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橡树 | 纪念八一三事变:漫谈抗战大背景下的淞沪会战
2021-08-17 15:55:01  来源:流浪的橡树  点击:  复制链接

上海外海游弋的日军舰队。

       题记:

  记住历史,不是记住仇恨。

  记住历史,是我们须知我们民族与国家的来路。

  1937年8月,七七事变后到淞沪会战前,日军已经控制了由津浦、平汉、平绥三线的战略主动权。

  同时,侵华日军由寺内寿一大将担纲,以华北驻屯军、关东军、朝鲜军、本土军等多股日军,开始战时“华北方面军”的编组。

  无疑,这时的平津、华北,已然全局糜烂。

  鉴于中日国力、军力存在客观上的巨大悬殊,拥有绝对的空中优势和机械化优势的日军,已经在全面侵华战略态势上,有了三个占据全面主动的作战方向。

  沿津浦线南下,日军可以从容以陆军策应,在华东实施登陆,在海陆方面形成钳击上海、华东战略态势。

  
淞沪会战中,日机正在实施攻击。

  沿平汉线南下,日军可以攻略冀豫腹地,夺取中原,进逼华中,撼动长江中游。

  沿平绥线西进,日军机械化推进,可以攻击山西,进而攻击西安、西北。届时,日军顺势沿邓艾灭蜀,元蒙灭宋的路线,还可以直接攻击中国抗日大后方。

  可见,日军控制津浦、平汉、平绥三线,犹如三把锋利的匕首,都刺向中国最柔软和最致命处。

  不战,坐以待毙;迎战,则先机已失,四面被动。

  七七事变爆发不久,中国已然陷入了几乎无法逆转的战略危机。

  所以,就军事战略层面去看,国共联手的国军发起南口会战、淞沪会战和忻口会战三大战役,无疑,是直接关系中国全面抗战成败与否的战略大突围。

  直到现在,网络依然有不少所谓“蒋介石挑起淞沪会战”的文章。

  这类文章,通常想当然地以淞沪会战发起时间,对应后来中日战争不断恶化、扩大,继而进行有板有眼,看似推论严谨的文章,尤其荒唐可笑。

  显然,或者不懂军事,或者不清楚抗战战史,或者有着强烈的阶级斗争意识,又或者卖弄与猎奇本身而迎合着这个浮躁的当下。

  ——总之,急于在整体抗战史里面扣出局部,便要急于下结论的朋友,通常,都是九年制义务教育熏陶出来的奇葩。

  写作军史、战史者完全不懂军事,尤其写抗战而对抗战战略完全迷茫,一知半解,导致起码的逻辑起点的常识性缺失,还要勉力去推论结果,无疑,腐儒。

  其实,抗战持续八年,线索非常清晰。

  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一样,同属八年抗战最为核心,最为关键的中日超级大决战。

  
抗战正在远去,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们。

  
淞沪战场,国军重机枪阵地。

  因为国力、军力完全落后,华北日军战略优势咄咄逼人,国军只能匆忙调动全国各地、数量庞大的抗日军队投入战场。继而力图凭淞沪会战,实现三个战略目的:

  其一,政略博弈。

  日本自“九一八”事变后,退出国联。此后,日本一直试图割裂中日矛盾与世界的关联。七七事变之后,日本延续这一政略显然更为不利中国。

  在世界列强瞩目的上海、苏杭一带主动作战,打破日本政略企图,继而,争取把日本企图的单纯的中日博弈变为世界博弈,以在弱势下寻求一劳永逸地解决中日矛盾,至今看来,国军决战淞沪,也堪为英明。

  其二,战略博弈。

  在中国铁路并不发达的当时,日军已经事实上占领和控制了京津为核心的津浦、平汉、平绥三条战略铁路。客观上具备了从容、主动、全面、深入地发起侵略作战的战略条件。

  日军在中日大战略上的绝对优势形成后,国军既无法了解日本由华北全面侵华的战略动机,更无法了解日军可能发起大规模侵华的准确时间。

  显然,淞沪会战在战略上,便承担了打破日军“三线”战略优势,明确中日作战时间的战略目的。

  其三,完成国军备战已久的对日持久战战略。

  1931年九一八事变,1932年淞沪抗战,以及诸多中日在军事、经济上的摩擦战,中国早在1933年前后便开始着手对日国防。

  1936年初,国军确定了抵抗日本侵略的国防大纲。

  大纲指导核心,便是家喻户晓的“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持久战略。

  鉴于敌强己弱,为全国准备抗战,把中日全面战争导入持久战略的轨道,淞沪会战还承担着吸引日军主力,掩护全国全军实施撤退和战略展开的战略阻击目的。

  
远眺淞沪战场。

  淞沪战场海陆相接,在战役、战术上,尤其适合拥有海陆空战力的日军实施“立体化作战”。

  于此,仅装备寥寥无几的步兵炮和单兵武器的国军牺牲惨烈,可想而知。

  为保障淞沪会战,打破日军占据华北、京津得到的“三线”优势,国军在华北先后组织了南口会战和忻口会战。

  地域上看,淞沪、南口、忻口相距甚远,然而,三大战役几乎同步发起,正是国军绝境反击的几乎唯一的有效决策。

  就“立体化作战”与“平面化作战”的战役战术而言,无疑,国军在淞沪会战等三大战役均遭遇惨烈牺牲和重大失败。

  然而,在抗战史上,国军不惜牺牲,发起淞沪会战为核心的抗战初期的三大战役,基本完成了中国抗战的政略和战略目的。从而,奠定了中国八年抗战的基础。

  淞沪会战突然发起,日军全面侵华时间表彻底打乱。为应对淞沪会战,日本若干拟定调往华北的精锐师团几乎悉数调往华东。

  这一调动,虽然加强了日军全面入侵中国最为重要的京沪杭地区的战力,但是,日军以“三线”南下的战略力量也就随之抽空。

  就此,日军全面侵华自最初阶段,便陷入战线漫长的困境。

  淞沪会战在世界关注的中国最为重要的地区展开,日军不得不重新调整对华侵略军力部署到长江水网区域。

  在南京会战之后,为彻底斩断日军重新部署侵华军力,国军先后组织了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暨大突围、花园口决堤。

