军事局面随之沦为鱼肉态势。

  ——宋哲元于中日战争负面影响之大,目前史学界少于研究,圈外朋友更是少有得悉,实为可惜。

  至此,日军华北野战集群完全控制津浦、平汉、平绥三线,尽得对华作战的全面战略主动。

  日军既可出津浦线南下策应华东登陆,海陆钳击上海,直接威胁中国京畿京沪杭地区。

  同时,日军还可出平汉线,越过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以机械化兵团攻略冀豫腹地,夺取中原,进逼华中,分割东、西中国。

  此外,日军还可以出平绥线西进,如以速战占领山西,日军即可攻击西安、西北。如此,日军即可根据战局,寻迹蒙古灭宋路径,翻越秦岭,袭击中国抗日大后方……

  为此,中国方面必然要努力化解如此战略被动。

  国军因而云集京沪杭,淞沪大战一触即发。

  为保障淞沪会战,掣制日军华北集群由津浦线南下,南京向华北国军野战部队发出南口会战作战命令。

图片

  进抵南口备战的汤恩伯将军(左二)

  是时,驻防察绥的汤恩伯第13军迅疾向平津出击。

  同时,日军正欲图由津浦、平汉南下。

  8月2日,可谓一发千钧之时,第一支国军出现在南口巍峨的古长城上。

  这天,罗芳珪率领第13军第89师第265旅第529团作为全军前锋,从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南部紧急出发,挺进张家口,抢在日军之前,到达并占领了南口险隘。

  南口,南口,位于北平城西北45公里处燕山余脉与太行山交会处,南北两侧皆是崇山峻岭,长城蜿蜒其间。在军事上,有绥察之前门,平津之后门,华北之咽喉,冀西之心腹一说,极具战略价值。

  国军第13军出现南口,犹如一把刺刀,居高临下对准平津,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不动声色放置在了正欲南下的日军华北集群腹背。

  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闻讯大惊。

  他当即调整部署,以关东军第11独立混成旅团夺取南口一线长城隘口,保障日军2个师团出平汉线南下。

  南口会战就此打响。

  国军第13军为南京嫡系精锐。全军自军长汤恩伯将军执教黄埔军校,之外,其余各师、旅、团的主要部队长如王仲廉、王万龄、陈大庆、石觉、罗芳珪等人,均是黄埔军校和第3教导师出身的嫡系将领。

  该军自36年绥远抗战之后,戍边绥察抗战第一线超过半年,官兵每日勤于演练,为当时最具对日作战经验和极富有进取心的国军精锐之一。

  单论对日作战,第13军战力远远高于当时的宋哲元第29军。

  因此,第13军抵达南口阵地,各部即根据当地山地、岩石结构地貌,沿平绥铁路与公路线两端高地次序布兵、备战。

  其中,第89师扼守南口居庸关正面。第4师则在向南延翼至横岭城一带布防。

  就此态势而言,日军第11独立混成旅团在昌平完成集结,然后向西发起攻击,第89师则首当其冲。

  当时,第89师以第265、267旅在南口至居庸关一线次第配置。

  其中,以第265旅防守南口主阵地凸前的龙虎台阵地,以及虎峪村、苏林口、马鞍山的一线核心阵地,就是国军控制日军向南口发起全面攻击的重要战术要地。

  罗芳珪第529团,就部署在这个位置。

  罗芳珪第529团为第13军头号主力团,也是国军准一流装备的精锐。该团每营均配有机炮连,装备有2门宁造82迫击炮、4挺国产仿制马克沁重机枪。

  此外,团部有一个高射机枪连,装备有6挺马克沁高射机枪。

图片

  关东军第11独立混成旅团一部将佐。

  8月7日,日军第11独立混成旅旅团长铃木重康向日军发布攻击命令。

  日军以对东北军、宋哲元部作战经验,在日机轰炸之后,竟然不等炮火准备,便以大队单位展开,信心十足地分路向得胜口至龙虎台国军防线发起总攻。

  按照他们在东北、热河、平津对东北军、第29军等作战经验,日军似乎仅仅需要一个步兵冲锋,即可击溃当面国军。

  然而,日军用力一脚踢来,却踢到了第13军的钢板上。

  日军指挥官计算不当,其官兵长途行军疲惫,等到进入战场,再爬山数百米,气喘吁吁仰攻山岭,即遭以逸待劳的背靠古长城国军猛烈还击。

  抗战初期,按照日军兵力对比计算,其1个联队相当于国军1、2个步兵师,然而,等到日军第11独立混成旅主力展开,仰攻国军设置在凌乱陡峭的山地战壕、掩体,却遭第89师居高临下猛烈还击,顿然陷入被动态势。