  
淞沪会战之后,中日战争进入全面战争,中国军民抗日士气空前高涨。

  自此,南京战役后日军慢慢清醒,欲图实施南北两大作战集群会师,重新调整侵华部署,终于全面受挫。由此,日本东京筹划的全面、一举击败国军,继而解决“中国事变”的企图,就基本完全破灭。

  其空前的物资、人口消耗,逼迫日军不得不采取更为极端的国策,以应付欲罢不能的侵华作战。日本举国也就此陷入战争泥沼。

  淞沪会战之后一年,1938年6月至10月,日军在淞沪会战等三大战役奠定的中日战争态势下,悍然入侵华中。至此,武汉会战也就顺理成章成为国军扭转战局的中日大决战。

  现在回望武汉会战,完全劣势的国军能够在抗战爆发仅仅一年,便完成了由被动防御,到与日军全面对峙的战略态势,在军事战略角度上看,正是淞沪会战等三大战役奠定的前因。

  等到日军经过台儿庄重挫,花园口决堤摧毁平汉路,再想起入侵中国腹地,寻求与国军进行决战的时候,国军已经基本完成了战时整军、全面撤退和重新部署。

  第九战区和第五战区浴火重生,一南一北,枕戈待旦,在以武汉为中心,以河南、安徽两省南部和湖北、江西两省北部为外围的长江战场摆好了应敌阵势。

  充分利用长江两岸山脉纵横水网交叉及幕阜山、大别山的有利地形,布置重兵,诱敌深入,施行持久战略,争取最大限度地消耗日军。

  就此,国军在武汉会战开始,终于从容不迫步入“持久战”抗日的轨道。

  武汉会战的战略准备同时,得到淞沪会战及其他浴血奋战换来的一年较为充裕的时间,国军也完成了举国搬迁和迁都重庆,在抗日政略与战略上,确定了立于不败的持久抗战态势。

  为什么迁都重庆,而不是迁都西安、昆明、成都、西宁等地?

  就淞沪会战到武汉会战的战局分析,毫无疑问,这正是国军对武汉会战胸有成竹的战后预见。

  一旦日军侵华主力逆江佯攻武汉,国军在武汉会战中,必然容易实现利用长江两岸山脉纵横水网交叉及幕阜山、大别山消耗日军攻势的战略目的。

  如此,对于滞留、消耗在武汉战区的日军主力而言,如要再进一步寻求“速战”解决“中国事变”,只有再向重庆发起攻势。

  
相持阶段抗战主战场长江战区示意图,几乎所有的激战都是围绕日军冲击中国地理第二棱线而展开。

  重庆深居内陆,恰好在中国地理第二棱线川鄂湘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之后。

  再要爬山涉水放弃机械化优势,发起对重庆的攻击,对当时日本国力、军力而言,无疑奢谈——然而,日本政府每一次痛下决心的速战决策,都促使日军主力无奈下,向川鄂湘交界处的崇山峻岭发起一次次茫然、无效的战略攻击。

  抗战八年,国军寸土寸血、艰苦卓越抵御日军。日军何尝不是身陷长江水网,在幕阜山、大别山和川鄂湘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中,一味徒劳无功地奔波劳顿,直至最后投降。

  可以说,正是开战之初,国军不惜血本的淞沪会战、南口会战、忻口会战等三大战役,这才在敌我力量巨大悬殊下,基本确定了中日战争的格局。

  就此,后续的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暨大撤退延续到武汉会战,国军这才一步步摆脱了日军以津浦、平汉、平绥三线,犹如三把匕首,直逼中国最致命处的完全被动的态势。

  以当年国力孱弱,处于割裂状态下的中国,国军能够对占据武器代差优势的日军,以政略、战略,抵消、消耗日军一次次战役、战术上的胜利,苦苦支撑八年,确实是不朽的救中国的业绩。

  这也是南宋灭国以来,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抵抗外辱取得的完全胜利。

  不夸大而言,淞沪会战实为抗战苦撑八年赢得惨胜的关键前因。

  
国人庆祝抗战胜利。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

  如今,抗战历史正在远去,横店神剧抗战正在流行。于是,曾经壮怀激烈却又血肉模糊的真实的抗战史,终于在风雨中凋落,然后,无可奈何地渐渐模糊、腐朽。

  忘记抗战,人心之哀。

  后记:

  太多我民族青年精英陨落抗战,实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为彻骨之痛。

  时值淞沪会战84年敬以此文,向上海那段史诗般的历史和那些有名的、无名的民族英雄鞠躬。

责任编辑:朱憬 最后更新:2021-08-17 16:16:0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橡树 | 纪念八一三事变:向上海那段史诗般的战史鞠躬

下一篇:橡树 | 史话陈纳德与飞虎队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