  午后,大雨助战,天昏地暗。

  此刻,第13军看准日军战机无法空援,日军重炮尚未部署到位,因而吹响军号,居高临下向日军发起全面反击。

  就此,日军精疲力尽,只得后退。

  日军的第一日的攻击,遭到失败。

  8月8日,在日机轰炸之后,日军铃木旅团调集30余门火炮,向龙虎台至得胜口一带,尤其向凸出战线的罗芳珪第529团阵地,发起了猛烈轰击。

  在没有导弹的时代,大炮即为战场王者。

  长城抗战、淞沪抗战乃至七七事变平津战事,日军都是以空袭和压倒性猛烈炮火实施远程打击,在军事和意志上击溃中国军队防线,继而再以步兵冲锋赢得战争胜利。

  然而,这次日军火力急袭,国军岿然不动。

  汤恩伯本来在日本学习军史,谙熟日军战法,在绥察驻防期间,第13军各部即针对日军战法实施训练、演习。

  临战之时,第13军各部师、团长驾轻就熟,相比诸多友军而言,更显得信心十足。

  当时,南京政府在战前拨款宋哲元等修建的南口一带国防工事并没有施工。因此,罗芳珪第529团等部国军进入战场,只得根据作战地图和图纸,在主阵地前沿次序向后挖建散兵掩体。

  不过,罗芳珪谙熟战术,颇对日作战经验,在部署兵力之时,即将团主力和预备队部署在反斜面战术阵地,待命出击。

  日军密集炮击,空袭,打法不变。但是,他们面前,已经不再是东北军、西北军。

  这次,日军对面的国军变了。

  平津真正的中日大战,这才刚刚开始。

图片

  日军航拍对南口国军阵地进行炮火覆盖照片,可以看见日军当时火力之猛烈。

图片

  8月12日,日军手绘独立混成第11旅团对南口529团主阵地及前沿阵地战斗经过要图。红圈处即为龙虎台阵地。2019年6月,我与杨国庆在龙虎台察看战场,即推断日军炮群阵地所在,并在地上拾得多块炮弹残皮。

图片

  2019年6月,橡树在杨国庆南口抗战纪念馆查看南口会战地图。

  日军再作强攻,空袭不断,炮袭连绵,南口一带,硝烟滚滚,遮天蔽日。

  炮击之后,日军再向龙虎台主阵地发起步兵冲锋。

  龙虎台主阵地为山地地形,乱石嶙峋,远远看去已经被猛烈炮火炸成焦土一片。然而,等到日军仰攻数百米,气喘吁吁冲锋靠近阵地,终于见识到了国军在抗战爆发以来最勇烈的反击。

  罗芳珪一声令下,第529团隐蔽在主阵地两侧的火力打响。

  军号响起,国军由藏身阵地突然暴起,迅速接近日军,或者抵近射击,或者贴身拼刺,两军搅混,日军远程火力无法支援,交战双方在战场闷声血拼,战事极为惨烈。

  当时,中日不仅国力差距极大,中日人口体格、素质也是差距极大。久战之后,日军近战搏杀逐占优势,第529团也就渐渐不支。

  就此,为守住阵地,第529团官兵预备队冲上阵地,展开极为悲壮的绝地反击。

  彼时,第529团组织敢死队,官兵手提竹篮,装满手榴弹,由侧射火力掩护,迎面日军冲锋实施反突击。

  手榴弹,即是当时装备简陋缺少火炮的国军极为倚重的“重武器”。

  他们完全无视手榴弹近距离爆炸危险,一面怒骂,一面冲锋,一面向日军投掷手榴弹。

  如此血拼反击,国军最终击退日军冲锋。

  第13军由汤恩伯先后指挥过的第89师、第4师组建,历来擅长打运动战。

  为确保南口会战能够打出策应淞沪会战的战略效果,汤恩伯结合运动战、山地战战法,尽量增加防御纵深,以尽量扩展战场空间抵消日军远程火力的绝对优势。

  如此一来,第13军以次要兵力部署一线,用以抵抗、消耗日军冲锋,以主力配置二线及反斜面,用夜袭、侧击等等战法反击日军,以夺回白昼失地和遏制日军攻势。

  ——后来,朝鲜战争期间,志愿军面对美军也是经常采用这一战法。

  如此激战数日,日军强攻每每看似即将得手,最终都被第13军以逆袭、侧击、骚扰、游击配合二线主力实施反击打退。

  南口激战,正在忙于策划淞沪会战的蒋介石每日都是数次电询战况,汤恩伯则都是肯定回答:“有把握”。

  汤恩伯这种运动战守备战的战法,对一线坚守阵地部队要求极高。

  罗芳珪第529团处在第13军防线正面,恰如汤恩伯实施防守反击的根本。

  因而,如此数日激战,罗芳珪指挥第529团抵抗日军重兵轮番猛攻,虽然战损惨重,但是,依旧奇迹般守住了阵地,并且保持着相当旺健的士气和战力。

  日军明白,眼前国军既与东北军、第29军完全不同,如不消灭第529团有生力量,断无突破国军阵地可能。

  8月10日,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恼怒之下,再调日军第5师团及伪满军一部支援,并以战机、重炮、战车掩护,以平推进攻方式,向第89师防线发起空前规模的总攻。

  其时,罗芳珪第529团守备龙虎台,既是国军阵地前出要点,更是扼制南口车站的战术要地,当然就为日军势在必得的核心目标。

  持续激战,第529团既无后援,伤亡近半,弹药已尽。

  面对日军凶猛攻势,罗芳珪团长当即致电王仲廉师长,请求全团暂时撤退,待撤下伤员、补充弹药后,再行逆袭,以突袭反击夺回龙虎台。

  王仲廉深信罗芳珪判断,同意了第529团弃守龙虎台。

  就此,日军夺得龙虎台要地,即可将炮群前移,以重炮、战机狂轰滥炸国军纵深阵地,掩护日军主力向国军得胜口、南口一带各处阵地席卷而来。

  第13军在二线配置的主力部队开始和日军全面接战。

  日军为现代化军队,有地空协同,有步炮协同,如此正面接战,日军远近火力,地空火力配合,即可最大程度发挥战力。如果正面僵持,以步兵为主的平面化国军势必遭到日军火力杀伤,最终几无例外地消耗兵力,最终惨败。

  就战术视角而言,要改变中日对战的这一态势,国军唯有逆袭破坏日军平推战线,才可能暂时打乱眼前僵持战局。

  两军血拼,鏖战正炽。

  就此,汤恩伯要求通讯兵迅速拉了军部到第529团的电话线,越级了师、旅两级,直接电话命令第529团团长罗芳珪,要求该团迅速补充弹药,然后,按照军指挥部规划路线,于日军重兵攻势中,逆袭夺回日军刚刚得手的龙虎台,打乱日军正在平推的攻击线。

  10日傍晚,命令下达之后,汤将军以沉稳语调,勉励罗芳珪:

  “罗团长,我对你完全放心,完全相信!

  我有一言相赠:人生百年,终须一死,好汉倒在阵头上,即为军人光荣之归宿。”

  战至这时,局势危急,两位职业军人相隔电话线,唯有热血满腔。

  得到命令,当天夜里,罗芳珪率领得到补充的第529团2000勇士,再向炮火,迎面日军战线发起逆袭。

  这是一次长坂坡式的逆袭。

  汤恩伯亲令第13军和第89师的寥寥火炮为罗团逆袭开路,罗团则以轻重机枪掩护两翼,在夜色掩护下,以营、连规模,向龙虎台阵地发起战术冲锋。

  当时,罗芳珪团长便在冲锋的队伍里。

  早期抗战,国军缺少远程火力,因此,一旦运动作战,国军无论师长、团长,如要忠于职守,就必须根据自己各式步兵火力和突击距离,靠前指挥,以整合、提高攻击效率。

  有罗芳珪亲自带队冲杀,罗团官兵士气大振。

  接近日军,罗团勇士驾轻就熟,依然是手提竹篮,投掷手榴弹开路,随后,后续跟上官兵也是尽量接敌近战,劈刺肉搏,开辟血路。

  这是南口会战中非常成功的一次战术逆袭。

  战至8月11日拂晓,罗团以少敌众,以弱抵强,奇迹般撕开日军攻击线,夺回了龙虎台阵地。

  至此,两军对垒,罗团切断日军战线,有效牵制了日军的全面攻势。

  功亏一篑,日军自然恼羞成怒。

  就此,日军趁机罗团立足未稳,以第5师团一部,伪满军一部助战,日军铃木旅团集中60余门各种口径火炮,急袭龙虎台。

  随后,日军以30多辆各型战车掩护,向龙虎台一带罗团阵地发起攻击。

  这是日军在抗战期间第一次使用中型战车。

图片

  南口会战中日军战车队。

  以往,由锦州抗战、长城抗战、七七事变及平津沦陷,每当日军发起战车冲锋,所到之处,迎面东北军、第29军等都无对抗战车经验,因而开展无不一触即溃,日军也就因此大占便宜,战无不胜。

  然而,龙虎台一带地势崎岖,山地山村间杂,同时,华北日军平时疏于步坦协同,等到战争突发上阵,又遇到士气高昂,颇具对日作战经验的第13军的,日军草率用上战车攻势,后果非常严重。

  第529团为第13军头号主力团,坚守龙虎台阵地之时得到火力加强,官兵多配有手榴弹和毛瑟手枪。

  就此,罗芳珪集中轻机枪、手榴弹和毛瑟手枪加强给第3营第7连,以该连隆桂铨连长带队,精干官兵三五人为一组,组成了反战车突击分队,选择复杂地形隐蔽、突击、抗击日军战车。

  日军战车冲向龙虎台主阵地,每到山道崎岖处,一旦进退拘谨,炮塔回旋不便,罗团反战车突击分队的勇士们便以机枪火力压制日军步兵,再以敢死组冲锋抵近日军战车,以集束手榴弹炸日军战车履带。

  两军混战之时如是不及爆炸,罗团敢死队则一边派人手持毛瑟手枪,飞步上车,将细长枪管伸进战车瞭望孔进行射击;一边则有勇士拉燃集束手榴弹冲向日军战车……

  激战持续午后,战场尤其惨烈。

  终于,在罗芳珪指挥下,第529团“疯狂”的反战车战法取得成效,日军在损失6辆战车之后,攻击再次挫败。

  当时,正在前方采访的战地记者方大曾专门采访撰写了《血战居庸关:肉搏坦克车》的报道:

  “第七连连长带着两排人跳出阵地,冲向坦克车去,他们冲到这‘铁怪’的跟前,铁怪自然少不了有好多窗户,以备里面的人向外射击之用,于是大家就不顾一切的攀上前去,把手榴弹往窗口里丢,把手枪伸进去打,以血肉和钢铁相搏,铁怪不支了,居然败走,并且其中的六辆因为里面的人全都死了,所以就成了我们的战利品。

  两排勇敢的健儿虽然死了大半,但我们终于获得胜利。 ”

图片

  2019年6月,橡树与杨国庆在龙虎台主阵地留影。

图片

  橡树朋友,南口抗战纪念馆杨国庆先生指点南口一带地貌。他手指处山下小高地正是龙虎台阵地。

  龙虎台阵地为第89师阵地最前沿。罗团坚守前沿阵地,战法得当,死战不退,重创日军,为南口会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与空间。

  8月14日,淞沪会战如期打响,南口会战的战役目标基本实现,中国抗战重心开始由华北转向京沪杭地区。

  这天,汤恩伯向南京方面电报战况,专门为龙虎台战斗叙功:

  “此役赖我罗团沉着应战。官兵奋勇异常,故予敌以重创。”

  此后,第529团继续坚守阵地,鏖战至17日。

  这时,罗团阵地被炸得凌乱不堪,再无一寸土地完好。而2000人的罗团,连重伤在内,此刻剩下也不过400来人。

  “从现在起,我们已经葬在南口了!”

  喊出这句话来,第529团自罗芳珪以下官兵再无生还之心。

  ——如此铁血抗战,8月17日,中央社专门向全国军民报道罗芳珪及第529团抗战事迹及抗战精神:

  “此种抗战精神,不特为我民族历史之最光荣,尤足为全国军人之楷模”。

  万幸,就在危急关头,他们等来了换防友军。

  连日血战,撤下阵地时,罗芳珪多处负伤,他的2000余人的第13军第529团,伤亡十之八九。

  战至8月26日,日军选择从海路增兵淞沪战场。

  就此,华北日军再无沿津浦线、平汉线南下开展攻势的必要。随着日军调换攻击方向,这天,日军华北集群再次向南口增兵,以战役迂回截断国军退路,寻求合围、决战华北国军主力。

  中日战争重心已经转移南下淞沪战场。战局已变,再战无益。

  因此,在淞沪会战进入白热化阶段的1937年8月26日、27日,华北国军主力开始分路撤退,向保定、漳河退却。

  南口会战,是七七事变后国军首次与日军的大型会战。

  国军在会战中,正是如罗芳珪和第529团这般血性抗日健儿与日军殊死搏杀,牵制日军华北集群无法南下平汉线、津浦线。迫使日军放弃南下计划,不断增兵南口战场。

  最后,华北日军重心也在作战中转移到平绥线的西进方向。

  就此,南口会战不仅使日军丧失出平汉线南下的战略上的机动优势,在战略上保障了淞沪会战的实施。客观上,南口会战也为后来华北、中原的保定会战、漳河会战及台儿庄会战赢得了准备时间。

  8月31日,延安《解放》周刊高度评价南口会战:

  以无比壮烈的抵抗,打击了日军嚣张的侵略气焰,以战斗的英勇,博得了全世界的惊讶和赞扬。

  南口会战将永久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长久活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中。

  是役,罗芳珪和他的第529团胞泽一直苦战、血战于南口会战最核心的战场,牺牲惨烈,居功至伟,赢得抗日军民美誉与敬重。

图片

  在龙虎台后侧罗团阵地,南口抗战纪念馆杨国庆先生与他在山岩上刻下的“罗团阵地,坚如磐石!”

图片

  杨国庆和他铭刻山岩的“罗团阵地,坚如磐石!”

  南口会战之后,罗芳珪率第529团转战晋察冀边等地区。

  1938年4月,罗团再为著名的汤恩伯第20军团的先锋,当先赶往战场,突击台儿庄日军。

  6日,国军各部向台儿庄日军濑谷支队发起总攻。

  午后5时,第529团团长罗芳珪及团附李有于等人前往大顾珊村外前沿阵地指挥战斗,不幸遭遇日军炮击,双双壮烈殉国。

  当时,罗芳珪年仅31岁。

  罗芳珪军职仅为团长,军衔仅为上校,不过,在抗战初期,国军以弱抵强奋力抵抗发生无数血战,其中,尤其以黄埔军官罗芳珪团在南口会战,姚子青营在淞沪会战,死战日军,牺牲惨重,闻名全国。

  彼时,姚子青营长在宝山守卫战中殉国。如今,罗芳珪再于台儿庄会战阵亡,消息传出不仅使得国军官兵为之感伤,甚至连国共高层,也为著名的“南口罗团”的罗芳珪团长的殉国感到震惊。

  当时,《大公报》以大字标题“抗战名将,罗芳珪灵徐抵汉,即将运湘安葬”,副标题是“扼守南口,威震中外,台庄会战,为国捐躯”予以报道。

  1938年5月上旬,罗芳珪灵柩回归故乡衡山。

  彼时,衡山各界人士到车站迎接并隆重举行追悼会。

  罗芳珪灵前,摆放着国共高层蒋介石、周恩来、林森、于右任、汤恩伯、蒋光鼐等人挽联、挽词。

  其中,蒋介石的挽联:

  “善战久知名,何冀妖氛摧猛士;

  临危能受命,好将浩气振军魂。”

  周恩来的挽联:

  “为国家合作抗日,南口防守决死战,声震中外。

  作民族复兴英雄,台庄大捷成壮烈,独有千秋。”

  1938年,为表彰罗芳珪的功绩,国民政府追谥他为陆军少将,入祀南岳忠烈祠。

  1988年,罗芳珪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

责任编辑:张雨萌 最后更新:2022-05-20 09:03:3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橡树 | 南京大屠杀到底有多少中国人遇难?

下一篇:橡树 | 第74军往事:血战万家岭,虎贲立威(上)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